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修士,下降了一點點,想要施展術法,攻擊一下天叢獸,吸引它的注意。

就是這一點點,卻要了命。

只見那天叢獸,腦袋猛地一仰,一道綠光,自口中射出。

疾!

准!

啪!

豪門驚婚:花心總裁的天價逃妻 綠光,命中了修士,將之團團包圍。

舌頭。

這道綠光,赫然是天叢獸的舌頭,粗略一看,少說也得十多丈。

綠光往後一縮。

伴隨著凄厲的慘叫聲,這修士,被天叢獸吞進了口中。 一大早,張北羽心情不錯。立冬和鹿溪早早就在宿舍樓下等他了。見面之後,他們倆都愣了一下。

立冬隨即反應過來,直接舉起張北羽的左手放在眼前東看看西瞧瞧,「喲呵!可以啊,挺帥嘛,比我的狠!!」

張北羽哼了一聲,抽回手,說道:「我是你老大,當然得比你狠!」

鹿溪深深的看了他兩眼,「這麼醜陋的疤,你…不在意么?」「咳咳!」立冬趕緊咳了兩聲,手伸到後面用力拉她衣服。

張北羽淡然一笑,抬手看了看,「說實話,剛看見的時候我甚至想把手剁了。可昨晚想明白了。」說著,舉起左手在兩人眼前晃了晃,「這道疤時時刻刻都在提醒我,如果不夠強大,這就是下場!」

聽他這麼說,鹿溪笑了出來,「有這樣的覺悟,才有資格說是我們的老大哦!」

吃過早飯,到了教室之後,萬里跑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精心包裝過的小盒子。「北哥,送你的!」

「啥啊這是?」「拆開看看就知道了。」萬里雙手被在後面,笑嘻嘻的說。

張北羽三下五除二拆開盒子,發現裡面竟然是一雙黑色的皮手套。他抬頭看了萬里一眼,呵呵一笑,毫不猶豫的把手套戴起來,舉起手晃了兩下。

「嘿嘿,太酷了!」萬里開心的叫。連坐在旁邊的鹿溪也說:「哎喲,不錯哦。還真的挺酷的。不過…現在好像是夏天,你確定要帶一雙皮手套么?」

張北羽頗為不滿的拍了下桌子,「你會不會嘮嗑?我樂意戴!三伏天我也戴著,睡覺我都戴,不行啊!」

鹿溪搖搖頭笑道:「行行行,你是老大,你說了算。」

張北羽也算是兌現了自己說的話。雖然不至於睡覺也戴,但只要在允許的場合,他永遠都戴著一雙黑手套,很久之後,這也成為了[四方]龍頭的一個鮮明標誌。

……

這一天,學校上上下下都在討論者朗誦大賽的事。

可能連房雲清都想不到,平和之下,馬上就要迎來一場腥風血雨!

晚飯的時候,鹿溪把大家都叫到一起,簡單交代了一下。「因為是學生會牽頭組織的活動,所以沒有老師參加,這是最方便的一點。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實行計劃,我也找了幾個學生會的人幫著在外面看門。」

