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推開房間的門,馮梓雲和慕知寒也在,他對兩人點了點頭,然後走到慕老爺子的床跟前。

「爺爺。」

「你來了,先坐。」慕老爺子遲緩的開口,然後對馮梓雲和慕知寒說,「你們先下去吧,我有話要和洛琛說。」

馮梓雲和慕知寒對視了一眼,而後退出了病房。 房間的門咔嗒一聲關上,慕老爺子抬手,輕輕的握住了慕洛琛的肩膀,滄桑的眼裡不復之前的逼人的氣勢。

直到這一刻,慕洛琛才發現,老爺子是真的老了,不是記憶中,走路帶著風聲,腰板挺直,威風凜凜的司令。

他是一個垂暮的老人。

「爺爺……」

慕洛琛忍不住開口叫了一聲。

慕老爺子望著慕洛琛,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一直以為,洛琛還是小孩子,對洛琛和知寒沒辦法完全放下心,總是擔心這擔心那的。

可眨眼之間,曾經的小孩子,已經長大了,肩膀寬厚的,可以撐起整個慕家。

甚至比他們這些老一輩的,都做的要好。

慕老爺子欣慰的同時,心裡又有些滄桑,打量了許久,才說,「阿琛,最近發生的事情,你二嬸和知寒已經跟我說了,這段時間,為難你了,為慕家上下那麼操勞。」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慕洛琛神情淡淡地,眼底的情緒卻翻湧的厲害。

慕老爺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阿琛,你還怪爺爺以前做的那些糊塗事嗎?」

為了慕家,他一次次的把葉簡汐逼到絕路。

慕洛琛搖了搖頭,「我從沒有怪過爺爺。」

慕老爺子長嘆了一聲,感慨似的說:「不怪我就好,不怪我就好……」

連著說了兩遍,慕老爺子從一旁的抽屜里,拿出了幾份文件,放在了他跟前,「阿琛,簽了這份協議吧,以後,慕家我就交到你手上了,知寒那邊我已經說過了,他會幫助你的。以後,你們兩兄弟好好的扶持,爭取讓慕家繼續走下去。」

慕洛琛手微微的一顫,接過文件,看到是資產轉讓協議,忽然明白,老爺子為什麼讓他過來……老爺子這是準備,把慕家交到他手裡了。

一旦他簽了這份協議,不只是老爺子的資產會轉移到他名下,慕知寒的那份也是。

原來從一開始,老爺子就做好了打算。

慕洛琛臉色緊繃了起來,「爺爺,這份協議我不能簽。」

「為什麼不能簽?當初選你為繼承人,就已經決定了,慕家以後會交到你手上的。」慕老爺子神情嚴肅,「阿琛,現在家裡,只有你能擔得起,這份重任了,你要是布接慕家,慕家以後只能自生自滅。」

「可現在還有爺爺。」慕洛琛擰著眉頭說。

慕家家主交替,必須在上一任家主逝去后,下一任才能繼承。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老爺子挑選繼承人的時候,會從孫子輩里挑選,而非兒子輩里挑選。

現在老爺子還在,按照慕家的家規,他就不能繼承慕家。

慕老爺子搖了搖頭說,「我這把老骨頭,活不了多久了,我已經跟家裡那邊的人都說好了,等天佑救回來,我就正式對外宣布,把慕家交到你手上。」

慕洛琛還想推辭,慕老爺子沒給他機會,繼續說道:「而且,你奶奶昏迷之後,我才知道,什麼是最珍貴的,我這輩子沒能好好的陪著她,在她昏迷之後,才有時間陪在她身邊,所以我不想再折騰下去了。」

