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必須將其斬殺,這是對他心性的一次挑戰。

同樣的,這也是對他境界的一次嘗試。

韓易希望用這一次心性的突破來成就自己的金仙大道。 「真的是這樣嗎?」焚炎喃喃自語道。

誰也搞不懂這是什麼結果。

但是,事實就這樣發生了。

韓易笑了笑,現在整個人都鬆懈下來了。

「韓易!你是怎麼做到的?」青葵都不禁好奇的走上來。

他真的只是一個半步金仙啊!!!

「好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韓易微微向著死亡領主示意。

「好!交給我了!」死亡領主點點頭。

韓易現在的氣質已經完全變了。

不再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狀態,現在的韓易,甚至帶著幾分邪氣,更多的是一種上位者的氣勢。

「韓易!你真的要統治疆域?」

眾人離開之後,青葵來到了韓易的身邊。

水星之主很知趣的來到了他們的身後,但是他沒有離開很遠。

「怎麼?我做不到嗎?」韓易笑了笑。

「你確實能做到,但是你不會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抗衡水王府吧?」

「對啊!我就是要抗衡水王府,難道不可以嗎?」

「這聽起來很可笑。」青葵對此嗤之以鼻。

「其實,我早就開始要對抗水王府了,我曾經親眼見過你們的水帝大人,而且我是就是水帝親自送進疆域的。」韓易笑著說道。

「什麼?你是水帝親自送進來的!?」這次輪到青葵驚訝了。

「你還不相信我?我韓易要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擋,現在我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如果你要繼續跟我作對,那你就帶著你水王府的弟子一起來吧!」韓易笑了笑。

緊接著,他直接消失不見了。

水星之主與焚炎頓時跟了上去。

現在兩大高手如影隨形,半步也不敢離開韓易,生怕韓易再次出現什麼意外。

現在這裡的局面完全由死亡領主與青林掌控,現在韓易根本不需要在這裡坐鎮了。

而且,現在就算是青葵等水王府的高手想要繼續反抗,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當時斷天池所帶領的水王府的精銳,已經全部被韓易用計算計而死。

當時那麼多高手圍攻這一百多人,他們不死才怪呢!

所以,現在青葵也根本無計可施,她即使想抗衡韓易,也沒有什麼機會了。

現在只能讓韓易在疆域為所欲為。

韓易現在要處理的事情就是斷海門。

斷腸人告訴他在巨石之下,還有一顆寶珠。

這顆寶珠或許就是疆域連接天界的關鍵。

韓易現在要將疆域脫離天界的控制,也就意味著將天界這個缺口直接打開,用其他方式封鎖。

而疆域就脫離了天界的吸引,遨遊在諸天之中。

而且,韓易已經派青林前往尋找八卦門的一些弟子了。

韓易只要將這兩件事情完成了,自己就可以放心大膽的進入天界,尋找那些所謂的敵人。

一個一個的將其斬殺!

現在韓易幾乎已經陷入了無限的殺戮之中。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殺戮之道。

韓易現在希望用自己的殺戮衝擊無上的金仙境界。

他也不知道這樣到底能不能成功,但是現在他已經別無選擇。

任何時候都需要一次嘗試。

韓易也需要嘗試,韓易也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提升境界。

他已經在半步金仙境徘徊了太長的時間了,他已經無法忍受這樣的煎熬。

達不到金仙境界,在天界就是炮灰。

那些所謂的半步金仙,在天界也是最底層的存在。

能夠進入天界的大高手,而且還能闖出一片天地的,也只有金仙高手了。

金仙在天界也能坐鎮一座城池。

但是換個思路想想,堂堂金仙境界,在天界也只是一個城池的主人,這樣的境界或許也是太低級了。

韓易不知道自己的殺戮需要持續多長時間,但是他希望一直持續著這種殺戮,然後完成金仙的衝擊。

韓易與焚炎等人快速的來到了斷海門。

斷海門現在由二長老的二徒弟斷水流在掌控。

「斷水流!」

一聲呼喚之後,整個斷海門頓時就嚴陣以待起來。

這是水星之主的聲音,韓易身邊的兩大護衛之一。

斷海門這些日子受到的衝擊非常劇烈,所以一旦有些風吹草動,他們都會很緊張。

尤其是水星之主他們並不是熟悉。

頓時,斷海門之中數名金仙高手從中沖了出來。

「韓易先生?」斷水流看到了韓易。

「看來你將斷海門管理的還不錯?」韓易笑了笑。

「原來真的是韓易先生,你終於回來了!」斷水流緊張的情緒頓時鬆懈下來。

「怎麼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了嗎?」韓易笑著說道。

「是的!斷海中心發生了一些事情,我也沒有進入其中,生怕有什麼意外發生。」斷水流緊張的說道。

「什麼意思?」韓易不解的看著他問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裡面真的發生了一些事情,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斷水流搖著頭說道。

