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欣焦急地坐在馬小琴身邊,拉着她的手問道。

“欣欣,不要問了好不好,這件事說出來只會讓大家都困擾而已。”

馬小琴閉上雙眼,把手從葉欣的手裏抽了出來。

“不行,我一定要知道!我們是好朋友,更是表姐妹,有什麼事情不能告訴我呢,看着你這麼苦惱,我心裏也不好受啊!”

葉欣心疼地看着馬小琴。

“可是欣欣,知道了你會難過的。”

馬小琴也裝出了一副爲葉欣着想的表情。

“所以,真的是因爲我的原因,你才這麼傷心的嗎?”

葉欣不自覺地放開了抓着馬小琴小臂的手。

“不怪你的,我知道,其實不怪你的。”

馬小琴到底沒有白長葉欣幾十歲,論演技她真的是不輸張志明,因爲隨着她這句話的是她眼眶裏忍不住的淚水,葉欣的心一下子就被揪緊了。

葉欣看着馬玲瓏這個樣子,心裏實在是不好受,眼見有人要進深夜書屋了,葉欣連忙把她帶進了自己的房間。

她把馬玲瓏抱進懷裏,輕輕地說道:“玲瓏,你不要難過,如果是我哪裏做得不好惹你傷心了,你直接告訴我就好,你不要這樣。”

儘管葉欣始終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讓馬玲瓏這麼傷心,但她卻無法看着馬玲瓏這個樣子。

她認識的馬玲瓏是張揚而高貴的,是堅強而霸道的,她見過馬玲瓏打架,見過馬玲瓏訓斥小鬼,見過馬玲瓏撒嬌,見過馬玲瓏霸氣側漏,卻唯獨沒有見過像現在這樣脆弱無力的馬玲瓏。

這樣的她一點也不像自己認識的那個馬玲瓏。

“其實跟你沒有關係的,是我自己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馬小琴從葉欣懷裏坐起身來,微微背過身去,似是無顏面對葉欣。

葉欣愣了一下,然後她很快反應過來馬玲瓏說的是誰,除了容止,不然她不會是這個樣子。

“你……愛上容止了?”葉欣不敢置信地問道。

“是,我愛上容止了,我早就愛上他了,從他救下我那一刻起,我就愛上他了!”

馬小琴背對着葉欣聲音悽苦地說道,她的眼淚一滴滴落到她的道袍上,橙紅色的道袍被染溼。

只是在葉欣看不到的角度,馬小琴的嘴角卻是微微上揚着的。

儘管猜到了馬玲瓏喜歡的人就是容止,可當她聽到馬玲瓏親口說出來的時候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葉欣看着馬玲瓏的背影,她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欣欣,我愛容止,我很愛容止,我比你要更早愛上他。只是當初的我太膽怯,守着我馬家三小姐的矜持不敢告訴他,我怕會被他拒絕。

我以爲他那樣清冷的人是不懂這些情情愛愛的,更何況他那時一門心思都在收集氣息上,我也怕會影響到他,就一直死死地守着這個祕密。

我原本是打算,等容止收集完足夠的氣息才告訴他的,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會愛上了你。欣欣,我最好的朋友,我實在是有些沒有辦法接受。”

馬小琴抽噎着說道,只是這些話裏有幾分真假,怕是連馬小琴自己都不知道。

葉欣徹底被馬玲瓏的這一番告白給弄亂了手腳,她最好的朋友竟然愛上了她的愛人,而且還是在容止沒有愛上她之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爲什麼好像聽不懂玲瓏在說什麼。 葉欣驚慌失措的表情全都被馬小琴盡收眼底,她像是怕葉欣受的刺激還不夠。

轉過身來抓住葉欣的雙手繼續說道:“欣欣,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他,爲了他,我不惜入禁地偷回時現影鏡,爲了他我不僅入地府連閻王殿我都闖了。可他還是對我冷淡疏離,我本以爲是他本性就是如此,可沒想到他只是對我這樣。”

