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真的很好玩,我只是比較上頭,是生理現象,心裡我還是覺得非常棒的!」江白違心的誇讚道。

分明嚇skr人!不過我被嚇個半死,你們還想倖免?

「走吧,反正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去體驗一波的。」博愛招呼他們上大擺錘的座椅。

確實,無論江白的體驗感如何,他們都是要體驗的。

無非是有準備和無準備的區別。

「等等啊,我剛下來!」江白開始冒冷汗,他才剛剛下來,又一次?

你這是故意殺人,要判刑的!

「噢對……咱等帶風休息好再上去。」博愛摸摸頭,訕笑道。

五個人坐在長椅上聊起了天,具體是一些聯動的項目。

「我覺得我們接下來其實還可以聯動一波。」與珊笑道。

「嗯?又有什麼商單?」江白被乃子…哦不,商單蒙蔽了雙眼。

「不是商單,遊戲區聯動。」與珊解釋道。

「我覺得可行,沒有人不玩遊戲吧?」可兒表示贊同。

「具體是什麼遊戲,聯機的那種?」呂顧加入群聊。

「我的世界這種聯機的沙盒遊戲就不錯,但帶風…有什麼安排嗎。」與珊問道。

江白可是我的世界的老玩家了,做了三年的MC實況。

現在轉型生活,要是再去拍MC絕對滿屏「爺青回」,然後熱度極高的那種。

這種可是王炸,動輒百萬播放的!

「嗯,我的世界我有其他安排,如果遊戲聯動的話可以嘗試一下別的。」江白說道。

他準備把這個王炸留著,留到有意義的時刻。

「或許可以弄個鬼畜?」

「生活區歡迎你們,自閉挑戰隨時準備行動。」

……

「剛剛我們聊天那段要剪掉,別劇透了。」博愛提醒攝像師。

畢竟他們的主職是攝像師,不是什麼up主,不懂業界的規矩。

攝像師點點頭表示可,博愛才放下心來。

「帶風休息好了嘛?」博愛問道。

江白連忙搖頭表示沒有,但博愛並不會相信他的鬼話。

他們在長椅上已經坐了快一個鍾,就是豬都恢復過來了!

而且江白的臉色已經回復,不再鐵青,很明顯已經恢復過來了。

博愛直接喊上四個人把江白抬起,扛上大擺錘。

「不要啊!亞麻跌!」

「你喊破喉嚨都沒人來救你的!」

「破喉嚨破喉嚨!」

總之,江白被迫再次坐上了大擺錘。

「別擺著張司馬臉,我不也坐了兩次。」博愛安慰道。

「……」江白無言。

其實第二次比第一次,會好很多。

江白沒有特別的害怕,因為已經知道這大擺錘是怎樣的尿性了。

不就是突然加速嗎?就這?

他已經忘記那種五臟六腑放空,膀胱里的尿飄起來的感覺。

好了傷疤,忘了痛。

好巧不巧,又是博愛他們三個坐一邊,江白跟呂顧同學背對背靠著坐。

江白一直很好奇,林俊傑唱的《背對背擁抱》怎麼抱,今天他才明白。

這根本不是人做的姿勢,奇行種才能做到這個背對背擁抱吧?

你問江白為什麼知道?他剛剛試了一下……

江白能察覺到呂顧的動作,她嫌馬尾礙事,把皮筋摘掉。

江白有種不祥的預感。

一頭秀髮散開,黑長直!不過散開的時候呂顧甩了一把頭髮。

「啪!」打在江白臉上。

江白此刻知道這不祥的預感是什麼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73章、高中女生,事業賢助

劉德仁和劉牧羊聽罷方澤濤對1981年生物課高考試題及其答案的回憶,禁不住「恨恨地」對方澤濤說道:「你小子有着這麼頂尖的生物課高考滿分的成績,竟然不來學畜牧獸醫專業,真乃是浪費天賦、暴殄天物,實在是可惜!所以我們父子倆現在真想狠狠地揍你一頓!」

