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善明的車果然如同蘇皓然預料的那般。

隨後也開到了剛才讓新隊員逃跑的起點之地。

陳善明果然與前面的那些老隊員有些不同。

比他們似乎更老道。

到了那裡把車一停,就對車上的幾個兵說道:

「苗狼他們對附近肯定不會在意。

「可線有些新隊員會鑽空子。

「覺得什麼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你們幾個下去對方圓一公里內好好搜搜。

「把苗狼他們可能錯漏的地方填補上。」

車上的兵立即喊道:「是!」

接著紛紛跳下車,在四周展開了搜索。

何光晨遠遠見了,驚出一頭冷汗。

感慨道:「皓然你真是神啊。

「要不是你對陳善明太了解,趕緊轉移。

「我們現在已經成了俘虜了。」

蘇皓然道:「其實也可能分析有誤。

「特戰旅果然是行事嚴密。


「他們這樣做,應該是事先安排的。

「就是苗狼負責遠處追捕,陳善明負責近處搜查。

「這是他們周密的分工,並不是因為陳善明的性格。

「我的分析正好碰巧撞上了他們的分工而已。」

何晨光:「皓然你就別謙虛。

「哪怕就是巧合,那你的分析也是有道理。

「這說明,你思考的問題,已經比他們要超前。

「這個不得了啊。

「要知道,在作戰中,

「誰能先預判到對方要出什麼牌。

「那誰才一定會是贏家。

「這種生死之戰,是不論資排輩的。」

蘇皓然知道何晨光經過上次,

他聽水聲算出唐心怡三圍的事後,

對他是真的佩服不已。

已經把他所採取的行動。

都認為是經過科學分析的。

他再說是什麼偶然和巧合啦。

在何晨光的眼裡就不是謙虛,而是嬌情了。 一個充滿著香氣的女性閨房之內,英姑的臉上帶著淡淡的不舍之意。

「少爺,你真的準備要走?」

「是的,我想出去好好歷練一下。」龍武的聲音充滿著堅定之意。

「也好,雄鷹遲早會翱翔天空的,我不會攔你,只是三天後是我與穆元發的成婚大典,希望你可以參加完再走,也算是幫我做一個見證。還有你不久就十四歲了,應該為了舉行一個成人禮了,就一道辦了吧。」英姑的聲音明顯有一絲痛苦之意,自己看著長大的龍武終於要離開了,做為一個女人,多愁善感的她有些難過。

「好,英姑。」龍武輕點了一下頭,說實話,他的心情也並不太好受。

轉眼三天時間以過,在第四天清晨,天不過剛蒙蒙亮,可是在靈藥谷的大門口確己經站了不少的人。

一身白衣的龍武站在人群之中大放異彩,那如刀削一般的剛毅之臉龐,那一雙似乎能看透人內心的雙眼,身高己經長到了一米七三左右的他從哪裡看都像是一個大人了,如果不是他的嘴角還有絨毛未褪,誰也不會把他聯想到只是一個不到十四歲的孩子。

半膝挨地,龍武跪在英姑的面前。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可也要看什麼樣的場合,就要與養他,苛護他十三年多的英姑告別,龍武心有感概,這半跪確是感激之意的表述。

「起來吧,這麼多人看著呢。」英姑伸手將龍武扶起,同時手中遞過了一個如意戒指,「這是你父母留給你的,本來以為用不上了,但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成長起來,看來是冥冥之中早有註定呀。」

龍武接過了如意戒指,這是一個空間戒指,作用有如一個可移動的大倉庫,可以隨時的把你手中的物品置放於其中,實在是歷練者必備的物品之一。

雖然說有龍武己經有了殘龍譜這個更為高級的空間神器,可畢竟那東西太寶貴不能外露,遠不如如意戒指這般的普通,所以他也沒有客氣就收了下來。

「好了,時間到了,你應該走了。記得出外要小心,如果有可能隨時派人稍個信回來,讓我知道你安全,讓我知道你在哪裡?」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英姑的聲音都有些哽咽。

