此時的敵人已經亂了陣腳,面對搖搖欲墜的建築物他們選擇的也只是逃生,而非抵抗,沿途遇到的都是逃生的敵人,戰鬥並不成規模,敵人的抵抗也越來越散亂,到處都是坍塌的通道,所有敵人都在向底層狂奔,那些快艇和遊艇纔是他們逃生的唯一渠道。

“繼續安裝,只要他們不搗亂就不管他們。”本艾倫對衆人說。

“下面幾層的已經裝完了,現在我們的任務是撤離。”山狼在一邊大喊。

“那就快離開這個鬼地方。”本艾倫說。

“該死的,這裏太亂了,到處都是人,而且這些傢伙都拿着武器,隨時都會有冷槍飛過來。”瘋狗喊道,他的手臂已經被子彈擦傷,鮮血還在流,但他現在也沒時間處理傷口。反正傷勢不重,沒什麼大礙。

“日,擋路的全都殺光。”本艾倫罵道,“重拳,你們的設置的不會被這些人破壞掉吧”

“當然不會,我們設置的位置都在不顯眼的地方,不是那麼容易被發現的。”重拳掃了一排子彈出去。一個擋路的敵人身中數彈,整個人如同破布一樣飛了出去。

“動作快點。這裏隨時都後可能坍塌。”幽靈衝動到四層的轉角向外看了看,到處都是人影,這裏的人也在想盡辦法逃脫。

“不管了快走。”本艾倫端着槍一邊設計一邊吼道,“擋路的一個不留。”

“手榴彈。”軍醫連續扔出幾枚手雷,炸得逃跑的敵人橫屍遍野。

“穿過這層的大廳就才能到通往下一層的樓梯。”重拳說,“快。”

搜索大師 “噗噗噗”數枚子彈飛過來,兩枚擊中他的胸口,一枚打在他的步槍上,他整個人被打得倒飛出去撞在牆上。

“你大爺。”劇烈的撞擊差點讓他背過氣去。

幽靈衝過去將他拉起了:“死沒死”

“沒那麼容易。”重拳捂着胸口努力喘勻氣息。“走走,我沒事。”

衆人繼續狂奔,擋路的全都被他們打成了篩子,其實整個行動從開始到現在他們幹掉的敵人也就二十幾個,剩下的敵人數量還很多,原本他們他們情報中顯示的人數不準確,現在看來這裏的敵人比預計多一倍不止。

“轟”穹頂塌陷。碎石飛揚,前面的路被堵住了。

“該死。”本艾倫罵了一句,“繞過去。”

衆人只能掉轉方向,從左翼迂迴繞開塌方地點,這一路上到處都是塌方的碎石和石頭,連續的爆炸將整個建築物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廢墟。上層的連續坍塌廢墟完全壓在了三層,整個樓體不堪重負正一點點的蹦碎,三層幾乎已經被上面堆積的廢墟壓垮,四層也同樣的命運,這裏完全被碎石埋葬也只是時間問題。

“坍塌的連鎖反應。”軍醫邊跑邊說,“看來四層以上設置就可以了,下面簡直是浪費。”

“我只會計算藥量和破壞力。怎麼可能清楚會有這樣的結果,我他媽又不是學建築的。”幽靈罵道。

“別廢話了,抓緊時間逃命。”重拳從一個斷裂的破口跳下去直接到了五層,“走這裏。”

“現在我們不是在和敵人比速度,而是在和時間賽跑,腳下慢一點就完蛋了,跑啊。”本艾倫對其他喊道,“再不跑沒命了。”

場面混亂難道難以用語言形容,如果說威脅完全來自於敵人他們根本就不怕,但現在整個建築物不提供的嘎嘎作響,坍塌的巨響此起彼伏,地面不停地震動,好似甚至於劇烈的地震之中。

敵人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現在雙方的目的相同,逃離這個隨時都有可能變成墳墓的地方,本艾倫他們也已經顧不上殺人,而是玩兒了命的跑,震動越來越厲害,誰都知道,這地方堅持不了多久了。

經過幾番周折他們總算是逃到了底層,但這一已經變成了大片的廢墟,只是整體結構還沒完全塌陷罷了,到處都是掉落的碎石和砸爛的東西,一些運氣不好的敵人直接被石頭砸死,人已經不多,看來逃出來的人極其有限,碼頭已經不遠,他們甚至可以聽見洶涌的海浪聲。

“快快快,就要到了。”本艾倫催促大家說。

“轟”他們剛剛跑出來的通道瞬間崩塌,無數的石塊將其完全堵死。

“你大爺的。”軍醫罵了一句,他剛從裏面跑出來,要是再晚一點肯定被埋在裏面。

“所有坍塌的東西都壓在上層,那麼薄的樓板根本承受不住這個重量,隨時都會垮塌。”幽靈一邊狂奔一邊喊道。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走,快走。”山狼在後面驅趕着衆人,其實現在也已經用不到什麼人斷後了,但他依然盡職盡責的履行着自己的責任。