韓易眼神一眯,頓時向著斷海中心奔去。

「水星留下看看周圍情況!」韓易臨走的時候也做了相應的安排。

焚炎直接跟隨韓易進入斷海中心地帶。

水星之主的神念頓時向著整個斷海門籠罩而去。

現在,水星大世界就在水星之主的身體之上,這要比在韓易身上作用更加明顯。

韓易操控水星大世界顯然還不是很成熟,但是水星之主就不一樣了,他擁有超強的水控制能力,尤其是在斷海門這種水域之中,操控起來更加得心應手。

韓易非常嚴肅的進入了斷海的中心。

整個斷海中心一片狼藉。

比之當年自己進入其中的時候更加狼藉。

這裡好像是被人刻意的破壞過,或許是有人為了在這裡發泄,將這裡的很多東西都毀壞了。

「看看還有沒有人在這裡?」韓易冷冷的說道。

韓易還沒有說話的時候,焚炎就已經開始在整個斷海中心搜尋。

但是,這裡並無一人。

「韓易!這裡並沒有其他人。」焚炎嚴肅的說道。

「看來,這裡曾經來過人,像是在找什麼東西,或許是沒有找到,這才在這裡發泄自己的怒火!」韓易冷冷的說道。 「看樣子是的!不過,你也是來找那件東西的?」焚炎好奇的看著韓易。

他現在進入玄仙之後,心態放的更加輕鬆。

所以,在韓易面前,他不再是那麼沉默寡言。

「但願他沒有找到吧!」韓易微微點頭。

韓易直接身影一閃,向著當時巨石的地方奔去。

那裡就是韓易找到地脈的所在之處,只是當時韓易或許是因為找到了地脈實在是太興奮了,所以不禁有些鬆懈了,竟然沒有發現這個所謂的寶珠。

韓易來到這裡之後,整個地域都支離破碎了。

這裡全部被毀掉了。

「焚炎!你看看這裡有沒有什麼奇特的東西?」韓易很急切的說道。

「並沒有!」

焚炎掃視著眼前的東西,根本什麼都沒有。

「你再自信看看,我不相信什麼都沒有!」韓易緩緩道搖著頭。

「是真的沒有!我已經用自己最強大的神念掃視著地底,但卻什麼都沒有!」焚炎非常認真的說道。

「不會的!不會的!我相信這是不可能的!」韓易搖著頭說道。

「可是,這裡真的沒有任何東西,除了靈氣比較濃郁,還有這裡的氣息要比其他地方優越一些,並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焚炎非常認真的檢查這裡的每一寸土地。

「你能不能認真一些!」韓易急切的說道。

如果這個目的不能達到,他的計劃就不能完成。

他最大的計劃就是將疆域脫離天界的掌控,如果沒有這顆寶珠,或許就真的不能成功了。

「我真的已經非常認真了!!!」焚炎無奈的說道。

不過,他倒是沒有著惱,他能看出來韓易心中的急切,只是他真的非常認真的在檢查著整個空間了。

甚至,他都消耗了自己的本尊力量。

「青雲老祖?你還沒死?」

韓易沉下心來,直接進入蓋棺靈柩之中。

既然自己找不到,那就得尋找斷腸人,現在也只有斷腸人知道這顆寶珠的位置。

此時,斷腸人與青雲老祖依然在激烈的戰鬥著,他們似乎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

「青雲老祖,現在焚炎回來了,你也到了該死的時候了!」

韓易手中突然多了一朵火蓮花!

轟!

火焰頓時向著青雲老祖奔去。

原本兩個人幾乎已經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但是韓易的突然出手,直接將青雲老祖擊潰了。

在擊潰青雲老祖的同時,斷腸人也被驚醒了。

「韓易先生!」斷腸人激動的看著韓易。

此時,青雲老祖的靈魂已經完全被焚天炎焱火包裹起來,此時他在撕心裂肺的喊叫著。

這樣叫著,整個人帶著一種凄慘的聲音。

「韓易!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青雲老祖怒吼道。

「哈哈哈!就算是你做了鬼,你也不是我的對手!」韓易自信的說道。

他與死亡之器之間可是有著一些聯繫,如果到了鬼界,恐怕這個青雲老祖也沒有什麼用武之地。

青雲老祖的靈魂被韓易徹底滅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