趙羊棉也插話說道:「我一年前在無錫時,也曾經責怪過方澤濤為什麼不報考南京農業大學,學習我趙羊棉的老本行農學專業呢?!」

蘇金枝醫生也責怪起方澤濤說道:「生物課高考滿分的成績,不報考醫學院也是非常可惜的!」

這時,羅蘭也打趣地告訴蘇金枝說道:「蘇金枝醫生的這種惋惜,早在去年的七月份,我們無錫市第四人民醫院的主任醫師陳去病教授就已經這樣責怪過方澤濤啦!」

蘇金枝聽罷,立即接過羅蘭的話頭揶揄地說道:「我還曾經聽說過,方澤濤去年七月份在太湖邊急救溺水的羅蘭姑娘時,都不敢按照心肺復甦急救規程解下羅蘭的游泳衣和胸罩,氣得陳去病主任醫師當場就責怪方澤濤顯得非常不專業!所以方澤濤的那個生物課高考滿分的成績看來是徒有其表!因為方澤濤雖然考了個響噹噹的滿分,但是卻不敢加以實際運用,所以他的這個生物課高考的滿分成績算是白考啦!」大家聽罷頓時哄堂大笑!

方澤濤聽罷,頓時不好意思地自嘲說道:「真乃是好事不出門,糗事傳萬里!看來等到開學時,塔格特團場中學的那幫師生們,還不知道要對我方澤濤的這個脫不脫女孩子衣服的桃色新聞,又要添油加醋地編輯出幾個不同的版本呢?!」大家聽罷,頓時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劉德仁教授聽罷,不以為然地對方澤濤說道:「身正不怕影斜,科學不怕詆毀!現在又不是知識越多越反動的特殊年代!其實,我劉德仁和蘇金枝、趙羊棉三個人作為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大學生,連分子生物學和基因育種的概念都沒有學過,不像你們現在這一代的年輕人,在高中階段就已經學到了當代最前沿的分子生物學和基因遺傳變異的知識!時代在進步,知識在更新,所以我們這些老同志如果不繼續學習新知識,很快就趕不上你們這些六十年代才出生的大學生啦!」

方澤濤聽罷,不好意思地回答劉德仁說道:「僅僅靠我們這一點點高中水平的生物學知識,就想成為一個棉花種植和綿羊養殖的科研專才,也未免實在太過天真了!俗話說隔行如隔山,棉花種植業和綿羊養殖業對我這個紡織專業的本科大學生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外行!所以我方澤濤只有老老實實地當一個小學生來向你們這些畜牧獸醫專業的專家們虛心請教的份兒,哪裏還敢接受老前輩們的這般誇獎!再說,要談起用分子生物學和基因遺傳變異原理來改良棉花和綿羊品種,也是你們在座的農學專家和畜牧專家的事情,我這個紡織專業的大學生生來就是享受你們的優質棉花和羊毛成果的!」

劉牧羊也趕緊謙虛地對劉德仁、蘇金枝和趙羊棉說道:「老爸、老媽還有趙羊棉阿姨,你們三位老大學生也不要太謙虛啦!現在我們能夠在你們老一代人已有的棉花和綿羊育種改良科研成就的基礎上來進一步地提高,本身就是享受了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福分!姜還是老的辣!我們年輕人還是要在你們老一代知識分子的傳幫帶之下,才能在棉花和綿羊的育種改良事業上取得更大的進步!」

劉德仁教授聽罷,點點頭贊同地說道:「讓方澤濤和羅蘭這樣的紡織服裝專業人才來改行從事棉花種植和綿羊養殖工作,確實也不太現實,這對國家的紡織服裝高等教育事業來說也是浪費!但是,我從方澤濤的高中生物學課程的優異高考成績上,已經看到了古力娜扎、魯大嫚以及兵團各團場的廣大高中畢業生們投身棉花種植和綿羊養殖事業的良好前景!這些高中畢業生也和方澤濤一樣,都已經學過高中生物學課程,而且都擁有分子生物學和基因遺傳變異的初級知識,因此只要對他們這些高中生繼續進行棉花種植和綿羊養殖的專業深造或技術培訓,他們就一定會成為我們兵團各團場棉花種植和綿羊養殖行業的一大批基層技術能手!現在我們關鍵要做的是必須讓古力娜扎、魯大嫚以及兵團各團場的廣大高中畢業生們能夠儘快地成長起來,並儘快地把他們培養成為棉花種植和綿羊養殖的行家裏手!」

