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事情?那爲什麼要跑來你這裏想?難不成他是想要告訴你什麼,但是又很猶豫,所以纔會嘆息的。”

神龍一直都很聰明,他的話也讓我深思了起來。如果閻王真的想要跟我說什麼,那爲什麼不直接說,或者寫封信也可以,要不讓‘陰’差給我帶句話也成啊!爲什麼會什麼都不說,又奇奇怪怪的消失呢?

我一想到這裏,就感覺有些頭疼了。最討厭想這些複雜的東西,因爲實在想不出來什麼,索‘性’也不再去想了,一坐上寶座,我立馬就感覺到了屁股下面有什麼東西存在。

“靠,這誰把閻王的戒指放在這裏?竟然還‘弄’了個隱身的術法。”

撤去隱身術法後,閻王的戒指也出現在了我面前。我記得閻王並沒有上來過的,他的戒指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養獸成妻:腹黑上神的萌寵 實在是太奇怪了。

“主人,你看看這戒指的記憶,閻王的戒指可不是普通的戒指,是有單純記憶的靈氣,你試試看,或許能知道閻王現在哪裏呢。”

我連忙按照神龍的示意打開了戒指的記憶,果真有記錄閻王消失前的事情,閻王接收到了一封藍‘色’的信件,看過之後臉‘色’就變了,後來就來了冥府,然後用術法把戒指放在了我的寶座上面,之後就離開了。

農家福妻有點錢 “快點找到那封藍‘色’的信件。”

那封藍‘色’的信件是關鍵,我們幾個連忙跑到地府尋找了一番,不過始終都沒有找到那封藍‘色’的信,黑無常此時也恰巧走了過來。

“冥王大人,你們在找什麼呢?”

“你們閻王消失前看了一封藍‘色’的信件,你知道那封信在哪裏嗎?”

“我們閻王一般看過的文件都會房子那個黑‘色’的鐵櫃子裏,冥王可以找找看。”

黑白無常的話沒有說完,我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那個黑‘色’的鐵櫃子,一打開後,我立馬就看到了那封藍‘色’的信件,爲了避免裏面有什麼害人的東西,我還讓神龍用術法單獨查看了一番。

“沒事的,可以打開看看。”

神龍說沒事後,我這纔打開了信件,沒想到裏面竟然說的是打開地獄大‘門’,讓衆鬼都去人界,這封信是鬼魅族寄過來的,我忽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叉叉,你說這閻王會不會也被封印在了鬼魅族?”

“按照閻王消失的時間來看,再加上我們用尋靈術都找不到看來,他八成就在鬼魅族,只是閻王爲什麼要跟鬼魅族聯手呢?”

“不,閻王並沒有跟鬼魅族聯手,如果真聯手了,那他早放走了那些厲鬼,又何苦給我們帶消息呢?對了,黑無常,你是怎麼昏倒在天水村那條河面上的?”

“屬下只記得閻王讓屬下去找冥王大人,之後屬下剛一出地府,就感到頭暈目眩,之後一醒來就看到了冥王大人。”

“原來如此,不過我還是感覺很奇怪,既然你們閻王不打算跟鬼魅族聯手,那爲什麼又要前去鬼魅族呢?難不成你們閻王有什麼把柄在鬼魅族手裏嗎?”

“這個屬下不能確定,不過之前鬼魅族的族長經常前來我們地府,而閻王關係很好,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結拜兄弟的那種。”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們已經大概知道你們閻王在哪裏了,不過你們也要準備新的閻王了。” 我的話讓黑無常一愣,不過他很快就明白過來了,看到他離開後,我這才把地府的事情告知了天界,很快天界就來人了,而且來的還是我熟悉的老傢伙。。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菩提老祖,怎麼會是你?”

