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今朝走到了台階前,嘆了口氣,望著祭壇上那散發著慎人氣息的手臂,心裏面就十分發麻。

單腳剛剛落下去腳下就倒衝出來一股無形的力量,把楚今朝真肥出去。

凌空翻了幾個跟頭,華麗的降落在地面上,楚今朝看著自己的雙手,疑惑道:「我能用武氣了?」

右手手掌心刷的一聲突兀的竄出一道血紅色的火苗在手掌心中燃燒。

旋即,一負手,火焰熄滅。

楚今朝望著那道靈符:「看來,不把你撕下來,還不讓我取下那隻手了,現在我的武氣也能使用了,也不怕,就算有異變發生,我也要取出那東西!」

楚今朝大喝一聲,抬腿走到那道靈符跟前。

近距離的觀看,才讓楚今朝徹底看清楚了,突然神色驚訝道:「這是,古符!」

劍靈曾經往楚今朝的腦袋中灌入了一些知識,其中便有古符的介紹。

「相傳,古符,乃是天武紀之前就有的靈符,其有移山填海,破除虛空之能,毀天滅地,震懾大蟲之勢,就是不知這靈符是幹嘛用的,如果說單單是鎮壓,那還好說,如果說是別的什麼,那就必須是楚今朝所擔心的了。」

只不過現在情況容不得楚今朝多想,外面的楚家人還等著他救,他不能這麼猶豫不決。

於是一把撕下那張靈符。

(更新遲了,不好意思。天武紀是天武大帝創出這片大陸開始算起,天武大帝之前算紀前,之後算天武紀。) 就在楚今朝撕下靈符的那一刻.

轟轟轟。


整個地面都在搖晃,楚今朝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楚今朝也同時看見,那道擋在台階上的那層屏障消失了。

「就是現在!」楚今朝心中低喝一聲,整個人猶如一道狂封,向著祭壇上的那隻手臂席捲而去。

在台階面前,單腳猛地一踏,整個人騰空而起,躍向祭壇。

在距離那隻手臂不過分毫的時候,楚今朝早早地探出了手,一把抓向那隻手臂。

突然間,楚今朝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威壓把自己給吹了出去,觸手可及的手臂在眼中遠遠的變小。

吧唧一聲。

楚今朝重重地摔在地面上,擦著地面飛出了兩米遠。

楚今朝一個鯉魚翻身,站穩了身子,雙目凝視前方。

…………………………………………………………

事情先回到楚今朝進入通道前。

在距離夜凰城數百里之外,一座雲霧環繞的山上,突然發出一聲重響。

似乎整座山都在為之顫抖。

這山名為千巫山,便是天靈門的根基之處。

在天靈門內,一位管事感受到地面震動得厲害,突然眼冒精光,大喜道:「如此震動,難不成是……」

忽然,門外響起一陣鐘聲。

「咚~咚~咚~」

那名管事突然放下手中的賬本,和人員行出名單,道:「鳴鐘三下,宗主召集,管事之上,大殿相見。看來,真是宗主出關了。」

旋即,推開門,整個人猶如化作了一道光,朝著天靈門內最宏偉的最壯觀的一棟建築內走去。

來到大殿門前。


已經有幾乎二十來人再次等候。

眾人議論紛紛。

「你說宗主,閉關三年,他究竟突破了武師29級沒有。」

「我覺得應該突破了吧,畢竟掌門他從三年前就已經是武師29級巔峰,今天才出關,三年的時間足夠突破了吧。」

「沒錯,宗主本就是天才,十五歲突破武者,二十五歲達到武者19級巔峰,三十歲突破武者,到達武師,三十五歲到武師22級,四十歲到武師25級,四十五歲到武師27級,四十七歲到武師29級巔峰,現在算下來,宗主剛剛五十歲。」

