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怎麼對島主家的事情這麼好奇呀!」對方也發現了成陽太過好奇了。

成陽尷尬的笑了一下,不會吧!他們剛剛開始什麼都說了那麼多,為什麼現在就那麼警惕了。

「我當時不說還小嗎?所以也不了解這些事情,所以就好奇了。」

「不要太過好奇了,難道你不知道好奇害死貓嗎?」

墨昊靳一直都在觀察周圍,有一個人一直都在冷笑著,對他們這些人談的話好像很了解的樣子。


「成陽你不餓嗎?吃東西吧!」墨昊靳讓成陽暫時不要問了。

因為他們這些人不會告訴他們更多信息了。

等到墨昊靳來到這裡的時候,洛夢櫻的家已經發生了更大的變化了。


辰曜也開始讓自己的勢力動起來了,他只有掌握了主動權還有絕對勢力才可能保護好自己要保護的人。

洛夢櫻只是站在遠處看著,這些人自己曾經見過了,不想具體的事情洛夢櫻不想理了。

她只有慢慢的人岸的勢力強大,到時候他就是名正言順的接班人。

洛夢櫻在花園裡面,辰曜看到洛夢櫻在,他把外套給洛夢櫻穿上,他給洛夢櫻推鞦韆說:「幽幽,小時候你最喜歡來這裡玩,可是現在已經晚了,天氣冷。」

「爹地,爹地你看這裡的天空,是不是可以看到很多星星呀!可是爹地已經很久沒有陪過幽幽了,今天真的太難得了。」這裡的晚上真的很美,可是他們又有多少可以安心的觀看呢?

「幽幽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要和爹地說。」辰曜躺在草坪上,洛夢櫻也從鞦韆下來,她也和爹地一起看。

「爹地,你的勢力差不多已經準備就緒了吧!」洛夢櫻拉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說。

「幽幽,爹地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好你們,其實當年我就應該這樣了,是爹地錯了。」辰曜當年為了別人,所以讓洛夢櫻一次次遇到了危險。

「爹地以後我就不是你的幽少主了,我只想做你的女兒幽幽,而不是他們想要權利,碧藍深幽的主人,這個地方以後就給岸吧!我就可以安心的做你們的小公主好不好。」洛夢櫻把從脖子東西交到辰曜的手上。

「幽幽你怎麼可以把這個給爹地,你要有勢力才可以保護自己,保護你想要保護的人。」辰曜給這個東西給洛夢櫻就是希望她可以保護好自己。

「爹地,我已經長大了,我想等到岸成為新的少主,我就打算離開了。」洛夢櫻現在的情況真的不希望在這裡了,在外面讓他好好活著。

洛悠看到他們兩父女進來,給他們倒了開水去一下寒氣。

「媽咪,怎麼就你一個人在呀!弟弟在忙什麼呀!」洛夢櫻左看右看都看不到她那個粘人的弟弟。

「岸他呀!你不用擔心他,有人帶著他去跑步了。」岸可是越來越勤奮了。

「有人跟著他嗎?」洛夢櫻知道這裡已經被人保護好了,可是還是忍不住關心。

「幽幽,放心吧!你早點休息,這些事情都交給爹地就好了。」洛悠知道洛夢櫻這段時間真的太辛苦了。

「好,那弟弟回來了,就讓他來找一下我,爹地媽咪你們也早點休息吧!」洛夢櫻想一下,還是見到岸她才可以放心。

洛夢櫻知道了司亦琛的事情,想不到司亦琛放棄了司家。

司亦琛把司家的勢力給了洛夢櫻,他也不想再讓其他家族消失,他想要讓林童景這個兒子好好的生活,而不是像他們這些人一樣。

他們這些孩子真的不容易,所以沒有司家,那林童景就可以永遠都不會接觸這些了。

洛夢櫻也是一樣的,所以也明白司亦琛的選擇。

「亦琛哥哥,你什麼時候離開呀!」洛夢櫻知道他應該不會留太久了。

「等到所有事情都塵埃落定了,我就離開了,有空我會回來看一下,雖然沒有了司家這個大家族,可是我的家還在,我會有空我會帶林童景回來看看,不知道幽幽還歡不歡迎我。」司亦琛不想再一次進入這些權利爭鬥。 「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列祖列宗,你們難道真的要拋棄我們這些劍閣弟子了么?」

