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沒有好,不能走。”他溫柔地吻了吻她的髮絲。

重新將她抱回臥室,又換了乾淨的牀單,讓她躺好,然後他也跟着跪坐上來,一雙大手開始按揉她的肩膀,夏海芋下意識地反彈。

他按住她,溫柔地說,“別動,我幫你按摩一下。”

他的力道很適中,十根手指就像是帶着魔力,雖然不是專業的醫生,但好像真的緩解了她的疲憊。

好舒服!

只是……過了一會兒,手指的主人開始不規矩,慢慢地從肩膀的位置滑向雪背,甚至意圖再往下延伸。

夏海芋本來就是昏昏沉沉的,迷糊的腦袋裏像是塞滿了漿糊,唯一的感覺是,身上那雙手,好像要點燃了什麼。

她可以感覺到他指尖的熱度,一下下滑過她的肌膚,所到之處,全都燒起一把熱火,她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光,彷彿躺在雲端。 乖女孩兒

品書網“嗯……”夏海芋迷迷糊糊地發出呻吟,小臉略偏,蹙起的眉心表達出內心的不滿。

“對不起。”唐旭堯立即停手,低聲道歉,“是我不好,對不起。”

對不起……

他是爲了什麼而道歉?!

是爲了現在的停手,還是爲了之前的事?!

雖然分不清楚,但是不管是爲了什麼,他這三個字都深深地撞進了她的心窩,莫名的,夏海芋感到自己的心絃微顫。

也許生病的人都是脆弱的,夏海芋從來不知道自己也會有這麼沒用的時候,他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就讓她的心開始軟化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冒的關係,她總是覺得鼻子酸酸的,眼眶也總是熱熱的,有些控制不住情緒。

沒有辦法,只好緊咬着脣瓣,不讓脆弱流露出來。

唐旭堯看到她的隱忍,心生不捨,低頭吻住她的脣,“別咬自己……”

他的吻很輕,很柔,淺淺的啄吻,一遍又一遍,然後改變目標,小心翼翼地吻遍她的臉頰,最後順着下頜蔓延,流連在她的粉頸。

她一動不動,沉浸在他的溫柔裏。

談不上原諒不原諒,因爲錯的人,不只是他一個。

她也不對。

原諒別人,也放過自己。

雖然所剩不多的理智告訴自己,這樣不好,但是……好像已經沒有辦法抵抗了……

不知何時他的嘴裏忽然多了兩粒藥丸,藉由着親吻的動作,他將藥丸送入她嘴裏,苦苦的味道,兩個人都嚐到了。

“唔……”她擰緊眉心。

他又將一口水餵給她,沖淡了苦澀,卻加劇了灼熱。

水順着她的下頜流淌下來,從纖細的脖子往下,最後沒入她胸口的起伏裏。

唐旭堯微微一笑,擡手試了試她額上的體溫,好似不那麼燒了。

很想再吻吻她,但卻不敢躁進,擁住她,下巴抵着她的頭,“再睡一會兒,好不好?!”

“……”她感覺到他的雙臂充滿了力量,佔有味十足,他的氣息籠罩着她。

察覺到她的身體有些緊繃,唐旭堯卻執着地不肯放開,低聲保證,“我只想靜靜抱着你,你很安全,睡吧,我的乖女孩兒……”

乖女孩兒?!

夏海芋怔了怔,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聽到了這個詞,卻順從心的渴望,勾起遙遠記憶裏另一個畫面。

小時候,爸爸媽媽也是這樣抱着她,在她耳畔說着:睡吧,我的乖女兒。

稱呼不同,意義也完全不同,但是感覺一樣,都給她一種被愛着的、溫暖的感覺。

她被他抱着,感覺自己是如此嬌小,如此被呵護,安全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凝眸認真看他。

毫無意外,在他幽深的黑眸裏,只看到了自己的小影兒。

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勇氣,她竟伸出手,將他反抱住。

唐旭堯看着她柔順的樣子,微微勾起脣,露出滿意的微笑,可是……他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她埋首到他胸前,柔軟的身體緊緊貼着他的,一隻腿甚至與他的交叉,她將姿勢調整得很舒服,但他卻開始不舒服了!

就算他拼命地告訴自己不可以有什麼邪惡的念頭,但是,他是個身心正常的男人,而懷裏的女人又是他喜歡的人,想要不胡思亂想,實在太難了!

這是一件極其考驗男人意志力的事情!

“……”唐旭堯有些緊繃,呼吸變得困難起來。

她吐氣如蘭,熱氣一下下落在他的胸前,就算隔着衣服,那種溫溫的、暖暖的感覺也還是很明顯,快要讓他也跟着發燒了!

