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這一切后,容子澈留在了醫院,專心的等著慕洛琛醒來。

因為注射了鎮定劑,所以慕洛琛醒的很晚,直到晚上十一點多,他才醒來。

容子澈在一旁,注意到他的響動后,走到床邊,低聲問:「阿琛?」

慕洛琛睜眼,眸子沉沉的望著他,那雙漆黑的眸子里冷的淬著冰,沒有一絲的溫度。

容子澈神色一怔,洛琛這樣的神情,讓他想起了那天,洛琛在醫院第一次醒來,執意找簡汐的時候。

容子澈眨了眨眼睛,慕洛琛臉上的那種神情又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痛苦。

斂了煩亂的思緒,容子澈開口問,「阿琛,你……感覺還好嗎?」

「頭痛。」慕洛琛淡淡地吐出了兩個字。

「既然不舒服,那你就好好的休息,別再到處走動了。」容子澈最後一句話意味深長。

慕洛琛蹙眉,「我什麼時候走動了?」

容子澈頓了兩秒,反應過來,慕洛琛是把白天的事情忘記了,這樣也好,以免他受了點刺激,就會想起葉簡汐。

「你沒怎麼走動,是我提前提醒你。」

慕洛琛看了他一眼,漆黑的眸中閃過懷疑。

容子澈怕他再看穿,忙岔開了話題,說:「洛琛,現在裴老爺子那邊已經開始行動了,你準備怎麼對付他?」

裴老是軍中的老人,雖然已經卸任,但他曾經學生很多,如今在威望仍在,這次慕知寒刺殺裴老爺子的事情,已經在政界掀起了軒然大波,所有人都要求嚴懲慕知寒。

慕知寒的事情,變得非常的棘手,哪怕他一再的施壓,法院那邊始終沒敢鬆口。

除了裴老爺子本身,他兒子裴淮山,如今身居高位,也是不能輕易撼動的。

如今的裴家,就像是一棵大樹,要想拔掉,談何容易?

哪怕當初慕老爺子在,也是輕易不敢和裴家敵對,更何況現在老爺子昏迷,慕江安入獄。

慕家現在只剩下一個慕江城,慕江城的職位雖然不低,但比起裴淮山,實在算不得高。

從整體局勢來看,慕家的局面實在不容樂觀。

想要扭轉這種局勢,已經很難,更何況要扳倒裴老爺子那隻老狐狸?

容子澈其實想勸慕洛琛,先養精蓄銳,再跟裴家斗的。

「我怎麼做,你不用擔心。」

慕洛琛沉默了片刻,淡淡地開口說道。

容子澈嘆了聲氣,早該預料到這種結果了,哪怕忘記了葉簡汐,慕洛琛心底依舊沒忘記為她報仇。

「那好,你有什麼事情記得跟我開口。」

「嗯。」

慕洛琛微微的點了點頭,黑眸中閃過一道暗芒。

第二天,馮梓雲就把慕洛琛想要的東西,拿了過來,慕洛琛跟她要的,是慕江安劃撥工程那家公司的資料。

她不明白,到這個時候,再拿這些有什麼用,難不成慕洛琛還能找到那些人,讓他們反口,咬裴老爺子一口不成?

當初裴老爺子既然敢找那些人,就一定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哪裡會輕易地讓別人找到破綻。

現在那些人,不是逃到了國外,就是被殺了吧……

心裡不明白慕洛琛的意思,但她也沒問慕洛琛,因為告訴了她,她也未必明白。

她已經在向家裡求助,想讓馮家出面,把知寒保下來。

如果慕洛琛這邊不行的話,那她就靠著家裡的人,把知寒撈出來,至於慕江安……

他蹲在監獄里就蹲在監獄里吧。

慕洛琛拿到馮梓雲給的資料后,吩咐周文達,把這家公司的主要負責人都找出來,不論生死。

然後,他打電話給裴映雪。

裴映雪接到他的電話,聲音沙啞的厲害,明顯是哭了很久了。

「映雪,可以見一面嗎?」慕洛琛淡淡地開口問。

「洛哥哥……」

裴映雪聽到他的聲音,淚水啪嗒啪嗒的掉下來。

「映雪不哭,有我在。」慕洛琛低聲安慰。

裴映雪聞言,哭的更加厲害,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夕之間,慕家為什麼和裴家鬥起來,明明都好好的不是嗎?

