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側頭看了下胖子和火狐狸,他倆都神色凝重的盯着那具屍體,火狐狸若有所思的把眉毛挑了挑,而胖子則是撅着嘴,一臉極爲不開心的樣子。

過了有一分鐘,從胖子的嘴裏擠出了兩個讓在場所有人都吃驚的詞來:“八嘎!” 夜幕下蟄伏的城堡就好像張開血盆大口的怪獸,白天還不覺得怎樣,甚至另有一種情趣,可是現在,看起來竟有幾分可怖,尤其是身邊沒有容祁的情況下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怕黑是女人的天性,哪怕是強悍如如今的我也是。

進到古堡裏沒有開燈,畢竟那個房間的光亮是唯一的標識物,上了樓梯是連續筆直的通道,之前查探過,兩邊都是客房。

目標明確的走到最深處,燈光就是從那裏傳出來的,剛纔在下面的時候我很認真的數了,開燈的是第十三個房間。

等等,我站在走廊盡頭有些愣神,我是一間間的數過去的,這裏只有十二個房間。

是我數錯了?心懷疑惑打開最後的房門,裏面一片漆黑,根本沒有亮燈,我按了門邊的開光,是壞的,這裏根本不可能亮燈?

所以說,我看到的燈光到底是從哪裏傳來的?我根本找不到?

一直在房間呆到容祁回來,容祁拿的是古堡特有的照明工具,那種古銅的煤油燈,在昏黃的燈光下他走到我面前。

在睡覺的地方沒有找到我,他就發鬼氣散發出去查探,最後定在了這裏:“舒淺?怎麼了?”

他習慣性把我攬在懷裏,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搖搖頭,男人身上的味道有安神的作用,就這樣依偎了很長時間,我終於把剛纔看到的和容祁說了。

聽完之後容祁直接抱着我從窗戶跳下來,我們現在是懸浮在古堡前的,容祁很認真的數完:“你看,哪裏有什麼別的房間。”說完之後抱着我又去了古堡的背面。“這一層的房間都是對稱的。”

是嗎?

“好了,你一定是困了,我們回去睡覺吧。”容祁低聲道。

我在容祁的懷抱裏,眷戀着他的溫度,一時之間也有些迷迷糊糊。

是啊,或許真的是我弄錯了,畢竟容祁也在這,如果真的有什麼東西,他怎麼可能會感覺不到?

如此想着,我沉沉睡去,一覺睡到大天亮。

“今天有什麼打算?昨天你去幹什麼了?”賴牀已經成爲容祁回到我身邊以後最喜歡做的事情,躺在容祁懷裏要先把一天要做的事情定下來才能起牀。

“我去打聽消息了,這個小鎮有個非常好的習俗,就是會將每年發生的大事件記錄保存下來,昨天晚上我去找人拿了資料,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哪裏都不去,就呆在屋子裏。”

“是呆在屋子裏看資料。”

“舒淺,你刻意強調這個是在預示我什麼嗎?”

“嗷?”個老色鬼!

日上三竿我們才真正從牀上起來,吃了容祁準備的早餐之後就趴在桌子上查看資料。

容祁拿到這些資料的手段應該很暴力,紙張有明顯的褶皺,而且還有幾滴看起來是剛滴落不久新鮮的血液。

我覺得這沒什麼,有的時候人不合作用點暴力也無可厚非。

“舒淺,你先在這裏看着,家裏吃的東西不多,我去外面再取一些材料。”

容大總裁被我調教成了容小男人,宜室宜家,簡直不能更得意好不好,估計看到這會兒的容祁,容家人一定會吃驚的掉了下巴。

本來我是在很認真的看資料的,忽然就有小孩子的聲音隱約從樓上傳出來。

在成爲一位母親之後,見到孩子就邁不動腿那是一定的,尤其是聽不得小孩子哭。根本沒有去想這裏爲什麼會有孩子就衝到了樓上。

結果什麼都沒有。

“難道是看資料看的耳朵出問題了?”我撓撓頭從樓上下來,等容祁回來之後我已經恢復認真翻資料的狀態,至於剛纔發生的事情我沒說,不是刻意隱瞞,是覺得沒必要。

結果接下來的幾天,只要容祁不在就總會有詭異的事情發生,比如說之前的哭聲,還有小孩跑步的聲音。

一次兩次還好,次數多了那就肯定有鬼。

於是某一天我很認真的對容祁說:“容祁我認真和你說,這房間有鬼。”

“噗嗤。”容祁一點不客氣的笑了。“舒淺,我還不知道有那個鬼敢在我們面前出現?”

