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尊對於夏侯淵的害怕,可以說就好像青蛙見了蛇一樣,彷彿就是天敵一般。

甚至夏侯尊有時候都在懷疑,他們之間到底是不是有著血緣關係。

因為,夏侯尊經常性的會看到,他的二哥也就是夏侯淵,用一副冷漠、無情的眼眸死死地瞪著他,彷彿就是生死仇敵一般。

正因為這個緣故,夏侯尊才會對他的哥哥,也就是夏侯淵如此的諱莫如深。

就在夏侯尊以及夏侯東交談的這麼一會兒工夫,夏侯淵似是不想要繼續拖延下去了。

「大哥,你來吧。」夏侯淵冷冷地掃了葉恆一眼,眼底深處儘是不屑之情。

通過這一眼,夏侯淵察覺出了葉恆的實力,普通的元渦九層境界的武者,肉身力量稍微強上那麼一點點。

查探出了這些信息之後,夏侯淵自然是失去了大半的興趣。

實力的差距太過於懸殊的話,那麼戰鬥之中就將沒有一絲一毫的樂趣可言了。

以夏侯淵的實力,普通的元渦九層境界的武者,在他眼中就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

而葉恆肉身力量稍微強上那麼一些的話,也就是身體稍微強的普通人。

依然還是擺脫不了普通人的身份。

真正能夠激發出夏侯淵興趣的,唯有武者之中的天才,甚至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也只有這樣的對手,才配得上他來出手。 「啊,好麻煩啊,為啥淵弟你不來呢?」聽到了夏侯淵的話語之後,前一刻還一本正經的夏侯武,就宛若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周身縈繞的駭人威壓頃刻之間散去。

然而,緊接著夏侯淵冒出的一句話卻是讓周圍的人獃滯了。

「你是大哥,當然你先上了。」

莫非隨著實力的增長,臉皮的厚度也會成正比增長?

在這一刻,眾人心中不由地冒出了這個想法。

與此同時,站在夏侯淵以及夏侯武對面的葉恆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之後,眼角不由地抽搐了一下。

「我不介意你們一起好。」

葉恆眼中泛起厲色,挑釁味十足地對著夏侯淵以及夏侯武說道。

圍觀的群眾聽到了葉恆所說的話之後,更是驚愕得連下巴都快掉了。

「我的媽呀,這小子是不是瘋了,居然說出如此不要命的話。」

「我看著小子恐怕是因為過度的恐懼,然後導致腦子都給燒掉了。」

「嗯嗯,我覺得的也是。」

「沒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肯定就是這樣了。」

人群之中,此起彼伏地回蕩著這樣的聲音。

總而言之一句話,那就是葉恆鐵定是腦子抽風了。

並且因為眾人議論的時候,並沒有用上元力。

故而,站在那裡的葉恆,自然也是聽得個一清二楚。

在這一刻葉恆的嘴角不由地抽搐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如果不是夏侯淵以及夏侯武站在不遠處的話,葉恆很想轉過身去,把那第一個說他腦子抽風的人給揪出來,然後狠狠地揍一頓。

「那好,我是大哥的話,那就由我來做決定。」

聽到了夏侯淵的話語之後,夏侯武眼中閃過了一絲狡黠之色,隨後繼續往下說道。

「行了,苗永元,這小子就交給你了。好好向他證明一下,到底誰才是廢物。」

夏侯武不禁為他心中冒出來這個想法,而暗自竊喜不已。

就在夏侯武話音剛剛落下之後,在他身後的來自夏侯分家七人當中,一下子走出了一人。

那人惦著一個大大的肚子,富態圓潤的樣子,一對眼睛極其的細眯,如果不仔細看的話,甚至會當成一條縫。

而這個人會在這個時候走出來,想必他應該就是夏侯武稱呼為苗永元的人了。

「嗯,知道了大少!」

苗永元輕輕地點了點頭,一步一步地往葉恆那個方向走去。

每當苗永元邁出一個步子之時,地面都會因此而微微顫抖一下。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重一點了,這苗永元到底是有多重啊,居然每一步就會震動大地。

