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提升的速度太快轉眼就到了結丹期,可在結丹期並沒有停下來的。。

睚眥此時全問了精神力都在和王若千爭奪當中,他沒想到王若千這次居然冒著元神破裂的危險,緊緊的緾繞著他,好象存心在破害自己的精神海要和他同歸於盡,這讓他不由得退縮了。

瞬間元神閃出了王若千的體外,只是元神的睚眥當然實力大打折扣,他以聞到一大批這實力超強的超神獸向這邊涌了過來,他不敢逗遛,立即像喪家之狗一樣消失在山洞之中。

而王若千在睚眥離開后,立即昏了過去,此時他的精神海以嚴重的受損。

在睚眥離開不久,囚諦聽,朱雀,張軍等人出現在了田青青的面前。田青青等人抱起地上的人兒,龍五此時也在空間里鑽了出來。他剛剛被封在春回大地真是快急死了,當下吐出一團火立即把這山洞燒得乾乾淨淨。

田青青把三人帶進了春回大地。她要救活她們,她不允許他們死,她要改變命運,她不他們都活著。

囚一直愧疚的看著田青青,若不是他去找去天茺大路的出口,也不會讓田青青一個人孤音范險。

他和田青青心靈相通,感應到她徹骨的疼痛他感覺就象瘋了似的尋找,碰巧遇到了諦聽回來,他們本與田青青心脈相聯,立即這個地方太隱蔽,也逃不過諦聽的鼻子。

只是幾個趕到時,還是晚了。他能感受到田青青的痛。

田青青看著祝融南和王若千的傷。

祝融南的傷雖很嚴重,田青青確還是有一半的把握。而王若千精神海以並點全部盡毀,若是不能恢復,那麼即使醒過來,也不過象個麻瓜一樣,再也不能修仙了。

而救祝融南就得去找祝凌天,沒有祝凌天的心口血,她是沒辦法救活祝融南的。

不管怎麼說,神尊的兒子和最忠愛的弟子因自己受傷,她都不得不交待一聲。不論這是不是她願意的,但是這結果都是她所造成的!如果不是因為她,幾人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對於祝凌天來說,她現在就是一個罪人。

是她的錯,既然是她的錯她就要承擔!不論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她都會勇敢的面對。

一路上,田青青的心情頗為沉重,那絕美的容顏上幾乎沒有其他任何錶情。不苟言笑的她看上去多了一絲冷漠和殘酷。

絕美的她走在路上光是那股冷漠的生人勿近的氣質便讓人不敢上前說話,光是看著她便有一種敬畏的感覺。

倘若祝融南兒等人醒的話便是會發現田青青現在的模樣與當初釋放大殺招時沒有什麼區別,那氣勢儼然是一模一樣。

龍五和諦聽戰也變得沉默了不少,兩人沒有像以往的鬥嘴,在這種情況下誰都沒有開玩笑的興趣。他們都很擔心田青青,雖然他們能夠確定田青青不會幹傻事,但是他們知道田青青心裡的苦。

在這一點上,他們幫不上忙,所以他們選擇靜靜的陪在她的身邊。或許他們沒有辦法讓她的痛苦簡單幾分,但至少他們可以不讓田青青覺得孤單。

田青自然也是知道後果幾個人靜靜的跟在身後的原因,心中充滿了感動,可是現在的她真的開心不起來。笑的話不過是強顏歡笑,若真是那樣的話,怕是他們二人看的更難受。(未完待續)異寵

… 田青自然也是知道後果幾個人靜靜的跟在身後的原因,心中充滿了感動,可是現在的她真的開心不起來。笑的話不過是強顏歡笑,若真是那樣的話,怕是他們二人看的更難受。

在這種頗為沉默的氛圍之下,幾個人終是快到了通天門。

田青青讓幾人回到空間,她不想在節外生枝。

田青青站在通天門的門口,這不過是第二次來到通天門。沒想到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差距竟是如此之大,想當初三人開開心心的到了這裡,如今只有自己站著,而他們兩人卻只能躺著,當真是世事難料啊。