「還有,房雲清也許是怕了,他帶了將近一百個青雲社的成員參加,另外一百人在外面待命。大概的情況就是這樣。」

張北羽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嚴肅的說:「可是我想知道,計劃到底是什麼?」

鹿溪瞄了他一眼,「你們只要聽我的命令就行了。我讓你們坐,你們就坐,我讓你們打,你們就打,我讓你們撤,你們就撤,我讓你們…」

「你讓我們閉嘴,我們就閉嘴。行了,不用說了,我怎麼以前沒發現,你這嘴像老太太似的,絮絮叨叨,絮絮叨叨,沒完沒了,沒完沒了!」

……

晚上7點,陸陸續續的學生們進入禮堂,其中就有張北羽、立冬、鹿溪和萬里、蘇九。為了行動更方便,張北羽沒有帶天縱,只帶了短刀天收。

一行人坐到了中間靠邊的位置。

很快,朗誦比賽開始,選手們一個一個站上舞台。

嗚嗚啊啊,嗯嗯哈哈,聽得張北羽這個煩啊,左搖右晃的,全身不舒服。

萬里輕輕搖著他的手臂,「北哥你怎麼了?」「沒什麼,就是感覺有點膈應人。」

他剛說完,主持人上台說:「有請下一位選手,房雲清!」緊接著就是一陣掌聲雷動,啪啪啪啪!張北羽也跟著啪啪啪。

房雲清帶著充滿自信的笑容,從容的從幕布後走了上來,直到他在話筒後面站了兩三分鐘,掌聲才停止。

「謝謝大家。」 名門老公壞壞愛 房雲清十分有禮貌的鞠了一躬,接著就開始了一段朗誦。

房雲清選的是著名的浪漫主義代表性詩人,顧城的《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顧城是個很有爭議的人,他的才華令世人傾嘆,他的「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成了舉世絕句。而他的唯美浪漫也使自己陷入了一段有些「扭曲」的生活當中,以至於最後變成了「屠夫,」將斧子揮向自己的妻子。

「也許,我是被媽媽寵壞的孩子。我任性,我希望,每一個時刻,都像彩色蠟筆那樣美麗…」

不可否認,房雲清絕對是個朗誦高手,情感充沛,嗓音嘹亮。時而低沉,時而強烈,陰陽頓挫拿捏的恰到好處。聽得張北羽都要睡著了…因為他實在不懂。

……

「喂!喂!」

張北羽迷迷糊糊感覺有人推自己,睜開眼睛一看是一臉怒氣的鹿溪,「你怎麼還睡著了,準備動手!」

聽到「準備動手」這四個字,張北羽一下精神了,差點跳起來。等大眼珠子,坐得筆直,「哪呢?哪呢?人呢!打呀!」

就在這時候,房雲清的朗誦結束,台下再次響起掌聲。雷鳴般的掌聲持續了整整五分鐘才結束。

然而,房雲清沒有離台,「我想耽誤大家幾分鐘時間。」

下面一片鴉雀無聲,也就代表著大家默認了。

房雲清輕鬆的舒了口氣,掛起笑容,拿著話筒說:「大家可能有所耳聞,因為二年七班一個叫張北羽的轉學生,搞得學校里烏煙瘴氣。甚至很多人說青雲社要完蛋了,我想說的,青雲社,不是我一個人的,也不是青雲社成員的,而是整個海高的!」

「青雲社,絕對不會倒下!我會代表大家清除這所學校里的毒瘤!」

下面的學生們還沒來得及鼓掌,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你他媽能代表誰啊?也就代表代表青雲社那幫狗腿子!」

安靜的禮堂被這句話驚響,人們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發現有幾個人站起來,緩緩走了出來。

說話的人正是立冬。

張北羽戴著一副黑手套,腰后斜掛天收,沉穩的走出來,面無表情的看著房雲清道:「依我看,這所學校里最大的毒瘤應該是你吧?」 嘖嘖。

喬拉丹看的是直搖頭。

不是這群修士太菜,委實是這天叢獸太厲害了。

四階巔峰,其境界,相當於修士的結丹境,直接實力碾壓這些才築基境的修士。

面對這樣的妖獸,想引怪,可不是那麼容易滴。

當初之所以能引的那麼輕鬆,那是占著速度的優勢,嗑了那麼多極品丹藥,還被五行靈氣強化過,肉身之強大,比那些魔修都要厲害。

跑的快了,安全係數自然大大提升。

不過。

光速度快還不行,妖獸又不是笨蛋,不會明知道追不上還傻不拉幾的去追,除非是有血海深仇。

所以,引怪不能光悶著頭跑,得跟妖獸保持若即若離的距離,既能讓妖獸覺得可以追上,又不能真的讓妖獸追上。

這尺度,可就不是那麼好把握的了。

好在,喬拉丹有另外兩大絕招,一個是聽力,被五行靈氣強化過的耳朵,聽力那叫一個變態,都不需要回頭,光是聽風辨音,就能知道妖獸攻擊的方向位置,躲閃起來輕鬆的很;若是實在躲不過去了,還有第二個絕招,那就是遁空閃,一個瞬移,直接閃開。