“碼頭到了。”前面的幽靈喊道。

衆人一口氣狂奔着衝到碼頭,可到了才發現,碼頭上已經空空如也,所有的遊艇可快艇已經全都不知去向。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海面上漂浮着一個還在燃燒的船體殘骸,不用說那肯定是從這裏逃離的遊艇或者快艇被炸燬之後留下的,而碼頭上連個屁都看不見,事實上屁是看不見的,當然現在他們沒時間糾結這個,所以他們只能衝到碼頭邊上,因爲裏面的空間已經開始迅速塌陷。

“獅鷲,船呢?快過來,這裏要塌了。”山狼按着耳機呼喚道。

“轟……”一大塊巨巖掉落在離他們不到五米的地方,將碼頭上的一排油桶砸成了一堆鐵皮,然後飛濺的到處都是,他們也未能倖免,幾乎渾身都濺滿了燃油,只要有哪怕一顆火星,他們就得被燒成一堆焦炭,碎裂的石塊還在不停的從上面掉下來。

“幹……”幽靈一腳將軍醫揣進了海里,緊跟着一塊大石頭掉落在他剛纔站立的地方。

“隨時都可能被引燃,跳海。”山狼大吼,所有人都跳進了海里。

就在這個時候獅鷲開着遊艇回來,衆人立即奮力游過去,登上游艇之後他們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獅鷲他們完成狙擊任務之後就下來偷取遊艇,後來敵人逃出來的越來越多,爲了防止敵人登船他們只能將船遠離碼頭,但沒多久‘洞’頂開始有石塊掉下來,他們只能推到‘洞’外等候,所以本.艾倫他們出來的時候纔看不見船。

“那些遊艇是你們炸的嗎?”山狼問。

“是的,他們四散而逃,我只能提前引爆。”獅鷲點了點頭。

“哦,好,那看來應該沒什麼逃出來。”山狼說。

“逃掉一部分也沒關係,最重要的是這個地方毀了。”本.艾倫說,“‘斷手’又少了一個據點,這就是我們的成就,在和他們的暗鬥中又勝一程。”

“遊艇不錯。”軍醫拍了拍沙發,“這可是個好東西。”

“那也不能留在。用完了丟在海上燒掉。”山狼說。

“太可惜了,這遊艇怎麼也值上千萬。”幽靈打開酒櫃,裏面全都是好酒,很多都是珍藏版的,非常名貴。

“這是好東西,可以帶走。”本.艾倫說,“看看船上還有什麼。用得上的都拿走。”

重拳拉開一側的櫃子說:“這裏有十幾把AK、烏茲沖和M16。”

“沒用。”本.艾倫掃了一眼。

“還有兩把限量版的M1911A1,重槍管的。”重拳拿出來塞進自己的後腰。生怕被別人搶走。

幽靈可不管那麼多,過去硬生生搶了一把。

半小時之後他們靠岸,下船之後他們將遊艇設置了自動駕駛,上面澆滿燃油,又裝了一枚定時炸彈,將所有的武器包括沒用完的炸‘藥’全都丟在了船上,一個小時之後遊艇在離海岸幾十公里的海面上發生了爆炸、燃燒、沉沒。

清冷王爺:郡主請上榻 回到落腳點的時候天還沒有完全亮,本.艾倫打算休整片刻之後撤離,他們做好準備德普就匆匆趕了過來。

本.艾倫揮退了所有人之後德普說明了來意……

“這次要請你們幫個小忙。”德普開‘門’見山的說。

“有話請講。”本.艾倫說。

“呃……具體事情還得上面的和您面談。我只是來接您過去的。”德普說。

本.艾倫點了點頭:“可以,我們走;山狼,跟我去。”

“是。”山狼點了點頭,“我去叮囑一下其他人。”

幾分鐘後本.艾倫和山狼上了德普的車走了。

“黑手黨找隊長幫什麼忙?還有他們搞不定事情?”軍醫坐在沙發上看着其他人。

“他們搞不定的事情肯定非常的麻煩,所以這個忙幫起來肯定不容易。”重拳很惋惜地說,“可惜沒能去見識一下真正的黑手黨。”

“有什麼好看的?”軍醫撇了撇嘴,“表面上什麼也看不出來。誰會自己打扮的就是個黑幫,越有實力越低調,這是現實世界,不是演電影,能怎麼牛‘逼’怎麼來。”

“來了不見一下總歸是個遺憾。”重拳嘆息搖頭的說道。

本.艾倫他們中午纔回來。

“什麼情況?”軍醫問。

“有任務。”山狼說。

“哦?”軍醫很有興趣,“真的?”