周圍的觀看之人,眼底深處泛起了驚訝之色,心中暗自為苗永元的重量而吃驚著。

不過聰明的人,略微思索了一下,便發現了。

恐怕這苗永元本身並沒有重到哪裡去,而是他或許在這一刻使用了某種武技,目的想必也是從氣勢上打壓葉恆。

畢竟,先前苗永元和其他六人一起從眾人面前走過的時候,地面並沒有因此而顫動。

這樣看來的話,使用武技這一想法自然也是合情合理的。

很顯然,西宮婉以及寧詢便是屬於聰明人的行列,故而也是想到了這些。

一下子,兩人臉上露出了肉眼清晰可見的陰霾。

至於站在那裡的葉恆,在見到苗永元露出這一手之後,眼底深處泛起了絲絲驚駭之色。

不管怎麼說,能夠顫動大地,那麼自身是說明他自身力量強大到了一股駭人聽聞的地步。

「呼!」

狂風在葉恆右拳處涌動著,滾滾大江之勢從他背後升騰而起。

大成之境的葵水重拳,在這一刻被葉恆催發到了極致。

耀眼的元力光澤從葉恆右拳之上迸發而出,再經由海棠拳套的增幅之下,葉恆的拳勁已經是達到了一個令人咋舌的地步了。

毫不誇張地來講,就算是元門三四層境界的武者,沒有防備之下,被葉恆的這一拳轟到了,亦是會受到輕傷的。

「大成之境的武技!」雖然退到了一邊,但是夏侯淵並沒有移開目光,依然還是注視著葉恆這邊。故而他才會在見到葉恆施展出葵水重拳的時候,略微吃驚了一下。

一般情況下來說,如果不經歷過數十年的磨合的話,是絕對無法把一門武技修鍊到大成之境的。

花那麼長的時間,還不如改修其他威力強大的武技。

畢竟,改修其他威力強大的武技,不光來的簡單,而且時間也來得更快。

武技其實與武器相差無幾,隨著武者自身實力的提高,接觸到的面便廣了,自然而然也就會更新替代了。

「喔!居然是大成之境的武技,到底會有何種威力呢?讓我瞧一瞧!」同一時刻,夏侯武瞳孔亦是收縮了一下,心中暗自想到。

要知道就連夏侯淵以及夏侯武都會吃驚一下,更不要說是那站在一旁觀看的眾人了。

「大成之境的武技!這小子武學天賦得要多高啊!」

「老天,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修鍊的話,如此年紀就把武技參悟到了大成之境!天賦實在是妖孽!」

「媽呀,這樣的天賦要是分給我一半的話,恐怕我早就已經是我們勢力之中的精英弟子了。」

一瞬之間,眾人紛紛捶胸大叫著,臉上儘是露出了嫉妒之色。

而作為葉恆對上的苗永元,在這一刻不由地停下了腳步,抬頭直直地朝著葉恆這邊望來:「小子,你實力不錯,居然能把武技修鍊到了大成之境。不過,僅僅如此的話,那我還是勸你趁早認輸吧,免得受一些不必要的皮肉之苦。」

這體態富源的苗永元,心腸還算不錯,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好意地提醒一下葉恆。

「你覺得,就算我認輸了還有用嗎?」葉恆見這苗永元人還算不錯,故而也就淡淡地回應了一句。

苗永元聞言,嘴角之中不由地瀰漫出了一絲苦澀。

眼下有這麼多人看著,而且夏侯淵以及夏侯武亦是站在一旁觀望。

卻是如同葉恆所說的那般,此時此刻,就算他認輸了也無濟於事。

為了維護夏侯家的尊嚴,葉恆勢必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也罷,那小子,看在你勇氣可嘉的份上,我就先讓你一拳。」說話的同時,苗永元掂了一下他那大肚子,輕聲說道。

苗永元既然都如此說了,葉恆自然也是不好拒絕他的好意。

「那行,得罪了!」

話音剛剛落下,葉恆臉色一凜,駭人的厲光在他眼底深處流轉著。

「來吧!」苗永元挑釁一般地對著葉恆招了招手。

對於略微有些好感的葉恆,苗永元能夠做到的也就是讓他一招了。

想必對於這一行為,夏侯武應該也會容許的。

空氣微微顫動,一道破空之聲在這一刻豁然炸響。

視線之中,站在那裡的葉恆在這一刻如同輕煙一般從頭到腳緩緩地消散,那是殘影!

