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頃,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撲鼻而來。在周圍重重的封禁之力下,這廝也不怕這香氣會招來敵人,當即滿滿倒了一懷,吹了吹,淺淺品了一口。

嗯,還不錯,這口感么,雖比不上頂級的大紅袍、鐵觀音,或者雲南普洱,可也還……

正自閉目細細品著茶味,忽地,這廝頓覺不對。

呀,這茶……

方向前睜開眼仔細地打量起茶水來。看上去也並無不妥,可是,自己一口下肚,怎的這丹田處卻是說不出的舒服受用?

試著再飲下一口,這一次,丹田處的暢快感更是明顯無疑了。

喲,難道說,這茶還有滋補元氣、輔助修為之功效?

嘿嘿,這一次,這廝還當真就是一猜中的。

那是,此茶可說是青雲山鎮觀之寶。當年蒙殷探查到山下有著一股靈脈,當即馬上動手施予封禁加以禁錮,隨即,由此靈脈滋養多年的數十株老茶樹卻是也得以留存了下來。(未完待續。) 山中夜話(上)

這些茶樹,千百年來將根系深深扎入山中,一點一點承接著靈脈,其每年所產之茶葉,還的確就是修士們培元固本的滋補上品。

雖說有此茶樹在,每一年均要被其吸納掉一部分靈脈中的靈氣,不過嘛,若是為此就將這數十株茶樹一併剷除,蒙老爺子畢竟還下不去手。

好在,茶樹對青雲山靈脈的那種吸納,還遠遠不能影響到蒙老爺子日後的調用。再加之其後在此開立山門、收授門徒,有這些靈茶在,多少也可讓弟子們滋補一二,哎,也算是讓弟子們雨露均沾了吧。

正因如此,多年的積澱下來,青雲觀竟然儲備了數百塊茶磚。其後,當所有人搬離青雲峰時,之所以還將茶磚儲存在觀內不及時運走,自然還是考慮到青雲峰下十分有利靈茶的儲存,不到最後關頭,弟子們並不想挪動這些個靈茶的。

如此小心保管著靈茶,卻不想最後竟便宜了方某人,從此成了方童鞋的超級飲料了。

「玉真哪,有空,哥請你喝茶啊!」方向前無意間得了此等神品,不由得自言自語調侃起了玉真子幾句,心中對這廝的氣憤早便是煙消雲散了。

……

一個月後,方向前健步走在一片竹林間。

大約從四五天前起,他便是已步入到了竹海之中。既然有如此之多的竹子出現,那便是說,離那竹海城已是不遠了吧。

這廝心情大好,每日里品著香茗,想著雲車恢復有望,自己也逃離是非之地,這腳下也即虎虎生風,走得那叫一個倍兒爽。

這一天,整整走了一日,遠遠瞧見前方山崗上似有一處小小的宅院,方向前看了看天時,決定暫且去借宿一晚,畢竟,走了這麼久都沒見過人了,好歹找個人嘮嘮嗑也是好的呀。

只是等這廝走近,這才發現,原來這座小院竟然也是一座道觀,周圍以竹籬編成籬笆圍住,中間的建築其實只得一座正殿,連尋常的配殿、耳室也無。

「有人嗎?有人嗎?」方向前有日子沒跟人說過話了,這種找人傾訴的迫切,還當真是急不可奈。

只可惜里裡外外找了數圈,最後還是確定沒人。唯一的收穫,是在殿後找到了一處山泉。這股山泉被人精心雕了一架龍頭鑲上,一股清淋淋的泉水,便是沽沽地由那龍口中流淌而出,傾泄在下面的一隻二人環抱的石缸里,水滿溢出后再流入缸下的一池小小的荷塘之中。

方向前失望之餘,取了泉水,打坐數周后,敲下一塊茶餅,再一次咕咕嘟嘟煮了起來。

外面天色已晚,憑這廝靈眼境六重的修為,自然不必點燈,只等飲過了茶,方童鞋就準備在此好生歇息一夜,畢竟好多天沒見過正二八經的房子了,這幾日也僅僅只是靠打坐調息在恢復體力而已。

終於,看到茶水熱氣頂得壺蓋「撲撲」作響,方向前滿心歡喜地倒了一盅,端起來就準備細細品味。

「好香的茶,貧道能否叨擾一懷啊?」一個聲音這時卻是十分突兀地就在殿外響起。

方向前一驚,憑自己靈識的強大,竟然都沒有提前察覺此人的到來?下意識地,一縷靈識電射而走,只在那人身上一掃,便即收回。

噫,此人竟然只是洗靈期三重的修為,奇怪的是,他何時走近,何時入得觀來,自己怎的竟然不知?更加奇怪的是,此人修為明明高出自己,面對自己放出的靈識,卻是不閃不避,更沒有如同先前玉真道人那般地一把捏爆。

這麼說,此人並不想與自己為敵。

一轉念間,方向前已是細細將眼下的處境盤算了一遍,憑此人的修為,若是想與自己為敵,哼哼,只須放出罡竹傀儡,便是能輕易將其拿下!

