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師兄回答的理直氣壯:「石林當然會贏了!不買石林,難道買那個不知道從來蹦出來的小少爺不成?」

思齊一呆,肺都要氣炸了!在我們面前,就敢這麼光明正大的去買石林贏?你還真是不將我們放在眼裡啊!

他一怒,身上內力陡然運轉起來,便欲發力教訓一下這個師兄。

太平卻看得分明,立刻出聲道:「思齊,買誰贏是別人的自由。」

思齊這才狠狠得瞪了他一眼,鬆開了手。

那師兄神經有些大條,到現在沒還沒想明白眼前這兩位是誰呢,見眼前這個初級班的小屁孩要對他動武,不由「喲呵」一聲,雙手擺出鶴形,內力從手尖一吐一吐的,嘲笑道:「小子,憑你也想和我動手?今天,師兄就教教你長幼尊卑!」

思齊心道,你迎戰那是最好不過了!

正待上前交手,太平卻忽然一步踏出,攔在兩人中間。他對著那個師兄拱了拱手,溫和的笑道:「師兄,我弟弟年少不懂事,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你還是下注比較要緊!」

師兄一聽也有道理,散掉手上的內力,轉而問在一旁旁觀的周子明:「我說,幫我下一百兩的注,聽見了嗎?」

周子明苦笑起來,只好無奈的道:「這位師兄,到那邊排隊下注。」

那師兄罵罵咧咧了幾句,對太平道:「小子,我看你還挺順眼,你叫啥?以後我罩著你!」

思齊緊繃的小臉一下子沒繃住,嗤笑出聲來。心道,自己和這個渾人計較,真是掉價的很!

太平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笑道:「我叫軒轅太平,一會兒我要是輸給了石林的話,以後可要靠師兄討生活了!」

那師兄愣了一愣:「這名字好耳熟啊!」

半響之後忽然福至心靈,恍然醒悟,想起了軒轅太平是誰。

他抬起頭,才發現這三個人都詭異的看著自己,想起自己剛才的孟浪,心中不由大悔,臉上通紅的像被人煮熟了一樣。

啊的一聲怪叫,也沒臉待在這裡了,扭頭跑掉了。


思齊哈哈的放聲大笑起來。太平也莞爾而笑,周子明無奈的搖了搖頭。

剛才的話已經讓周圍不少人聽見了,許多從沒見過太平的人此時也不著急排隊了,扭過頭來,好奇的看著這個隨著一場賭戰徹底走上風口浪尖的少年。

「太平,思齊,走!我們別再這裡了,找個地方再說!」周子明一看四周的情況,便提議道。

於是三人便擠出人群,向一側偏僻的場所走去。

路上,思齊興奮的問道:「我說周子明,你行啊,不到一天時間,居然聚攏了這麼大的人氣!你是怎麼做到的,快說說!」

周子明卻完全沒有他這麼開心,他心事重重的嘆息一聲,問道:「太平,你察覺了嗎?」

太平嗯了一聲,眼睛眺望著那群狂熱的下注的人,伸手放在腰間的長劍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思齊收斂笑容,問道:「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周子明嘆息一聲,苦笑解釋道:「你以為是我聚攏了這麼多人?我哪有這種能力?!」

「不是你!」思齊被金錢沖昏的頭腦清醒了一點,思索道,「不是咱們的人,難道是對方的人不成?」

「十有八九啊。」太平輕嘆一聲,按劍的手不由加了幾分力度。想想對方居然能夠在一天之內,做到如此程度,可見他們在學院內部的影響力有多大,想一想都要讓人不寒而慄啊!

「有人四處散布關於賭戰的消息,刻意將這件事情炒作成最火爆的題材!一方面,話題火爆,開賭盤才能賺錢,而另一方面,卻也將太平推上了風口浪尖之上。」周子明苦澀的分析道。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龍大陸傳》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龍大陸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還有一句話他沒有說。

這完全就是捧殺!