見此之景,宛若小山一般站在那裡的苗永元瞳孔劇烈地收縮了一下。

苗永元之前能夠感覺得出來,葉恆的力勁恐怕極強,不過他沒有想到葉恆的速度也會如此的快。

「呼!」

耳邊這時傳來一陣細微的風聲,然後苗永元視線之中便多出了一人,正是葉恆!

本能的苗永元想要施展出武技,以攻為守逼退葉恆。

不過,旋即苗永元又想起了他剛剛說出口的話,一下子強壓下想要施展出武技的念頭,僅僅只是撐起了元力護罩。

說出嘴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說的時候容易,想要收回卻是難得很。

現在苗永元代表的不止是他一個人,而是整個夏侯家的臉面,此時此刻這裡這麼多人看著

,他如果說反悔了的他,不過他自身會落得一個言而無信的罵名,甚至會給夏侯家的臉面上抹黑。

到了那個時候,苗永元怕是要死得極其的慘。

畢竟,不管是夏侯武也好,還是說夏侯淵也好,對於夏侯家的臉面看得是極其的重要。

任何會有損夏侯家榮譽的事情,他們兩人是絕對不會容許的。

換而言之,要是苗永元在這裡反悔的話,那麼無需葉恆出手,夏侯淵或者是夏侯武都會直接讓他死在這裡。

一下子,苗永元嘴中便被濃郁的苦澀所浸滿。

在這一刻,苗永元只能夠祈求,葉恆這一拳的威力不要太大了。

其實,苗永元本身是以進攻為主的武者,故而對於防禦這一塊他並不是很擅長。

這個短板,平時的時候一般是顯現不出來的,可一旦出現了那就是非常的致命。

苗永元幾乎是用腳趾頭都可以想象得出來,葉恆定然是在這一擊之中灌注了全部的元力。

故而,苗永元選擇硬抗的話,絕對是要受到不輕的傷。

如果是其他時候的話,苗永元躲了,是絕對不會有人說他的。

而眼下,他要是躲了,他豈不是在對葉恆示弱。

並且最要命的是,苗永元此刻代表著夏侯家的臉面,所以他不能躲,也不能攻擊,只能夠硬接下來!

「哈!」

苗永元雙腳弓步張開,大喝了一聲,兩隻粗壯的臂膀一下子橫在身前。

在這一刻,苗永元不敢有絲毫的保留,調用其丹田之中的所有元力,全部凝聚於他手臂之上。

葉恆右拳之上的拳勁,就算是還隔著一段距離,苗永元亦是能夠感受到上面那駭人的力勁。

一下子,苗永元額頭之上不由地虛汗直冒,心頭更是湧現出了強烈的警惕之情。

不過令苗永元稍微放心的是,葉恆右拳的威勢好像僅限於此了,並沒有繼續增長下去。

這樣的話,苗永元他還是有著幾分自信可以抵擋下來,當然勢必需要付出一些不小的代價。

可是,就在葉恆的拳頭距離苗永元還有一尺距離的時候,苗永元眼皮豁然一跳,心中的危機之感在這一刻跳動到了最高,甚至那已經可以威脅到他的生命了。

對於這一直覺,苗永元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立刻就相信了。

只是,就算他提前感知到了危險又有何用,因為葉恆的右拳只需要再有半息的時間就能夠轟擊到他身上。

並且在這一刻,苗永元也知道了令他異常不安的源頭是什麼了,只見他視線之中葉恆右拳的前方,此時突然多出了兩道赤色的印紋,就好像是元力印記一般。

明明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卻會讓他如此的心驚,苗永元可以說是極其的驚訝。

不過,苗永元的驚訝也就在下一息的時間之內明白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