趙羊棉聽罷,接過劉德仁的話頭說道:「既然古力娜扎和魯大嫚也有着全面、系統的高中生物學文化基礎,那麼就應該要充分利用種羊站這種有利的學習和實習、實驗條件,近水樓台先得月,讓古力娜扎和魯大嫚在劉牧羊和習秀念的輔導和培養之下,儘快通過自學考試拿到畜牧獸醫專業的本科文憑!目前,古力娜扎和魯大嫚的自學考試申請已經由團部報送到農五師自學考試辦公室,應該很快就可以批複下來!」

古力娜扎和魯大嫚兩人頓時深受鼓舞地表態說道:「我們一定不辜負大家的希殷切望,儘快拿到畜牧獸醫專業自學考試的本科文憑,併當好劉牧羊和習秀念這兩位正、副站長的事業助手!」

劉牧羊聽罷,滿意地讚歎古力娜扎說道:「本來我只希望你古力娜扎能夠為我洗衣做飯、操持好家務,解除我從事種羊改良育種推廣事業的後顧之憂,我劉牧羊對你就心滿意足啦!沒想到你還能錦上添花,進一步的成為我科研事業的助手和賢內助,看來我劉牧羊將要大賺特賺啦!」大家聽罷頓時哄堂大笑!

習秀念聽罷,反而苦着臉對大家說道:「我和在座的幾位同學,原來都是從石河子大學農學院畜牧獸醫專業兩年制的大專速成班畢業的,現在魯大嫚要是通過自學考試拿到了本科文憑,豈不是要超過我這個大專生,反而要來當我習秀念的老師,並要我習秀念這個副站長讓當她魯大嫚的事業助手了?!」

魯大嫚聽罷,得意地回答習秀念說道:「這有什麼不可以呀?到時候你習秀念可要乖乖地為我魯大嫚洗衣做飯、帶孩子,做我的家庭婦男,讓老娘我一心一意地幹事業哦!」大家聽罷,頓時哄堂大笑,並一起起鬨調侃習秀念,要他在將來老老實實地做魯大嫚的事業助手和男賢內助!

劉德仁則不以為然地「開導」習秀念說道:「你們這屆兩年制的畜牧獸醫專業大專速成班,是當時兵團司令部為了解決各師團基層畜牧獸醫專業人才極度緊缺的狀況,決定額外撥款擴招的。當時這個兩年制的大專速成班只對畜牧獸醫專業人才極度緊缺的團場定向招生,原則上每個緊缺的團場只能招生一名,並且必須要和學生簽訂定向招生協議,規定學生畢業后必須回原來的團場服務五年後才允許調離!雖然這是一個名義上的兩年制大專速成班,但是你習秀念這一班學生實際上是用兩年的時間學完了三年制大專的所有課程,因此你們的大專文憑培養質量並沒有降低!至於現在古力娜扎和魯大嫚要直接報考本科自學考試課程,那是由於她們敢於挑戰自我,願意比自考大專文憑付出更多的努力,因此我們應該予以鼓勵,不應該阻止她們自覺要求進步的積極性嘛!」

習秀念聽罷仍然搖頭嘆息,惹得劉牧羊博士調侃說道:「如果你覺得魯大嫚自考本科文憑讓你習秀念感覺到有壓力,那麼就讓趙羊棉副團長給魯大嫚改變成自考大專算了!」

古力娜扎聽罷,氣得恨恨地捶了一下劉牧羊的腰部說道:「我的劉大博士,你就別給習秀念幫這個倒忙啦!一旦我們將魯大嫚的自考本科改成自考大專,她這個性情剛烈的山東大嫚還不氣得在回家之後,立馬就把我們習副站長的耳朵給揪下來呀?!」大家聽罷,頓時哄堂大笑!