“爲什麼不能是我呢?絳禹,這裏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吧!天界已經發話了,說閻王‘私’自離守,永世不得翻身,令其衆位‘陰’差捉拿。”

“老祖,我怕你是捉拿不到他了,他如今跟鬼魅族‘混’在一起呢,而且我剛封印了鬼魅族,他又怎麼可能會出來。”

“你怎麼下手這麼快?罷了罷了,就當做他伏法了吧!黑無常,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新任閻王,希望你能好好管理地府,要是再出現什麼紕漏和差錯,小心你的腦袋。”

黑無常聽了菩提老祖的話,很是開心,他領旨後,就坐上了閻王的寶座,見已經有了新閻王,我和神龍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一回到人界,我大口喘了幾口氣。

“還是人界好啊!這裏有家人的存在,唉!只是希望人界能安然無恙。”

“主人,人界現在很安寧啊!”

“這只是暫時的平靜,並不是永世的,我不相信事情就那麼簡單,爲什麼鬼魅族要跟地府聯手襲擊人界呢?人界對他們而言,並非是最佳的選擇地方,如果我是他們,那我一定會朝靈異界……”

“怎麼了主人?”

“糟了,他們的真實目標是靈異界,根本就不是人界,人界只是他們的一個幌子。”

我腦子裏忽然靈光一閃,看來這次靈異界真的有危險了,靈異界雖然我住的時間不多,可是李馳還在那裏,而且還有李馳一家子人呢,他還有朋友親人在,我不能不管他們。

“主人。那現在怎麼辦?我們要去靈異界嗎?可是鬼魅族已經被封印了,他們根本就出不來的。”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先去靈異界看看,如果靈異界沒事的話,那我們再回來,這次我一定要把馳兒帶在身邊。免得他遭受什麼危險。”

“可是主人,馳兒他願意來人界嗎?他的家人還有親人朋友在靈異界。你覺得他會捨棄他們跟着我們嗎?”

朱雀一番話讓我也冷靜了下來,她說的沒錯,我雖然是李馳的師傅,可畢竟血濃於水,他還有自己的家庭和朋友呢,又怎麼會捨棄了他們跟隨我呢?如果換做是我,那我自然也不會選擇這條路。

當年我之所以選擇跟隨師傅,那是因爲以爲老爸老媽他們都死了,所以纔會選擇跟隨師傅修道的。如今李馳雙親都在,他又怎麼可能會跟我來人界呢?況且人界也不是修煉的好地方,不適合他的體質。

“算了,我們先去靈異界看看再說吧!不管馳兒選擇的是什麼,我們都要尊重他的選擇,知道了嗎?”

“放心吧主人,我們還沒有到那種非要他不可的地步。當然了,在我們心裏,也只有你是最重要的。”

白虎說完後,我們就一起去了靈異界,這個世界還是跟我們離開的時候一樣,沒有一點變化。如今都過去幾年了,也不知道李馳見了我們還能否認得出來。

“主人,你說馳兒會不會已經忘了我們了?我們離開的時間比跟他在一起的時間還要多的多,而且眼下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搬家。”

“先去巫‘門’看看再說吧!反正我們巫‘門’是不會搬家的。”

“是啊!我也有些想念小白和大黑了。”

神龍嘆息了一聲,我也跟着嘆息了一下,當我們幾個回到巫‘門’後,沒想到小白和大黑還在。而李馳也在清掃院子。

“師……師傅……真的是你們嗎……”

我們一進‘門’,小白和大黑立馬就興奮的奔了過來,而李馳此時也轉過了頭來,看到我們幾個,他一臉‘激’動,說話都不利索了。

李馳如今已經是大人了,他臉上已經褪去了以前的稚嫩,如今的他看起來更加穩重了,而且從他身上看來,靈術也‘精’進了很多,假以時日,就能突破到達天界了。

“是爲師,爲師和衆位長老回來看你來了。”

“師傅……”

‘激’動的扔掉了手裏的掃把,然後就朝我撲了過來,李馳在我懷裏哭了一會兒後,這纔不好意思的鬆開了手。

“真不好意思師傅,徒兒是太‘激’動了,還以爲師傅再也不會回來了。”

“怎麼可能不回來呢,師傅這次回來,不光是爲了見你,還想帶你離開,就是害怕你不願意。”

“怎麼可能呢,以後師傅去哪裏,弟子也要去哪裏。”

“那你父母家人呢?還有你的朋友們,難道你都願意捨棄不成?”

