麼好擔心的。

母女二人又在寢宮裏說了半天的悄悄話。

晚上的時候,蘇綰在寢宮裏等蕭煌,可是這傢伙依舊沒有出現,蘇綰有些待不住了,而且有些生氣。

這混蛋,怎麼不來找她,不知道她心裏高興,想找人分享嗎?

她父皇明日便可拿到東海的皇位,她可就是東海名正言順的公主了,以後嫁他,可沒有虧着他。

她想把這些分享給他,可是他倒好,竟然直接的不出現了。

蘇綰越想越來火,最後乾脆翻身從窗戶出去,在後園裏閒逛。

可是她都逛了兩圈了,依舊沒有看到蕭煌出現,這下蘇綰真的火了,立刻喚了暗處的雲歌出來,不滿的說道:“去和你家主子說,我要見他,讓他馬上出現,否則別怪我和他生氣翻臉。”

雲歌應了一聲,閃身沒入了黑暗之中。

他離開不大的功夫,便有一道幽靈似的身影出現在宮中後花園。

這人出現真的像幽靈似的,周身還攏着冷冷的幽寒的氣息,四周瞬間遍佈着冷冷的寒氣,使得本就寒冷的暗夜,越發的肅冷了。

他一出現,蘇綰便感受到了,先前的生氣惱火因爲這人的出現,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她高興的走到蕭煌的面前,開心的說道:“蕭煌,你真是太過份了,明明我已經知道你在身邊了,爲什麼一直不出現,害得我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呢?”

蕭煌望着暗夜之下,那嬌俏明豔的小臉,眸光璀璨而瀲灩,眉眼愉悅而動人,這樣一個可愛的小人兒,彷彿暗夜的精靈似的。

他只想一生的呵護着她,不想讓她難過,不想讓她流一滴的眼淚。

可是現在卻要?

蕭煌想到只覺得鑽心似的痛,身子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他的臉在暗夜之下一片慘白,他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能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暗沉低嘎的聲音好似被人掐住了喉頭似的。

明總每天想發糖 “我沒事。”

他一開口,蘇綰髮現不對勁了,飛快的擡頭看他,他的臉色不好看,眼睛微微有些紅,連聲音都說不出的沙啞,好似被割傷了喉嚨似的。

難道蕭煌生病了,原來他是生病了,而她先前還只顧着生他的氣呢。

蘇綰暗暗的自責,飛快的近前一步,拉住蕭煌的手,擡手往他的腦門摸去,關心的說道:“蕭煌,你生病了,我先前還生你的氣來着,對不起,我不該生你的氣,我就是想和你說說話,分享分享我的快樂,卻沒想到你有可能生病了。”

蕭煌聽着小人兒自責又懺悔的話,直覺得自己快窒息了似的,太痛苦了這感覺。

“我沒事,璨璨,我真的沒事。”

他伸手想抱住她,好好的抱住她,爲什麼會有前世,爲什麼前一世他沒有遇上她,爲什麼要讓那渣男和綰綰有前一世。

不過蕭煌的手伸出去還沒有抱到蘇綰,便聽到暗夜之下有腳步聲響起來。

有冷喝聲急急的傳來:“什麼人。”

四周刷的一下落起了幾盞明燈,明燈之下照亮了一個普通的面容,還有一個嬌俏動人的女子,女子的手正按在男子的腦門上,似乎在摸他的臉。

來人中有人失聲叫起來:“昭華郡主。”

蘇綰掉頭望過去,看到說話的乃是北晉國的端王君黎。

君黎望了一眼蘇綰又望了一眼那陌生的男子,一陣詫然。

“你在這裏做什麼?”

蘇綰輕笑着望向君黎,淡若輕風的說道:“散步啊。”

“那這人是?”

君黎指向了蘇綰身前的男子,滿臉的不解。

他記得綰兒不輕易接受別人,那這是怎麼回事。

從圣域開始的圣斗士生活 蘇綰則望向身側的蕭煌說道:“蕭煌,既然他們逮到你了,你也不用裝了。”

“蕭煌,蕭世子?”