如此,若能結個善緣,豈不也能有個人說說話。

「喲,原來是一位道爺,請請請。」方向前起身抱拳,指了一指茶具,頃刻間,茶盤上已是又多出了一隻空杯。

那道人口宣道號,「無量壽佛」,哈哈一笑,已是大踏步走了過來。

「道友如此雅量,貧道有禮則個。」那道人還了一禮,這才盤膝坐下。

方向前笑咪咪為其懷中滿上茶水,道人嘿嘿一笑,道:「一看道友就是性情中人。都說酒滿敬人、茶滿欺客,呵呵呵,道友倒是毫不講究啊。不過嘛,這卻是正合我意,哈哈哈,謝了謝了。」

道人端起茶杯,輕輕吹了吹,毫無防範之心,咕嘟一口一飲而盡,砸吧著嘴道:「好茶好茶,果然好茶。」說著便將空杯遞到了方向前眼前。

方向前哈哈一笑,道:「這位道爺,你還好意思說我不講究?你這巴巴地趕來討別人的茶喝,客氣話也不曾多說,張口就指責別人的不是,且也不怕茶水有毒,嘗也不嘗就一口下肚,你又講究到哪裡去了?」

那道人聞言一怔,隨即笑道:「不錯不錯,看來倒是貧道不講究在先了。哈哈哈,小兄弟,再來一盅可好?」

就茶具上那比拳頭大不了多少的茶壺,只怕一共也就只倒得出六、七盅香茶,這位道爺倒是也不客氣,這一杯才下肚,跟著就又開口討要,真真是豪放得緊哪。

方向前雖知此茶珍貴,卻是難得今日在這荒山野外能遇到這麼一位有趣的道人,找人嘮一把的願望眼看著就能達成,自然是不會拒絕,當下又為此人滿上。

這一次,那道人端起茶盅來,舉到口鼻處深深嗅了嗅,贊道:「如此好茶,真是喝一杯就少一懷啊,可惜可惜。嘿嘿嘿,不過嘛,小兄弟既然為我滿上了,道爺卻是卻之不恭的。」

當即一仰脖,咕嘟一口又已下肚。

這道人如此牛飲,卻是偏偏又將不得不飲的源頭找到方向前身上,當真是令一貫只佔便宜不吃虧的方童鞋也自愧不如。

當壺內最後一杯也被這道人砸吧著嘴大口飲下時,這道人的眼角卻是又掃上了方向前身前那盅從頭至尾動也還未動過一下的茶盅,似是自言自語道:「哎,道爺我趕了一天的路,當真是渴也要渴死了。」

方向前自然會意,笑道:「道爺若是還能喝,我這一盅也就歸了道爺吧。」

「當真?」那道人惺惺作態假意問道。

方向前輕輕將茶盅向前推了一推,道:「當真。」

那道人哈地一笑,並不客氣,端起來照例一飲而盡,復又嘆道:「如此靈氣四溢的好茶,可惜卻是只有第一泡才有些勁頭,可惜可惜,若是再有新茶重新續上,方可能喝出點兒調調。」(未完待續。) 山中夜話(下)

那道人嘆口氣,道:「哎,若是就只剩下壺中這些個殘茶么,嘿嘿嘿,實在不行,道爺我也只好將就了,是不是?」

方向前笑道:「道爺說的哪裡話來,區區幾杯薄茶,小可雖窮,卻也還能供應得上的。」

說著話,方向前倒出了茶壺內的殘茶,取出一餅堪堪才敲去了一小角的茶餅,道:「我這就重新為道爺續上新茶如何?」

那道人喜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方向前微微一笑,剛剛提起茶壺,尚未起身,那道人忽道:「等等,等等。」

「哦,還有何事?」方向前實在想不通到了此時,這位超級厚臉皮吃貨還有什麼話說。

那道人一指方向前手中的茶壺,問道:「你就用這玩意兒煮茶?」

方向前一愕,道:「怎麼了,有何不妥?剛才你不是也曾吃了?」

那道人笑道:「我的意思是,這麼大一塊茶餅,用這麼小一個茶壺,那要煮到什麼時候?」

我嘞個去哪!方向前險些暈倒,原來人家那是惦記著他那整整一塊的茶餅呢。

若是換了別人,方向前會認為對方這是在試圖覬覦自己的靈茶。可眼前這位,打從一進門,見了自己跟見了家人一樣,根本也不見外,現在能說出這種話來,貌似也在情理之中。

再說了,若是這人當真要持強覬覦自己,之前自己放出靈識時就是最好的借題發揮時機,至少,人家是佔了理嘛!可這道人卻是一不動氣、二不反擊,任由自己的靈識掃過。

反之,自己可以很負責任地向**保證,這道人那是從頭至尾根本就沒探查過自己的修為,敵情不明,又何來持強相欺呢?