我一說這些話,李馳的臉‘色’就變得凝重了起來,他臉上‘激’動的神‘色’也消失了,反而一臉的傷心和難過。

“師傅,我爸媽已經去世了,我已經有三年多沒有下過山了,如果師傅不回來,那我也會一個人衝破進展,然後去天界找你們去。”

“怎麼會這樣?你爸媽不應該這麼早就去世的,爲師當年給你們都算了一卦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三年前,我爸媽惹了一個不該招惹的人,而那個人的兒子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求過他,誰知道他不光不幫我爸媽說話,還一直在諷刺我們,原來他從來都沒有把握當朋友,當初跟我那麼要好,就只是爲了我老爸的收藏畫,都是徒兒瞎眼了,當年就應該聽師傅的話,好好的修煉,要不然也不會被他們打得沒有還手之力。”

“那他們現在呢?爲師替你報仇去。”

李馳的話讓我很是心疼,早知道這個孩子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當年我就應該‘逼’迫他好好修煉,可是時間不會再重新來過,發生了的事情,也不會再回去了。

“師傅,那些人徒兒已經自己解決了,師傅不用擔心的。”

“那就好,爲師現在也可以放心的帶你離開了,你願意跟爲師去人界嗎?”

“人界?師傅。你不在天界了嗎?”

“天界沒什麼好玩的,而師傅的家人在人界,師傅的家人也不捨得離開,所以爲師現在就在人界住着,你願意跟爲師一起的話,那最好不過了,不過你要是不願意。那爲師也不會強留你。”

“師傅,弟子願意跟隨師傅。如今弟子就只剩下師傅了,弟子聽師傅的話。”

“傻瓜,人界可沒有你想的那麼好,人界幾乎是沒有靈氣的存在,而且每天都是要吃飯的,不像在這裏,每天就只吸收靈氣就可以飽腹了,還有就是,爲師害怕你的體質不能適應人界。”

“師傅。不試試怎麼知道呢?再說了,弟子也想離開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帶給弟子太多痛苦了,弟子不想再痛苦下去,求師傅帶弟子走吧!”

李馳說着就跪在我面前磕起了頭來,看到他一臉認真,我最終也答應了。而神龍也帶着小白和大黑一起來到了人界,好在大家對人界都沒有什麼排斥感,這也是我最放心的地方。

“原來人界就是這個樣子,跟我們靈異界也沒有什麼不同啊!”

李馳一到人界,也沒有什麼陌生感,看到他接受了這個世界。我也放心了。

“走,爲師帶你去見爲師的父母,不過爲師有兩個父母,只是一個是前世的父母,一個是今生的父母。”

“好啊!那弟子以後也有兩個爺爺,兩個‘奶’‘奶’了,太‘棒’了。”

李馳一路上都很開心。沒有什麼哀傷,看來他真的很喜歡這裏,回到天水村後,我就把李馳介紹給了我爸媽看,只是李馳一看到秦始皇的時候,就害怕的跪在了他面前。

“哈哈哈……看來我這位父親你要保持距離了,要不然你每次見了他都會被他的威嚴所嚇得跪在地上,真的很丟臉的,趕緊好好修煉吧!”

