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夫人在實驗人性,而小坑實驗的是愛情。

「我知道,你不能理解一個人在內心極度缺乏安全感是什麼樣子,但是我理解你。可能我的思維跟一般的人不一樣吧,我需要這樣做。」

不管林雪初給小坑的反應是什麼,小坑都會很有耐心的解答林雪初的問題。

林雪初知道小坑有小坑的認知,在一個系統成熟以後,會有它自己相應的思想。

只是小坑正好擁有了一個自己不能理解的思想而已。

但是傷害了的那個人。

「我去看過他。」小坑道。

林雪初:「他還是那個樣子?」

「不久后我就會跟戰雨遇見了。」

「什麼……意思?」

「病來如山倒。他的病是因為他內心最深處的感情。如果不及時治療。」小坑頓了一下,「可能會直接死亡。」

「這麼嚴重……?」林雪初開口。

「戰雨會回來的,回來后他會知道自己對我的情感。」

那得多深刻。

「你不怕他怨你嗎?」林雪初問。

小坑:「只有愛才會滋生出來恨,我跟他,我們之間,已經說不清楚了。」

沉默了。

林雪初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沉默的怪圈,不管跟誰都是這樣。

因為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在蔣夫人說她要實驗人性的時候,林雪初沉默。

交流斷層,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觀念的突然轉變,以及承接蔣夫人下一句話的觀點。

跟慕錦航一起沉默,是因為慕錦航的冷漠讓林雪初自動往後退了一步,就算是自己去找話題,慕錦航的冷漠反應也讓林雪初不知道應該怎麼跟他說那件事。

想起慕錦航,林雪初

就想起了昨晚跟慕錦航一起的那個擁抱。

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好像用盡了一生的力氣去擁抱一個可能永遠都不會再觸碰到的人。

慕錦航為什麼會突然做出那個舉動?

