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城大學這是在搶劫嗎?

艾小咪的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預感,看來這件事並沒有她想得那麼簡單。

「出錢贖學籍?那要多少錢?」

養母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人家豐城大學如果有這樣的規定,那他們也只能跟著去做了。

「五千萬!」

「你說什麼?」

五千萬贖回自己的學籍,類似這種不講道理的做法除了豐城爵之外還有誰能想得出。

可惡的豐城爵,他為什麼就是不願放過她!

艾小咪也覺得奇怪,她回到鹿城已經整整兩天,期間豐城爵一定早就查明了她的去向。

這個腹黑陰險的大魔頭,他之所以能夠忍到現在不來找艾小咪的麻煩,原來等的就是今天,艾小咪會主動送上門去向他賠罪。

養父養母怎麼可能出的起五千萬來贖回艾小咪的學籍,豐城爵這麼做就是為了逼她就範。

「小咪啊,要不我們再商量商量,鹿城大學那邊爸爸再去通融一下,看能不能等你大學畢業了破格再……」

「啊呀,你傻呀!鹿城大學的助教以後是要留在我們學校當老師的,名額當然是要留給自己學校的學生啦,外校生是不收的呀!」

「可我們小咪是豐城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總有破格錄取的資格吧?」

「那你這不是擺明了在利用職權拉關係走後門嘛,查到了是要受處分的。」

為了把艾小咪撫養長大,養父養母付出了不少精力和心血,他們從來都沒有因為她不是自己親生的就給她差別待遇,他們一次都沒有那麼做過。

艾小咪的養父養母對她真的很好,從小到大無論有什麼好吃好玩的都第一時間想到她,有的時候艾小咪會想,如果她是養父養母親生的孩子那該多好呀!

養父養母還在客廳里激烈地探討著艾小咪的未來,可是女孩兒在這一刻也已經下定了決心。

既然豐城爵從一開始想要的就是她能主動認錯求饒,那麼她現在就如他所願……撥通了豐城爵的私人號碼。

「喂,是我,艾小咪!」

寂靜的夜,艾小咪的聲音從話筒里傳出來顯得格外動聽。

能夠知道豐城爵的私人號碼全世界也沒幾個,看來艾小咪還不至於狼心狗肺到斬斷他們之間所有的聯繫。

「什麼事?」

豐城爵故作鎮定接通了電話,熟知他此刻的心情是有多麼的喜悅。

他的小咪抱枕願意主動打電話給他,掐指算來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豐城爵,我現在在鹿城。」

第一步,艾小咪想著還是應該先主動承認錯誤的好。

或許豐城爵會看在她知錯能改的份兒上就不去同她計較私自逃跑的事情了。

「我知道。」

果然,豐城爵對她的行蹤了如指掌。

「那個……」雖然難以啟齒,而且艾小咪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做錯的地方,但是,「豐城爵,我錯了,對不起。」

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就是她的命啊!

「錯在哪裡?」

艾小咪的回答正中男人下懷。

「我錯在,不應該一聲不吭就走了,可是我在走之前給你留了一封信,就在大熊的嘴巴里,你看見了嗎?」

「沒有!」

不是吧?

艾小咪徹底無語了,敢情豐城爵生氣也是有理由的,早知如此她就應該把那封信放在更顯眼一點的地方。

可是當初她不是擔心自己偷偷逃走的計劃會被豐家的傭人發現嘛,所以才想著把信藏在一個只有豐城爵才有可能會發現的地方。

可是事與願違,豐城爵居然沒有如艾小咪所料發現她出走前留下的紙條,嗚!

「豐城爵,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就不要再生氣了好嗎?」

無可奈何之下,艾小咪唯有腆著臉在電話里賣萌求饒爭取獲得豐城爵的原諒了,就像平常一樣。

豐城爵不再出聲,電話那頭就像突然斷了線的風箏許久都處在了沉默之中。

這下糟了,暴風雨前的沉默通常都是這樣,如果艾小咪一再的撒嬌和求饒都換不來豐城爵點滴回應的話,那也就說明……她不得不認真面對眼下的問題了。

「豐城爵,我知道你氣我沒有交代一聲就離開了西山別墅,但是我已經決定了,我不會再回來了。所以請你不要再為難我的養父養母了可以嗎?爵少,請你高抬貴手還我自由吧!」

然而認真面對之後的結果竟是——「啪」的一聲,對方居然掛線了! 嗚……不是吧?

