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很快就來到自己的住處。

而此時,江小川也發現了身後的小尾巴江衛英。

不過他沒有管她,不來惹自己就行了。

走了一會,

「小川,是讓我幫你做飯還是洗衣服啊?」路上楊月梅笑着問道。

「哦…不是,叫你來吃飯的…」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門口,江小川打開了門。

楊月梅停頓了一下,隨後跟着進了屋子。

江小川江門閂了起來。轉身對着她說道,「娘,坐下吃飯吧。」隨後對着她使了個眼色。

楊月梅看着他示意的方向,只見窗戶下一個身影正在偷偷摸摸的靠近。

楊月梅皺了一下眉頭,想說什麼。但是看到江小川的示意,她沒有說話。

坐在桌子上,楊月梅便不再管窗外的人影,打量了一下屋子便問道,「小川,你弟弟呢?」

「哦…我今天送他去上學了。」

楊月梅聽到他的話立馬開心的說道,「呀,真的啊。」

想到江小川手裏現在有錢了,送江小河去上學也在情理中。隨後喃喃的問道,「上學好,上學好啊!那你怎麼不去?」

江小河笑着說道,「我有我的打算,娘你別問了,趕快吃吧,肉涼了就不好吃了。我已經給小河留了,不用擔心他。」

說話間還用眼神揶揄了一下窗戶外面。

楊月梅看到兒子調皮的動作,笑着說道,「行,那我吃了。」

隨後她便大口的吃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她吃的很快。

或許之前吃的太少了,細嚼慢咽能讓食物充分的吸收。

很快一碗飯和一碗菜都被吃完了。

楊月梅看着空空的兩個碗,有點不好意思的笑着說到,「我都吃完了,我去把碗洗了。」

說着便準備起身。

江小川拉住了她,說道,「娘,是這樣的,以後每天晚上你能不能過來幫我們洗一下衣服。」

江小川讓楊月梅過來的目的,其實就是讓她過來吃飯,當然了,江小川確實不想洗衣服。

楊月梅想都不想的說道,「行…那我每次吃了飯,家裏收拾好我就過來。」

江小川又愣了一下,想說一句,不用問一下江大海的意見嗎?最後他還是沒有問出口,笑着說道「那行。」

「行,那我先把碗刷了,一會回去做飯。」說完便端著碗出去了。而此時,門外的江衛英聽到動靜,快速的跑了回去。

這次他沒有再阻止。

洗好碗,楊月梅便回去了。 軒轅阡陌衣袖紛飛

相較於周圍瞬間的風雲變幻

整個人卻又顯得淡定無比

「簌簌簌……」

一陣隱約的掠動聲音響起

軒轅阡陌身子微頓

環顧四周

秋葉搖晃

正常卻又不太尋常

畢竟,之前這裡可是安靜到了無聲的境地

他眸子緩緩眨著

「嘩啦啦……」

聲音由遠及近

幾道黑影無聲落在了他的周圍

「咻——」

一道怪異的哨聲響起

幾個黑影同時有了動作

齊齊朝著中央的軒轅阡陌靠近

充斥著殺意的動作帶起了一陣罡風

本是靜落於身後的漆發在此刻在空中盪起

軒轅阡陌負在身後的手掌終於緩緩落了下來

第一場交鋒轉瞬即逝

他動作快的沒人看清

下一瞬

「撲通……」

身體與地上厚厚的樹葉相撞的聲音響起

「哈哈哈……」

隱約的笑聲再次響起

是先前同軒轅阡陌說話那人

「護使手段不錯嘛,也不愧傳聞中對你的評價這麼高了…」

「不過,給你準備的禮物可不止這麼點,這才僅僅是一個開胃菜而已……」

「護使可接好了,不要讓我對你失望才是……」

軒轅阡陌眼中平淡無波

手掌輕輕一抬

原本倒地失去聲息的幾人瞬間被寒冰覆蓋

「咔嚓……」

一陣風吹過

那冰無聲碎裂

其中的屍體自然也化為了涅粉

暗中那人見此

嘴角的笑有了些許的收斂

陰陽怪氣的聲音隨即響起

「護使大可不必如此防備,他們都已經死了,還不留給人家一個全屍?」

話音剛落

又有無數道黑影落下

黑壓壓一片動作整齊劃一的朝著中央的軒轅阡陌掠動而去

虧得此處無人

若有的話

只怕嚇得面色慘白都是輕的

因為……

此處聚集起來的魔修已經到達了數不清的程度

中央被包圍的人又同魔修有著怎樣的瓜葛?

才會讓魔修這種萬惡的存在如此重視

群起而攻之……

縱使進攻的魔修不間斷

但軒轅阡陌手中動作卻依舊遊刃有餘

他的聲音也緩緩響起

「既然選擇了墮落,就不配擁有全屍,更何況,死在了我手中,結局自然由我來決定……」

說罷他手中不斷釋放靈力

不斷有魔修倒下,結冰,碎裂,湮滅……

那說話之人眸色漸深

其中閃爍著的光芒令人看不清

看了眼側邊不遠處被捆綁著的女子

嘴角上揚了冷笑

他緩緩抬起了雙臂

「啪,啪」

手掌互擊兩聲

周圍氣息再度變化

又有黑影自暗中出現

朝軒轅阡陌而去

只是實力看起來要比已經包圍了軒轅阡陌的黑衣人又要上升了不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