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聲。

腦漿炸裂,巨人就這麼被夜鋒一拳爆頭。

巨人的動作僵住,就像是一個失去生機的屍體。然而,當眾人以為巨人必死無疑之際,這個巨人竟然再次動了起來。

夜鋒微微一怔,連頭都被轟爛了,這個傢伙竟然還能活?

咻!!

一陣嗡鳴炸起,一道寒光從天而降,對著巨人的心臟刺了過去。

隨著這一道寒光刺入,巨人再次僵住不動,而這次則是身體轟然崩潰,破碎,化為了一片塵埃。

「這是泰坦巨人,弱點是心臟,頭不過是他們的裝飾品。」

「晝冥仙尊?」

眾人微微一怔,當看清人的時候,不禁驚呼起來。

來人竟是日炎宮的宮主,晝冥仙尊。

「晝冥仙尊,這是怎麼一回事?」星舞飛了過去,一臉焦急地問道:「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晝冥掃了眼在場的人一眼,淡淡地說道:「在座的各位或許不知道,仙界不是混沌初開就存在,而是後來大能之人開闢的。」

此言一出,眾仙人一臉茫然!

仙界竟然不是混沌初開就存在,還是一位大能之人開闢,這得多麼強大的力量啊?

星舞和夜鋒都心神微凜,他們認知的仙界,就是一個更加高級的世界,何曾想到這個世界也是某位生靈開闢,這跟他們的內心帶來了強烈的衝擊。

等眾仙人緩過勁來,晝冥這才繼續說道:「混沌初開,一氣化萬物,演變萬千世界。」

「隨著世界清氣沉澱,衍生智慧生命,這些生命最早被稱為上古之靈。」說到這裡,晝冥頓了頓,深深地看了眼星舞。「現在這些上古之靈,則被稱之為神族。」

星舞的瞳孔一縮,想不到神族的來頭這麼厲害,竟然是上古之靈,混沌初開的第一批生靈?!

「或許是神族太過寂寞,他們以自己為藍本,製造出一個個人類,讓整個世界都變得熱鬧起來。」

「只不過,他們忽略了自己製造出來的人類潛能。當一名為炎帝的人類出現,並且殺了第一個神族,給神族敲起了警鐘。」

「神族為了保證自己的統治地位,準備清洗人類。但人類不甘被神族當作玩物,從而在炎帝的帶領之下,發起了一場誅神之戰。」

「當時,人類之中除了炎帝,還有一名叫蚩尤的少年,同樣具有弒神的力量。為此,人類分成了兩個派系,一個以炎帝為主,一個以蚩尤為主。」

「炎帝和蚩尤聯手,一起將神族驅逐到虛空邊界,一個被稱為神之領域的地方。」

「為了不讓神族捲土重來,炎帝和蚩尤分別開闢了仙界和魔界,是為了監視神族,並且鎮壓神之領域。」

「只不過,當神族被驅逐,仙界和魔界發生了分歧,彼此都認為在這場上古之戰中,自己才是最大的功臣,後來便展開了一場廝殺,結果是兩敗俱傷。」

「由於這場仙魔大戰,引起了封印的鬆動,神族再次殺了出來。三界大戰再次爆發。只不過,三方的實力相當,再這麼打下去的話,誰都得不到好處。」

「然後,三界有了一個協議。神族答應,只要封印地球,他們就會呆在神之領域。為了穩住局勢,仙界和魔界同意了這個條件,第二次上古之戰結束。」

聽到這裡,星舞和夜鋒的內心是震驚的。

地球被封印,竟然是三界大戰的結果,這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神族這麼看重地球,竟然以封印地球為條件,結束這一場戰爭。