啊!

他無聲地呻吟。

額上冒汗。

“夏海芋……給你三秒鐘……推開我!”他下達最後通牒,因爲他意識到自己好像要忍不住了。

“我不!”她不但沒推開他,反而還僵他抱得更緊,“抱我!”

唐旭堯僵住,不敢置信自己聽到了什麼,低頭擡起她的下頜,讓她對上他的眼,“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知道!”她點頭,很認真地回答。

“……”唐旭堯倒抽一口冷氣,他身體的渴望早已被勾起,要知道沒有男人可以拒絕這樣的誘惑!

可是,他在她的眼睛裏看到的卻不是相同的渴望,他看到的,是她的寂寞。

她到底是有多孤單,纔會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主動的話來,這樣的她,讓他怎麼捨得!

而他,真的沒有那麼好。他自私。他的眼裏只有自己。他驕傲。不可一世。任性。無可救藥。

“夏海芋,你會後悔的!”他們之間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實在不適合這樣做。

“……”她沒有說話,也許吧,可是這一刻,她想要他,想要他的擁抱、他的愛。

閉上眼睛,怯怯地,吻上他。

她的動作很青澀,就算被他教導過很多次,但她還是什麼也沒學會,沒有任何技巧,甚至有些毫無章法,偶爾將他弄得微痛。

唐旭堯低吼一聲,化被動爲主動。

地板上很快多了一些東西:她的浴巾,他的衣服和褲子,還有被子,最後甚至連枕頭都被丟了下來,大牀上就只剩下兩個人細密糾纏。

不滿足,還是不滿足……不夠,還是不夠……

是你不夠執着,還是我給的不夠深刻?!

他抱緊她,就好像是珍惜着他生命裏最珍貴的存在。

她抓緊他,就好像是抓住生命裏最後一絲溫暖。 別做傻事(金牌加更)

房間裏瀰漫着曖昧的味道。

凌亂的大牀上,男人以趴臥的姿勢睡着,單薄的牀單僅僅蓋住腰部以下,古銅色的後背完全露在外面,皮膚上有幾道清晰的指痕,足見之前的“運動”有多激烈。

夏海芋慢慢起身,站在牀邊呆望着,看到自己留在他身上的痕跡,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

低頭,看着自己身上也同樣是不可倖免,“草莓”無數。

忘記剛剛做了幾次,總之很瘋狂,可是瘋狂過後,就愈加冷靜。

彎下痠軟的腰,想撿一件衣服穿起,卻在一片凌亂中一眼看到他的襯衫,並且,是那一件,她本來想買給浩然卻因爲他最後沒有送出去的那一件。

手,慢慢地朝着襯衫靠近,一寸寸,一釐釐。

指尖觸及布料,微微握住,微涼的布料貼近掌心,上面好像還殘留着他的氣息。

“……”無聲無息地將襯衫穿在身上。

隨後抱起地上屬於自己的衣服,赤腳走出了臥室。

輕輕帶上門,隔離一切。

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牀上的男人終於緩緩有了醒來的跡象。

模糊不清地咕噥一聲,翻了個身,很累的樣子,明顯還想繼續睡。

大手下意識地往旁邊摸了下,卻沒有摸到想象中的柔軟嬌軀,身體,猛地一僵。

眉心皺起,像是在擔心什麼,迅速睜開眼。

果然,大牀上只剩下他一個人!

幽深的雙眸,瞬間黯淡下去,隨即染上懊惱的神色。

該死!

他怎麼會睡得這麼沉?!

居然不知道她什麼時候下牀的?!

果斷起身,隨手扯來睡袍,邊走邊穿,走到臥室門口的一剎那,心跳如擂。

拜託,她千萬要在!

“夏海芋!”倏地拉開房門,唐旭堯高亢的聲音在300平的空間裏盪出迴響。

一秒……兩秒……三秒……

沒有人回答。

心,涼到半截。

腳步匆匆地往外衝,卻在看到客廳沙發上坐着的人兒時突然頓住,瞳孔忽然放大。

她沒走!

好好地坐在那裏!

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拿着幾粒藥片。

俊龐上的緊繃表情稍稍緩和下來,但眉心又在緊跟着的下一秒皺起,擰成死結。

“你在吃什麼?!”他記得她的藥是丸狀的,並不是片狀!