這話是這麼說沒錯,可……

“你一定是太緊張了,不然這樣。”他將我的手抓過來,然後用自己的鬼氣牽引着我的靈氣在整個古堡裏巡視一番,每一個房間,每一個角落,要是有任何異常都能查探得到,結果什麼都沒有。

好吧,是我太緊張了。

只能這麼承認。

不過有一天,我和容祁一起看到了。

這天,我們在家裏看了一天的資料,我眼睛都疼了。所以吃完飯的時候,容祁說要帶着我去後面的小樹林裏散散步。

樹林依舊是那樣凌亂的樣子,在夜色之中看起來有幾分可怖,但有容祁在我身邊,我自然什麼都不會怕。

我們兩個牽着手在樹林裏晃盪,我有些神色抑鬱,容祁似乎注意到了我的低落,捏住我的下巴,逼着我擡頭看他。

“舒淺,怎麼了?”容祁低頭看着我,黑眸在夜色直至用熠熠生輝。

“我在想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能夠找到那個畸形的孩子。”我低聲道,“都那麼久了,我們一直都沒有……”

我的後半句話,被容祁用冰冷的脣堵住。

他在我的脣上廝磨了許久,才鬆開,垂眸看着我,低聲道:“不用擔心,舒淺,會找到的,一切都會好的。”

容祁的聲音彷彿帶着魔力,真的讓我躁動的心平靜下來。

我點點頭,剛想回答他,可不想突然,我的餘光感覺到一絲不對。

我立刻擡頭,就看見黑漆漆的城堡中,有一個房間的燈亮着,格外的突兀。

又是那個房間。

孤零零亮着燈的房間和上次看到的情況不同,這次竟然看到有一個人影站在牀邊,看着像是個孩子。

“容祁你看。”我慌忙的開口,“你也看到了是不是。”

容祁轉過頭,看到那抹燈光時,臉色也是一沉,然後一臉戾氣的看着那個窗戶。

下一秒,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胖子這一聲“八嘎”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李局長笑着說道:“這麼胖同志這麼幽默,平日裏一定喜歡看抗日題材的電影吧?”

胖子並不理會李局長,依舊凝視着那句屍體,自言自語的說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而自己往往卻察覺不到,直到你的敵人告訴你在哪裏!”

“胖子,你瞎叨叨什麼呢?趕緊告訴我!”我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心想你個死胖子什麼時候學的喜歡故弄玄虛起來。

胖子瞥了我一眼,扭過頭很嚴肅的衝李局說道:“李局,有會議室嗎?我們去會議室詳談!”

“有!請隨我來!”

我們三個跟着李局來到了一個敞亮乾淨的會議室,坐下後,李局連忙給我和胖子散煙。

“胖同志,您一定發現什麼了,現在可以跟我們講了嗎?”李局笑容可掬的說道。

“李局,你可相信妖孽精怪只說?”胖子撇着嘴,試探的問道。

李局長笑了笑答道:“這個嘛,雖然暫時還沒見過,但是也不排除有超能力的動物啊,人既然可以有超能力,動物爲何不可?”

一聽李局的話,我忍不住笑咳了一聲,心說這個李局還真有意思,動不動喜歡超能力上扯,不過也難怪,在他的世界觀裏是很難接受一些匪夷所思的事物的。

胖子聽了李局的話後,臉上的肥肉抽了一下,他彈了彈菸灰後接着說道:“這件事不是超能力那麼簡單,我已經知道這背後的主使是什麼了,這是一個來自日本的妖怪!”

“妖怪?”

“不錯,妖怪?”

“哦!”李局似信非信的點了點頭,從他的表情上,我可以很清楚的解讀到他對胖子說法的質疑和一些輕蔑。

不過,李局還是非常有城府的人,他也抽出一根香菸點上後,很有耐心的問胖子:“同志能不能說的再詳細點兒?”

胖子站起身,學着偉人的走路姿勢一邊挪動着步子一邊說:“中華有千妖,夷邦亦有百怪,這本是沒有什麼可稀奇的,我自幼學道之時,就聽我師父給我詳細介紹過這天下的精怪之類,以及它們的特徵屬性,其中有一種妖怪叫做柳生鬼姬,它本是日本戰國時期一個將軍家中栽種的櫻花樹,這個將軍一心想要振興國家一統天下,但是無奈主上窮奢極欲,只顧自己享樂不理朝政,最終難逃國破家亡的命運,在國家即將滅亡之時,這個將軍在這顆櫻花樹前剖腹自殺,並且立下詛咒,凡事接觸過落櫻之人,全部會死於自己的貪慾,後來這顆櫻花樹就成了精,專門來勾引人的魂魄,只要一個人有愛好,或者有願望,它就會讓你的這種*無限的放大,直到讓你處於忘我的境界,最終心臟爆裂而死!”