“我們走。”本.艾倫說。

“去哪?”軍醫又問。

“下一個地方。”本.艾倫看了看大家。“走,我們趕時間。”

衆人立即出發,前往機場,乘飛機到達*,又經過*到了利比亞。

“我們來這裏幹嘛?”軍醫問。

“德普他們的一批毒品被利比亞**武裝扣了要求他們繳納鉅額贖金,我們來解決這件事。”山狼說。

“那我們是不是要搶回毒品?”軍醫又問。

www●t tkan●¢ ○

“因爲他們拒絕繳納贖金毒品已經被**武裝轉售給其他人。” 領主之兵伐天下 山狼又說。

“那我們來幹嘛?”

“這批毒品價值五千多萬,德普他們咽不下這口氣。而他們只是黑幫,沒有和**武裝對抗的能力,所以他們請我們來報復這支**武裝。”本.艾倫說。

“哦,就這麼簡單。”軍醫恍然。

“事情很簡單,但難度不小,這支**武裝實力雄厚,手下控制着一支兩千多人的軍隊,劫持黑手黨毒品就是他們中的三號人物,我們此行的目的就是幹掉它,讓他爲自己的行爲付出代價。”本.艾倫說。

“這裏在打仗,目標身邊肯定警戒森嚴,我們應該沒那麼容易下手。”重拳說。

本.艾倫點了點頭:“所以要想辦法。”

經過兩天的籌備本.艾倫帶着大家出現在速比特灣北部的一個小城,從這裏再往北就是**武裝的控制區,黑手黨的毒品就是在經過這一地段的時候被強行掠走的。

這一帶是利比亞的重要石油產區,也是**武裝收入的主要來源,每天都有無數的原有從這裏運往世界各地,給**武裝帶來滾滾財源。

這次他們要對付的**武裝頭目駐紮在離這裏大約一百公里的一座城市裏,本.艾倫他們必須通過重重封鎖前往那個地方。

“我們這次的掩護身份是石油商人,來洽談石油開採的問題。”本.艾倫對大家說,“而談判的對象就是我們的目標,魯尼將軍。”

“他們會相信嗎?”幽靈問。

本.艾倫說:“沒問題的,這個身份是馬丁幫我們搞的,我們借用了意大利一家公司的名頭,也是馬丁搞定的。”

幽靈點了點頭:“有他在我們還是能方便一些。”

本.艾倫點了點頭:“怎麼也能幫上一些忙;好了言歸正傳,三天後魯尼將軍回派人來接我們,大家要扮作公司職員,這兩天先熟悉一下‘業務’,身份是假的,大家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我們是談判團,也是考察團,也就是說到了那邊之後要四處勘察,我們可以順便熟悉一下情況,爲行動做準備。”

“這個有點意思,僞裝身份是技術活兒,不光是打打殺殺,很好。”顯然重拳很感興趣。

本.艾倫又說道:“我們到了那邊肯定沒那麼容易見到魯尼將軍,這傢伙很狡猾,不輕易見外人,所以一切都要隨機應變。”

“那就是說我們不能帶武器了?”幽靈說,像往常一樣他關心的還是這個問題。

“的確,我們是‘商人’帶槍不符合身份。”本艾倫點了點頭。

“那豈不是很沒安全感?”幽靈撓了撓頭。

“冒險是必須走的過程,因爲是**武裝的人來接,所以‘交’通工具不是我們的,也沒辦法在車上隱藏槍支,到了那邊我們也要自己搞裝備,所以這件事沒那麼簡單。”本.艾倫說。

“好吧,至少有點挑戰‘性’。”幽靈很無奈地說。

“沒了槍你是不是連飯都吃不下?”軍醫諷刺的說道。

“我的胃口可比你的好多了。”幽靈撇了撇嘴。

後面的兩天他們一直在看馬丁提供的個人身份僞裝資料,他們身份都很有專業‘性’,所以要耗費點時間消化,爲此他們還特意上網查了很多專業‘性’的資料作爲參考,畢竟這是‘性’命攸關的事情,誰也不敢馬虎大意。

“鮑勃,你的勘探資料給我看一下!”幽靈對重拳說,他們已經提前進入角‘色’,開始以僞裝身份互相稱呼。

“好的麥克,稍後發給你。”重拳說。

“你們兩個玩兒的‘挺’開心啊。”軍醫拍拍重拳的肩膀,“可沒見你在公司辦公這麼認真過。”

“廢話,這是任務,兩碼事,怎麼也得看上去符合自己的身份,否則怎麼騙人?”重拳撥開他的手,“怎麼樣?我們的財務大臣!你的角‘色’熟悉的差不多了吧?”