「我會的。」龍武點了一下頭,然後這就看向了英姑一旁的穆元發道,「二長老,英姑就交給你了,如果你敢對她不好,負心於她,我保證你活不長久。」

「不會的,我與立英是真心相愛。」穆元發沒有絲毫的畏懼之意,儘管他現在己經不是龍武的對手,但他相信,只要對英姑好,這個威脅根本就不會存在。

龍武似是滿意的點了一下頭,又把目光看向了管家權祥,「一個人想生存也惜命這本無錯,可你即然是靈藥谷的管家,就要履行自己的職責,不然的話,早晚會有心魔出現。」

「謝龍少爺指點,我知道要怎麼做的。」權祥也是重重點了一下頭,對龍武他越來越恐懼了。

最後,目光才放在了谷主穆元立的身上,「谷主,我出去第一件事情就會解決了魯子升,這一點還請你放心。」

「有勞了。」穆元立最擔心的就是這個,韋一笑雖然說被殺了,可是魯子升還在,誰知道這個人什麼時候心血來潮了,會不會到靈藥谷找麻煩,龍武不在了,他們可頂不住。

看著應該交待的都交待了,龍武這便抬起雙手抱拳道,「諸位,龍武這就走了,山高水長,後會有期。」

「保重。」眾人也皆是抱拳而道。

「英姑,保重呀。」龍武再一次把目光看向了龍立英,然後這就頭也不回,身子一縱,向前掠了出去。

龍武的身影越來越小,直至變成一個小黑點的時候,谷主穆元立這才張口道,「此子非池中之物呀,如果能留在我們靈藥谷,以後我們這裡的安全必將無憂矣。」

「大哥也說了他非常人,那怎麼還可能留在靈藥谷這個小地方呢。人不能太貪心,他肯為谷中除去威脅,我們就應該知足了。」相對來講,穆元發的心態倒是要好上許多。

「沒錯,是要心存知足之心的。呵呵,真是期待呀,就是不知道他到底能走到多遠?」穆元立也是呵呵一笑,顯然他的人品還是不錯的,也知道,什麼東西可求,什麼東西只能仰視。


倒是英姑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把目光看向著龍武離去的地方,心中默默的道,「一路保重,相信你會像你的父親當年一樣,叱吒江湖成為傳奇。」

當身後在也看不到靈藥谷的人之後,龍武的速度就不由的加快起來。在青龍重力空間之下,他都可以保持的前進,如今沒有了重力施壓,他的速度就突然間加快了許多。

目標直指紅槍門,很可能魯子升就在那裡,這是龍武必須要清除的目標。而有關紅槍門的位置,他從韋一笑存留下來的罡氣意念之中己經了解到了。

在飛奔的途中,龍武把如意戒指戴在了手,心念一動就進入到戒指之中。

在獨屬於戒指的空間之內,有著不少的銀兩,顯然這應該都是英姑為其準備的,而其中更有一本閃著精光的玉簡更為引人注意。

手一伸,玉簡就到了手中,上面《葯神寶典》四個金光大字就映入到了眼帘之內。

「竟然是葯神寶典,怪不得當時那麼多人尋找都沒有消息,原來在你的手中呀。看你父親還是很心疼你的。」青龍的聲音不自主的在龍武的腦海之中響起。

煙鎖相思殤紅塵 ?他很貴重?」聽到了青龍的評價之後,龍武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的確很貴重,這個東西還是放到神龍山莊之內保管好了,有時間你一定要好好的學習學習,這可是修鍊融合法則的寶書,全部學會,成為下一代葯神也並不是不可能的。」青龍的聲音變得謹慎起來。

連青龍都這般的重視,龍武不可能會輕視,當即就心念一動,《葯神寶典》便進入到了殘龍譜內的神龍山莊。

煉藥師雖然是無垠大陸中人人尊敬的一種職業,甚至就是拿到整個九極星里也是受人愛戴的,可龍武確清楚,他的成長之路不會以此為主,現在最重要的是先讓自己變強,尋得其它八個殘龍譜的殘片。