因爲李馳是靈異界的人,所以對於秦始皇的霸氣和威嚴很是敏感,因此在他面前,李馳是直不起身子的,我也能想象出李馳心裏的憋屈感。

因爲老家的房子後來重新裝修了一番,所以房間還是很多的,李馳單獨住在一間,我爸媽對李馳也很熱心,李馳也非常喜歡我爸媽,當然了,除了秦始皇,秦始皇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親近起來的,連我爸媽都不敢親近他。

“兒啊!你又瘦了,母親給你燉‘雞’湯補補身子。”

“母親,我哪裏瘦了,分明就是胖了好不好,你就別忙活了,你多陪陪我父親就行了,免得他那張黑臉嚇到我徒弟還有我爸媽。”

我一直把秦始皇叫父親,前世的母親叫母親,今生的叫老爸老媽,這樣也好區分,而且也適合他們年代的稱呼。

“我跟他都那麼多年了,還有什麼好膩歪的,倒是你,你今後有什麼打算?難道真的就想跟我們一樣‘混’一輩子嗎?”

“母親,我是沒有死亡的,如今的我有用不完的時間,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而且你們不同,你們的時間是有限的,父親雖然已經活了千年了,可是如今有了實體,自然是不同的,你也是,我爸媽也一樣,如今你們就是普通人,也只有百年的歲月,兒子自然是想多多陪陪你們了,等你們雙雙歸老,兒子再也就見不到你們了,到時候,兒子也成了孤家寡人了,想做事業,隨時都可以。”

“你說的對,親情是有限的,這樣也好,你多多陪陪我們就是了。”

母親沒有繼續在說什麼了,拉着我的手就坐在了一旁閒聊了起來,看到如今一家人都坐在一起聊天,我感覺自己真的很幸福,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哥很沒有眼‘色’的闖了進來。

“哎呦,我說表弟啊!你還坐在這裏休息呢,趕緊跟我走吧!又有案子了,這次的案子非你莫屬,沒有你的幫忙,我們根本就沒辦法解決。”

表哥一陣解說,大家都緊張了起來,尤其是我爸媽和我母親,秦始皇倒是很安靜,畢竟他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自然知道不用緊張的。

“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昨天下午,又有人死了,跟之前那兩個人死的樣子一樣,你之前說是什麼鬼魅族在作祟,不是說都解決了嗎?爲什麼還會出這樣的事情?” 表哥的話讓我一陣納悶,我連忙用術法查看鬼魅族跟人界的連接地點,沒想到這裏栽植的雪蓮已經被破壞的一乾二淨,這一次我真的感覺好無力。.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

“主人,看來是有人故意跟我們作對了。”

“就是不知道那個背後搞鬼的人會是誰?”

“主人,你還記得上官林夕嗎?那個‘女’人已經消失太長時間了,你說會不會是她做的?”

“不清楚,算了,我們先去查看一下,表哥,你先回去,我要跟白虎他們去查看一下鬼魅族跟人界那邊的情況,‘弄’完後我們就回城裏找你。”

“也好,那你們注意安全,隨時保持聯繫。”

表哥說完就急匆匆的跑走了,也不休息一下,看到表哥那麼勞累,我忽然不羨慕他們了,如果我真的成了普通人,那勢必也要跟表哥一樣,每天都忙着工作,然後就是期待着放假,那種生活真的好嚇人,我纔不想要。

“主人,我們走吧!”

帶着神龍一起來到了鬼魅族跟人界的連接地點,鬼魅族的大‘門’已經打開了,裏面一個人都沒有,看來他們都逃脫出來了,外面的雪蓮因爲被破壞的太厲害了,而且記憶也被消除了,所以根本不清楚會是誰做的。

“主人,我們現在都查不出來是誰,怎麼辦?”