馬小琴滿臉淚痕地看着葉欣,“他對你那麼好,爲了你他明明知道我喜歡他卻硬是裝作不知道。你知道嗎?我早就察覺到容止喜歡你了,可是你那時並不喜歡他,我以爲我還有機會所以我更加努力地想要在他面前證明自己,可我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忽略。

直到張志明點破了你和容止的關係,我真的想過好好祝福你們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容止又是我喜歡的人,我想過的,只要你們好好的,我就當做從來沒有喜歡過他,可你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了嗎?”

馬小琴拽着葉欣的胳膊使勁地搖晃起來,她苦笑着說道:”昨天晚上你離開之後,容止也來了,你知道他說了什麼嗎?”

“說了……什麼?”

葉欣此時完全沒有思考的能力了。

“他說,他知道我喜歡他,他讓我不要遷怒你,讓我跟你好好的,繼續做一對好姐妹。欣欣,你知道我當時有多難過,多難堪嗎?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我只是喜歡他,我又做錯了什麼呢?況且我也沒有想過要和你搶他,我知道,就算我說了讓你把容止讓給我,你也不會同意的,對吧?”

雖然是這麼說,但馬小琴看着葉欣的眼神裏卻全都是希望她否定的光芒。

她之所以這樣說,就是爲了讓葉欣可以否定這個答案,到時候她不僅可以名正言順地逼迫葉欣離開容止,還可以藉此機會挑撥容止和葉欣之間的感情。

而且就算葉欣點頭了也沒有關係,她正好可以用此來挑撥葉欣和馬玲瓏之間的關係,所以這個問題葉欣不論是點頭還是搖頭,馬小琴都不會讓她好過的。

馬小琴心中冷笑,看着葉欣糾結的表情,她如今只需要知道葉欣的答案,這樣她就可以進行自己下一步的計劃。

不論是朋友還是愛人,她一個都不會給葉欣留的!

葉欣被馬玲瓏的眼神燙得不自覺地低下了頭,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遇到這種事情,爲什麼她會和自己的好朋友愛上同一個男人呢?而且玲瓏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是希望自己退出嗎?

如果,如果玲瓏早點說的話,自己還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可現在不行了啊,她喜歡容止啊,她沒有辦法放手。

可是葉欣看着馬玲瓏看着她的眼神,她又無論如何點不下那個頭,他們一個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個是自己最親密的愛人,她無法放棄任何一個。

“玲瓏,我也很喜歡容止啊。”

葉欣咬着嘴脣還是委婉地說出了自己對容止的堅持。

“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你跟容止是互相喜歡着的,怎麼可能會讓給我呢!”

馬小琴擺出一副悲痛欲絕卻還是體貼葉欣的樣子出來。

“對不起,玲瓏,感情這種事是不能讓的,不然這對我們三個都將會是一種侮辱,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葉欣認真地看着馬玲瓏。

“嗯,理解啊,當然理解,其實我今天跟你說這麼多,也就是心裏憋悶而已,我怎麼也不會去搶好朋友的愛人的,只是看到你和容止在一起,我心裏難免會有些難受。

不過欣欣你放心,只要過了這幾天,我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我們就會變得和以前一樣的,你放心。”

馬小琴擦掉了臉上的淚水,笑着對葉欣說道。

“嗯,玲瓏,謝謝你能理解我。”

葉欣伸手抱住了馬玲瓏。

“好了,反正今天我們該說的也都已經說了,欣欣,給我兩天時間,我一定調整好再來見你。”

馬小琴也抱了葉欣一下又繼續說道:“我今天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了。”

馬小琴放開了葉欣,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我等你回來。”

葉欣看着馬玲瓏離開,在她就要走出自己視線的時候,葉欣衝着馬玲瓏的背影喊了一句。

“嗯。”

馬小琴點了點頭,離開了。

馬玲瓏回到了自己臨時租住的房子裏,獨自一人的她,臉上的表情卻不停地變換着,時而痛苦,時而猙獰,時而不屑,時而嘲諷。

馬玲瓏和馬小琴就這樣在一個身體裏爭吵了起來。

“怎麼樣,我說過了吧,葉欣怎麼可能會把容止讓給你,虧你還對她抱有希望!”