深呼一口氣,這才緩步走了進去。

那看守之人自然也是認識田青青,在見到田青青抱著的三個人的那一刻面上流露出了一絲錯愕之色:「田少門主。」

田青青點了點頭,三個人,躺在三個木板,田青青用著法力控制著面板向祝凌天的神殿走去。

這一路上,以驚動了無數的弟子。很多人看著田青青那冷漠的表情,都議論起來。


「那躺在木板上的人,是不是祝少門主,呀少門主不會是死了吧」

「好象死了的不只祝少門主一個,還有王若千仙羽,和王若水仙羽」

一時之間通天門像炸了鍋一樣,面田青青的周圍也不擠滿了人。

還沒等來到神殿著,祝凌天就以收到了消息,他不相信在這通天門附近有誰能傷,也有誰敢傷了他的兒子和他的弟子。

當下聽到這個消息,他驚訝的把正在喝的茶水一下子灑了出來。

來稟告的是他最忠誠的弟子,他知道這不是假的。


而此時田青青也以來到了神殿門前。

「麻煩通傳一聲。說田青青請罪來了。」

此話一出,圍觀的眾人具是一驚,有的甚至於將田青青圍了起來。特別是神殿的弟子,


在看到少主出事的時,就對田青青充滿了敵意。,而祝凌天卻在此時以出現了。

本來不相信,可看著躺在地上的人。一下子眼睛就紅了。祝融南是自己的親生兒子。而王若千是他最忠愛的弟子。白他以顧不得太多,一下子就奔到了祝融南的面前,顫抖的把手放在他的鼻子間。終是感覺到一丁點的微弱呼吸,看了看兒子胸前的傷,讓他不由和面色刷白,而王若千呢。身上卻沒有任何的傷,就在這時幾位天尊除了卓清離也趕到了這裡。

王若水屬於白虎殿的人。白燕飛上前摸了一下王若水的傷,看著跪在地上的田青青。不由得說道、

「田青青,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們三人是誰打傷的」

而祝凌天也看著田青青:「去請卓清離過來,先進來。再說吧」

田青青看著異於旁人鎮定的祝凌天

自己讓他的兒子生死未卜,作為父母誰能夠接受的了?

田青青的出現,以引起整個通天門的關注。

祝凌天看了看四位天尊。四位天尊一揮手:「散了吧」

祝融天,上前抱起祝融南。其它幾位天尊則抱起王若千,王若水,田青青跟在四位天尊的後面,進了祝凌天的神殿。不管祝凌天怎麼對她,她都覺得承受、

到了神殿,幾位天尊以站著,而祝凌天以坐了下來「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田青青跪在地上,若說這是千年的恩怨誰信?若說這是寄脫在王若千精神海里的另一個元神做的誰信。

看著不出聲的田青青,祝凌天不由得怒氣上生,若是換了誰,誰都會這樣。

「那一天在再生谷,我就看出來了,你是這兩個小子的生死劫,他們的傷是跟你有關嗎?為何你卻平安無事,而他們卻這麼慘」

田青青聽了輕輕的點了點頭:「是的,他們都是因為救我,而受了傷,具體的事情,我想等治好了祝大哥,讓他跟你說吧」

「治好祝融南,你在說笑吧,他一劍穿心,若不是你凍了他的心臟,怕是剛結開,他就得一命歸西了吧」一邊的龍雲開口,他們這原來五上仙就祝融南這一位晚輩,所以大家焦急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當然了除了紫熏在心裡偷笑,其它人都沒有給田青青好臉色,而田青青是朱雀的門下,當然她這們天尊得出來說句話。