「你要跟裴家斗,要把天佑救回來,要有足夠的人手,只有坐上慕家家主的位子,你才能調動所有的人,包括慕家的暗衛。」

慕老爺子話音落,整個房間里一片寂靜。

慕家的暗衛,是用來保護慕家家主的,在百年之前,就有了這個習慣,慕家會收留一些孤兒,把他們培養成人,用來保護慕家的人。

而這些人,除了慕家的家主能調動安排,其他人一律沒有權力。

周文達是慕老太太安插在慕洛琛身邊的暗衛,這件事情,只有慕老爺子、慕老太太、慕洛琛和周文達四個人知道。

其他人只知道,周文達是老太太培養的,很早就跟在慕洛琛身邊的,沒人會往深里想。

僅一個周文達,就能對慕洛琛有那麼大的助力。

可想而知,整個暗衛團體,會有多大的作用。

慕老爺子挑這個時候說出來,就是想讓慕洛琛,順理成章的接過慕家,他真的老了,斗不動了。

而且……

他再繼續掌管慕家,慕家會出大亂子的。

在那之前,他必須把慕家交出去,甚至和慕家劃清界限,這樣才能保證慕家,平安的度過劫難。

慕洛琛沉默了良久,開口說:「爺爺,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嗎?」

「沒有。」

慕老爺子乾脆的回答。

慕洛琛拿起筆,在協議書上,一筆一劃的簽下自己的名字。

房間的燈光,在他的臉上形成了一道暗影,慕老爺子看著面色平靜的慕洛琛寫下最後一筆,心頭的重擔,終於卸了下來。

慕老爺子拿過協議,放回了抽屜里,然後拿出一枚印章,印章是玉石做的,通體黃色。

慕老爺子拿起慕洛琛的手,鄭重的交到了他手上,「這枚印章,是慕家的家主一任一任的傳下來的,有了這枚印章,他們才會承認你,你要好好的保護這枚印章。」

「是,爺爺。」

慕洛琛握緊了印章,沉聲回答。

慕老爺子臉上的皺紋舒展開來,「那我沒什麼事情了,你去吧。」

「嗯。」

走出病房,馮梓雲和慕知寒都站在走廊里,見到他出來,馮梓雲開口說:「謝謝你,阿琛。」

這一聲謝謝,是她發自內心的感謝他。

從知寒被抓以後,她整天整夜的坐立不安,在睡夢中也會驚醒過來。

原以為指望著家裡可以為她出頭,把知寒救出來,可沒想到,家裡那邊聽說知寒刺殺了裴老爺子,便退縮了,不肯再接她的電話。

到頭來,還是慕洛琛出面,把知寒救了出來。

馮梓雲格外的後悔,患難見真心,她以前怎麼就被鬼迷了心竅,處處針對慕洛琛和葉簡汐呢?