方向前搖頭苦笑道:「道爺這話不假,可是,平日里我也很少飲茶,目前這手邊么,卻是只有這麼一隻茶壺的,這這這……」

那道人嘻地一笑,再度伸出手一指,道:「那裡不是有一隻大號的。」

方向前順著其手指處望去,卻見在自己身後的供壇下,竟然果真也擺放著一副茶具,那茶壺,足有海碗大小。

原來自己一直背對供壇而坐,竟然是從頭到尾將其給忽視掉了。

方向前爽朗一笑,彎腰取過茶壺。這壺卻是乾淨異常,心中不由一動,難道說此間主人不久前才用過此壺?這麼說,這裡的主人隨時均會返回,自己未經主人同意,堂而皇之地佔了人家的道觀,似乎很有些不妥說。

可是,自己進來已然一個多時辰了,卻是也未見主人一面,這周圍除了竹子還是竹子,天色已晚,那主人卻為何還不露面?

心中存疑,這廝腳下輕輕一邁,便是想往殿後取水。

「等等,你待哪裡去?」那道人依舊端坐不動問道。

「哎,這位道爺,煮茶煮茶,總得去取些水來才是嘛。難不成就這麼直接烘著吃?」方向前取笑道。

「嘿嘿嘿嘿,小兄弟,坐坐坐,不就是水嘛。嘿嘿,殿後那些山泉水,平日里煮一煮山中毛尖也還湊合,若是用來煮你這靈茶,哎,真真是暴殄天物了。」

「可是,不用殿後的山泉,我卻不知道哪裡還有……」一句話尚未說完,方向前忽地「呀」了一聲,「不對,你不過剛剛進來,怎的就知道殿後有山泉?」

「喲,」那道人故作驚愕道:「貧道不僅知道殿後有山泉,還知道這供壇下有茶壺,你怎麼不說?」

「呀,」方向前悟了,「原來你就是此間道觀的主人!」

那道人伸出手來,輕輕一扯方向前的衣襟,道:「小兄弟,坐下,坐下來嘛。」神態甚是親近。

方向前依言坐下,笑道:「晚輩冒昧私闖道長的寶觀,還望道長見諒才是。」

道人笑咪咪道:「見什麼諒?你不來,貧道能喝到如此上好的靈茶?真是!來來來,咱們先將茶葉煮上再說。」

竟然是三句話不離煮茶。

說著話,道人掌中已是多了一隻水囊,沽沽地就向茶壺裡倒下水去,看看水位堪堪過了一大半,這才止住,笑道:「還不放茶,小兄弟,我跟你說,你可別太小氣啊。」

方向前暗笑,就我還小氣?這麼珍貴的靈茶,都沒問你討過半分茶錢!當即敲下了巴掌大一塊茶餅放了進去。

看著爐火不溫不火,道長搓著手大咽口水。笑道:「小兄弟,你這靈茶得來不易,而我這靈泉,卻也同樣不差,待會兒,你一試便知。」

「哦,靈泉?你說的是剛才水囊中倒出的清水么?」方向前問道。

道人點點頭,道:「這靈泉,平日里我也是捨不得多飲的,一年中,哎,總共也不過才會用來煮上三、兩次茶,每一次,也只捨得一小碗而已,今日么,卻是破費了、破費了。」

方向前心道,這世上還有人自己說自己「破費」的?頗覺眼前這道人有趣得緊。

不一時,靈茶煮得,方向前搶先為道人滿上一杯,道人這一次竟然斯文得緊,又是聞又是嗅的,擺弄了好一陣,這才一點點緩緩飲下。

敢情,人家也不是真的不識茶中風雅之人。

方向前淺淺一口茶水下肚,頓覺力道果然比之先前單飲靈茶時又要濃烈了幾分,輕輕拍幾贊道:「好茶、好茶!好水、好水!」

那道人哈哈大笑,與方向前你一杯我一杯,竟是相對而飲了起來。

「小兄弟,你竟能找到此處,是有人指點的么?」那道人飲茶間,猛珂珂地突然這麼一問。

方向前大喇喇擺手道:「哪裡有什麼人指點了?當然更不是特意找來。哎,我不過是躲避仇家,一溜煙撞入了這片竹林,這不、還想順道上竹海城轉轉的。」

「哦,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那道人依舊笑咪咪的。