「你治不了,不代表我徒弟治不了,你上次也看到了,上次她可自己療傷的情形,她若是治不好,我自會拿她問罪」紫勳冷冷的說道、

「你當真有把握?」祝凌天看著田青青問道

田青青點點頭:「他是被上古兵器混元劍所殺,所以傷口不容易複合,所以需要特殊的藥引子拿來做葯煉丹」

「什麼藥引子,就是翻遍整個地茺大路我們也們找給你」清風介面,清風可以說是祝融南的小舅。

「沒那麼難,只是需要神尊的三滴心口血」田青青照直回答。

卻沒想到一句話激起千層浪

「妖女你想做什麼,心口三滴血,你想對神尊意欲合為?」白燕飛立即暴跳如雷。

田青青看著盛怒的白虎天尊:「若想救祝融南必需是最親之人心口三滴血為藥引,其它沒有辦法。要不是為了藥引,我又怎會把他帶來這裡」

神尊聽了田青青的話:「要我如何信你」

「取了神尊的血,若不能救活祝融南,我願意元神盡滅,陪他一起死」

「你傷害了少門主,還想少老門主嗎,田青青你是活膩了,若是出了異外,你的小命夠陪嗎,誰能為你擔保?」龍雲開口道

「我能」聲音傳來時,一個人影也以閃了過來。來人正是卓清離。

「清離你可來了,快快看看南兒他們」祝凌天立即站起身來。

卓清離看著祝融南的傷口:「此傷口是混元劍所傷,藥物讓傷口複合不了」

「那還有救嗎?」相比較於田青青,祝凌天更相信卓清離的醫術。他們以相處了三百年,而他又從來沒見過田青青煉過丹,救過人。

「有救,地茺大陸只有一人能救他」

祝凌天聽了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是不是靈藥門的桑掌門」

卓清離搖了搖頭。

「不是桑葉大師?那是哪位高人,快帶我去請吧」為了兒子他可以何處去自己的老臉了「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能救祝融南的就是跪在你面前的田青青」卓清離確信的說道

「是她。你沒搞錯吧」

「絕對沒錯。她若治不好,這地茺大路沒人治好,我可以為她擔保。她若治不好,我願意和她同樣為南兒抵命」

卓清離的話一出,就邊紫勳都沒想到,田青青什麼時候拉上這麼一位靠山了。

「清離言重了。我信你就是,要就南兒和千兒。另說三滴血就算要我的元神,我也會同意」祝凌天上前說道、

「若是能救了南兒,和千兒,我可以不追究你的錯。起來吧,治病要緊」

七天過後,祝融南以基本恢復了。而王若水因為那一劍直接在心的正中央。劍拔出的時候她就以經死了。也許對於這種為了自己喜歡的人而死,她閉上眼睛是幸福的。最少,那個男人,這一生不會在忘了她。而王若千呢雖然活了過來卻但智商卻成了三歲的孩子,他誰都不喜歡,就每天粘著田青青。

田青青在七天的時間查遍了逆天神冊所有的藥方,希望能治好王若千。

不過在沒有治好王若千時,她卻救了另一個人,那個人就是百草。

百草的聾啞內力全失,是因為在了掌后,又被人下了毒,在百草恢復的剎那。田青青知道的了原來百草受這麼多的罪是自己連累的,難道和她在一起的人,真的都沒有好下場嗎。傷害百草的人是紫鳳,在伊靈向紫鳳打小報告后,紫鳳就會百草下了手,不過下大毒藥的人卻是紫勳,她不想自己朱雀殿無緣無故的出現人命,這可關係她的名聲,最主要的是百草是她最得力的弟子,她若死了,自己還得查下去,這查來查去,就免不了查到女兒的頭上,所以她就放話出來說百草煉功走火如魔了。

她低估了田青青的醫術,也低估了田青青的細心。

田青青早就知道紫勳沒安好心,當下更是確信了,她們會對她下手,只是還沒找到她的弱點罷了。

你這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犯我,我滅你全家。

田青青打算主動出擊。

這幾天的田青青面色發白,好象大病一場的樣子。做為師傅的紫勳和好姐妹的紫鳳當然上前關心了。

在聽於卓清離說:「田青青因為救人,傷了根本,現在的法力只剩下一層不到,若要恢復得需要三天時間,還請朱雀天尊多多照顧時」

朱雀天尊點了點頭,這個她愛了幾百年的男人,還是對她保持距離,心裡不得冷笑:卓清離,這麼多年來,你從不踏出丹藥殿一步,處處躲著我,哼,等我的法力大增的那一日,我必要你好看。你原來眼中都是白靈沫,現在難道又看上了這丫頭了嗎,即使沒有了白靈沫你都不願意看我一眼,如今更是當著我的面關心這個賤丫頭。