正因為有這些底牌,喬拉丹才能那麼容易的就引到妖獸。

這群人就不行了。

要速度沒速度,要聽力沒聽力,至於瞬移,更是想都別想了。

於是。

死人了。

於是。

懵逼了。

「擦,怎麼搞的,這還沒開始打呢,光是引個怪就死了兩個人了!」

「當初高手引怪的時候,很輕鬆的啊!」

「就是就是,打了十多天了,殺了那麼多妖獸,一個人都沒死,這倒好,高手一走,這尼瑪打的,根本就不是在打妖獸,這是在喂妖獸啊。」

「咋辦?打不了啊!」

「要不,咱去把高手找回來?」

「你傻啊,厲無涯可是在追殺高手呢,你覺得,咱要是跟高手在一起,厲無涯會放過咱們?」

「是啊,去跟厲無涯拚命,還不如殺這妖獸呢,至少勝算高一些。」

「算了,不用引怪了,一擁而上,就不信殺不死這妖獸!」

心裡苦的很。

直到此刻,眾人才知道,喬拉丹到底為這個團隊付出了多少。

有些東西,只有失去了,才會知道珍惜。

可是。

就算是後悔,眾人卻也沒有一個說要回去找喬拉丹的。

妖獸雖猛,可是,跟厲無涯那狠人比起來,簡直就是無害的小白兔。

打妖獸,頂多死幾個人,打厲無涯,那是會團滅的!

所以,還是打妖獸吧。

引怪不成,那就直接硬剛!

「沖!」

一窩蜂的,四百多名修士,朝著那天叢獸,撲了過去。

天上飛的。

地上跑的。

那叫一個熱鬧。

轟轟轟……

甫一接近,鋪天蓋地的術法飛劍,就朝著天叢獸轟了過去。

這下可就惹惱了天叢獸。

嗖嗖嗖……

那十多丈長的大舌頭,化作一道道閃電,一舔一個準兒,舔誰誰懷孕,唔,不對,是舔誰誰死。

那龐大的身軀,就像是一座移動的小山,撞上一下,那感覺,甭提多爽了。

轟轟轟……

嗖嗖嗖……

一群人,一隻獸,在這荒原之上,幹了起來。

還別說。

人多就是力量大,別看這天叢獸牛逼哄哄的,可是,獨木難支啊,被這鋪天蓋地的集火一通亂轟,沒多會兒。

嗷嗚……

死翹翹了。

只是。

喬拉丹粗略的一數,好傢夥,就這短短一會兒的工夫,死了得二十多名修士,還有不少受傷的。

照這個節奏下去,這群人再打上個三五隻妖獸,就全軍覆沒了。

「要不要上去幫幫他們?要是他們都死光光了,還怎麼打厲無涯?」

蟻哥有些著急了。

著急?

急也沒用!

喬拉丹一縮脖子,躲在小土包後面,掏出人魔令,等待著信號連接。

披上婚紗嫁給你 在之前的那段時間,厲無涯每隔一刻鐘,便會激活一次天魔令,發起一次召集。

其原因,喬拉丹很容易就猜到了。

一來,由於厲無涯一直在飛行,位置一直在變化,需要不斷的更新位置,讓那些趕路的小弟更改方向。

這第二點么,自然就是定位手中的這面人魔令了。

算下來,距離下一次天魔令激活,應該沒多長時間了。

窩在小土包後面,喬拉丹,等待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