方向前卻是一怔,似乎這才回出點味兒來,「等等,等等,什麼叫有人指點?噫,你不會是認為小爺我是特意過來找你麻煩的吧?」

那道人趕緊連連擺手,輕輕在自己臉上抽了一記,笑道:「小兄弟,你別見怪,是貧道多心了,哎,我這老習慣,多少年了,硬是沒有完全改掉。」

這解釋,更是說得方向前雲遮霧繞,想了想,乾脆說道:「這位道爺,若是你當真這麼認為,小可也並不介意,這壺茶留著您慢慢喝,我這就離開便是。」

那道人連忙一把拉住,笑道:「怪我嘴賤,怪我嘴賤,坐下、坐下。小兄弟,其實,我早在一旁暗暗觀察你多時了,憑你的修為,若是要來針對我,好像也還差點兒,哈哈哈。」

。(未完待續。) 食色性也(1)

方向前故意冷冷道:「這倒也未必吧,若是我手中還有極厲害的法寶又或者是傀儡呢?」

那道人一愕,隨即大言不慚道:「這也無妨,奈何不了貧道的。」

方向前心說,你丫的倒是心寬啊,就你那洗靈期三重的水準,多了不消說,真要對付你,只須我放出罡竹傀儡即可

突地,那道人嘻地一笑,道:「再說了,你若是想針對貧道,既然找到了此地,就應該悄悄埋伏起來,躲在一旁觀察的才是。哪裡會如你先前那般,大模大樣地鳩佔鵲巢,竟然是在貧道的觀中煮起茶來了。」

「況且嘛,還是那種難道一見的好茶、靈茶。最最要緊的是,貧道故意想要再討一杯新茶喝時,你卻竟敢取出那麼大一坨靈茶來……」說著話,道人伸手比劃了一下,努力想要比劃出茶餅的模樣,卻是足足比之前的那餅茶大出了不知凡幾。

「嘿嘿嘿,若說是你對我圖謀不軌,犯得著賠上這許多靈茶么?」

方向前這才知道,敢情自己打從一開始,就落入了此人的算計之中,自己先前還道此人是童心未泯、不知世俗禮節的,想不到,人家才是早將自己看了個透徹。

當即,方向前拱拱手,嘆氣道:「佩服佩服,道爺,你我萍水相逢,且我又冒冒然撞了空門,本是我無禮在先,你此番考慮,倒也並無不妥。」

「只是,你既然之前對我生疑,如何還要拿出靈泉來與我煮茶共飲?這豈不是……太、太那什麼了,嘿嘿嘿,你懂的。」

原本,這廝想說太沒必要、太浪費、太不值當,太傻太蠢的。

方向前話未說盡,道人卻是會心一笑道:「小兄弟,我斷定你於貧道並無惡意,自然要坦誠相見的。你不惜靈茶,我又何惜一點靈泉了,是不是?」

「哈哈哈,」方向前大笑,道「來來來,咱們再滿上。」

「哎,今日這茶嘛,直到現在,才算是喝出了一點味兒來了!」方向前感慨道。

道人也即哈哈大笑,道:「不錯不錯,難得難得。來來來,我敬你一杯。」竟是以茶代酒,又與方向前對飲起來。

兩人這一番牛飲,足足坐到了天方微明。方向前起先拿出的那一餅靈茶自然是丁點兒不存,那道人的整整一囊靈泉,卻也是點滴皆無。

看著天色漸亮,方向前心中挂念雲車之事,當即起身告辭。

「小兄弟,你我一見如故,可惜為兄這幾日還有要事須得趕緊去辦。嗯,若是你到了竹海城,五日後有閑暇的話,當可前往竹海城外五十里的小葉峽,在那裡有著一場拍賣會,興許,咱倆還能見上一面。」道人依依不捨道。

方向前笑道:「道兄放心好了,屆時,小弟定然前往。嘿嘿嘿,別的興許不多,小弟這閑暇嘛,卻還是有著那麼一點點的。」

……

方向前辭別道人,徑直走出數里之遙,這才忽地想起,喲,這位道兄的道號為何,自己竟然都忘了請教了!哎,到時候,也只好是以臉識人了。

經過昨晚一夜長談,方向前終於搞清楚了竹海城的具體方位,當下辨明了方向,大踏步而去。

果然,不過走了四日,前方一座城池已是赫然在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