胖子頓了頓,接着說道:“剛纔我看那具屍體,雖然處於冰凍的狀態,但是他的經脈舒展,肌肉也都處於鬆弛的狀態,根本就不像是心臟病突發時的那種緊張的情況,說明死者在臨死前,一定是處於身心愉悅甚至興奮的狀態,因此我懷疑這些專家都是死於這個妖精的手筆!”

李局長聽完之後,沉思了片刻說道:“胖同志,你的故事我很感興趣,只是這似乎有些太玄了!”

“一點兒也不玄,每個精怪都有自己的特點,我們中華雖然地大物博,但是沒有這種以激發人的*害人性命的妖怪,因此,我可以斷定,這些人的死定於那東瀛的妖孽有關!”胖子認真的補充道。

李局長咳嗽了一聲,表情顯得有些無奈的說道:“胖同志,我們還是看看從風水的角度如何解釋他們的死亡吧,坦率的說,我還是很難信服你的說法,畢竟妖精的說法真的很……”李局長實在不願意說出太讓胖子感到難堪的話,於是很禮貌的笑了笑。

還沒等胖子繼續解釋,火狐狸站起身,慢悠悠的走到李局長的面前,擺出了一個優美的姿勢,很嫵媚的衝李局長笑了笑:“李局,你看我像不像個妖怪?”

李局長也是快五十的人了,冷不丁被一個模樣二十來歲的美麗女人這樣一問,臉一下子就紅了,他顯得有些拘促的傻笑道:“這位女同志怎麼這麼會開玩笑,您怎麼可能是妖怪,你要說你說國家一級演員我還信,呵呵……”

火狐狸笑而不語,我知道這傢伙是想給李局長的思想動一動外科手術,連忙阻止道:“紅姐,不要!”

“沒事!”說罷,火狐狸的腦袋一下子就變成了狐狸頭的模樣,長長的獠牙上還滴着口水。

這李局長這輩子哪裏見過這場景,嚇的一下子就從沙發上蹦了起來,隨手掏出手槍,哆哆嗦嗦的對準火狐狸大聲叫道:“你不要過來,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火狐狸腦袋一晃,又變回女人的姿態,略帶諷刺的揶揄道:“呦!就這點膽量,真難想象以前你還和我們平平一起上過戰場?”

說罷,她又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了下去,極爲不屑的白了李局長一眼。

李局長依舊沒有從剛纔的場景中緩過神來,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驚愕的看着我說道:“康平!這,這到底怎麼回事,你們,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我一看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再隱瞞也沒有什麼意義了,於是向李局做出讓他坐下的手勢說道:“李局長,您先坐下,聽我慢慢跟你說!”

李局長盯着我看了幾秒鐘,又擦了擦臉上的汗,這才把手槍收起來,極爲謹慎的慢慢坐下,他目光不停的掃視着我們三個,不過不再是剛纔那種慈祥和藹的目光,而是一種緊張警惕的神色。

“李局,實不相瞞,我的這個姐姐是個九尾狐精,您剛纔也看到了,俗話說的好,眼見爲實,這下你該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妖精的存在了吧,該幫的忙,我們一定會幫,這一點你放心,只是我希望你能給我們保守祕密,這也符合你的工作性質不是?”我微笑着說道。

李局揉了揉太陽穴,做了好幾下深呼吸說道:“好,你們放心,我一定給你們保守祕密,只是,只是這太不可思議了!”

我看見李局緊張的樣子不禁感到好笑,心說你這纔是看見火狐狸的真身,你要是看見我變成狼人的樣子,還不要活活的被嚇死啊。

“行了,廢話不多說了,李局,這些專家或者領導出事的地點在哪裏?帶我們去看看!”胖子站起身不耐煩的說道。

“呃,好好,好,我這就帶你們去!”李局長依舊沒有從剛纔緊張的氣氛中解脫出來,他只是嘴上應着,屁股依舊沒有離開沙發,做出一副沉思者的樣子。

胖子苦笑了一下走到李局長的面前,輕拍了下他的肩膀說道:“李局,放心吧,我和老馬都是大活人,我們都是道士,那狐仙妹子也是好人一個,她不會爲難你的!”

李局長畢竟也是經過場面的人,他站起身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出事的地點就在國防科技大學,我們的專家在那裏正在搞一個國防攻關項目,對了,我還想起一件事來,這些出事的專家也好,領導也罷,出事前的一個月都去過國防科技大學!”