軍醫扮演的主管財務覈算的職員,他撓了撓頭:“這個好辦,專業‘性’沒你們高,很容易。”軍醫‘抽’着煙說。

“其實我們的更容易,反正他們也不懂,但爲了以防萬一還是多準備一些的好。”幽靈看着手裏的資料說,“萬一有個懂行的就麻煩了。”

“這想法是對的。”軍醫說,“有點專業‘精’神,至少裝的要向,首先得讓人相信你有這方面的知識,儘管你對這些瞭解甚少。” 三天後魯尼將軍的人如約而至,一個看似普通的中年人,從外表上看和鑽井工沒什麼區別。

“我是貝卡,歡迎各位的到來。”來人自我介紹,“我是魯尼將軍手下第十三旅的中校副旅長。”

彼此介紹之後本.艾倫就問:“我們什麼時候走?怎麼走?要走多久?是否能保證安全?”

這一串的問題,問的貝卡有點暈,他整理了一下思路說:“我們明天出發,會有車來接我們,因爲交通的問題大概需要三天左右的時間,這片區域都是魯尼將軍的地盤,只是偶爾有游擊隊活動,我們遇到的機率不超過百分之三十,應該還算的上安全。”

“我的上帝,三分之一的可能還算安全?老闆,我可不可以不去?”軍醫不停地在胸口畫十字。

本.艾倫看了他一眼沒理他,但是還是很佩服他的演技的,把一個膽小鬼演的這麼出彩真不容易。

“對了各位,這次我們乘坐的車輛空間有限,可能有點擠,所以提前和你們打個招呼。”貝卡說。

本.艾倫皺了皺眉:“用幾點到是沒什麼,不過請記住,我們是來給你們投資送技術的,也就是說是來給你們送錢的,你們應該好好安排對我們的接送與招待,否則這次合作能否談成我可沒辦法保證,董事會那邊我必須有個交代,我這個人記性不是太好,以不舒服就容易忘記事情。”本.艾倫開始威逼打壓,先給貝卡來了個下馬威。

“抱歉,這是意外事件導致的,原本我們準備了防彈車,但是在政府軍的空襲中被炸燬了,所以只能委屈各位,我們會盡量解決交通工具的問題,所以還請各位少安毋躁。”貝卡果然有點着急,立即承諾想辦法。“我這就去處理,儘快給各位答覆。”

“這小子什麼意思?我看是他向給我們下馬威,但發現我們不買賬所以去想辦法了,估計車子是有,但要看是不是該給我們乘坐罷了。”幽靈說。

“他是在試探我們,如果太隨便反倒容易被懷疑。”本.艾倫說,“別忘了。這個國家在打仗,一切以保存實力。擴大地盤,戰爭勝利爲前提,誰都怕自己的地盤上有間諜混進來,但間諜和反間諜是永無休止的鬥爭,沒有絕對的安全,一切都是相對的,我們是外來者,肯定是被懷疑的對象,他們肯定會戒備我們。這個過程一定要走,所以我們要萬分小心的熬過這段初期階段,這是一步險棋,一招錯滿盤輸。”

“嗯,這個我還是明白的。”幽靈點了點頭,“就像當初佤邦裏會查到政府軍的間諜也能查到其他自治區的間諜,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彼此互相派遣。就看誰的水平高,隱藏的深,誰就能獲得更多的消息,在行動上站有主動權。”

“嗯。”本.艾倫點了點頭,“這個貝卡肯定不是看上去那麼忠厚,否則也不會爬到現在的位置。大家要小心,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騙。”

“放心,玩兒這個我們還是挺在行的。”幽靈說,“只是不知道這次他帶了多少人來。”

本.艾倫分析着說:“不會太多,我們本身就十幾個人,他們再來多一點目實在是太大,不便於行動和隱藏。”

山狼點了點頭說:“不管幾個我們都各種負責盯住離自己最近的。防止他們耍花樣,大家精神點,我們這次可是赤手空拳的進入敵佔區,危險係數成倍增加,稍有不慎就會全軍覆沒。”

“放心沒槍我們也一樣殺人。”重拳晃了晃手裏的繪圖鉛筆,“用這個我能幹掉他們一個班。”

“操……”軍醫很不屑地說,“你用自己的**兒捅一個班的女兵我都不信。”

“別這麼說,一個班算什麼,來一個連我都搞定。”重拳擺了擺手說。

“我帶了兩把刀,一把手槍。”毒藥指着器材說,“僞裝好了,不會被發現的。”

“我的手槍才散了藏在箱子的夾層裏,安檢都發現不了的東西,我相信這裏的土著也發現不了。”重拳拍了拍自己的箱子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