是內心在堅持什麼,通過自己來抒發他得不到的情緒。

還是在那一刻,就是想要跟自己這樣。

傲嬌老公,別纏我! 林雪初期待的是第二個原因。

小坑:「你最近是不是陷入了一個迷茫期?」

林雪初:「我不知道。」

後面,林雪初跟小坑沒有再討論過小坑感情的事。

林雪初只是覺得在自己的認知里,小坑那麼做就是錯的。

但是自己不能輕易去批判小坑的感情觀。

所以不提是最好的。

「你想不想看看以前的那些人?」小坑問。

林雪初:「什麼?」

「以前的那些人。」

空間之錦繡鋒芒 林雪初想的第一個人就是季玉澤。

「那次我突然消失以後,季總是什麼反應?」林雪初問。

很久不跟誰提起季玉澤了,林雪初說這話的時候有點不適應。

「總的來說,季玉澤只是一個真正主角在某個位面停留時的暫時容身之地,等你的任務完成了,主角的碎片被你帶走,那麼季玉澤這個人也會按照原本的生活進行。」

林雪初聽見這話以後心裡緊了緊,「他是不是已經忘了我?」

突然眼前出現一道門。

「我現在擁有自己的門了,我可以帶你去時光的罅隙看看他們,畢竟,你在那個位面上不僅僅認識了季總。」小坑說。

林雪初慢慢推開了門。

一進去,自己的眼睛就被人蒙上了,「現在的光有點刺眼,等等我會放開你。」

是一個少年的聲音,很好聽。

林雪初:「小坑?」

「嗯。」

少年小坑跟之前自己第一次進入時空的罅隙不同,性格也變了很多。

「這才是真正的你嗎?」林雪初問。

小坑:「等你看見我,就會看見一個真實的我。」

在蒙在眼睛上的手被拿開以後,眼前的光讓林雪初稍微後退了一點。

「這是……」

「你之前來過的,忘了嗎?」

林雪初順著聲音看了過去,小坑已經變了一身裝扮站在自己對面。

「你……」這是林雪初第二次見到小坑了,但是上一次見到這張臉的時候,他對自己的態度絕對不是現在這樣的。

小坑只是淡淡看了林雪初一樣,然後便轉過了身子,「走吧。」

林雪初一直盯著小坑的背影,她沒有辦法集中思考之前跟小坑說的話,只是想起了之前小坑從樓上跳下去的時候,旁邊那個人絕望的表情。

那個時候,的小坑是漂浮在半空中的,當他看到那個人臉上神情的時候,竟然

還會對自己說出那樣的話。

而且語氣就像現在一樣,很平穩。

「通過什麼途徑去看他們?」林雪初問。

小坑:「你會以上帝視角去看見他們。」

「那我走了以後,他們兩個之間有什麼樣的進展?」林雪初問。

其實還是有一點退縮的,因為看到以前的那些人,林雪初就會想到以前跟他們一起經歷過的那些事。

獨愛毒辣小妻子 看了以後徒增傷感,林雪初很想跟他們繼續交流下去的,如果現在單是這樣看著而不能靠近,他們就會覺得自己跟他們之間隔了一道永遠都無法跨過去的牆。

「這道牆永遠都跨不過去了。」小坑說,「那只是之前的記憶,你要往前走的。」

「我現在以上地視角看著他們,我可以跟他們說話嗎?」林雪初問。

小坑搖了搖頭,「畢竟你原本是不屬於那個位面的,所以關於你的記憶,也已經在大家的腦海中抹平了。」

「就是我從來都沒有存在過嗎?」林雪初問。

「只要有人記得你存在過,那你就是存在過。」小坑又推開了一扇門,「從這裡進去,你就會了解到他們現在在做什麼,你準備好了嗎?」

林雪初:「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看到他們,但是他們看不到我?」

這不就是鬼魂嗎?

「可以這麼理解,我們屬於靈魂穿梭。」小坑提醒。

林雪初跟在小坑身後,從門裡走了進去。

熟悉的環境,熟悉的拍攝場地,還有……

杜修筠突然跑了過來,直接沖著身體跑了過去。

林雪初以為自己會被撞倒,穩住心神以後,小坑看了林雪初一眼。

「我沒事。」

只是沒有適應。

「跟著他們走吧。」

「他要去哪兒?」林雪初問。

小坑:「可能你們之前在一起,但是這些事情,是他獨自經歷過的,你並沒有看到。」

林雪初看著杜修筠的背影,「所以我現在看到的片段可能發生在有我之前,也可能發生在有我之後嗎?」

小坑點了點頭。

之後林雪初便跟著杜修筠去了一個地方。

這是陳既言那時候過生日的場景。

杜修筠手裡拿著一樣東西,林雪初離得太遠,看不清楚。

「過去吧。」小坑說。

林雪初頓了頓,「我老有一種窺探別人隱私的感覺。」

(本章完) 「你都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了,不管有什麼感覺,沒人知道你的。」小坑道。

最終由於林雪初實在想知道,在陳既言生日的時候,杜修筠給他送了什麼,並且兩個人之間有什麼交流。

之前網路上猜測的那些到底是不是正確的,所以八卦心理推動著林雪初最終站在了杜修筠跟陳既言面前。

「他的手裡……」林雪初低頭一看,陳既言已經從杜修筠手裡把那樣東西拿了過去。

一個摩托車頭盔。

林雪初:「……」

陳既言舉起了頭盔:「我很喜歡。」

「其實我不知道送你什麼,所以我就問了好多人……就算是這個,我還覺得你…會不會不太喜歡。」杜修筠說著,撓了撓頭,「但是……」

陳既言直接把頭盔戴了上去,「我很喜歡。」

重生之魅眼妖嬈 「啊?」杜修筠有點承受不住陳既言的目光了。

好像有一團火。

「我說,我很喜歡,謝謝你。」

林雪初看見杜修筠鬆了口氣。

「喜歡就好。」

陳既言把頭盔摘了下來,緊緊地抱在懷裡,指了指天空「我們一起看星星吧。」

杜修筠點了點頭。

林雪初覺得自己很感動,甚至想痛哭流涕。

首先自己有多久沒有見到他們了,思念之情足以把她打倒。

再次,就這個場景,這個月下一起看星星的場景。

這根本就是里才會有的情節!

林雪初不經搖頭拍手,「原來在看不見的角落裡,他們確實比我們想象的都要甜。」

小坑:「不要太激動。」

林雪初給了小坑一個眼神:你不懂我。

不懂我們這群嗑嗨了的cp粉。

林雪初甚至想掏出手機把這個畫面給記錄下來。

但是有人先一步拍下了他們的背影。

之後林雪初便感覺,自己眼前閃過一道白光。

一轉眼就到了第二天。

小坑遞給林雪初一部手機。

一部不知道未來位面的進展,在空間的罅隙中保存的手機。

林雪初接過。

昨天杜修筠陳既言一起看星星的背影被人拍了下來,上傳到了微博。

這件事是林雪初經歷過的,此時她便回歸了自己的網民身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