君黎更驚訝了,然後踱步走到了蕭煌的面前,蕭煌擡手摘掉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一張風霽月色華貴俊美的面容來。

君黎倒抽一口冷氣,不滿的冷哼:“你抽什麼風,搞成這樣啊,既然來子,就出現好了。”

蕭煌的眸光並沒有看君黎,而是直直的望向了人羣之後的蕭燁,那眼底的蝕骨恨意,似乎恨不得生食了蕭燁。

可惜蕭燁卻並不理會他,只脣角勾一抹譏諷的笑意,脣形輕輕的勾出一句話。

蕭煌,你別忘了你該做的事情。

蕭煌心揪緊,手指緊握,周身的寒氣源源不斷的冒了出來。

他身前的蘇綰立刻感受到了,擡頭望過來,便看到蕭煌和蕭燁兩個人眸光對恃,久久的沒有放開。

蘇綰生怕兩個人打起來,在別人的地盤上打起來象什麼話。

她伸手去拉蕭煌:“蕭煌,好了,我帶你去見我孃親。”

她娘今天白天還唸叨着他呢,現在正好帶他去讓她看看,她相信孃親一定會喜歡蕭煌的。

蘇綰正想得高興,身後的蕭燁已優雅的踱步走了過來,脣角是涼薄的冷笑:“呵呵。”

警告的眼神,殘狠的冷笑,蕭煌的大手慢慢的從蘇綰的手中抽了出來。 蕭煌的心裏十分的痛苦,看着一臉不明所以望着他的蘇綰,他實在說不出任何狠心的話來,最後只能沙啞着嗓子說道:“璨璨,我身子不舒服,我先去休息一會兒。”

蕭煌說完身形一動閃身沒入了黑暗中,身後的蕭燁眼神陰驁的盯着那漆黑的夜空。

對於蕭燁所做的事情一點也不滿意,不過那傢伙已經走了。

他生氣也沒有辦法。

不過以爲這樣就想躲過去,那他真是想多了。

蕭燁想着幽幽的冷笑起來。

蘇綰卻沒有注意到蕭燁的樣子,反而是很擔心蕭煌,當然她一點也沒有往其他的地方想,只是單純的以爲蕭煌他生病了。

所以有些心急,同時心中升起抱怨。

“蕭煌個蠢蛋,生病了我就是大夫,跑什麼跑,找我看看就好了啊。”

她緊走兩步想去替蕭煌治病,可是卻想起,眼下這裏是東海的驛宮,她根本不知道到哪裏去找蕭煌。

所以最後只能懊惱的停在原地,滿臉擔心的一路回住的地方去了。

而她背後的蕭燁則滿臉心疼的望着她,蕭燁身側的君黎一直在注意着蕭燁。

他發現這男人今晚的神色有些不同尋常,似乎勝券在握的樣子。

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待到蘇綰離開,君黎一步步的踱步走了出來,走到了蕭燁的身邊,冷沉着臉問他:“你說,你究竟對他們做了什麼?爲什麼蕭煌的神色不對,一臉很難看的樣子。”

蕭燁冷冷的望了君黎一眼,想到前世他最後竟然義無反顧的跳進火海里,和綰兒她一起死了,他就十分的憎恨眼面前的這個人。

“我做什麼關你什麼事?滾開。”

他說完擡手推開了君黎的身子,悠哉悠哉的一路離開了,那身影怎麼看都有些得意。

身後的君黎臉色難看至極,陰沉的瞪着他:“蕭燁,你最好別讓本王知道你做了什麼,若是讓本王知道,本王絕對不會視而不見的。”

這一晚蘇綰失眠了。

一個原因是擔心蕭煌的身體不好,二來她睡在寢宮的大牀上,仔細的回憶回憶,便覺得今晚蕭煌有些不對勁。

這傢伙往常粘她可是粘得特別緊的,今天晚上似乎有些不像往常了。

他究竟怎麼了?

因爲想着這些,所以蘇綰翻來覆去的一夜沒有睡好,早上起來的時候,便頂着一雙熊貓眼。

任誰看到她都知道她昨夜沒有睡好。

紫玉和黃玉是知道她昨夜沒有睡好的,可是她們問了,郡主不說,還讓她們去睡覺了。

“郡主,你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嗎?”

蘇綰搖頭,有氣無力的說道:“沒什麼事。”

她怎麼說是因爲蕭煌的態度使她困惑了,所以她一夜無眠,纔會這樣。

紫玉和黃玉等人問不出什麼,只能侍候她起來。

蘇綰剛穿戴整齊收拾好,門外,慕芊芊興沖沖的奔了進來,一進來高興的說道:“綰兒綰兒,你知道我看到誰來了,蕭表哥來了,原來他一直在暗中保護你,你快去看看一一一。”

慕芊芊一句話沒有說完,看到蘇綰沒什麼精神,而且眼上還有黑眼圈,神容也微微的有些憔悴。

慕芊芊嚇了一跳,上前一步拉着蘇綰。

“綰兒,你生病了,臉色好難看?”

蘇綰搖頭:“我沒病,就是昨夜沒怎麼睡得好。”

“怎麼會睡不好呢,發生什麼事了?”

