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敲了敲鐵門,對着轉過頭來的智狐擺了擺手。

“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

智狐轉過頭來,看着一臉笑意的雲天。

“是啊,不過真沒想到,我們還有很多的緣分!”

鐵門打開,雲天直接走了進去。

瘋子和李清揚則守在門外,隨時小心抵禦那些獄警。

“是嗎?從第一次見到你就發現你很不一樣,不過我不明白,你爲什麼來找我?”

智狐微微一笑,一連淡然的他就好似見到老朋友一樣。

“智狐,我也就不浪費時間了,有事咱就明說,我知道你的底細!”

時間有限,雲天可不想用什麼套路了,開門見山直接對着智狐說道。

“哦?知道我的底細又如何呢?”

智狐靠在那裏,微笑的看着雲天,一點都不吃驚的說道。

“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老實回答,我可以帶你離開,否則的話,我不介意現在就斃了你!”

雲天看着智狐那老謀深算的模樣,這種老狐狸可絕對不好對付。

“我可沒有說我要離開,這裏不是挺好的嗎,在外邊還要擔驚受怕,我並不打算走!”

沒想到,智狐根本不興奮,反倒一下躺在了牀上,面帶微笑的說道。

“你別想和我玩激將法,我不管你走不走,你必須要老實回答我的問題。”

看着智狐氣定神閒的模樣,雲天緊咬牙關。

時間不多了,他必須要找到關於暗刃的線索。

“這不是激將法,有什麼你就問吧,看在你救過我一命的份上,我算是報答你的。”

智狐微微一笑,伸了個懶腰的他站起身來。

“我知道你是天堂集團的核心人物,我來問你,安插在我國的暗刃,真實是身份是誰?”

雲天不奢望這個傢伙報恩,畢竟他殺那些傢伙也是爲了進來。

“你是中國特種部隊的兵吧?”

被雲天這麼一問,智狐立刻反應了過來,上下打量着雲天的他,自信滿滿的說道。

“這和你沒有關係,告訴我暗刃的誰?”

雲天擡起了槍口,直接對準了智狐,這傢伙果然是聰明人。

“首先我要糾正你,我並不是什麼核心人物,但我確實是天堂公司的高級財務。”

智狐斷過一杯水,喝了一口後接口繼續說道。

“所以你想說,你並不知道暗刃是誰了?”

雲天冰冷的看着智狐,這個人太過狡猾,他真的無法判斷對方是否說的是實話。

“沒錯,我確實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一個人肯定知道!”

智狐微笑着點了點頭,他承認自己不知道,但他卻知道誰知道暗刃。

“誰?”

雲天一愣,看着狡猾的智狐,這個傢伙的話,可信程度並不高。

“我女兒,她是我的助理,所以和暗刃有過經濟上的往來。”

智狐把茶杯放下後,靠在哪裏依舊是感覺很舒服。

“你的意思,你女兒見過暗刃了?”

雲天急忙追問道,沒想到這還有人見過暗刃的廬山真面目。

“沒錯,所以你找我根本沒用,或許他給你們造成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肯定和我無關。”

“畢竟他只是一個人,而天堂公司的投資項目可是非常龐大,我不可能記得每一筆錢怎麼用的。”

智狐依舊是那麼的悠閒自得,同時寫出了一個名字和電話號碼,交給了雲天。

“天堂公司很大,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找到我女兒,她會帶你去找暗刃的。”

智狐現在身在監獄,卻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因爲天堂集團再厲害,他們也沒有天河計算機和潘瑤這樣的超級黑客。

但是他唯一的牽掛,就是他的女兒,漂泊在外的她,急需保護。

“雲天,時間不多了!”

就在雲天還想問話的時候,李清揚急忙走了過來。

潘瑤說她已經開始快要支撐不住,讓他們趕緊離開。

“你女兒叫什麼名字?電話多少?”

雖然有太多的問題想問,不過雲天知道時間不多了。

“這是她照片,背後有電話和名字,去吧!”

智狐從懷中掏出一張照片,這張照片他從不離身,每次想女兒的時候他就掏出來看看。

這一次走通無路的被關進牢房,他清楚天堂集團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滅了他。

誰讓他的腦袋裏有太多太多見不得關的祕密了,所以他早就想開了。

“謝了!”

看着智狐的模樣,拿着還帶着體溫的照片,看着上面金髮碧眼的女子。

雲天又找到了新的線索,但現在也不是在追問的時候,雲天急忙轉身,跑出了牢房。

“女兒,你要保重!”

智狐看着消失的雲天和李清揚,長長的嘆了口氣。

不管怎麼說,他這輩子恐怕真的沒有機會再見到她了,希望她可以過的好一點。

警報器的聲音迴盪在監獄之中,那悠揚的軍歌此時也消失不見了。

“通訊系統失控、監控系統失控,快要堅持不住了!”

潘瑤還在努力的敲擊着鍵盤,但是對方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苦於沒有帶寬的潘瑤,汗水直流。

“我們回到b區了!”

就在這時,耳機裏傳來了雲天的聲音,這讓潘瑤的心頓時放下了許多。 沙漠監獄,將迎來歷史上最困難的一天。

暴動還在持續,因爲雲天和瘋子將獄警逼退,裏面的囚犯也衝了出來。

搶過獄警的槍械,雙方在外圍的廣場上展開了激烈的交火。

好在雲天他們並沒有準備衝外圍衝出去。

“救援小隊已經到達!”

牛博宇和唐曦,終於按照地圖跑到了預定地點。

安裝好炸藥的他們,就等待着潘瑤一聲令下了。

“接應小隊準備完畢,隨時可以出發!”