星舞抬眸,深深地盯了眼晝冥,「這個地球對神族來說,有什麼重要的意義嗎?」

晝冥眯著雙眸,勾唇一笑,「因為不管是炎帝,還是蚩尤,他們都誕生在地球。神族怕地球會再次誕生更多炎帝,蚩尤這類強者,打破現在的平衡,對他們神族很不利。」 神醫棄女 星舞恍然,難怪神族不惜破壞跳躍,怎麼都要阻止自己,原來是害怕人類再次強者崛起,將他們趕盡殺絕,取而代之。

忽然,星舞靈關一閃,看來地球上流傳的上古傳說,恐怕都是真的,諸如夸父逐日,女媧補天,共工撞倒不周山等等,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只是,當地球被封印之後,一切都隨著歷史消亡。

「晝冥仙尊……」星舞咯噔一聲,連忙說道,但晝冥彷彿知道她要說什麼,抬了抬手。

「星舞,本尊知道你要問什麼?」他搖了搖頭,嘆息道:「你解開地球的封印,等於是毀了協議,只不過神族被困在神之領域,才沒有立刻對仙界和魔界動手。」

強愛掛名妻 鳳不歸巢:帝女傾天下 「只不過,現在十三天柱被毀掉,看來他們即將捲土重來,殺入仙界啊。到時候,絕對會生靈塗炭,而他們第一個目標,便是地球。」

「晝冥仙尊,有什麼補救的辦法嗎?」星舞心繫地球,那裡可是有著自己的親人,朋友,決不能讓神族對地球動手。

「有。」晝冥仙尊點了點頭,沉聲道:「十三天柱,其實是外封印,真正的封印,通天柱,卻是在神之領域。如果能夠將神之領域的通天柱毀掉的話,那麼神族將永遠出不來。」

星舞的瞳孔一縮,旋即又疑惑了。「晝冥仙尊,如果摧毀通天柱就能夠封住神族,為什麼炎帝和蚩尤這兩位大能不做呢?」

「呵,能夠摧毀通天柱的人,世界上只有一個,那就是擁有混沌之體的你。」

晝冥的雙眸微凜,深深地盯著星舞。「通天柱,是以混沌之氣打造而成,除了混沌之體的你能夠擊碎,任何人都沒辦法,這也是將通天柱奉為聖物的原因。」

「因為通天柱,是支撐神之領域的核心,一旦被摧毀的話,神之領域將會從虛空中獨立出來,永遠都沒辦法聯通外界。」

聽到這裡,星舞是瞭然於心。

「小星星,我知道你是必須要去的。」不等星舞說話,夜鋒便笑了笑,淡聲道:「不管你要去哪裡,我都陪你一起,永不分離。」

「我們也要去。」這時,飛蓬,敖燦,還有其他人都紛紛飛了過來,似乎要和星舞一起殺入神之領域。

「你們還是別想了。」晝冥仙尊一臉淡漠地看著這些自動請纓的人。「神族,是比你們強大太多的存在,除了星舞,還有夜鋒有這個實力,我們任何人去了,都是送死。」

晝冥又看了眼星舞,沉聲道:「我懷疑冰玄龍被神族抓走了,是想用他的血來祭奠通天柱,從而讓封印的豁口大開。一旦讓他們的計劃得逞,恐怕我們熟知的世界要被徹底顛覆。」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星舞沉聲道!

回到戮仙宮遺址,星舞可以看到,這裡竟然多了一道裂縫。

在這個裂縫中,不斷有一股熟悉的力量氣息散逸出來,赫然是星舞之前從荊河身上感受到的神族力量。 「星舞,夜鋒,一旦進去,你們沒有退路。要麼全身而退,要麼粉身碎骨。」晝冥提醒一句。

「放心吧。如果封印不了神族,我們也是死路一條。」星舞點了點頭,一臉凝重地說道。

這裡的仙尊對於神族的強者,就如同孩兒一般的脆弱。

從晝冥的口中得知,以目前仙界和魔界的實力,根本就擋不住神族的衝擊。

畢竟,經過萬年的洗禮,沉澱,仙界和魔界已經不是曾經的魔界,能夠和神族一戰的,也只有少數幾個人。

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皆因神族掌控天道規則,一旦人類出現能夠飛升的人,便降下雷劫,將之湮滅。