馬小琴搖搖頭,感嘆馬玲瓏的天真。

“你不要說了!”馬玲瓏怒吼道。

“哎,姨母也不知道也跟你說了多少次,偏偏你就是不肯相信我,還一直對葉欣那個小賤人抱有幻想。”

馬小琴根本不在意馬玲瓏的態度,現在她越憤怒,待會她就越容易被自己引誘。

“我以爲自己還可以挽回一下的。”馬玲瓏神情萎靡。

馬小琴看到馬玲瓏竟然沒有反駁自己說葉欣是賤人這件事情,就知道,接下來的事情八成有戲了。

“挽回?哈,挽回什麼,這人是她費勁心思搶到手的,你還指望她讓給你嗎?你要不要這麼單純!”

馬小琴語氣不怎麼好地說道。

“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馬玲瓏被馬小琴不陰不陽的語氣給激怒了。

“玲瓏啊,你也不想想姨母已經勸了你多少次了,而且事實證明每次我都是正確的,偏偏你還總是不信我,我就是個怨靈也是有脾氣的,更何況我還是你的長輩!”

馬小琴苦口婆心地說道。

“那你這次又想勸我什麼?”

馬玲瓏沒有辦法反駁馬小琴的話,只好問道。

“玲瓏,既然那個葉欣這麼無情無義,不如接下來的事情就由你親自出手吧,這樣你也解氣一點不是嗎?”

馬小琴的話終於說到了重點。

“什麼意思?”馬玲瓏問道。

“意思就是,以後我負責幫你出主意,而你就負責實施。”

馬小琴笑着說道。 馬小琴讓馬玲瓏負責實施那些對付葉欣的計劃,一來是想讓葉欣成爲真正意義上的衆叛親離,這樣她知道真相的時候就會更痛苦,二來也是爲了藉此機會激發出馬玲瓏的心魔,爲她將來徹底佔有這具身體做準備。

只要親自參與到這些計劃中,讓馬玲瓏從心底裏認同她的計劃,這樣她就可以一步步蠶食她的意識,最終徹底吞併馬玲瓏。

“爲什麼要這樣做?”

馬玲瓏不解地看着馬小琴。

“哎呀,你真的是要我說多少次你纔會明白,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你好。讓你出手就是爲了讓你能夠紓解自己心中的怨氣,而且親手把容止搶回來,這樣你的成就感不就會更高嗎?

況且我這樣做也是爲了向你證明我對你真的沒有什麼惡意,既然主控權都已經在你的手上了,你也就不用擔心我揹着你耍什麼花樣了,不是嗎?”

馬小琴直接點明瞭馬玲瓏的所有顧慮,也以此來獲取她的信任。

馬玲瓏思慮了一下馬小琴說的話,果然相信了她,畢竟這麼長時間以來,馬小琴確實從來沒有騙過她。

而且自己親自動手也好,葉欣既然那麼對她,那麼她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是應當應分的。

還有容止,馬小琴說得對,她應該自己親手把容止搶回來,這樣也算是沒有辜負自己對他的一片真心。

馬玲瓏想了好久,在馬小琴都要不耐煩準備再勸兩句的時候,馬玲瓏終於點了頭,“也好,你告訴我該怎麼辦,我親自動手。”

馬玲瓏不知道,就在她點頭的那一剎那,她的靈魂就已經開始變黑了,而馬小琴更是敏銳地感覺到了馬玲瓏的變化。

“對嘛,這樣纔對,來讓姨母告訴你,明天你要怎麼做。”馬小琴微笑着說道。

“玲瓏你來了啊!”