在賭戰之前,知道的人越多,人們越是瘋狂下注,賭戰結束之後,輸掉的那個人摔得就越慘,越難翻身!

這是要將太平和石林往死路上逼啊!

想一想期間的萬分兇險,想一想這個幕後推手的用心之歹毒,周子明不僅打了個寒戰。

周子明都能看穿的事情,太平自然看得更加明白。

太平左手按住腰間長劍,也是嘆了口氣。一直以來,他只想憑藉自己的意志比賽,努力的將賭局事宜隔離開來。卻沒有想到,到最後,還是成了賭局的犧牲品,成了一些所謂大人物的棋子!

這種感覺,真是憋氣!

思齊想了想,也明白了過來,咬牙切齒的說道:「咱們學院的門生裡面,有這樣大的能量的,只有石森他哥哥了!」

他又焦急的問道:「太平哥哥,那我們怎麼辦?」

「無妨。」太平笑了笑,「難道我就一定會輸嗎?我若是輸了,自然會成為別人的踏腳石,但是萬一我要是贏了,那背後黑手豈不是要氣吐血?」

是啊,如果太平贏了,那石森他們的造勢豈不是全都為太平做了嫁衣裳?

但是,太平真的能贏嗎?

周子明有點不確定的問道:「太平,對上石森,你真的有把握嗎?」

思齊笑了笑,倒是對太平滿是信心:「你就放心吧,石森那小子,我沒受傷的時候都有把握,何況是我哥!」

太平搖搖頭:「還真的不能小看了石森!他的虎形法相非常厲害。若是我單憑龍圖騰還真的不是他對手。」

思齊眼前一亮:「哥,你還有底牌?」

「也不叫底牌,你們都知道,就是劍法唄。」太平輕描淡寫的說道。

「就這個啊?」思齊覺得不刺激,有點小失落,「我還以為你有什麼必殺的底牌呢,你的劍法已經讓人看見了,石森肯定會琢磨透的,到時候他肯定會攻擊你的破綻。」

太平哈哈大笑起來,自信的道:「若是石森能看出這套劍法的破綻,不,就算咱們學院有人能看穿了,我都心甘情願認輸!」

思齊哀嚎一聲:「完了,我本來對你有八成把握,現在只有六成了。」

太平拍拍思齊的肩膀,笑道:「六成也不低了。」

太平轉而問周子明:「大家對比賽有什麼想法?」

周子明嘆息一聲:「大家普遍不看好你。不過當時好在思齊一下子壓住了李一鳴,成功的立了威,有想法的那些人心有忌憚,暫時還不敢表現出來。」

思齊恨聲道:「這些人,要是讓我說,就全讓他們滾蛋得了!省得在眼前煩心!」

「也不能怪他們。」太平擺擺手,「趨利避害,人之常情嘛。現在這些都問題不大,只要我們能贏,一切都將迎刃而解。」

有句話,他沒有說,如果輸了,只怕一切都就沒有了。

三人一時沉默了下來。

太平笑著拍了拍周子明的肩膀,笑的依舊自信從容:「放心吧,船沉不了。就算沉了,破船載一兩個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周子明心中就是一安。他可以說已經把身家全都壓在了太平身上,太平若是從高處摔下,他必定也會受到連累。但是有了太平這一句話,他再無後顧之憂。

太平說罷,便徑直往抽籤的地方走去。思齊和周子明跟在他後面。

到了抽籤的地方,只見有一名座師坐在一旁,雙手捏著冥思印,正在冥思修行,另有一名門生坐在抽籤的盒子後面。

那門生正是太平昨日在石林那裡見到的門生之一。


太平嘆息一聲,深深的忌憚起石林他們在學院裡面無所不在的龐大勢力。

那個門生見了太平,對他大含深意的笑了笑,道:「石森已經抽過了,是下一場的東南擂台。」

太平點點頭,於是伸手進了抽籤的盒子之中,然後隨手抽了一個出來。

打開一看,不出意料,果然是下一場東南擂台的比賽。

那門生也看見了太平的簽,自得一笑:「得嘞,我的事兒做完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和石森了。」