為什麼知寒哥哥會想著,刺殺她爺爺?

為什麼知寒哥哥會說,她爺爺派人,把洛哥哥弄得生死不明?

……

這些都太複雜了,不是她了解,也是她不能接受的,她想讓所有人都好好的。

慕洛琛靜靜的等著裴映雪哭完,開口道:「映雪,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說清楚,你有時間的話,就來醫院一趟吧。」

「如果沒時間的話,就算了……」

「是和我爺爺有關的嗎?」裴映雪哽著喉嚨,臉憋得通紅的問。

慕洛琛低低的應了一聲。

裴映雪的心如墜冰窟,若是洛琛和老爺子要斗個你死我活,她該站在哪一邊?

一邊是她最敬愛的爺爺,一邊是從小疼她的洛哥哥。

哪一個出事了,她都捨不得……

裴映雪正在猶豫著要不要去的時候,身後驀地響起一道洪亮的聲音。

「映雪,你在幹什麼?」

裴映雪嚇了一跳,手裡的手機啪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轉過身,看到自己的大伯父站在身後,手足無措的說,「我、我在給媽咪打電話。」

裴淮山皺了眉頭,「是嗎?」

裴映雪點了點頭,彎腰去撿手機,但還沒碰到手機,裴淮山搶先一步,拿起了手機,在看到手機上面顯示的人的稱呼,他的臉色一沉。

「大伯……」裴映雪慌亂的想要解釋。

可裴淮山哪裡肯聽,拿起電話,對慕洛琛說,「慕洛琛,別以為通過映雪,你就可以救你們慕家,我告訴你,慕知寒把我們家老爺子弄成這樣,我一定會要他死的!你再想救他,我對你也不客氣!」

話說完,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裴映雪抬眸淚眼汪汪的看著裴淮山,「大伯,你怎麼可以這樣!」

私自接她的電話,未免也太布尊重他人的隱私了!

裴淮山滿目怒容,「你還敢說,你爺爺平日里怎麼對你的?他那麼疼你,現在你爺爺被慕家害的生死不明,你竟然還敢背著我們家裡的人跟慕家的人打電話!映雪,你太讓我失望了!」

「洛哥哥他不是壞人,爺爺的事情,不是他做的……」

裴映雪小聲的辯解。

「你還為他辯解!我們裴家,怎麼有你這樣的女兒!」裴淮山面上青筋暴起,盯著裴映雪很久,說:「你給我滾回家,好好的閉門思過,再敢做其他的事情,被我發現了,饒不了你!」

裴映雪眼睛通紅,憋了好一會兒,吼了回去:「我不要在家裡,我要在醫院陪著爺爺。」

「你——!」裴淮山剛想要開口說話罵她,一道身影款款的走到他身邊。

「淮山,映雪是小孩子,你又何必跟他計較?」楊文柳柔柔的開口說著,身體像是沒骨頭似的,貼在裴淮山的身上。

楊文柳是裴淮山的情婦,當初他和楊文柳偷情的事情,被他妻子發現,活生生的被氣死了。

可事發后,裴淮山一點都沒有悔改的心,反而變本加厲,和楊文柳從地下轉為公開的關係。

裴家一直很低調,所以這件事情很少有人報道出來。

可他那麼光明正大的帶著楊文柳回家,裴映雪自然是知道的。

裴映雪最厭惡的就是小三,更何況大伯母平日里對她很疼愛,她那麼喜歡的人,被楊文柳氣死了,她怎能心裡不恨?以前沒看到楊文柳,她也沒那麼厭惡裴淮山,現在看著裴淮山和楊文柳,在她跟前膩膩歪歪,心裡的怒氣瞬間爆發了。

「我不要你替我說好話!噁心的女人!」

裴映雪怒吼。

楊文柳臉上的笑容一僵,打從她跟了裴淮山後,裴家還沒幾個人,敢這麼跟她說話的,尤其在裴老爺子昏迷不醒之後,裴家個個對她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因為裴老爺子一旦沒了,就是裴淮山掌管裴家。

這個裴映雪,真是給臉不要臉,真以為仗著裴老爺子的寵愛,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心底里對裴映雪恨到了極點,楊文柳臉上依舊是笑眯眯的。