“……”夏海芋像是被他的吼聲嚇到了,吶吶地說不出話來。

唐旭堯直覺認定自己猜對了,火速上前奪走她手裏的藥片,狠狠丟在地板上,並用腳踩碎,然後怒氣昂揚地瞪着她。

“夏海芋,你瘋了嗎?!”他咆哮質問。

“我……”

“閉嘴!我不想聽你說話!”她才說了一個字,就又被他打斷。

唐旭堯暴躁不已,有些氣急,卻又找不到發泄的渠道。

抓狂一般地抹了把臉,雙手甚至有些顫抖,強力剋制自己不要失控,最後深呼吸了兩口氣,確認自己不會怎麼樣,才小心翼翼地蹲在她面前。

“夏海芋,求求你,不要做傻事!”

“就算你後悔了,就算你想分手……都可以……什麼都可以……只要你別傷害自己!”

“如果你真的那麼討厭我,那我……我可以消失掉……以後都不出現在你面前……”

“你說吧,你想讓我怎麼樣都行!”

……

時間靜止,空氣靜默。

夏海芋直直地看了唐旭堯好一會兒,霧霧的眸光微斂着,故意避開他的注視。

她閃避的模樣讓唐旭堯更爲緊張,生着薄繭的修長手指不禁輕擡她的下頜,沉聲命令,“看着我!”

逃不開,一定要面對啊!

夏海芋無奈地揚起纖長的睫毛,終於迎向那兩道深邃得幾不見底的目光,輕咬了下脣瓣,試探性地問他,“你不想讓我吃那個?!”

“廢話!”

“爲什麼?!”

爲什麼?!

她居然問爲什麼?!

她吃的那個是安眠藥啊!

撒旦哥哥放開我 “夏海芋,你真的想折磨死我是不是?!”

“……”她的表情很茫然。

倏地,唐旭堯伸手捧住了她的臉頰,目光緊緊地糾纏着她的,低聲呢喃,“海芋……不要傷害自己……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也會痛不欲生的!”

有一種目光,直到分手時,才知道是眷戀;有一種感覺,直到離別時,才明白是心痛;有一種心情,直到難眠時,才發現是相思;有一種緣份,直到夢醒時,才清楚是永恆。

夏海芋的心“咚咚”跳着,好像有點明白了些什麼,脣,微微顫着,想開口說話。

但是,他用食指堵住了她的脣,繼續看着她的眼,沉聲道,“某一天,你的人生中不再有我,你嘆氣的時候我不會再去安慰你,你難過的時候我不會再陪你一起難過,你心碎的時候我不會再去陪你一起心碎,雖然我是一個喜歡嫉妒,有點霸道,不能容忍我喜歡的人多看別人一眼的惡劣的人,但我依然希望你過得比我好,希望看到你幸福地過着每一天,所以,你不可以做傻事,知道嗎?!”

夏海芋完全呆掉,突然又有一種想哭的衝動,鼻子酸酸的,卻肯定不是因爲生病的關係。

輕聲哽咽着,慢慢擡起密睫,對上他霸道又溫柔的目光。

伸手將手邊那盒還剩下一大半的藥遞給他看,“唐旭堯……其實……我只是想吃……事後避孕藥……” 清清楚楚

清清楚楚(2008字)

“事後……避孕藥……”唐旭堯嘴角抽搐,僵在當場。

想到自己剛剛說的那些亂七八糟的話,還有白癡似的所作所爲,英俊的臉龐微微扭曲起來,還能有比他更雷人的嗎?!

不過幸好她吃的那個不是安眠藥!

噢!

不對!

吃避孕藥也不是什麼好事!

唐旭堯猛然驚懼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看向夏海芋的目光裏流露出深深的愧疚,“抱歉……這種事應該是我做措施纔對。”

“……”夏海芋的臉不爭氣地紅了紅,這個不能怪他,過去兩次他都有做安全措施,但今天比較突然,沒有準備,所以就……

不可避免地,她再次想到了不久之前那場持久而又火熱的“運動”,兩腿和腰間還泛着痠軟,她蹙起眉心,頭微微低着,視線不期然地落在正蹲在她面前的男人身上。

他只穿着睡袍,腰間的繫帶鬆鬆垮垮的,衣襟兒都沒有對好,露出一大片結實的胸膛。

猛然間,她倒抽了一口涼氣,記憶紛紛回籠,和他翻雲覆雨的片段在腦海裏一一浮現,他們一起糾纏一遍又一遍,他在她的身體裏得到滿足,而她也在他的狂愛裏嚐到極樂的滋味。

噢……老天!

他問過她的,說她清醒後一定會後悔,但是在那個時候,她真的抗拒不了,因爲,太孤單了,也太想他了!

嚴格說起來,是她主動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