“先去找表哥再說,我們要趕緊把這裏的事情稟告給天界,看看天界怎麼處理,要是單憑我們幾個,真的不可能把那些鬼魅族全部消滅。”

“可是就怕天界不管,難道主人你忘了菩提老祖的態度了。”

一想到菩提老祖,我的心也涼了,是啊!如今的天界,他們都是各自管各自的,誰還管人界,現在連‘玉’帝都不知道跑去哪裏了,誰還管這裏的事情。

“唉!難道真要靠我們幾個去消滅鬼魅族嗎?雖然我們不怕他們。可是還有這麼多的無辜百姓,而且我們也不可能保護得了這麼多人,真是煩死了。”

“主人,先彆着急,我們再想想辦法,事情還沒有到最後一步,我們也難以捉‘摸’清楚。不過我覺得這一次也是我們的機會,如果鬼魅族被我們剷除了。那以後我們也可以高枕無憂了。”

“這話怎麼說?”林風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眼下就鬼魅族敢跟我們抗衡,其餘的種族哪裏有這個心思,而且三界現在都走上了正軌,自然不會有大‘亂’的,所以眼下就鬼魅族還存有心思,我們現在也能借助這次機會一舉剷除他們,只要他們死了,那我們今後害怕什麼呢?”

白虎的話在我心裏‘激’起了一陣漣漪,他說的沒錯。要是鬼魅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那我以後還真的可以高枕無憂了,可是事情要真這麼容易就好了,鬼魅族哪裏會那麼輕易就被消滅呢。

“可是眼下我們缺的就是消滅鬼魅族的幫手,天界已經不可能協助我們了,地府也剛換了閻王,還有菩提老祖的阻撓。 最強小村醫 我們根本就沒有幫手。”

“主人,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那你說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神龍一臉煩悶,其實我很瞭解他此時的心情,我也跟他一樣,眼下很焦躁。但是又能怎樣呢? 惡魔總裁的復仇工具 現在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等待機會了。

“我們先等等,或許有別的辦法呢,好了,先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說。”

我說完就回房睡覺去了,也不管神龍和白虎他們在房‘門’外面怎麼喊。心裏很是煩悶,上官林夕爲什麼要跟鬼魅族合作呢?她難道真的是因爲恨我,所以纔會跟我對着做嗎?不過她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第二天的時候,我一大早就起來了,原本還想再睡會兒的,但是神龍和白虎一直在‘門’外面叫喚,我也沒辦法再睡,只能不情願的起‘牀’走了出來。

“我說你們兩個到底想要做什麼?”

“主人,你還有心思睡覺啊?趕緊的,出事了,你表哥說又有幾個人被吸走了‘精’氣,現在市區都‘亂’套了,讓你快點想辦法。”

“該死的,怎麼怕什麼偏偏就來什麼呢,算了,我去找‘女’媧大神他們去,你們先去找表哥會合,看錶哥有什麼任務‘交’給你們。”

“主人,那我們先走了。”

神龍和白虎走後,我這纔去了天界,一看到‘女’媧大神,我就把上官林夕和鬼魅族聯合的事情告訴了她,之所以告訴‘女’媧大神,那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怎麼對待這件事情,畢竟上官林夕可是她收養的‘女’兒。

“‘女’媧大神,事情已經演變的很嚴重了,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唉!那個養不熟的白眼狼,虧我對她那麼好,竟然做出這種滅絕人心的事情來,走,我跟你去人界走一趟。”

‘女’媧大神一臉憤怒,見她生氣了,我也沒有再說什麼,直接帶着她到了人界和白虎他們會合,此時他們正在研究死者的屍體,一看到我和‘女’媧大神,連忙起身打招呼。

“行了,死者除了被吸光了‘精’氣,還有別的什麼傷痕沒有?”