豐城爵居然掛斷了她的電話,艾小咪話才說到一半,他怎麼可以這樣,這個男人實在是太沒禮貌了。

沒希望了,這回是徹底沒希望了!

艾小咪的學籍被困在了豐城大學出不來,這也就意味著她不得不再次回到那個令人厭惡的地方繼續求學,直到四年後大學畢業為止。

「嗚……」

艾小咪為此哭了整整一夜,她不停的淚水為自己悲慘的命運祭奠。

與此同時,豐城爵依靠在豪華卧室的按摩椅上無奈地望著手中的電話……暈,居然沒電了?

他這是有多久沒去注意過自己的手機了?

男人很快將手機接上電源,顯示屏上很快又亮起了白光,只是艾小咪剛才和他通話才到一半就斷了線,不知等下她是不是還會再打過來。

豐城爵開始耐心地等待,就這麼傻乎乎地一直注視著自己的手機。

時間在一點一滴地流逝,手機屏幕上始終都沒有顯示出「心肝抱枕」這四個字。

難道艾小咪真的已經下定決心和他斷絕聯繫了嗎?

不會的,她的學籍還被凍結在豐城大學,只要不經他的同意,艾小咪就勢必要回到這裡繼續完成自己的學業。

除非,她寧願放棄上大學的資格也不願重新回到他的身邊。

不會的,艾小咪還不至於討厭他到要犧牲自己前途和放棄自己學業的程度吧!

這一夜,豐城爵又是睜著眼睛等到天亮,而失眠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艾小咪在傷心了一晚之後做出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

「什麼?你要復讀重考?」

第二天一早,艾小咪就將自己的想法告知了養父和養母。

「是,我已經想清楚了。」

「可是小咪,你已經考進了豐城大學,為什麼還要放棄這麼好的學校去重考呢?」

用五千萬去贖回艾小咪在豐城大學的學籍自然是行不通的,既然如此,那就安安分分地回到黃金城去把未完的學業完成不就可以了嘛!

「小咪,你告訴媽媽,是不是在豐城大學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

養母一眼就看出艾小咪昨晚沒有睡好,女兒長大了心裡總會藏著一些不想告人的小秘密,或許就是因為這些小秘密才導致艾小咪如此厭惡回到豐城大學繼續讀書的。

「沒有,我在那裡讀書的時候一切都很好啊!」

艾小咪心虛將頭撇向一邊,她不敢去看養母那雙總是能夠將自己看透看穿的眼睛。

「小咪,如果你是因為在那裡遇到了什麼難題才不願意繼續回去的話,那就說出來,爸爸一定能夠想辦法幫你解決的。」

我的寵物是BOSS 這一次就連養父都看出來艾小咪心中有事,如果她再不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一定會讓養父養母繼續擔憂下去的。

「爸爸,媽媽,是這樣的……」

艾小咪很快把那天她在豐城大學的所見所聞都告訴了養父和養母,還有前校長被貶以及那些私相授受的學生和老師……全都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豐城大學好歹也是一流貴族學府,怎麼能讓這種敗壞師德的人來做校長呢?這可是會教壞學生的呀?」

養父聽了艾小咪的敘述之後憤慨異常。

「所以,你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不願意繼續就讀豐城大學的?」

養母慧眼如聚,一下就看出了問題的本質。

「是,我覺得自己好像被騙了,我覺得豐城大學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個樣子。爸爸媽媽,我後悔考進了這所大學,我再也不想去那裡讀書了。」