現在葉簡汐人也沒了,她想道歉,都沒辦法道歉了。

「二嬸客氣了。」慕洛琛微頷首,淡淡地說道,扭頭看向一旁的慕知寒,比他印象里瘦了一些,但精神依舊。

「哥,我沒事,還有……對不起。」

慕知寒有些窘的說,他是想殺了裴老爺子給慕洛琛報仇的,可裴老爺子沒死,反而給家裡惹了一堆的麻煩。

「你真的覺得對不起,就好好的做事,替我分擔點事情。」慕洛琛眸色無波的看著慕知寒。

「哥,你放心,我會好好的做的,讓裴家那個老不死的,付出代價。」慕知寒想到裴老爺子做的事情,咬牙切齒的說道。

慕洛琛眉頭一皺,「現在你首先要做的,不是找裴家報復,是做好本職的工作。」

「我知道,哥。」慕知寒忙說道。

慕洛琛點頭,說:「我還有事,先走了,好好照顧二嬸。」

跟馮梓雲、慕知寒告別之後,慕洛琛驅車,往慕家老宅的方向趕了過去。

下了車,他摩挲著掌心的印章,神情莫測。

暗衛,主要是保護慕家人的安危,輕易不得調動,更不能讓他們被外面的人知道,否則暴露出來,就等於把慕家最後一張底牌,給別人看。

他想儘快把天佑救出來,可這個時候,調動暗衛,會讓裴家的人起疑心。

慕洛琛在腦子裡響了很久,直到到了老宅,他推開車門走下去。

到了慕老爺子的書房,他把印章拿了出來,黃色的印章,在燈光下,散發著柔和的色澤。

他在書房裡坐了一會兒,門口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進來。」

慕洛琛沉聲說了一聲。

門從外面推開,管家走進來,在看到桌子上,擺放的那枚印章的時候,目光閃了一下,而後開口說:「少爺,這枚印章……」

「爺爺交給我的。」

慕洛琛目光逼人的看著管家。

管家臉色驀地一緊,然後頷首說:「十一見過家主。」

慕洛琛手指握住了印章,原來管家真的是慕家的暗衛,他之前只是猜測,現在卻印證了這個想法。

在慕家,有誰的消息會比管家的靈通,而又有誰,能在慕家各個地方自由的進出?

答案只有一個。

那就是慕家的管家。

身在這個職位,才能完全掌握慕家,之前管家給他通氣,是奶奶授意的,他一直以為管家是奶奶的人。

但後來,奶奶昏迷之後,管家不願意再透露任何消息,而全心全意的幫著老爺子,這一點他一直困惑。

可現在,他明白了。

管家是老爺子的人,一開始聽奶奶的話,是因為老爺子授意的。

所以管家的態度,才會前後變化的那麼明顯。

「把暗衛的情況,都跟我說一下。」慕洛琛靜默了片刻說。

「現在家裡的暗衛,只有四個人,除了我之外,還有少爺的隨從,另外兩個分別在老爺子身邊和知寒少爺身邊,餘下的三十二人,則分散在不同的職業,家主要把所有人召過來見一面嗎?」

「立刻召回來兩個身手最好的,我需要他們幫我做一件事。」

幕洛琛想了想說。

「是。」管家領了命令,立刻去辦。

慕洛琛坐在書房裡,目光深邃的,如同夜幕下的大海。 管家出去后兩個多小時,再次回到了房間,他的身後跟著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的長得瘦小,一米六的個頭,大概三十歲左右,眼睛渾濁無光,扔進人堆里,一眼察覺不到。

女人身材很高挑,都市白領的形象,不過二十歲出頭的模樣,眉眼裡帶著嫵媚。

「這位是新任的家主。」

管家介紹后,兩個人的眼神和站姿瞬間發生了變化,銳利的如同鷹隼,脊背挺拔的如松。

「十三見過新任家主。」

「阿六見過新任家主。」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出來。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今天讓你們過來,是想讓你們幫我辦一件事情……」

慕洛琛把自己要他們做的事情說完,又問,「你們兩個有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如果有問題的話,可以現在提出不做,我另外找其他的人。」

「沒問題。」

兩人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

「那好,你們去辦吧。」

慕洛琛聲音淡漠的說。

兩個人很快退出,身影隱沒在夜色之下。

管家看著慕洛琛,問:「少爺,請問還有其他的吩咐嗎?」

「沒有,目前不要動老宅里的人,維持家裡的安寧即可,其他的,我會去完成的。」慕洛琛站起來,五官鋒利如刀刃。

管家頷首,說:「是。」

裴家。

裴老爺子抬眸看了眼,站在自己跟前的人:「他真的除了去見慕老爺子一趟,什麼事情都沒做?」

「是,的確什麼事情都沒做。」

裴老爺子擰起了眉頭,慕洛琛對這個兒子的看重程度,從他衝動的跑到裴家,拿槍抵著他的腦袋就可以看出來。

可現在,他竟然什麼都不做?

要麼是太沉得住氣,要麼是他已經在暗地裡謀划好了事情,知道要怎麼做了。

裴老爺子敲打著桌面,沉吟了片刻,問:「他和慕老頭子在一起,談話的內容有沒有探聽到?」

「沒有,當時慕家二太太和慕知寒在外面守著,我們的人沒辦法接近,不過慕洛琛在裡面只呆了二十分鐘,很快便離開了。」

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他身上有條龍 裴老爺子想了想,總覺得慕家老頭子,在這個時候,把慕洛琛叫過去,沒什麼好事。

但他想不通的是,慕家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讓人通知李意,把慕天佑和那個沈綿綿分開關,以防萬一。」

「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