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樑聽到這些話之後,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接着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順勢轉過頭看着旁邊的兩個姑娘,對着兩個姑娘露出來了一臉求助的表情。

可誰知道對面的馬提咪和林藝聰兩個人看到於樑的表情之後,一個個只是笑了起來,似乎根本就沒有絲毫同情這傢伙的意思。

……

“好了好了,我說你們兩位大哥就別吵了啊!”


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理他。

小霸王的嘴角閃過一絲冷哼。

“平日裏人家說雲空間怎麼怎麼樣,他媽這一次去石林的時候,你看看你那個逼樣子,我也就不想說了,你哪點兒像個大老爺們兒了呀!”

雲空間聽到這句話之後,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老子他媽去你大爺的吧!人家都說我已經做的很不錯了,怎麼就你一個槓精的,你要是覺得自己可以的話,到時候老哥下一次直播的時候你也去呀!”

對面的小霸王呵呵一笑。

只不過小霸王的嘴角卻勾勒起一絲不爽的味道。

“這傢伙給你牛逼的,你他媽以爲自己是什麼人啊?還真是給你臉了,對不對?”

“你最好少跟我來這一套啊!”

於樑眼看着這兩個傢伙就得扒拉起來了。

而且最奇怪的是雲空間的人和小霸王的人竟然都一個個默默的站在一邊,根本就沒有想要去勸架的意思。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是真的有些無奈了,簡直是有其父必有其……不對不對,真的是有什麼樣的少爺就會有什麼樣的保鏢啊!

這些傢伙也真是夠淡定的,難道就不害怕這兩個人待會打起來了嗎?

也就在這時,於樑連忙一臉激動的來到了兩個人的面前,就這樣對着兩個人嘿嘿一笑。

“這一次我好不容易纔把兩個姑娘要出來,我得先帶着她們離開了,你們兩個人也別吵了,既然你們這麼喜歡對立,那下一次我把小霸王帶去體驗一下就可以了。”

於樑這句話也算是給了這兩個傢伙一個臺階。

果然…!當於樑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雲空間嘴角勾勒起一絲不爽的味道。

“怎麼樣啊?你他媽不是挺牛逼的嗎?有本事下一次你就跟着樑爺一塊去呀!”

“去就去,你以爲老子不敢嗎?平日裏我只不過是沒有時間而已,下一次我跟着樑爺一塊去,也得讓你小子知道知道什麼才叫做真正的馬力!”

於樑簡直是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勉強把這兩個傢伙拉開。

當於樑把這兩個傢伙拉開之後,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開着車子就悠哉悠哉地離開了原地。

大約半個多小時之後,於樑已經帶着兩個姑娘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此時林藝聰和馬提咪兩個姑娘坐在沙發上而且抱在一起,這種事情不管發生在誰的身上,恐怕都沒有辦法這麼淡定吧。

……

於樑看到兩個姑娘這個樣子之後,對着兩個姑娘微微一笑。

“放心好吧,你們已經回來了,以後他再也不會使用這種醜陋的手段對付你們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輕輕點了點頭。

“真的是謝謝你了……有些時候就連我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這一次我還以爲自己沒有這麼簡單就出來呢。”

於樑對着面前的林藝聰呵呵一笑。

“你們沒看都已經把李翔那傢伙給打成豬頭了嗎?那個樣子確實挺搞笑的,而且都是我的粉絲們乾的,況且我的粉絲們也有不少是在體制之內的,大家也絕對不會容許這種不公的事情發生,李翔現在已經相當於是衆矢之的了。”

當對面的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林藝聰輕輕點了點頭。

“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什麼了,這件事情真的是謝謝你!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走吧。”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林藝聰順勢起身就準備離開。

而且從林藝聰的背影之中不難看得出來,此時此刻林藝聰整個人好像挺落寞的。

只不過就在林藝聰剛剛離開的時候,馬提咪卻一把拽住了林藝聰的胳膊,對着林藝聰搖了搖頭。

“林總,你準備幹什麼去?”

林藝聰搖了搖頭。

“我不是都已經跟你們說了嗎?以後我的狐吖平臺就不準備開了,所以你們也沒有必要再叫我林總了,以後再見面,咱們大家可都是朋友了啊,這個樣子跟你們相處起來,我覺得還是比較開心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林藝聰轉身就準備離開了。

只不過就在這時,身後的於樑卻突然之間冷不丁地開口。

“林總,我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我也沒有想要勸告你的想法,我只是想單純的問問,如果真的要是放棄了狐吖,你心裏難道一點都不會難過嗎?”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身體就好像觸電了一般,就這樣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也就在這時,林藝聰突然之間轉過頭看着對面的於樑。

“如果你要是這樣子說,那我可就真的挺難受的,因爲我一直都把狐吖當成我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一天天看着狐吖變得越來越大,可事情現在已經到了這一地步,我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們兩個人再因爲我受到任何傷害。” 對面的林藝聰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林藝聰講完這番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其實經過今天這件事情之後,我想李翔那傢伙應該也能想明白了吧,這一次我帶了這麼多粉絲,也算是給這傢伙一個下馬威,他以後絕對不會再做這些上不了檯面的事情了。”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率先擡起頭看着他。

“你剛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照你這麼說來的話,以後他是不是就準備放過林總了?”