「修武之路坦坦蕩蕩,荊棘遍布,有不少彎路,掌門能走到在四十七歲的時候到達武師29級巔峰已經是不錯了。」

「雖說,人的歲月只能活到70歲,但隨著修武一途的展開,沒突破一個等級,便多了一年的壽命,突破了一個階段,更是會多出十年的壽命。」

「修武一途本就是與天地相爭,朝天掙壽命,對地搶資源,大陸之上修武者無不是這樣做,我們便是如此。」

「我們都不要妄自猜測了,猜過去,猜過來,還不是要等見過了宗主之後才知道。」

「是呀。」

就在眾人議論的時候,門咯吱一聲開了。

眾人一同踏入大殿內。

大殿樸實無華,沒有過多的金銀裝束,也沒有多餘的座椅,只有台階上的一個座椅。

在那座椅前,一位中年男子黑髮飄飄,齊肩而立,雙手負在背後,雙目自然而然的深望遠方,若有所思的樣子。

頗有一種出塵飄逸氣息,他年齡看上不並不是很大,臉龐上沒有老人該有的皺紋,反而是猶如一塊散發著毫光的溫玉一般。

「怎麼不見四位長老?」那名中年男子問道。

進入到大廳內部的人一邊戰一派,權力由大到小,從上面依次往下站著。

聽到中年男子說出的這句話,其中一名老者站了出來,朝著中年男子鞠了一躬,雙手抱拳道:「啟稟掌門,四位長老一同下山辦事去了。」

中年男子思考了一會兒,沉吟道:「什麼事情還需要四位長老一同下山去辦嗎?」


那名老者彎著身子,道:「這……」

中年男子面無表情,看到老者欲言又止的樣子,瞬間便明白了什麼,道:「但說無妨,在這裡的人皆是我天靈門核心人員,無須擔心走漏風聲。」

「是!」老者道:「大長老給我說,說是四長老傳訊回宗說夜凰城發現了一片極品元石礦脈。」

此時,中年男子正用武氣操縱著桌子上的茶杯,想要喝一口茶,聽到這話,那茶杯咔嚓一聲掉在地面上,摔成了個粉碎。

中年男子驚訝地看著那名老者:「你是說真的?」

老者道:「屬下所言是真,大長老予屬下說的一言一語不敢多說,全部原封不動地說出了口。」

中年男子沉吟了片刻,眼光突然變的尖銳起來,道:「你說是四長老傳訊給其他三位長老,那四長老下山去夜凰幹嗎?」

聽到這裡,老者算是鬆了一口氣,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冷汗,道:「四長老下山去不知道為何,但大長老給我說,說四長老下去好像是為了萬豐年。」

中年男子淡淡地說道:「豐年,下山去了?」

老者回答道:「是的。」

「下山幹嗎去了?」

「是被總內的管事派遣下山去,說是為了試練。」

「現在回山了嗎?」

「至今未歸。」

中年男子面無表情,道:「那麼他應該是死了。」

中年男子說得風輕雲淡,但下面卻是炸開了鍋。

「什麼?四長老的唯一兒子萬豐年死了!這這這不會吧。」

「是啊,我也不想信,你說一個靈師跑去夜凰那種連武師都沒有的地方居然還會殺了,簡直不敢相信。」

「照這樣看來,豈不是說,夜凰城有武師出現了,不敢相信,夜凰百年不出武師,現今居然出了武師。」

「怪不得我說這幾天怎麼沒有看到萬豐年,原來……哎,真是天才夭折啊,以他的年紀到達靈師已經是很不容易了,現在居然死了,真是可惜了。」

就在這時候,那名老者看見中年男子眼睛眯成一條縫,瞬間眼前一亮,突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徐老,你這好為何,快快起來。」中年男子關心道。

「還請掌門出手,扼制夜凰賊人的發展,近百年以來,我千巫山雖然鬧過內鬥,最終融合成天靈門,但這百年來,從未與夜凰城內的人發生過矛盾,也沒有出現過死傷。」

老者喘了一口氣,痛聲說道:「就在今日,我們才得知了四長老之子萬豐年在夜凰城內被殺害,其中夜凰城內的那些家族必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如果掌門不嚴肅的處理此事,那麼將來,我們天靈門還有什麼威嚴可聞,四海之內,全都可以殺我們天靈門人,那豈不是奇恥大辱,還請掌門親自出手,前往夜凰,傾盡全宗之力,盡赴夜凰,剷除賊人,為萬豐年報仇,光耀我天靈門楣。」