另一邊,紅龍也坐上了車子,發動着的貨車也可以隨時出動了。

“他們正在趕往集合地點!”

潘瑤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對着耳機裏說道。

現在她正在全面失控,對方的技術小隊,已經開始一點點的接管監獄了。

“雲天,你們要再快點來了!”

潘瑤通過耳機,對着雲天說道,她現在快要堅持不住了。

“明白,我們正在往廚房趕去,再有五分鐘就可以到達!”

另一邊,還在奔跑的雲天急忙對着潘瑤說道。

他們的匯合地點是廚房的位置,雖然他也不知道什麼可以從廚房逃脫。

“其實我覺得,直接衝出去也挺好的!”

瘋子一邊帶路,一邊笑着說道,而此時身後的槍聲越發的密集。

隨着技術小隊的從新掌控,獄警們也開始完全壓制了那些囚犯。

煙霧彈、閃光彈不斷爆炸下,獄警已經衝入了b區,並且重新佔領了。

“等等!”

就在三個人還在快步向前的時候,雲天突然停住了腳步。

李清揚和瘋子立刻也停住了腳步,轉過頭來看着雲天。

“潘瑤,六區的牢房還能不能打開?”

雲天看着那乾淨的通道,很明顯六區的牢房一直都沒有被打開過。

那麼也就是說,所有的囚犯連同六區的獄警,一直都被困在裏面。

“六區沒有打開過!”

雲天擡起頭,對着監控器說道,他相信潘瑤可以看到他。

“一直都沒有打開過!”

潘瑤也不明白,爲什麼雲天會突然停在這裏。

不過六區從始至終,都沒有打開過,那些囚犯和獄警,都老老實實的呆在裏面。

“很好,打開他!”

聽到這個消息,雲天一臉的興奮,轉身向着六區走去。

“雲天,你要做什麼?時間不夠了!”

看着雲天頭也不回的向着六區跑去,史炎急忙說道。

現在所有單位都已經準備就需,身後的獄警還在一點點的向着這邊包圍過來。

一旦潘瑤失去使用控制的話,雲天他們的越獄計劃可就徹底失敗了。

要想找到這樣的機會,還不知道要多少年之後呢。

“放心吧,很快的,我答應一個傢伙要擰斷他的腦袋,不能失信!”

雲天很快就消失在了通道里,至於李清揚和瘋子,則依舊留在那裏。

漫漫仙途:上神,寵我吧! “沒有問題,雲天沒出來之前,我保證獄警是不可能到達的!”

瘋子拉動槍栓,將槍口對準了通道的位置。

李清揚自然也是一樣,因爲他太理解雲天這種有仇必報的性格了。

三步兩步,雲天就來到了六區的鐵門外,而此時六區內,還在喧譁着。

“潘瑤,看你的了!”

站在鐵門外,這是由電腦芯片構成的,雲天根本沒有什麼辦法。

唯有潘瑤能夠控制這裏的門鎖了。

“吱吱吱……”

耳機裏,傳來了一陣噪音,看樣子屏蔽系統已經恢復工作。

這樣一來,他們和外界的聯絡方式徹底中斷,雲天看着那鐵門,相信潘瑤現在也很棘手吧。

“吧嗒……”

就在雲天快要準備放棄離開的時候,突然間門鎖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

緊跟着,厚重的鐵門緩緩打開,這讓雲天立刻興奮的拉開門,衝了進去。

“報告,我被對方強制驅離了!”

隨着最後一個程序的鍵入,潘瑤最終還是被防火牆推了出來。

氣憤的她狠狠的把棒棒糖丟在地上,那該死的帶寬太小,難以讓她發揮更大的實力。

“現在也只能祈禱他們自求多福了!”

史炎站在電腦屏幕前,長長的嘆了口氣道。

潘瑤做的已經非常不錯了,否則那裏又怎麼會被稱之爲最嚴的監獄呢。

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經中斷了,只能祈禱雲天自求多福了。

而此時的雲天,則一臉冷笑的一步步向着臺階上走去。

囚犯們聽到外邊的聲音,都在不斷的喧鬧着,而格斯則帶着手下,守在這門口。

手持電棍的他們,也是嚴陣以待,雖然感覺到害怕,但是他們和這羣囚犯一樣,根本無法離開這裏。

“喂,格斯,很久不見,我都想死你了!”

就在他們還在不斷的揮舞着電棍的時候,樓梯下傳來了一個聲音。

格斯急忙轉身,看着一步步走上臺階的雲天,這頓時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說錯了,是想你死,你沒忘記吧,我說過會親手擰斷你的脖子的!”

雲天晃了晃胳膊,一臉冷笑的看着格斯,這傢伙早就應該死了,活到現在可以說是自己的仁慈。

之前是爲了不要再生事端,現在卻不一樣了。

而看着一步步走來的雲天,格斯後背發涼,他當然見識過雲天的本事了。

“攔住他!快攔住他!”

格斯急忙後退,同時招呼着身邊的手下向着雲天撲了過去。

雲天卻依舊眯着眼睛,一伸手,直接扣住一個傢伙的手腕,同時一擡腳,直接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那想要立頭功的小子,立刻被雲天踹飛出去,撞在邊緣的欄杆上,整個人順着二樓摔了下去。

“想死的過來報名!”

雲天的眼睛散發着邪氣,一臉冷笑的對着周圍幾個獄警招了招手。

那幾個人,頓時沒了勇氣,向後退去的他們,說什麼都不敢招惹雲天。

“你們倒是動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