慕芊芊緊張的追問,見蘇綰沒說,擡頭望向寢宮裏侍候的紫玉和黃玉:“你家郡主這是怎麼了?”

紫玉和黃玉二人搖頭:“不知道。”

她們是真的不知道,昨天晚上郡主還好好的,夜裏的時候,她們聽到她翻來覆去的睡不着,進來問她,她也不說。

蘇綰望向紫玉和黃玉吩咐道:“給我上些米分吧,掩蓋一下臉上的氣色,別叫別人看出來。”

重生之簡單生活 “是,郡主。”

紫玉上前給她施米分,往常郡主是從來不要求上米分的,不過她今天的臉色確實不太好看。

慕芊芊望着她,想到之前自己說過蕭表哥的事情,綰綰也沒有任何激動的樣子,不由得多想了兩分,臉色不好看的說道:“綰兒,你早就知道蕭表哥來了,你們兩個吵架了是不是?所以昨夜你才睡不好。”

越想越有這種可能,慕芊芊臉色特別的不好看,望着蘇綰。

蘇綰嘆口氣說道:“沒事,不關他的事情,是我自己的問題。”

也許蕭煌真的只是生病了,她只是想多了。

對,一定是這樣的。

蘇綰自我安慰之後,再擡起頭來臉上多了一抹笑意,而臉上因爲被紫玉上了淡米分,所以看不出來憔悴之色,眼圈也不那麼重了。

她收拾好了,掉頭望向慕芊芊。

“你別多疑了,不幹蕭煌的事情,是我自己昨夜做了不好的夢,攪得自己一夜沒睡好。”

祭煉山河 她說完想起蕭煌昨夜臉色不好看的事情,關心的問道:“蕭煌他怎麼樣?看上去有沒有生病?”

慕芊芊搖頭;“沒有啊。”

蘇綰鬆了一口氣,沒有就好。

不過慕芊芊接下來又補了一句:“不過我看着蕭表哥怎麼好像比從前更冷了,我看着他那樣子心裏涼涼的。”

慕芊芊的話使得蘇綰的心咯噔一沉。

自己先前心中那不好的預感又升上來了,蕭煌他究竟怎麼了?

蘇綰正想着,門外,白沁走了進來,一進來便看到寢宮裏的氣氛有些冷,蘇綰的臉色有些不大好看。

白沁關心的問道:“郡主,發生什麼事了?”

蘇綰擡頭,璀璨的一笑,恢復了之前那個嬌俏動人的蘇綰。

什麼事都沒有,她在這裏患得患失,失魂落魄的,她還是從前那個從容自如的蘇綰嗎?

“沒事,孃親讓姑姑來叫我嗎?”

白沁點頭,笑着說道:“是的,公主讓郡主和臨陽郡主兩個人過去用早膳,早膳過後該進宮了,今兒個乃是那趙王臨朝問事的小典禮。”

“好,”蘇綰起身拉了慕芊芊一路往外走;“走吧。”

慕芊芊還有些擔心她:“你沒事吧。”

蘇綰搖頭:“沒事啦,待會兒去我孃親那兒不要胡言亂語,知道嗎?”

慕芊芊望了蘇綰一眼,知道她是怕義母擔心,而且她也不想讓義母擔心,逐點頭,兩個人手挽手的一路出了寢宮,前去鳳玲瓏住的地方用膳。

因爲要進宮觀禮,所以早膳十分的簡單。

三個女人坐下後,簡單的用了一些。

中間,鳳玲瓏想起先前聽到的消息,輕笑着望向蘇綰:“綰兒,孃親先前聽人稟報說蕭世子一直跟隨在你身邊保護你,看來你舅舅說得沒錯,這人很可靠,不錯不錯,回頭孃親好好的見見這傢伙。”

“是,孃親。”

蘇綰輕笑,並沒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一頓早飯很快用完了。

三個人剛起身,外面有白沁走了進來,恭敬的稟報:“公主,外面寧王,端王,還有蕭世子他們已經上了宮裏的馬車,現在就等公主和郡主等人了。”

鳳玲瓏點了一下頭,領着蘇綰和慕芊芊二人一路出了住的地方,上了門前的馬車,這是東海皇宮派來的馬車。

鳳玲瓏等人上了馬車後,馬車駛動,一路往驛宮的大門口。

大門口此時已停了幾匹馬車,每匹馬車後面還有幾匹駿馬,讓人一眼便看出馬車裏端坐着的哪幾個主子。

寧王蕭燁的馬車後面跟着他的親信玉隱和另外兩個手下。

君黎的馬車後面跟着的也是他的手下。

而蕭煌的馬車後面跟着的是虞歌和閻歌等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