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宇真2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無傷40瓶;黑眼圈小熊貓27瓶;風晚禾、似是七月流火20瓶;純紫的弎弎15瓶;an、風輕、青衣、家裡天天吃魚、吟雨夜、桃仁蜜焦糖10瓶;海藍微風、花舞街紫、從今天攢錢、LILI、蛋爺、呀呀呀木有人5瓶;阿蕪想上天2瓶;月暗蓮藕、廣羽、maobinggan、jaffayang、西瓜、暴雨心奴、沅杉、小喇叭愛吃小籠包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藍麟見雲染眼中神采恢復,他的眼睛里滿是笑意。

笑得深了,眼睛便眯成了一條縫。

這會子云染心裡輕鬆多了。

方才她還以為,自己的前路又增加了許多阻礙。

想要變強,除了強人所難,更是難上加難。

聽藍麟這麼一說,她突然覺得難點兒也沒什麼。

比別人慢,那就慢唄。

她雲染,還能叫人一直甩在後頭不成?

只要實力強悍,等級就算矮些,又有什麼打緊。

重新打起精神,雲染開始進入新一輪的修鍊。

她這邊剛進入狀態,便聽一道低沉冷峻的男聲傳入耳中。

「人呢?」

另一個男聲慌忙道:「主子,我一直守在外面,雲染根本就沒出去過,我發誓!」

雲染皺眉,這兩個瘟神,還真是陰魂不散。

她意念抽離,這一次她睜開眼時,是在門外。

多次運用之後,她發現從陰陽境出來時,稍微摺疊一下空間,便可以出現在不同的地方。

只是,這個距離,不會離進入時的距離太遠。

龍吟一回頭,見雲染從門外進來,頓時驚得下巴差點砸在腳背上。

「你,你怎麼從外面進來了?」

雲染不屑道:「我方才出去了,自然就從外面進來了。」

「你監視我,都這麼不上心嗎?」

御臣那雙深邃的墨眸,緊緊鎖住雲染。

他眉頭輕皺,半響才道:「不用守著,你自去領罰吧!」

這話不是說給雲染聽的。

「啊?」龍吟一臉悲苦。

「不要啊主子。」

「滾出去!」御臣沉聲冷喝。

這一聲霸氣十足。

一瞬間,雲染頓覺有股冷冽的風鋪面而來。

「是,主子。」

龍吟聳拉著腦袋,退了出去。

雲染關上門,點亮了屋裡唯一的一盞燭火。

溫暖的燭光,霎那間,將小小的屋子填滿。

「坐過來」雲染走到自己床邊,從袖中拿出布包,將金針鋪開。

命令的口氣,讓御臣一怔。

這丫頭,何時膽子這般大了?

竟敢命令他。

見他站著沒動,雲染吐出一口濁氣,放下手裡的銀針。

她走到御臣面前,伸手就去解御臣腰間玉帶。

御臣一把按住玉帶,也順帶按住了雲染的手。

雲染的手很小,皮膚細膩,柔若無骨,摸上去竟是那般溫暖。

一瞬間,御臣冰冷的身軀似乎有了熱度。

他垂眸凝視著雲染的臉,耳垂突地紅了。

「本尊還未發話,你急什麼?」

雲染微微抬頭,便撞進他深邃的墨眸中。

這人可惡的緊,卻生了一副好皮囊。

可惜了!

她仰起頭與他對視。

「我倒是不急,若你也不急,我可以坐下來,等著看你變成冰雕。」

反正,這人凍著比動著,養眼的多了。

誰願意忍你!

她心中暗道:「我巴不得,看你這尊瘟神被凍住。」

御臣面色微囧。

他淡漠的眸子,緊盯著雲染。

眼前的小丫頭,面上洋溢著自信和坦然,毫不避諱的與他對視著。

多少年了,還是在這樣一個靈氣匱乏之地。

竟有人,敢這般直白地看著他的眼睛。

而這人,竟還是個小丫頭。

一個,曾靈根盡碎的小丫頭!