!! 「這是應該的。」洛江連忙笑呵呵的說著,如果靈兒可以選擇了大聯商社,那他這一次就一定要力保了,相對來說,得到一個罡帥的效勞,他還是賺大了。

在洛海安排的安靜小院之中,龍武把洛江的意思講給了靈兒聽。

「龍公子,你認為我會被一個小小的商社給牽拌住嗎?」靈兒反問向龍武。

「呵呵,我也認為你不會同意,可畢竟還是要告訴你一聲的。」龍武呵呵笑道。沒錯,換成是他的話,怕也不會同意這個要求的,畢竟真正的強者目光不會局限於眼前,尤其還是一個商社,儘管它是無垠大陸的三大商社之一,可是與外面的世界相比,還是太渺小了一些。

「嗯,那就麻煩龍公子替我拒絕了吧。另外,這一次我煉化升帥丹的時候,你只需儘力就好,萬不可拚命,萬一頂不住,我會停止煉化,大不了先不衝擊罡帥了,我也要先把這些搗亂之人一一殺掉。」

「你放心,只要我還在,就不會讓別人衝進你的房間。」龍武看出了靈兒心中的擔心,想到好不容易才弄到這一枚升帥丹,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下一次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所以龍武絕對不對輕言放棄的。

「如此就這樣吧。」靈兒點了一下頭,她也不好在說什麼,人家幫自己都有這般大的信心,她若在拒絕,那就是嬌情了。

龍武出得了小院之後就把靈兒的話告訴了洛江。對於這個答案早就在預料之中,洛江沒有說什麼,龍武也清楚,靈兒的選擇等於拒絕了大聯商社的幫助,那接下來護法的事情就要由他一人來承擔了。

得知靈兒要煉化丹藥還需沐浴更衣,營造一個簡單的陣法把升帥丹完全的揮發出來,那就需要三天的時間,龍武便決定要靠這三日好好提升一個自己的實力。在靈兒沒有煉化丹藥之前,這裡還是安全的,畢竟一名九階罡將的怒火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住。

洛江那邊也傳來了消息,城門被封,禁空陣法開啟,這也完全的打消了龍武與靈兒出城煉化丹藥的打算,畢竟時間不等人,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想衝出去,那是需要時間的,可三天時間一過,怕是丹藥就要開始揮發,那時晉陞罡帥也就成了虛幻之事。

龍武在小院中尋了一個安靜房間,便意念一動進入到了神龍山莊之內。

「青叔,我要用這裡的一月時間提升戰力,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重力空間可以達到三成,五倍的程度,您一定要幫你。」

「少爺放心,我會盡全力幫助你的。」青叔對於龍武的要求像來不會拒絕,如果不是神龍山莊內的丹藥房和寶器房被封印罩住,那一個升帥丹根本無需搶奪,隨時可以拿出。

「好。」龍武點了一下頭,三天時間迫近,借著神龍山莊,他不過也就是有一月時間而己,經過與子車興宇一戰後,龍武是越發的感覺到自己的修為需要提升,他還是太弱了一些。

在修鍊的密室之內,龍武開始盡情的吸收府主府一戰的收穫,七八名罡帥,二十餘名罡士,二十多名罡兵的罡氣一股腦的全被吸收進了丹田之中。正如他所料,這些東西加一起不過就是讓他的罡氣補足一戰之缺而己,甚至連衝擊二層罡將的實力都沒有。

「看看尚元巢的罡氣能助我多少吧。」龍武這就開始吸收四階罡將的精純罡氣,同時也一同吸收了對方對武道一途的感悟。

終於,一階罡將的桎梏被擊破,成功晉級到了二階罡將,最終停留在二階初期便不動了。

「還是弱了一些呀。」龍武搖了搖頭。看了一旁的沙漏,這是修鍊室中可計算時間的容器,這就過去了三天。十分之一時間以過,龍武要靠接下來的時候好好感悟重力法則。

冷如禪憑藉著一個風之法則就可以擊傷靈兒,這讓龍武知道了法則的可怕,如果他能把重力空間由兩倍升到小成的三倍,那豈不是戰力大增嗎?想著,龍武就開始閉目體會青龍所教的重力之法。