太平道了一聲:「感謝師兄。」然後拿著簽便往東南擂台走去。

當他們走到東南擂台的時候,發現擂台之下角度最好的席位已經全都被一群上四門的師兄佔據下來了。石林和納蘭明芷已經在眾人的拱衛之下坐在了視角最好的位置。

過了片刻,另外有一群身穿學院長袍,肩戴葉子標誌的上四門師兄走了過來。他們所過之處,眾人全都主動的讓開了一條道路,緊張的什麼話也不敢說,待到他們走過去之後,才敢低聲的壓著心中的激動,討論上四門的師兄師姐的事情。

其中一人被上四門的眾人圍在中間,彷彿眾星拱月一般的存在。

正是孫虎躍。

已經坐好的石林瞧見了孫虎躍,便眉頭一揚,擺手道:「給他們讓出位置來。」

孫虎躍也不客氣,走過去,大刀闊馬的坐在了石林一旁。

納蘭明芷對孫虎躍點頭示意,孫虎躍便回了一禮。

而孫虎躍和石林之間,卻半點交流也沒有。他們雖然坐的很近,但是大家很明顯的能感覺的兩個人井水不犯河水的意味,他們身後的眾人也明顯的分成了兩個陣營,相互對立相互提防著。

熟悉石林和孫虎躍的人都知道,他們兩個人可以說是一生的對手了。

當年在下四門的時候,這兩人便為了爭奪下四門第一人的名位較量過數次,雙方各有輸贏。到了上四門之後,兩個人有分別投入了對立的兩大勢力之中,數年之內,都成為了各自勢力的領頭人。卻也因為各自身份地位提升,再也不能像當年一樣,酣暢淋漓的來一場對決了。

雖然不能實際交手,兩人卻也各自操縱自己的勢力,不知道暗中交鋒過多少次了。

這一次,是石林搶先入局,在學院比武的賭局之中佔據有理的形勢。然而,孫虎躍卻后發先至,眼光奇準的看準時機,選擇了在賭局之中有特殊地位的軒轅太平,一舉奠定和他抗衡的賭局基礎。

到了現在,兩人又是勢均力敵了。

接下來石森和軒轅太平的比武,才能讓這一場交鋒,分出勝負來。

這種不能把控結局的對決,才是最刺激的。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龍大陸傳》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龍大陸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四個擂台正中的高塔之上,貴賓席之中,葉明月緩緩的走了上來。

她剛剛比試完,神色依舊一片冷漠高傲,看不出是喜是悲。她額頭上微微冒著汗,可見剛才的戰鬥贏得也並不輕鬆。

老爺子一見到她,便呵呵笑了起來,對一旁的葉老笑道:「老葉,你家這孫女可真是了不得!剛才她最後那幾招連環施展出來,就是我們這些老傢伙也要費心思才能扛下來。」

葉老笑著擺擺手,謙遜道:「唉,沒有沒有!她剛才施展的天女劍法太浮躁了,離大成還差得遠了。」

話雖如此,神情之中卻掩蓋不住的歡喜驕傲。

葉明月對著老爺子笑了笑,脆聲道:「軒轅爺爺,我雖然自負實力不錯,但是經過這幾天的比試,也知道這學院之中藏龍卧虎,別人不說,太平的實力便遠非我可比。」

老爺子呵呵笑笑,撫著鬍鬚十分滿意。心道,原來以為這姑娘是只懂武道的武痴,卻沒想到能說出這樣一番通情達理的話來。

說及太平了,葉老來了興趣:「聽說下一場太平要對戰一個號稱下四門不敗的對手?明月你覺得他們誰能贏?」

葉明月頷首道:「不錯,下一場是太平對戰石森。我對石森頗有了解。」

見兩個老人露出專註傾聽的神情,於是繼續道:「我曾經和他交手過,也仔細看過他的幾場戰鬥。他的戰鬥,以剛猛著稱,大開大合。開啟了虎形法相之後,更是獅子搏兔一般。」

她侃侃而談的樣子讓老爺子不住點頭,覺得她頗有大家風範。

葉老花白的眉頭抖了抖,問道:「那照你看,他有什麼缺點嗎?」

周子明繼續道:「我想過,如果我對上他的話,那麼我就會針對兩點來對付他!第一,他剛猛有餘,後勁不足,只要我能扛過他最初的那幾波攻勢,那麼到後期肯定是我追著他打!第二,他的攻擊只重視正面攻擊,容易形成許多死角。只要我從特殊的斜度進攻,肯定可以破掉他的攻勢!」