望著眼前這一幕,泰阿雙手緊攥在一起,指尖戳破了掌心,溢出絲絲殷紅的鮮血,都分毫未曾覺察,只是痴痴的望著劍光沖雲霄的洗劍池,喃喃自語不止。,最新章節訪問:。

看著泰阿的模樣,昆吾和雲彩沉默無言,但面上也滿是無法掩飾的悲色。從剛才胖子的情況,可以看出,洗劍池並不是只會將飛劍賜予普通人,而是有它自己的考量。

可越是這樣,便越是叫泰阿、昆吾和龍彩心碎。因為如果洗劍池的機緣,只是針對普通人的話,那他們心中還能說得過去;但如今發現洗劍池並不是針對普通人,而是因為看不上他們,所以才沒有賜予飛劍。這對於他們而言,無疑是把心中所有劍修的驕傲,打了個粉碎。

身為劍修,卻連普通人都不如,甚至連師門傳承之地的道統傳承都拿不到,這是何其悲哀的一件事,又何嘗不是一種莫大的諷刺!

「你要不要試試?」衛雀此時完全沉浸在獲得飛劍的欣喜中,哪裡有時間去考慮泰阿等人的感受,將手中那如流波般的飛劍顛來倒去的仔細看了一圈后,笑吟吟的對林白道。

在這小妮子看來,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好東西就得有人分享才行,泰阿那個兇巴巴的傢伙當然不行,而林白就再好不過。最重要的是,在她想來,泰阿等人得不到飛劍,一點兒都不奇怪,可如果林白不能從洗劍池裡得到飛劍,那就是怪事了。

聽得此言,林白本想拒絕,畢竟他不是劍修,而泰阿和昆吾他們都被劍池反彈回來,自己過去,恐怕也是難逃自取其辱的下場。但這念頭剛在林白腦海中出現一瞬,便又被他打消,就算是自取其辱又如何,只要能感受一番劍池內孕育的劍意,便不算虧本。

要知道大道三千,雖然殊途,但卻同歸。從操縱飛劍以來,林白便已發現,這些劍修的術法,也並不是不能被相師借鑒,而且這種凌厲的攻伐手段,正是如今的相師所最稀缺的。如果自己能感受到洗劍池中的劍道奧義,未嘗不能把心中的一些疑惑解開。

想到此處,林白便沒有猶豫,緩緩向著洗劍池走去。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吧河圖洛書以及青蓮懸浮在了身邊,混沌氣息和浩然正氣湧出,如雨簾,拱衛周身。

這便是林白心中所想的退路,就算自己真是如泰阿一般,被這劍池給彈出來,但在混沌氣息和浩然正氣的庇護下,就算是彈回,也不會彈得如泰阿那般狼狽難堪。

洗劍池中,水波不興,猶如一整塊翠綠的碧玉,池水中瑞氣千重,就像是蒙塵了千年的明珠,被人突然拭去塵土后,開始拼了命的向世間釋放光明。

林白望著水中自己的投影,自嘲一笑,深吸一口氣后,緩緩蹲下身來,將手向著洗劍池內碰觸而去!雖然林白的動作輕微,但場內所有人的目光,登時都已匯聚到了他身上!

尤其是在泰阿的目光中,更是夾雜著一種深沉到了極致的緊張。他如今真是有些害怕,害怕林白也能如衛雀一般,從洗劍池中獲得未曾認主的飛劍。如果真發生那樣一幕的話,他心中的驕傲叫要被全部粉碎,他就再不會知道,自己究竟還有什麼資格被稱為劍修!

好強的劍意!對於泰阿心中的所思所想,林白哪裡能知曉,如今他的心思都已匯聚在了洗劍池上。雖然指尖還未曾碰觸到水面,他便已感受到,自這水池中,正不時有凌厲劍意在其中遊走,每一縷劍意都重逾千鈞,若是這洗劍池動了殺心,絕對能一擊就把人變成肉泥。

錚!錚!錚!就在林白指尖碰觸到水面之際,自水池中驟然傳出陣陣長劍出鞘的錚鳴,而且在這同一瞬間,林白更是感覺到自水池中,似乎有千百道劍意同一時間對準了自己!

更準確的說,這些劍意對準的並不是自己,而是河圖洛書與青蓮!似乎洗劍池,對這兩者擁有一種極強的忌憚和敵視之意,不容許這兩者靠近它分毫。

而且林白更能準確的把握到,如今洗劍池發出的這種錚然劍意,雖然並沒殺心,但卻滿含著告誡之意,意在警告自己,馬*河圖洛書和青蓮收起,否則的話,就會萬道仙劍戮心!