只是那笑容裡帶了些許的委屈。

裴淮山最見不得,楊文柳受委屈,當即就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懷裡,「映雪,你別沒大沒小的!文柳是我的人,以後會成為你大伯母,你跟她說話注意點!」

「要我叫她大伯母,除非我死了!」裴映雪看著裴淮山,眼裡的怒氣越發的濃重,「大伯,你跟一個可以做你女兒的女人交往,也不怕噁心到自己的兒子,怪不得堂哥他們幾個都不回來,換成我,有你這樣的爸爸,也不會回來!」

「你——!」

裴淮山快被她氣炸了,臉上漲的通紅。

「淮山,算了。」楊文柳可憐兮兮的說,「沒什麼的,映雪還小,她不懂我們的感情。」

裴淮山見她這樣,心裡越發的愧疚。

裴映雪看著兩個人,噁心的想吐,轉身就往走廊的另一邊走。

「你去哪兒?」裴淮山低吼。

「我哪兒關你什麼事!你管不著我!」裴映雪頭也不回的吼道。 第390章開始反擊

裴淮山聞言,衝上去就想揍人。

楊文柳緊緊地抓住他的胳膊,說:「淮山,別這樣,看在我的面子上,別發脾氣了。」

裴淮山站在原地僵硬了半晌,嘆了聲氣,「文柳,你總這麼為他人著想,會吃虧的。」

「吃虧沒關係,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楊文柳柔柔的一笑,樓主裴淮山,趴在他的懷裡。

裴淮山越發的心疼。

而滿腔柔情的他,沒注意到此刻楊文柳臉上露出的陰狠的表情。

她十六歲就跟了五十多歲的裴淮山,如今已經二十六歲,整整十年的時間,忍辱負重就是為了得到裴家大太太的位子。

之前有裴老爺子在,裴淮山雖然對她寵愛,可一直沒能扶正,現在裴老爺子倒下了,她以為自己可以揚眉吐氣了,可沒想到一個小丫頭都敢在她跟前指著她的鼻子罵。

這口氣她怎麼能忍得下去?

裴映雪的羞辱,她改天一定會加倍的奉還。

裴映雪出了醫院,眼裡的淚水刷的一下掉了下來,她雖然單純,但並非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現在裴家是她大伯做主,爺爺一旦沒了,大伯就是家裡說的算了。

一旦大伯登上了高位,楊文柳那個不要臉的,就要成為她大伯母了。

想到這個,裴映雪的心越發的疼。

她不想讓楊文柳做她大伯母……

醫院。

慕洛琛聽著電話那邊傳來的忙音,神色淡漠的沒有一點起伏。

裴淮山……

這個人很快就得意不起來了。

他作為裴老爺子的學生那麼多年,對裴家的事情了解很多,裴淮山是裴家的老大,早年和妻子的感情不和,遊戲花叢很多年,後來碰到一個叫楊文柳的女人,收了心,一心一意的跟著她過起了日子。

裴淮山為了這個女人,氣死了自己的髮妻,甚至連裴老爺子的面子都不給,逢年過節,老爺子若是不肯讓楊文柳出現,他便陪著楊文柳,自己也不出現。

很多人都以為,裴老爺子反對裴淮山和楊文柳在一起,是因為裴淮山對不起他的妻子。

包括他以前,也是這麼認為的。

但後來偶然一次,他得知,楊文柳是風月場出身,十四歲便去酒吧里陪酒、陪睡,直到十六歲碰上了裴淮山,才從風月場洗手不幹。

這樣的出身,一旦被別人知道,可想而知對裴家的名聲有多大的損失。

要想對付裴家,從裴老爺子和裴淮山入手,自然不容易,但換個角度,從楊文柳入手,事情就會變得簡單很多。

楊文柳,裴淮山,裴老爺子,裴家……

慕洛琛微微的眯起眼睛,心底一陣情緒翻湧,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醒來就對裴家恨之入骨,哪怕睡覺的時候,他都想著,怎麼把裴家摧毀,讓裴老爺子嘗受錐心之痛。

他心底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必須這麼做,否則他的心永遠沒有辦法平靜。

慕洛琛正想的出神的時候,病房的門被叩響,他斂了思緒,看向門口,「請進。」

門從外面打開,周文達走了進來,「少爺,裴小姐來了。」

「嗯,讓她進來吧。」慕洛琛冷聲開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