如此一來,仙界和魔界的人數,都沒辦法得到補充,再加上內鬥,人數只會越來越少。

「來吧,時間不多了。」

星舞和夜鋒相視一眼,隨即身影一動,朝這一道裂縫飛了過去。

當他們進入裂縫的瞬間,晝冥的雙眸眯了起來,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神光。

混沌的氣息,不斷地攪動,讓星舞感覺十分難受。

哪怕是混沌之體,在這種無序的力量衝擊之下,都感覺會隨時崩潰。

忽然,一個溫暖的懷抱,將她擁入懷中。

星舞微微一愣,一臉驚愕地看著夜鋒,「夜哥,你怎麼沒事?」

「呵,我也不知道。」夜鋒搖了搖頭,淡淡道:「反正,現在的我很強,體內有源源不斷的力量。」

星舞眨了眨眼睛,看來夜鋒的實力,要比自己強多了啊。

也不知道等自己到了仙尊的時候,能不能和夜鋒一爭高下,但是……

星舞皺了皺眉頭,心中疑惑,為何夜哥散發出來的力量氣息,和墨軒的力量氣息有些相似。

不等她深入思考,忽然眼前一亮,從混沌的環境中脫困出來。

頓時,眼前一片猩紅,到處都是茫茫的赤色沙漠,還有嶙峋的高山。可怕的是,這些高山,比起星舞認知的要高太多了。

「這裡就是神之領域?!」星舞瞪大雙眼,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巨人國度,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高大。

除了高山之外,還有一些乾枯的樹榦,也是撐天般高。

只不過,最為亮眼的,還是極遠處的一道高柱,如同頂穿天穹般矗立於天地間。

從這裡看,都覺得高大無比,要是靠近的話,又會是多麼的高大?

「哈哈哈,竟然還有仙人闖入神之領域,是來給本神當口糧嗎?」就在這時,一個嗡嗡的嗓音傳來,震得星舞和夜鋒耳朵嗡鳴。

星舞轉過頭來,只見一個比之前的巨人更加高大的泰坦巨人走了過來。

這個泰坦巨人每走一步,整個地面都發出一陣顫抖,如同一座移動的高山,給他們強烈的壓迫感。

「小星星,這個神族的實力要比之前的強很多,萬萬要小心。」夜鋒一臉凝重地看著這個逼近的泰坦巨人,說道。

「嗯,放心吧。縱然他再強,也殺不了我。」星舞勾了勾唇角,一臉的自信。 星舞現在的萬劫不滅之體已經完成了蛻變,即使在這個神之領域,也不會隨隨便便就被毀滅。

聽到這句話,夜鋒也鬆了口氣。

「我先試探一下他。」夜鋒的身影一動,率先沖了出去,朝泰坦巨人飛了過去。

「哦?看你的樣子,怕是已經仙尊了吧?」泰坦眨了眨眼睛,掏出了一把啷錘。「嘿嘿,卡薩最喜歡吃仙尊了。」

頓時,這個啷錘抬了起來,猛烈地朝夜鋒掃了過去。

這一掃,帶起了一股罡風,颳得夜鋒一頭紫發狂亂招搖,衣袂轉動。不僅如此,這一股罡風的威壓,甚至帶著一些難以言喻的力量威壓,竟然讓夜鋒的速度降了下來。

嘭!

夜鋒躲閃不及,被這一啷錘掃中,整個人倒飛過來。

好強!