於樑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這個我還真的不敢保證,或者說我覺得事情走到了這一地步,我覺得他肯定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老闆。”

可是接下來於樑卻伸出了自己的一根手指。

“不過話說回來了,我可以非常確定,那傢伙肯定不會使用非正規的手段,就算以後他想要對付林總,也只能在生意上進行打壓,但是之前那麼恐怖的打壓,我們都已經挺過來了,所以說在生意上他也沒有任何辦法,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他這次纔會做出這種噁心的動作,咱們基本上已經算是撥雲見日了。”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些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馬提咪這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尤其是聽着剛剛於樑的分析,就連馬提咪自己也覺得自己男朋友的分析似乎沒有什麼大問題。

沉默了片刻之後。

馬提咪這才轉過頭,直勾勾的盯着另外一邊的林藝聰。

“林總,剛剛於樑都已經把話說到這一地步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好好的考慮一下,而且我覺得於樑剛剛說的那些好像也沒什麼問題啊。”

當對面的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林藝聰整個人微微一愣。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馬提咪連忙搖了搖頭。

“我剛剛這些話的意思難道還不準確嗎?我實話告訴你吧,林總,我覺得其實我們完全沒有必要這麼擔心的,不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我知道狐吖對你真的非常重要,如果可以的話……我自然還是希望能夠一直跟你把這件事情好好做下去!”


馬提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算是真正的真情流露了。

對面的林藝聰想了想。

“其實我自己什麼都不在乎,我只不過是覺得一直要把你們兩個人捲進來這件事情,多少都有些於心不忍,因爲你們現在已經不僅僅是我的員工了,更多的應該是我的朋友!”

“尤其是這一次……你們兩個人真的很好充當了一次我的心靈支撐。”

於樑呵呵一笑。

“你們兩個人先好好待在這裏吧,我得出去先做點事情,記得晚飯一定要等我回來啊。”

於樑這傢伙看來早都已經把剛剛所發生的那些事情給忘了,竟然還想着晚飯的事情。

兩個姑娘也不知道於樑要做什麼,但是誰也沒有多問。

於樑直接走到了一處房屋中介那裏,重新租了一套比較大一點的房子。

而且還是一套複式的。

這樣一來的話,看起來就挺不錯的。

當於樑再次回來的時候,兩個姑娘已經準備好了飯菜。

“你剛剛到底幹什麼去了?”

馬提咪就這樣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當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微微一笑。

“我剛剛去重新租了一套房子,這套房子挺大的。”

馬提咪聽到於樑這句話之後微微一愣,就連對面的林藝聰都有些不解。


“這房子待着不是挺好的嗎?怎麼突然之間又準備換了?”

於樑連忙呵呵一笑。

“主要問題是感覺你自己一個人要是再繼續住着的話,可能會有些不太合適,所以我想着咱們幾個人以後就住在一塊了,那個房間挺大的,到時候搬過去之後也夠我們幾個人住的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連忙搖了搖頭。

“這怎麼可以呀?我怎麼可以跟着你們兩個小年輕一塊住?”

於樑呵呵一笑。

“沒什麼呀,這種事情我是可以接受的,反正咱們大家以後在一塊吃飯還能更加熱鬧一些,況且馬提咪平日裏還可以陪着你一起,你們兩個人也有個伴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長出了一口氣。

“畢竟我是一個戶外主播,所以我平日裏在家的時間也比較少一點,馬提咪自己一個人也比較孤單,你們兩個人剛好湊個伴,多好的事情啊,林總你就不要再推脫了啊!”

其實林藝聰一開始確實有些不好意思,跟着人家兩個人一塊住。

但是於樑剛剛把所有的一切都說得這麼好,就連林藝聰自己也感覺到有些不好意思了,確實也不好意思拒絕。

想到了這裏之後,林藝聰這才轉過頭看着對面的馬提咪。



此時此刻,馬提咪對着林藝聰微微一笑。

“反正平日裏於樑一個月能在家裏住10天,我就已經很滿足了,而且我自己一個人也覺得挺孤獨的,如果咱們能夠住在一塊的話,那當然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