中年男子,表情十分的焦慮地道:「我怎麼能親自出手,畢竟我身為一宗之主,怎麼能隨隨便便出手。」

中年男子臉上表現地十分的焦慮,其實心裡確實笑開了花,暗道這徐老果然不愧是顧長留手下的紅人,深知我心,看來以後得好好栽培。

見到這情況的一同人們,紛紛下跪,異口同聲地說道:「還請掌門出手,鎮壓惡賊,還我公道!」

中年男子:「這……」

眾人再次說道:「還請掌門出手,鎮壓惡賊,還我公道!」

中年男子:「哎……好吧,既然你們如此,我便去了。」

眾人齊刷刷地站了起來,道:「掌門英明。」

中年男子表情變的十分堅毅,聲音十分渾厚地說道:「傳我命令,凡宗內武者18級以上的人,全部出動,前往夜凰!誅殺賊人!」

「是!」

「徐老,你留守宗內,在我回來之前,主理一切宗門大小事務,不得有誤!」中年男子吩咐道。

「是!」被喚為徐老的那名老者冷冷地回答,其實心裡已經笑開了花。

…………………………………………

鏡頭在轉向楚今朝這邊。

楚今朝撕開靈符,引得冰室震動。

旋即在他身前,無數的藍色光芒融匯成了一個一個人性模樣。

他如同陰魂一般沒有雙腿,雙腿是一層天藍色的雲霧的東西。

在他的雙腿旁有三團淡藍色的火焰在圍繞著雙腿旋轉,他的上半身穿著衣服,十分樸素,雙手自然而然的緊握,並不像陰魂一般是沒有雙手。

頭戴束冠,雙目沒有瞳孔,臉上有有一條白色的條紋從耳根出直到額頭上。

其餘地與常人無異。

楚今朝就那麼望著他,他也那麼望著楚今朝。

楚今朝從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一絲活人的氣息。

相反的,楚今朝卻從他身上感受到了十分濃重的危險的氣息。

那是一份光憑氣勢就能夠壓死人的氣息,十分的可怕,楚今朝能夠感受得到,這突兀而來的跟陰魂相似的東西完全不是自己能夠惹得起的。

楚今朝堅定地說道:「前輩不知是誰,還請讓開,我要前去取那隻手臂,救我的家人,還請前輩行個方便。」

說完之後,那隻人形陰魂上下浮動,道:「吾乃玄室守護靈:魁召,奉主人之命守護在此,竟敢來玄室偷取鬼手,膽大妄為,誅殺!」 剛剛介紹完自己姓甚名誰,魁召便朝楚今朝攻了過來.

整個身體漂浮著,向著楚今朝駛來,緩緩地揚起了那十分蒼白,沒有血絲的手,打向楚今朝。

「眼下這情況是不可能突破這魁召的防線了,只能硬著頭皮上。」楚今朝心想道。

緊咬牙關,楚今朝單腳一蹬,整個人猶如一支離弦之箭朝著魁召衝撞而去。

途中,楚今朝體內的武氣猛地翻滾而出,全身上下猶如穿上了一層血色衣服,雙目通紅,猶如著了魔一樣。

旋即右手劍指擺出,整個人化作一道利劍一般,強大的氣勢盡灑而出,低吟道:「劍陽指!」

一開場,楚今朝便拿出了他的看家本領,他現在的腦袋還在撕裂般疼痛,楚今朝不敢發出驚鴻,他怕他一旦用了,說不定下一刻倒在地面上的便是自己了。

所以只有讓自己的實力攀升到極致,然後使出劍陽指,這樣才是最強手段。

兩人眨眼睛便觸碰到一起。

楚今朝大喝了一聲,劍陽指猛地往前一送。

楚今朝立馬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驚愕地看著自己的劍陽指,道:「怎麼可能!」

刷地一聲,楚今朝整個人從魁召的身體,穿了過去,劍陽指猛地打在那台階上。

砰地一聲,楚今朝被台階上的神秘屏障給彈了回去。

楚今朝還來不及反應,他的餘光便看見魁召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地上飛到空中,來到了他的身旁。

只見他雙手抱在一起凝成拳頭,猛地打在楚今朝的腹部。

「啊!」楚今朝一口唾液飛出,面色猙獰。

啪的一聲,重重地砸向地面。

按理來說如此重大的力度,打在地上,應該龜裂開來的,但這玄實的內部十分堅硬,以至於,楚今朝砸向地面,地面上卻沒有一絲地裂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