“沒有,就只是被吸光了‘精’氣,好在沒有上次的那些病毒,要不然真的很棘手。”

“沒有就好,好了,我們找一個地方做法找到鬼魅族,免得他們再次害人。”

鬼魅族喜歡在晚上出來,現在是白天,所以我們也要抓緊時間找到他們的藏匿點,要不然一到晚上,他們又要出來害人了。

帶着‘女’媧大神到了安靜的地方後,我就開始做法尋找鬼魅族,十多分鐘後,我終於在一處爛尾樓裏面感應到了鬼魅族的存在。

“找到了,就在方圓十里外的爛尾樓裏,我們現在趕緊過去。”

帶着‘女’媧大神和白虎他們很快到了爛尾樓,沒想到上官林夕也在這裏,一看到‘女’媧大神,上官林夕嚇得就要逃跑,結果‘女’媧大神直接一手抓住了她。

“夕兒,你還想往哪裏跑?你真的讓我很失望,早知道你會變得如此殘忍,當初我就不應該收留你,直接讓你餓死在外面。”

“哼!少在我眼前裝模作樣,你養育我只不過是爲了利用我罷了。還真以爲你是心慈手軟嗎?‘女’媧,我早看清楚你的爲人了,少在我面前演戲了,真的很噁心,我早調查清楚了,我父母就是你殺死的。”

上官林夕一臉怨恨,她用惡毒的雙眼瞪着‘女’媧大神。聽到她們兩人的對話,我心裏一陣疑‘惑’。‘女’媧大神什麼時候殺了上官林夕的父母呢?這不應該啊!

“夕兒,你怎麼如此糊塗,你父母當年殺害了那麼多人,我作爲天界的守護神,怎麼可能放任他們霍‘亂’人間呢?我之所以收養你,只是讓你不要踏上你父母的道路,希望你能好好的修行,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

“得了吧!如果是你父母被人殺了,然後殺害你父母的仇人養育了你。還不對你說實話,一直活在欺騙中的你,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呢?你什麼都不明白,憑什麼要決定我的道路,既然我們已經撕破臉皮了,那我也不用再僞裝下去,我要你親眼看着你所在乎的人界怎麼在我手裏消失……”

上官林夕說完就推了‘女’媧大神一把。然後在我們眼前消失了,看到她消失後,‘女’媧大神哭了起來,而此時的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她,因爲我也覺得她是活該,妖界的人本身就喜歡反悔。她怎麼就看不透呢?如今也算是給她一個教訓吧!

“主人,上官林夕跑了,現在我們要怎麼把這些鬼魅族帶走?”

“不用帶走,直接消滅,要不然我們還要再動一次手。”

我下了殺令後,白虎他們就開始斬殺那些鬼魅族,鬼魅族在白天是沒有什麼法力的。就跟普通人一樣,他們一般都是到了晚上纔會有靈力,至於爲什麼,我也說不清楚。

不到半個小時,爛尾樓裏面的哀嚎聲已經消失了,那些鬼魅族也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眼下就剩下上官林夕一個了,雖然說她一個人也難成大事,可是我就是不放心。

“主人,鬼魅族已經被我們消滅了,應該沒有什麼大事了吧!”

“不行,還有上官林夕呢,有她在,我還是不太放心,我們趕緊找她出來,她不消失,我一天都難以安心。”

“絳禹,能不能放她一條生路啊?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 或許等她冷靜了後,她就會想清楚的,這孩子小時候很乖的,之後被仇恨‘蒙’蔽了雙眼。”

“‘女’媧大神,你還想要包庇她到什麼時候?難道非要看到人界大難臨頭的時候,你才甘心嗎?人界可是你一手創造出來的,難道你真的忍心讓一個妖族的禍害來消滅他們嗎?”

見‘女’媧大神還那麼心軟,我直接發火了,上官林夕那個‘女’人不能留,如果有她在,那人界遲早有一天會走向滅亡的道路。

“可是我不忍心看到她就此消散,我真的不忍心啊……”

‘女’媧大神痛苦的蹲下了身子,見她那麼難受,我心裏也是一陣難過,如果上官林夕真的能回頭的話,那我也不介意給她一條生路,可是眼下很清楚,她根本就不會安心的過日子。

“‘女’媧大神,我希望你能站在理智這一邊,不要再感情用事了,我不希望看到你以後更加痛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