夜鋒連忙穩住身形,這一試探,讓他明白眼前的泰坦,比起一般仙尊要強太多了。

「小星星,這個傢伙很不好對付。」夜鋒一臉凝重,沉聲道:「為了不引起其他神族的注意,我們必須速戰速決!」

「明白!」

頓時,夜鋒和星舞分開,朝兩個不同方向,殺向了這個泰坦巨人。

「嘖嘖,還想兩面夾攻?」泰坦巨人冷笑一聲,隨即仰天長嘯,猛地揮舞著啷錘,迅速地掄了起來。

一時間,啷錘帶起了一陣強風,匯聚成一個龍捲風,將周圍的塵埃都給攪動。

星舞緊皺眉頭,在這一股塵埃龍捲之下,看不到泰坦巨人的動作。儘管這個泰坦巨人的體型很大,但動作十分的靈活,一個不小心就會擊中。

「小星星,神念!」

星舞的雙眸一亮,隨即將神念發散出來,一邊在龍捲中穩住身形,一邊警惕泰坦巨人的攻擊。

嗯?

一個巨大的黑影橫掃過來,星舞咯噔一下,被狠狠地掃中。恐怖的勁力瞬間爆發,將她整個轟飛出去,重重地砸進了前方的一座巨型山壁上。

「小星星!!」夜鋒驚呼,連忙飛了過去,而星舞則是從凹洞中爬了出來。

「夜哥,我沒事。」星舞訕笑了下,隨即凝重地說道:「不過,我們的神念似乎嗎,沒辦法將他鎖定。」

見星舞安然無恙,夜鋒不禁鬆了口氣,隨即轉過身來,眸中閃爍著憤怒的火焰。

「不管怎樣,這個傢伙傷了你,就必須死。」

轟的一聲,夜鋒的氣勢爆發,不再抱著試探性的態度出手,而是將這個膽敢將星舞擊飛的傢伙,徹底抹殺。

恐怖的氣勢蕩漾,一頭紫發狂亂舞動,那一雙紫眸,閃爍著妖異的神光。同時,炙熱的龍炎翻騰起來,又變成了紫炎,讓夜鋒的氣勢更加凜然,狂躁。

看著如此威勢凜然的夜鋒,星舞是一臉的震驚。

看來之前的夜鋒,一直都沒有認真,現在才是動真格了!

這一股紫炎,怕是龍炎的進化過來的火焰,那恐怖的溫度,似乎讓自己體內的星辰之炎,也躁動不安起來。

「嗯?紫炎?」泰坦巨人眯著雙眸,臉上竟然露出了畏懼之色。「你和墨軒是什麼關係?為何能夠使用他的紫煞星炎?」 墨軒?

夜鋒緊皺眉頭,聽到這個名字,內心就莫名地煩躁。

「哼,給我死!」

話音落下,紫煞星炎爆散開來,鋪天蓋地,朝泰坦巨人包圍起來。

泰塔巨人的雙眸,閃爍著恐懼之色,從這些紫煞星炎中,他似乎看到了墨軒的威能。

那一個隻身闖入神之領域,翻起風風雨雨,哪怕是捆縛在通天柱上,受盡萬劫之難,也毫髮無損的男人。

「吼!!!」泰坦巨人怒嘯起來,整個身體都被紫煞星炎包裹起來,隨即在烈焰的焚燒之下,一點一點地化為灰燼。

「夜哥,剛才這個神族說的話,讓我有點在意。」星舞飛過來,一臉疑惑地問道:「為什麼他會說你和墨軒有關係呢?難道就因為紫煞星炎?」

夜鋒斜了眼星舞,眸中有些不悅。「小星星,連你都這麼覺得,我和墨軒有關係?」

「夜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星舞感覺到夜鋒的不悅,知道這是個大醋罈子,可不能再往下面說了。「我只是覺得,有些事情該理清楚。要知道,紫煞星炎是十大靈火中,排名第二的靈火,是具有唯一性的。」

夜鋒的瞳孔一縮,這麼一說,他還真的和墨軒有些糾纏不清啊。

如果他的也是紫煞星炎,墨軒又擁有紫煞星炎,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