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她想鞭策一下潘朵拉,不要忘了將天願命神復活。

同時,見到了陸觀之後,她也完全不在意了。

因為她已經看到了陸觀所有的未來!

「好喵!」

龍陽跳起來,歡快的去報道了。

而陸觀一個瞬移,來到了皇家騎士學院。

這個時候,白扎克跟自己手下的主神已經在皇家騎士學院的會談室內已經坐著了。

女騎士琳十分恭敬的給白扎克端上紅茶,她從來沒想到過,自己有一天能夠見到白扎克,更加想不到自己能夠為其端茶。

沒辦法,白扎克的傳說太著名了。

就算是神荒之地也宣揚著白扎克的種種事迹,令人無法忽視,只能為之仰望。

「陸觀大人!」

女騎士琳低頭恭敬的喊了一聲。

「嗯,你去將天堂的人叫進來吧!」

陸觀吩咐了一句道。

白扎克靠在座椅背上,一手端起咖啡,輕輕喝了一口,然後對陸觀問道:「難道你不想跟我商量一下么?」

「沒什麼好商量的,你來決定就好了!」

陸觀攤開手微笑著說道。

「如果我決定不願意呢?」

白扎克掃了眼陸觀問道。

「那是你的問題!」

陸觀滿不在乎的說道。

確實,就算是白扎克不願意,最大的損失是白扎克自己,跟他也沒有關係。

他就算是不跟天堂聯合,現在也是搶手貨。

而白扎克也不會傻到選擇一個不是最佳的合作夥伴。

「剛才的事情,我還是要對你說聲謝謝!」

白扎克忽然說道,嚇了自己說下一跳。

千術魔女竟然會說謝謝?

這神域是不是崩壞了?簡直是奇迹啊!

「呵呵,反正我無所謂!」

他知道,白扎克可能知道剛才的事情。

不過也正常,他給白扎克台階下,讓白扎克手下的人給白扎克合作找了個理由。

白扎克這份情還是領了的。

而且本來這次叛軍事件,白扎克已經欠下了陸觀天大的人情。

很快,天堂使者步入了會議室內。

「沒想到,竟然是你!」

陸觀深深看了眼原精靈黛安娜,然後又掃了眼跟在黛安娜身後的聖女貞德!

沒想到貞德現在竟然變成了黛安娜的手下!

「陸觀大人!」

貞德對陸觀鞠躬行禮,現在陸觀的層次已經不是她能夠匹敵的了。

就算在下界的時候,她雖然跟陸觀交流過,但陸觀原本就強於她,再加上她降臨的實力不能夠全部發揮,被擊敗屬於正常現象。

但現在,加百列都被陸觀抹殺,就連法理都被迫更改重生。

這就有點變態了!

黛安娜激動地看向陸觀,她真的有很多話跟陸觀說,但突然感覺到有什麼話也沒有辦法說。

因為現在不是這個場合。

但是她迫切希望,陸觀能夠跟天堂聯合在一起,這樣大家就能夠回到原來那樣了。

黛安娜激動之後,緩緩坐下,然後看向了白扎克。

這也是一位現在必須重視的神祗了。

基層法理,而且已經突破到了本源級的主神,也就是說,註定整個神域的頂尖神祗的名號上,要位列她的名字!

「這一次,我們代表天堂米迦勒大人,希望跟在座各位談判,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

說著,貞德看向了陸觀。

陸觀這貨竟然躺在椅子里,肆意舒展自己的四肢,然後好像不明所以扭頭問道:「抱歉,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咳咳,這一次我們…」

就在貞德準備重說一遍的時候,白扎克嘆口氣抬起手來阻止道:「你說的已經很清楚了,那麼竟然談判,就必須有誠意,不知道你們這一次帶來了什麼樣的誠意?」

「米迦勒大人希望雙方罷戰,這次加百列的事情,他也就不予追究!」

貞德認真地說道。

她覺得這次天堂損失很大,加百列的事情如果就這樣放開了,對天堂打擊是肯定的。

但明顯,要面子就會將整個天堂置於危險之地。

所以,這次談判很簡單,天堂也不要臉面了,想要直接跟陸觀和白扎克聯合起來。

「哼,這件事情我還沒有說要追究,他憑什麼說不追究?」

白扎克冷笑道:「這是我們神系內部的叛亂,你們天堂在裡面做了什麼樣的手腳,你們以為我一點不清楚么?加百列這貨也是不要臉,最後撕破臉皮自己出現了。你覺得他的死,我還要承擔責任么?」

「這個…」

貞德一時語塞! 天堂的罷戰至少在天堂以及很多神祗眼中,就已經是吃虧了。

畢竟加百列不是隨便一個小嘍嘍,說死就死的。

加百列的死,幾乎堪比魔王易卜劣斯的失蹤一樣。

加百列可能並不一定比魔王易卜劣斯強,但易卜劣斯的強悍也不能奈何加百列!