而在這恐怖無匹的劍意下,河圖洛書也是破天荒的開始嗡鳴作響,順著它的身軀,有萬千氣息垂降,猶如天地都在為之而顫鳴,又像是山河都要為之而色變。

沉默片刻,林白還是怕出現什麼意外,便收起了比拼之心,將河圖洛書和青蓮收回體內。這洗劍池的古怪甚多,而且雖然池中的劍意並沒有殺戮之意,但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某種異變。如果殺意陡現的話,這種至鋒至銳的劍意,保不齊就會造成怎樣的後患。

如果這池中劍意殺機出現,恐怕就算是自己施展出法則領域,都要被它盡數屠戮成空!感觸著池中的劍意,林白輕輕感慨出聲,更是為往昔劍閣的實力而震驚。恐怕傳說中的那些劍仙,都是和劍閣有著莫大的淵源,否則的話,這池中劍意絕對不會如此浩大!

但就在林白感慨,指尖沒入水面一寸之際,身形卻是陡然一顫,動作登時停住,似乎時間在這一刻,已經對他定格了一般!而在林白的感知中,在這一刻,自洗劍池內,正有萬千劍意正對他劍鋒所指,雖然有浩然之氣保護身軀,但依舊覺得身體似乎都要在這威壓下爆裂。

這是一種浩瀚龐大的劍意,不管是昆吾,還是泰阿,抑或是龍彩,這些劍閣弟子所修習的劍意,連池中這股劍意的十分之一,恐怕都不及!甚至於林白毫不懷疑,這無與倫比的劍意,當世恐怕無人能擋,就算是所謂劍仙的全力一擊,應該也只是如此!

不僅僅是林白,就連場外的泰阿、昆吾和龍彩等人,也感受到了這股逼人的劍意。而在感受到這股劍意后,泰阿面上更是流露出一種幾近於絕望的神情。這一刻的情形,和衛雀得劍時候的畫面是何其相似,他是真怕洗劍池會把飛劍交付林白!

沒有任何猶豫,林白懸在身畔的左手指尖迅疾掐動,法則領域倏然而現,將他的身體周圍盡數包裹,四相之力在其中沉浮不定,衍化萬千奧義!而浩然正氣,更是自脊背而生,撐起林白身軀,不讓心智為洗劍池中的威壓而變!

錚!就在林白剛剛將這一切完成的時候,洗劍池中的那股劍意陡然爆發開來!在這一刻,天地間的一切,彷彿都已不復存在,整個世界,都只剩下了這一道劍光!無論是什麼光亮,無論是什麼力量,在這一擊之下,都顯得是那樣的微不足道,黯淡的如螢蟲之光。

轟!猶如天雷勾動地火,一聲劇烈如雷暴般的聲響后,在這股劍意的沖襲之下,林白避無可避,法則領域倏然碎裂,他整個人更是朝後倒飛而去,口中更是大口噴吐鮮血。

與此同時,洗劍池之中毫光更是萬丈,錚然之音不絕於耳,似有萬把飛劍齊鳴!這聲音連接在一起,猶如魔音灌耳,叫人只覺得心魄俱寒!

林白朝後倒飛出去后,直退了丈余,才算是穩住了身形,伸手抹去了嘴角的血液后,面上滿是不可置信之色,心中也是震顫莫名。這還是他此番回歸之後,第一次受到此種重創。

剛才的那道凜冽劍意,可謂是凜冽到了極致,在和法則領域碰觸到之後,竟然如摧枯拉朽般,直接就把法則領域完全撕碎!也虧得自己有浩然正氣庇護心神,心神才算沒受到重創。


「太強大了!這繁榮時期的劍閣,究竟是強大到了怎樣的地步!」而且林白更慶幸的是,在剛才劍池對自己的那一擊之下,聲勢雖然浩大,但卻沒有殺戮之意,更準確的說。剛才那一擊,更像是劍池與自己的比拼,似乎是想跟自己一較高下。

林白很慶幸,慶幸剛剛那一擊只是切磋,沒有蘊含殺戮之意,否則的話,自己這一次恐怕真就要被磨滅的神魂俱滅,化為灰灰,再不存於世間。

在這恐怖的一擊下,衛雀也是嚇得小臉發白,提心弔膽的看著林白,吐了吐小舌頭,心中無比懊惱自己剛才攛掇林白來觸碰洗劍池,否則的話,怎麼會有此劫!