劉德仁也進一步地開導習秀念說道:「我們確實不能改掉魯大嫚的本科自考志願,否則她確實會氣得揪下你習秀念的耳朵!你習秀念與其阻止魯大嫚的進步,不如根據國家的有關政策,在你習秀念大專畢業兩年之後,再報考在職碩士研究生,這樣你習秀念不就又可以超過魯大嫚的本科文憑了嘛!」

其他的大專生也紛紛點頭說道:「我們也要和習秀念一起,報考畜牧獸醫專業的在職碩士研究生!」

劉牧羊聽罷,非常高興地鼓勵習秀念等大專生說道:「其實我們這個種羊站和博士后工作站所研究的課題不就是最實際和最好的碩士研究生論文課題么?因此我們要向石河子大學、兵團司令部和國家教育部們申請更多的在職碩士研究生名額,並採取推薦和報考相集合的原則,爭取讓你們之中更多已經達到學習要求的大專生都能成為在職研究生,並在職完成碩士學位的課程學習和畢業論文,為我們的細毛羊育種改良推廣事業培養出更多高層次的研究生專業人才!」

習秀念聽罷,又板着臉調侃劉牧羊說道:「你這個劉大博士當然是站着說話不腰疼!因為古力娜扎即使拿到了自考本科文憑,離你這個大博士還差好幾個等級呢!看來我這個大專生也只有不得不再努力一下,爭取考上在職碩士研究生才能超過魯大嫚!到時候,你劉牧羊這個大博士、大教授可要擔任我們的碩士研究生導師哦!」大家聽罷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劉牧羊也爽快地回答說道:「我和我爸、還有石河子大學農學院畜牧獸醫專業的的那些教授們,都願意當你們的碩士研究生導師,這也是我們這些畜牧獸醫專業教授們義不容辭的傳、幫、帶義務!」

……

本章節未經授權,暫時無法提供綠色轉碼閱讀.

支持作者,請前往正版網站付費閱讀! 眼下三人組,就是林洛提前組織的升級小隊了。

他在團隊中屬於主導地位,一來他年紀最大,性格穩重大局觀強,二來他在遊戲圈涉足的年頭最多,論遊戲水平也是綜合實力最強。

這個臨時小隊真要算起來,在路人中已經屬於頂配了。

貓頭提到這個,面容一肅:

「要我說的話,這遊戲給我的感覺很怪。像其他遊戲新手入門都很簡單,這遊戲卻反其道行之,我找幾個內測朋友了解過,據說十級後會開放更困難的多人副本,咱們只有三個人,缺的還是最要命的輔助職業,這點是當下要操心的。」

塔塔忽然開口道:

「還有一點很重要,現在輔助玩家很少,而且會玩的都被各大公會收走了。」

很顯然,雖然她是一名女玩家,但絕不是那種躲在團隊後面划水的關係戶。

早在遊戲開服前,三人就計劃好升級計劃。

一個強力的升級團隊,必然是不可能與版本趨勢逆流而行的,就像武器大師說的那句話,世上最強的武器就是補丁,也就是我們玩家說的『版本』。

玩家可以逆版本玩遊戲,這是個人自由。

但如果要追求巔峰,版本是不可逆的,而且玩家也沒必要和版本過不去。

目前版本最強勢職業是戰士和射手,一個負責開團和承傷,一個必須挑起輸出的大梁。

前期的升級小隊只能四人組隊。

於是一番商議下,塔塔主動承擔起前排戰士的任務。

用她本人原話說:「林洛你是射手,你朋友玩法師,輔助這個位置可以有容錯率,但前排定位絕不能有失誤,別人我不放心,我自己來玩戰士吧。」

試問誰能拒絕一個願意玩坦克挨揍的妹子,況且她遊戲技術還那麼強?

林洛問道:

「對了,塔塔你是什麼天賦來着?」

塔塔道:

「我是S級戰士天賦:勇氣戰吼,每三分鐘可指定一位友軍賦予勇氣之力,該友軍獲得百分三十的暴擊率和攻速加成,同時我自身受到的傷害會降低百分之二十,效果持續十五秒。」

林洛眼睛一亮:

「這天賦厲害啊,比某人的回藍厲害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