沉吟了片刻,他握住玉帶的手,緩緩鬆開了。

御臣輕啟薄唇:「寬衣。」

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絲難以察覺的柔軟。

雲染聞言,一把扯下他腰間玉帶。

轉身時,御臣聽到她低聲嘀咕:

「脫個衣裳這麼麻煩,浪費時間。」

「最後還不是要我脫!」

「要不是打不過你,誰稀罕伺候你。」

御臣面色一僵。

提步走到床榻邊,乖覺地躺到了塌上。

雲染放好衣裳一回頭,見御臣已經躺平了。

她心中這才少了些怨念,低聲道:「這還差不多。」

聞言,御臣緊繃的唇角,緩緩上揚! 第二天是周日,今天顧清辭沒有出門,在家陪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下午,她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楊姍姍的。

對方想見她,她自然是同意了的,不過時間得她定。最近應該是沒什麼空的。

「我的新助手你挑得怎麼樣了?」後天就要面試了,有點期待自己老婆給自己挑的助理。

「簡歷我都看完了,留下的幾個我已經讓人事部打電話通知他們了。很快就會有結果,你放心吧。」她挑的人絕對讓他滿意。

「嗯,我老婆的眼光肯定不會差。」至少一定會是一個安分守己的。

周末的時間過去了,第二天倆人又得去公司上班了。

過了這個禮拜,自己又要過上以前的米蟲生活了,還真有點捨不得。

中午休息的時候接到了王超的電話,說是唐靜肚子不舒服估計是快生了,自己得請假顧不了公司的事情了,現在他人在趕去醫院的路上。

其實,離唐靜的預產期還有二十幾天,沒想到這麼快就要生了。不過生孩子的事情也不是她能決定的,「你安心照顧你太太,公司有我呢!」

和顧澤鑫說明了情況,明天面試完之後她得回錦繡了,新人交給王秘書帶應該不成問題。

看來,想回到以前的米蟲生活可沒有那麼容易……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看到王超發了朋友圈。唐靜在凌晨的時候終於誕下了一名千金,王超成功晉級成為了一名父親。

因為今天要面試,而且也應該是在GN上班的最後一天,所以顧清辭特地早起了半小時化妝換衣服。

既然顧澤鑫說面試的事情自己全權負責,那麼面試官的人選就應該也由她來定。所以,今天的面試官全是女性,包括了自己和王秘書。畢竟今天之後她就走了,以後和新人朝夕相處的人就是王秘書了。

其餘的都是部門找來的女主管,雖然和秘書部問題不大,不過好歹有一些當面試官的經驗。

早早去了公司,九點半面試準時開始。

幾十份簡歷裏面,幾個人刪刪減減到最後就只剩下了十二個人,應該能在中午之前結束。王秘書說按照以往的經驗,一個人十分鐘是最多的了。

如何能在十分鐘之內打動她們就得靠他們的本事了。

外面的人抽籤選號,按照抽到的號碼依次排隊進去面試。

抽到一號的是一個小姑娘。

進了面試間,看到顧清辭等人,小姑娘有點怯場。可能是因為剛剛畢業,再加上是第一個的緣故所以連在自我介紹的時候,講話都有點磕磕巴巴。

看到她這樣,在座的人對她的印象分都大打折扣。

「好的,具體情況我們都知道了,請回去等待通知。我們會在三天內給予回復。」王秘書直接打斷了了人家的話。

人家才剛剛畢業,也就半年的實習經驗,實在是不合適這份工作。所以,王秘書直接打斷了她。當初選她是因為她的學歷還不錯,而且想着給公司注入一點新鮮血液,招個小姑娘也不錯。可惜了……不過要是能自信點,再有點工作經驗就好了。

知道自己是沒什麼希望了,後者失落地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