不對,不對勁!旁人看不出來其中的玄機,但在場之人中,修為最高的泰阿如何能看不出,他分明發現,剛才劍池對林白的一擊,根本就不是如對付自己那樣,充滿了敵意。而是簡單的切磋,就像是兩個久違的老友重逢,自然而然的想要一較高下。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洗劍池到底是為什麼會這樣?!望著毫光紛呈的洗劍池,泰阿面上滿是疑惑,完全想不通,為什麼明明是劍閣的重地,非但不對劍閣弟子照拂,反倒是對於一些外來人百般照拂,甚至於還生出這種惺惺相惜之感。

轟!但就在此時,洗劍池中,池水卻是轟然爆響,無數水柱驟然衝起,猶如一柄柄水劍,指天豎地,凌厲至極!劍光直衝鬥牛之間,聲勢可謂是浩瀚至極! 洛夢櫻起來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10點多了。

「你們怎麼都不叫我起來。」洛夢櫻看了一下時間,她都本來是等著岸,可是岸還是沒有過來。

「少主,你困了,還是讓你好好休息,這是島主讓我們不要打擾您。」詩悅把早餐送來洛夢櫻的房間說。

「岸在幹什麼了。」洛夢櫻吃著早餐問。

「回少主,少爺已經出去了。」詩悅說。

洛夢櫻看著窗外,今天家裡來了不是人呀!

洛夢櫻也清楚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就算她放棄了權利,但是還沒有完成,怎麼又事情都應該告訴自己的。

「很難得今天可以見到大家,現在是在開管理大會嗎?怎麼都不通知我呢?」洛夢櫻推開沉重的大門,看到他們應該已經爭吵很久了。

「少主,我們在談事情,你不應該打擾。」顧家主直接說。

「顧家主,你說得是什麼話,我可是你們的少主,既然是關於島上的事情,我參加有何不可。」洛夢櫻說完,在辰曜旁邊坐了下來。

「爹地,打擾了。」

「幽幽,你呀!小時候帶你來,可是最討厭的。」辰曜也不會阻止洛夢櫻,她喜歡就好。

「沒錯,少主來參加是正常不過的事情。」厲熠也在。

「你們不要太在意我的,你們繼續吧!」洛夢櫻不想對他們說的話進行回到,就閉著眼睛,讓他們認為洛夢櫻已經睡著了。

他們就知道這個少主就是一個麻煩,以前就是哭著,要麼就在這裡到處的鬧著,當時他們只認為洛夢櫻就是一個孩子,可是現在他們都明白了,她就是讓他們沒有辦法讓辰曜答應他們的一下請求罷了。

他們說什麼洛夢櫻都不知道的樣子,等到他們都離開了。

「厲熠,你留下來。」辰曜看著他們一個個的離開,辰曜讓厲熠留了下來。

「島主,請問有什麼吩咐呢!」厲熠聽到辰曜的聲音馬上站住了,辰曜可是他崇拜的人,一直都是聽別人說這個島主的事情,可是一場會議下來,他親身了解到了辰曜的能力。

「你不要緊張,現在我就是你的長輩而已,你可以叫我叔叔。」辰曜對看著厲熠緊張的樣子說,他痛愛幽幽,保護幽幽,辰曜又怎麼會為難他呢?

「島主,叔叔是有什麼事情和我說嗎?」厲熠心裡想著幽幽你快點醒過來呀!

「真的很開心你可以這些年保護幽幽,你現在是厲家的家主了,有一些事情我希望你可以答應我,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情,希望你可以看著你們這些年的感情,可以幫一下幽幽。」辰曜就算不說,厲熠也會的。

「叔叔,你放心吧!只有我在,我一定會保護好幽幽。」厲熠已經決定好了,幽幽是他要保護的人。

「你和你父親很像,不過我當年和你父親沒有太多的交往。」厲家的人很多,辰曜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深交。

「島主,你認識我爹地。」厲熠已經記不住了爹地長什麼樣子了。

「有過幾面之緣。」辰曜想起了說。

「爹地你們都忙完了,怎麼都叫我。」洛夢櫻揉了揉眼睛說。

「幽幽,你還是我最愛的小貓咪,可是爹地現在抱不起來你了。」辰曜摸著洛夢櫻的頭,幽幽難得在這裡留不住你了嗎?

爹地,幽幽真的長大了,以後你可以不用擔心我了,洛夢櫻挽著辰曜的手說:「厲熠哥哥,第一次參加這麼大的會議怎麼樣呀!是不是感覺自己很厲害了。」

「幽幽,你又在笑話我了,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厲熠才不打算打擾洛夢櫻一家人。

「厲熠哥哥留下來吃午飯吧!」洛夢櫻說。

「留下來吧!」辰曜對洛夢櫻的要求都會同意的。

岸回來的時候是晚上了,洛悠回來之後也一直都是心神不寧,這裡真的人喘不過氣來。

「洛兒,你回來之後就不愛說話了。」辰曜和洛悠兩個人平平靜靜的看著夜景。

「老公,你說我們回來之後還能離開嗎?」洛悠愛上這個男人,就不可能隨意的生活,但是她還是喜歡那種不是什麼事情都被人服侍的生活,還不如一家人在一個小房子,有一個小花園,養一下小動物,不用想太多的事情,就這樣平平安安的生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