葉欣驚喜地看着馬玲瓏,她還以爲玲瓏要過幾天才來呢,沒想到今天她就來了。

“嗯,再怎麼樣,我們也是一起的,況且如今只剩下最後一個欲氣了,我怎麼也要來看看纔是。”馬玲瓏笑着說道。

“嗯!”

葉欣連連點頭,一時之間竟然連容止也顧不上了,拉着馬玲瓏就到一邊聊天去了。

其實葉欣還是有些尷尬的,但是爲了儘快和馬玲瓏和好如初,葉欣就拼命地在找話題和馬玲瓏說話。

“玲瓏你有看這幾天的新聞嗎?張志明的事情可是來了一個大反轉哦!”葉欣對馬玲瓏說道。

“哦?什麼翻轉?”

馬玲瓏也饒有興致地問道。

“那兩天張志明剛回來的時候,他的緋聞不是鬧得滿天飛嗎?尤其是他後來還不顧公司的要求堅決要退出娛樂圈,所以那兩天的娛樂新聞全都是張志明的名字。

有人說他是因爲蘇美晴的事情被公司給雪藏了,有人說他是因爲跟他新的經紀人不和,有人甚至還說他纔是毒害蘇美晴的兇手,真的是說什麼的都有,不過基本上都是黑他的話。

因爲這些事情他不知道掉了多少粉,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結果不但那些掉了的粉絲都回去了,連帶着他還又圈了一批新的粉,連他退圈都沒有影響到這些粉絲的熱情。你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欣一張嘴就說了一大串的話,最後還不忘吊吊馬玲瓏的胃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就直說吧,不然我待會可就自己上網查了,看你到時候還怎麼嘚瑟!”

馬玲瓏拿出自己的手機挑着眉衝葉欣晃了晃。

“好啦好啦,我說,我說還不行嘛!”

葉欣撇了一下嘴,只好繼續說道:“是因爲左傾城的事情被扒出來了啦!”

“左傾城?張志明不是不打算把她暴露在公衆下的嗎?”

馬玲瓏問道,以張志明對左傾城的在意,怎麼可能讓左傾城去受大衆的非議呢?

“要怪啊,也只能怪張志明的名氣太大了。是當初那個照顧了左傾城好幾年的護工,是她女兒把這件事情給說出去的。本來嘛,人家照顧得好好的,誰承想張志明不過去病房裏坐了一會兒,一個腦死亡的病人就奇蹟般的康復了,這件事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尤其是那兩天張志明的事情又鬧得太大了,每個節目都要提兩句。這件事剛好就讓那個護工給看見了,就對她女兒說張志明把他腦死亡的女朋友給喚醒了。

這下可不得了了,那個護工的女兒直接腦補出了一部一個被冤枉的大明星受盡委屈,就爲了保護生病愛人的偶像劇出來,她還直接把這件事給放到了網上,瞬間就引起了軒然大波。

之後整件事情就被張志明那些無所不能的粉絲給挖了出來,只他喚醒了左傾城這一件事,他就已經徹底翻身了,直接就成爲了娛樂圈裏公認的好男人代表!”

葉欣眉飛色舞地把整件事情都講給了馬玲瓏。

“哇,他這經歷都夠寫一部電視劇了吧!”馬玲瓏也感嘆道。

“嗯,張志明的公司知道了這件事情,還真的打算把他的這個經歷拍成一部影視劇呢!”葉欣連忙說道。

“也挺好的,這下你不就又有電視可以追了嗎?”馬玲瓏笑道。

“也是,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拍成什麼樣子,畢竟我可是見證了全部過程的人!”葉欣得意地說道。

一旁一直注意着這邊的容止,看到葉欣終於又露出了這麼開心的笑容,心裏也一下子就輕鬆了起來。

他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了葉欣的面前微笑着說道:“好了,說了那麼久,喝點水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