如果太平聽到她的這一番談論,肯定會引為知己。太平也是發現了石森的這一弱點,才能在第一次的威壓交鋒之中取巧贏他。

葉明月分析石森分析的有理有據,讓老爺子刮目相看,於是他不僅好奇她對太平的看法,於是便問她:「如果你和太平對戰,你會怎麼做?」

葉明月下意識的看了葉老一眼,葉老老神在在沒有反應,老侯爺擺擺手,道:「你不要有所顧及,放心的說。」

葉明月想了想,這才道:「我和太平沒有交手過,只看過他幾場比試。可能說的不準。」

「你只管說就行。」老爺子大手一揮,「只是咱們閑聊罷了,對錯無所謂。」

葉明月道:「太平的龍圖騰異變之後,更加的厲害和神秘了,他的劍法我也從未見過,我也看不出其中的破綻。若是太平能穩定發揮,我恐怕沒有贏的機會。」

「哦?」老爺子意味深長的問道,「若是你要贏太平,該怎麼辦呢?」

葉明月又看了看葉老,這一次葉老點了點頭,她才道:「不過,太平的實力似乎不夠穩定。我想,如果我和他對戰,我就一定和他拼最強的攻擊,連拼三四記,他就一定會露出破綻來!」

老爺子想了想,確實有操作性,不由讚賞的對葉老道:「老葉啊,我看啊,如果明月是個男孩子,你就直接讓他當家主得了!」

葉老爺子也是哈哈大笑,心中卻又遺憾又失落。他家之中幾個兒子孫子都不成材,唯一一個頗有天賦的後代卻是一個女的。想到這些,他不僅深深的羨慕和嫉妒起老侯爺來,無論是現在全院矚目的太平,還是雖然沒有參賽但是實力一樣不容小覷的思齊,兩個之中有一個,都足以撐起一個家族,偏偏兩個如此優秀的後代都給了老軒轅。

葉明月的眼神也黯淡了下來。是啊,如果自己是男的,那麼或許自己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又會再度提升。


各方觀眾到位以後,周子明便去主持賭局的事宜,太平便讓思齊和他一起,兩人便先走掉了。

太平便獨身一人到了後台,石森已經等在那裡了。他身邊跟著數名同伴,正在大聲的說笑。

見太平到了,石森收斂笑容,瞥了他一眼,冷冷的哼了一聲。


太平懶得搭理他,坐到一旁閉上眼睛,雙手捏印,凝神靜思。

見太平愛搭不理,石森周邊的一個同伴看不過眼,便出聲挑釁道:「喲,這不是軒轅太平嗎?沒想到居然是個小毛孩子!聽說你最近風頭很盛啊!」

另一個人便接著道:「切!過了今天,我們就再也不會聽別人吹噓什麼圖騰龍士了!」

眾人便轟然而笑起來。

太平一動不動,彷彿沒有聽到。

那幫人自顧自的鬨笑一會兒,見太平沒有反應,領頭的那人不僅又尷尬又憤怒,於是雙手一搭,內力凝結起來,瞥了石森一眼,見他沒有反應,便放下心來,大膽的操縱內力,彈射而出一枚灰色光球。

太平眼皮也不睜,周身的氣場瞬間成型,凝實,變成一個球形保護屏障。

那灰色光球彈射到屏障上面,便立刻反彈了回去。

那人吃了一驚,於是立馬躲閃開來,那灰色光球便射向他身後的石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