“看來問題的癥結就在那所學校裏,我們現在就走!”胖子催促道。

爲了低調行事,在我的要求下,李局坐上了我的奔馳車,我們四個出了國家保密局的大門,一路向國防科大的方向開去。

這一路上可真是李局長給緊張壞了,我是駕駛員,自然坐在前排,胖子喜歡坐副駕駛,一上車就先搶到了位子,剩下的李局長和火狐狸只能一起坐在車的後排。

李局長尷尬緊張的和火狐狸坐在一起,一路上一句話也不敢多說,胖子動不動扭過頭看看這二位,瞧見李局長那副表情,忍不住的笑了笑。

“狐,狐同志,你……!”李局長驚駭叫道。

我立刻看後視鏡,只見火狐狸側過身,笑眯眯的看着這個小老頭,一副捉弄人的表情,而李局長臉色慘白,渾身都哆嗦了起來。

胖子扭過頭一看,假裝生氣的批評火狐狸道:“我說紅妹子,你就別嚇唬李局長了,趕緊把毛爪子變回去!”

身後傳來了火狐狸銀鈴般的笑聲,她捂嘴的瞬間,我看見她已經把手變成了狐爪的樣子,尖尖的指甲上還閃着寒光。

“紅姐,不要,”我皺着眉扭扭頭說道。

火狐狸這次正身坐好,臉上一副得意的笑容。

半個小時後,我們來到了國防科技大學,李局長指着遠處的一個小白樓說道:“就在哪裏,我們搞項目的地方!”

由於此時有很多學生進進出出,我把車的速度放到最低,一羣學生看見我們開車奔馳車在校園裏緩緩前行,都側目交頭接耳的指指點點。

尤其是火狐狸想透透氣,把車窗打開,更是引得一羣半大小子,直愣愣的盯着她看。

當我們離那個小白樓還有幾十米遠的時候,胖子就神色嚴峻的說道:“孃的!好大的妖氣!”

我一看,可不咋的,一股濃濃的妖氣瀰漫在那個小白樓周圍。

這個小白樓前是一個類似於植物園的地方,裏面有好多學生坐在青青的草地上讀書或是交談,更有一對對兒情侶在不大的小樹林裏走來走去。

“胖子快看!櫻花樹!”我指着靠近白樓窗戶邊兒的兩顆正在盛開的櫻花樹說道。

“咱們把車停在路邊兒,走過去看看!”胖子提議道。

我們四個隨即把車子停好,下了車,直直的向那兩顆櫻花樹走去。

一股股濃烈的妖氣正從那櫻花樹裏往外面冒,尤其是那一朵朵櫻花,就好像是長了眼睛似的,看見我們向它走來,居然都把臉轉了過來,枝頭也跟着輕微的搖晃了起來。 我從來沒有想到會出現眼前這種情況,容祁直接落在牆上,想要打破那扇窗戶。

下一秒,那個窗戶突然就消失了,變成了堅固的牆面,牆面被容祁硬生生的被砸出了一個大窟窿。

我頓時呆住。

那個本來在那裏的房間就這麼在我眼前憑空消失了?

容祁也是一怔,然後更怒,擡手對着城堡又是一掌。

爲了預防容祁發飆將古堡毀了,我趕緊也飛上去將人強拽下來。“好了,別生氣了,之前小林不是給過我們這個城堡的平面圖嗎?要是真有這麼個地方存在,我們肯定找到。”

去拿了平面圖,我們對那一層進行一一對應,外部結構、內部結構,最後終於在其中的一角發現了一塊缺失。

“容祁你看這裏。”我立刻指着城堡圖紙上缺了的一塊,這個房間應該就在這裏。

容祁看了看,“現在我們就去把這個房間找到,去了你的心病。”

沒錯,那個缺失的部分就應該是我在外面看到的房間。

是不知道什麼目的被刻意隱藏起來的第十三個房間。

之前沒有發現,現在知道這個就發現,其實左邊的房間要比右邊小一點,所以雖然房間的數目是一樣的卻能明顯空出一個地方。

“應該就是這裏。”我敲了敲牆壁,之後就有出大力的,容祁隨意的揮手,牆壁就被炸開一個大口子,裏面竟然真的有一個房間。

有了這個發現就證明我之前看到的並不是錯覺或者別的之類。

進入房間後,容祁沒有馬上查看房間裏的東西,而是徑直走到窗口,結果就發現了一個很精巧的裝置。

是開關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