這一戰,白扎克獲得了一個強大的盟友。

這一戰,天堂吃個了暗虧。

「白扎克大人,不論怎麼樣,現在加百列死了。天堂最強戰力受損,這是不爭的事實!」

貞德頓了頓,黛安娜顯露出一絲局促的模樣。

明顯,黛安娜覺得這個責任也在於天堂,其實人家抗拒你們的征討,並沒有什麼錯誤。

畢竟是你們在暗中搗鬼。

不過黛安娜沒有出聲,萬年時間,她已經明白,自己當初的願望其實很遙遠。

這個世界上,談判可能是一個簡化戰鬥的過程。

但實際上,談判並不是她當初想象中那樣,為了避免爭鬥。

恰恰相反,談判只是將爭鬥的過程擺出來,為了避免一些沒有必要的損失罷了。

原精靈黛安娜已經非常明白,自己是無法扭轉整個神域的局勢。

第四次神域大戰已經開始,神國之間的戰爭,神祗之間的戰爭,還有各大種族的戰爭都已經是不可避免的。

「那麼,就是沒有談的意思了?」

白扎克看向會議室門口,意思很簡單,既然沒有談的想法,那麼就請離開好了。

白扎克現在也不慌。

反正你不談,那我也不談。

我等著別人跟我談,跟我談完之後,我看你還談不談!

白扎克現在處於一定的優勢,雖然她確實只能跟天堂結盟,但也不能露出自己的意向。

這樣豈不是白白便宜了天堂的人?

貞德見狀,一時間有點沉不住氣了。

「好吧,白扎克大人,如果我們這次來代表的米迦勒大人呢?你可否願意跟我們談談?」

說到這裡,黛安娜雙手微微緊張了一下,揪住自己的裙子,期待地望向了白扎克。

白扎克微微皺了下眉頭,有些吃驚地看向了陸觀。

陸觀也有點意外。

沒想到是米迦勒想談,不過想想也是,梅塔特隆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

如果跟梅塔特隆談,基本上可以判斷談崩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九十九。

這傢伙跟白扎克一樣,不,應該來說比白扎克的心思還要大。

一心突破的梅塔特隆幾乎沒有跟人和談的歷史,雖然天堂之前有過很多次的談判。

但主持談判的也都是米迦勒,而願意談判也是米迦勒說服耶和華或者耶和華自願的。

那麼這一次,米迦勒的意思,竟然是代表了自己!

那其中就可以足夠讓白扎克和陸觀回味的了!

是梅塔特隆越發強勢,越讓米迦勒感覺到壓力了么?

還是說,天堂的主人跟易卜劣斯一樣呢??

亦或者是兩者都喲?

神祗也有一種可能是天堂是否已經開始布局了?

白扎克心思有點多,畢竟敵天堂的事情給了她很深刻的印象。敵天堂沒有露出破綻,這讓白扎克還是很吃驚的。

白扎克對敵天堂監視這麼多年,從未發現敵天堂不對勁的舉動。

如今看來,就算是沒有不對勁的舉動,依舊不能代表沒有問題。

「當然,我們一直都在跟米迦勒談判!」

突然陸觀開口道。

黛安娜見狀,頓時露出驚喜之色,歡喜的開口道:「那太好了,陸觀哥哥,老師很希望跟你們談的,希望雙方能夠暫時停止干戈,一致對外。」

「對外?」

陸觀皺了下眉頭,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說,現在還有什麼他不了解的情況么?

「咳咳咳,情況是這樣的…」

貞德趕忙解釋起來:「是這樣的,其實最近天堂的動向有點奇怪。米迦勒大人發現梅塔特隆似乎有跟巨人聯手的意思…」

「不可能!」

白扎克直接搖頭拒絕道:「梅塔特隆是個非常自傲的傢伙,她寧可自己獨自奮戰致死,也不可能跟巨人聯手。再說了,第三次神域大戰的時候,她手中屠殺的巨人不知凡幾,怎麼可能跟巨人聯手?」

「…」

貞德也很無奈,看向陸觀。

陸觀不說話,似乎在思考,但場面上還是交給了白扎克來應付。

實際上,陸觀也在考慮貞德話的真實性。

確實不怎麼可信。

梅塔特隆是什麼樣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