你越要關心她,我越要把她弄死,看你傷心難過,才能讓我的心好受一點。

當下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田青青。

夜色來臨,田青青的房間。

田青青正站在窗前,現在正是幕春三月,花紅草長,群鶯亂就的時候,一陣帶著桃花芳香的春風,正吹過大地,溫柔的春風就如情人的手,輕輕的扶過你的臉上。

田青青聞著空氣的芳香,面上無波,可心卻在冷笑:「看來你們是一天都等不了,今夜就要對我下手了嗎」

「姐姐以經準備好了,不管誰來,都不會讓她好受的」朱雀上前道。

「她們不會親自出手,不急,你們別管,來人頂多把我掠走,到時你們別動手,我到是想知道這對母女,想打什麼主意」

「好,卓天尊那邊也安排妥了,我們現在只等她們母女倆自投羅網了,不過姐姐,她們今天真會行動嗎」朱雀問道。


「一定會」否則我今天也不會請卓天尊幫忙了。

「回去」她們來了。

朱雀立即閃身進了春回大地,而田青青則飄身回到了床上。一動不動,好象睡的很沉的樣子。心神卻仔細的聽著動靜,來人一共兩人,不知道來的是誰,不過倒是很精明的,居然沒直接進來,空氣中香味陡然濃了起來,田青青不由得暗笑:用香精對付自己,真是魯班門前弄大斧,難道她們忘了自己是天品藥劑師了。

當下不動聲色,假裝睡的更甜,在沒來之前,她就以經在嘴裡含了解毒丹。

二人閃身進屋,看著田青青,其中一個用劍鞘對了對田青青,卻發現田青青和死豬一樣。其中一個開口「伊靈姐,你不說這田青青很厲害嗎?怎麼這麼不中用」


原來其中一個人是伊靈。

伊靈聽了:「她會上當,也許真是師姐說了她的法力剩下不到一層,要不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厲害,我們怎麼是她的對手,再有,她以為在通天門這個朱雀殿是安全的吧,所以才放鬆了警惕,我們別說廢話了,她身上可是有不少的好寶貝,再帶過去之前,我們先看看,偷偷的一個拿一兩件,反正師傅也不知道,到時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伊靈一邊說著一邊去看拽田青青的乾坤袋。

「還是師姐聰明,憑時我們跟著紫鳳凈受氣了,哪撈到什麼好處,我們今天不拿白不拿,反正她們也不知道田青青有什麼」

二人說話間以把田青青的乾坤袋給倒了出來。田青青還是一動不動。

這個乾坤袋當然也是田青青事先放好的,好的寶貝,她又怎麼會裝在這裡,不過為了騙她們,當然也會放點有用的東西了。

伊靈和那叫小連的女子頓時張大了嘴巴「天呢,天呢,這麼多的寶貝啊,你看這天品的丹藥就十多瓶,每一瓶里的每一顆都是價值千金啊,這還有幾張小額一千金幣的卡,還有九顆靈珠,還有各種妖獸的內丹,盔甲還有我么多天品地品的藥材。。」(未完待續)異寵

… 兩人這摸摸,那個拿起來,那個又不想放下,最後決定每人拿兩樣」

自古女人愛美,而美顏丹真是一粒難求,一共兩顆美顏丹,兩人一人拿了一顆,又一個挑了一顆自己煉功屬性的靈珠后,開心的眼角都快樂出皺紋來,忙不跌的把田青青收起了一個乾坤袋中。

田青青在乾坤袋中,計算著時間,沒出兩分鐘,二人就停下了身子,顯然自己並沒有出通天門h朱雀殿了。

一下子被倒在了地上,田青青還是假裝沒有醒來。

一個人到田青青的跟前,用腳踹了踹田青青的身子

伊靈上前:「小姐,被迷的死死的,這是她身上的乾坤袋小姐,裡面應該有不少的好東西」

田青青不用聽聲音就是聞味道就知道被稱為小姐的人是紫鳳,不是紫熏天尊,難道自己這麼忙活只釣到一尾小魚嗎?

當下還是一動不動她就不信,紫勳天尊會不來,她真的會放心讓她的笨女兒對付自己嗎。

她相信,這紫勳應該就在隔壁,或不遠的地方注視著自己,即然你不出來,那我就逼你出來好了。

田青青慢慢的轉過身,對著還在看她乾坤袋的三個人,不理不解的問道:「我怎麼在這裡,師姐你們為何在拿我的東西」

田青青的聲音嚇得三人一大跳,換亂的把田青青的東西灑了一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