修鍊的時間總是很快,沙漏中的沙子沒有一刻在停留,轉眼間龍武己經在這裡呆了二十天,終於,憑藉著超出常人的感悟力,龍武的重力法則突破到了小成的五倍。

心念一動,五倍的重力空間使出。看著這個成果,龍武嘿嘿一笑,從兩倍到五倍,可是不小的進步呀。如果說之前他的重力法則只能影響到罡師,那現在對付罡將一點問題也沒有了,甚至就連冷如禪這樣的人物,突遇五倍壓力也會措手不及,吃個不小的虧。

接下來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正好藉此好好的熟練一下五倍空間,要做到收發自如才可以。

一月的時間一愰而過。龍武終於在靈兒閉關之前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

靈兒看向龍武,感覺到似乎有什麼不一樣,可就是說不上來。沒錯,此時的龍武因為重力空間小成,他的修為也漲了一些,雖然沒有達到三階罡將,確己經是二階罡將的峰巔狀態了。

「看來這幾天你的進步不小,接下來要辛苦你了。」靈兒沖向龍武說著。

「沒有問題,你只管煉化就是。」成為了二階罡將之後,龍武的自信又有了不少,他相信雖然修為或有些差距,但面對子車興宇,他不會那麼被動了,一對一的情況之下,他有擊殺對方的可能。

「好,我選的時間是明天清晨,早上是罡氣最為充足的時候,大約前後需要兩個時辰,你可頂得住?」

聽到時間是早晨而不是晚上,龍武知道想借用青龍的可能性不存在了,不過這樣也好,沒有了希望,他才會絕望,絕望之下才會更好的發揮戰力。「沒問題,兩個時辰而己,眨眨眼就過去了。」

一切準備就緒,靈兒也做好了隨時準備煉化升帥丹,龍武則是在小院之中盤膝而座。目光看了一眼靈兒所在的小屋,那外面有一層簡單的陣法保護,以使一些罡氣不能夠隨意衝進其中。

慢慢的龍武就閉上了眼睛,他在做大戰前最後的準備。 「龍公子,我來了。」突然出現的不是敵人,而是紀寧,己經被洛家認可的女婿。


「你怎麼來了?」一看到紀寧,龍武就知道他的來意,可一想到對方現在己經是洛家的人,他若參與這件事情怕是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這他便想出口攆人。

「好了,龍公子,你不必多說什麼,我能成為擂台的擂主,多虧你與靈兒姑娘幫助,現在她有事情需要幫忙,我怎麼可能袖手旁觀。不瞞你說,本來花煙也要隨我一起,可是被洛家人攔下來了,我也不同竟她來,我來道理上還說的過去,可是她要來就真的沒有退路了。」

看著紀寧一幅完全堅決的表情,龍武知道多說無益。「好吧,即然來了,你做好戰鬥準備吧。」

實際上,龍武心中還是很高興的,這至少說明了他沒有看錯人,不枉曾幫紀寧一場。

龍武與紀寧兩人盤膝座在小院之中,等待著黎明的到來。

天漸漸發白,新的一天即將來到,在有靈兒的那個房間之中突然散發出了一道亮麗的光芒,顯然這是升帥丹開始被煉化的節奏。

「一切從這裡就要開始了。」龍武的身邊一個裝有兩個時辰的沙漏也隨之打開,這樣更有利於他了解時間的進程。


半個時震之後。

「唰唰唰!」

一道道影子落入了院外,從腳步中來分析,不下於百人之眾。

龍武情不自禁的握起了吞天棍,他知道真正的時刻來到了。

木門僅是被一拳打中,就四分五散,之後,以子車興宇為首的一行人就出現在了龍武和紀寧的面前。

子車興宇,冷如禪,成樂此為府主府一方的人。

開膛幫來的是幫主夏仁能,護法袁鴻,少幫主夏膽等人。

活殺會來的是會長文德,副會長劉迪以及少會長文小能等人。

三伙勢力身後還跟著大約二十名罡師六七十名罡士。

看著這些所來之人沒並無清風門的幫眾,龍武長鬆了一口氣,這比他想像的結果要好,原本以為要直接對上四大勢力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