做爹心虛 這才是艾小咪離開黃金城的真正原因,和對豐城爵的喜惡沒有半點關係。

「小咪,你這個傻孩子……」

養父和養母都知道艾小咪當初為了考進豐城大學付出了特別多的努力,那時的她只有一個目標,而且目標堅定不帶絲毫的猶豫。

對於艾小咪來說,能夠進入豐城大學就是她人生最最美好的理想。

然而事實卻是殘酷的,因為這個世界上有一樣最最邪惡的東西名曰金錢。

是那些隻手遮天的有錢人徹底將艾小咪的夢打碎,也是這些可惡的有錢人將她所有對人生的理解全數改觀。

在艾小咪的眼裡,努力就可以實現成功和理想。

而在那些有錢人的眼中,金錢才可以實現成功和理想。

「爸爸媽媽,為什麼那些人什麼都不用做,一點也不努力就可以和我一樣考進豐城大學?」

「我們學校里的學生都不喜歡學習,他們每天都在討論一些和學習無關的事情,」

「我真的好後悔,早知如此就不應該投考豐城大學的。」

艾小咪真的很氣,她知道養父養母把她培養成才是多麼的不易,所以她早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在不久的將來從名校畢業賺很多很多的錢來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這名校艾小咪算是進了,但她實在難以忍受豐城大學中的不良習風,那會讓她感覺透不過氣來。

事實證明,艾小咪根本就不適合在那種地方學習和生活,她和黃金城的同學總是說不到一起,也坐不到一起。

好不容易出現一個夏沫本以為是老天賜給艾小咪的禮物,沒想到就連唯一的朋友也是在豐城爵刻意安排之下獲得的。

究竟還有什麼東西是金錢不能買到的?

有了錢,你就可以擁有一切。

沒有錢,就算你天賦異稟、驚為天人也是寸步難行。

在黃金城那個遍地都是被黃金鋪滿的城市裡,艾小咪發現自己就算付出再多的努力也換不回同等的回報。

所以艾小咪真的後悔了,她不屬於那裡,因為她不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子。

「傻孩子,你又何必去在意別人的人生和規劃呢?」

「每個人的人生之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起點也都不同。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你所付出的努力就是毫無意義的。」

「小咪,你一定要相信自己最初的選擇。」

因為人生沒有回頭路可走,所以勇往直前才是對自己付出努力的最好回報。 艾小咪已經離開了整整兩夜,豐城爵在這期間幾乎都沒有怎麼休息,他白天去公司從早到晚地開會,晚上回來了就倒頭躺在床上盯著自己的手機發獃。

從豐城大學教務處那裡得到的最新消息,艾小咪的學籍還是原封不動地留在那裡。

料想這幾日艾小咪在家也一定不太好過,他的養父和養母希望把她的學籍轉回鹿城大學,可是現在卻被豐城爵硬生生地制止了。

要不要打個電話過去問問艾小咪那邊的情況呢?

豐城爵很少擺弄手機,因為從小到大都有隨身的助理或傭人幫他接打電話,儲存信息,和外界交流。

男人突然間意識到手機是個可以互通聯繫的好東西,艾小咪可以打電話過來,那他自然也可以打電話給艾小咪了。

豐城爵拿起電話思考了半天,也猶豫了半天,最後他還是放棄了。

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要在電話里說些什麼,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主動的人,雖然有的時候行事是衝動了點,但發生那種情況也是針對某些特定的人而已。

比如說艾小咪就是其中的一個,豐城冽自然也逃不過其中之二的位置。

「少爺,霍小姐來了。」

門外傳來管家芳姨的聲音,將豐城爵的思緒拉回現實。

霍思伊,她怎麼來了?

豐城爵抬眼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已經十一點了,換作平時艾小咪早就已經被他抱在懷裡呼呼大睡了。

暈,他怎麼又想起艾小咪了?

「少爺,霍小姐說有事找您。」

芳姨遲遲等不到豐城爵的回應,不免有些擔心。

她害怕豐城爵又會像前兩次那樣一離開艾小咪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還成天喝酒,胡亂吃藥,最後搞到把自己折騰進醫院才肯罷休的地步。

「你讓她上來吧!」

豐城爵幾夜沒睡,現下根本就是懶得動彈。

沒過多久,芳姨帶著霍思伊上了樓,順手將豐城爵的卧室點亮。

好刺眼!

豐城爵長時間處在漆黑一片的環境中,這會兒眼睛很難適應突如其來的光亮。

霍思伊今晚穿得尤為靚麗,香檳色的抹胸禮服長及腳裸,襯托出雪白的肌膚更為細膩透亮,湊近了可以聞到她身上充滿了誘惑的香氣以及淡淡的酒精氣息。

「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豐城爵轉臉,目光只是匆匆掃過霍思伊的精緻面容便又回到了近在咫尺的手機屏幕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