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昊只是笑呵呵地扶住了撲來的身影,那是海蒂徹。

這個小女孩條件反射般地就認出了他,立刻撲上來,卻似乎又不知道該幹啥,差點一頭撞上他。

好在張昊現在的身體素質達到了八點五,反應速度驚人,才沒在海蒂徹撲來時一拳捶她鼻子上。

半年不見,海蒂徹已經大變樣。

從雅典娜的檢測結果來看,她沒偷懶,甚至應該很勤奮。

她身體素質從一開始的零點六,到現在的一點五,進步誇張,比起張昊最開始猛多了。

張昊想哭,他多久才把體質漲到一點五的?這真是個令人傷感的話題。

用遊戲來形容,他是從微紅,小紅,中紅,大紅這樣一路吃上來的。海蒂徹卻是一開始就吃土豪供應的大紅,加上他身體是自帶天然DEBUFF的掉血狀態,而海蒂徹完全正常,最終造成了她體質飛速提升。 ,

第417章

餐廳的燈光下,銀行卡閃金光。

可真漂亮!

全場驚呆了!

蘇有晴,差點沒嚇流產咯!

天吶,這小丫頭怎麼那麼會找?

她,都不敢看銀行卡了。

下意識的瞟了宋三喜一眼,心頭七上八下的。

林洛嬌笑說:「甜甜發財了啊,這可是尊貴的VIP銀行卡呢!」

蘇有容眉頭一皺,從甜甜手裏接過來,注意力集中在卡上。

沒看到大姐的反應。

但也就那時,宋三喜反應超快。

他就坐在蘇有容旁邊不遠,中間是甜甜的位置。

宋三喜微笑道:「甜甜,在哪裏撿到的呀?」

「耙耙,我都說了嘛,二樓書房那個茶几里啊!石頭下面的小縫裏的喔,我看亮晶晶的嘛,就摳出來了的呀,我厲害不厲害呀?」

「呵呵厲害啊我甜甜!」宋三喜摸著女兒的小腦袋。

正要說什麼時,甜甜冒了句:「耙耙,不會是你的私房錢吧?」

甜甜,乖乖的俏皮樣子。

蘇有容倒是瞪了宋三喜一眼,銀行卡一揚,「你敢藏私房錢!」

宋三喜搖搖頭,很鎮定,「我要藏,也不會藏那裏啊!這卡,可能是前主人王輝藏起來的吧!我估計,裏面錢不少。但,還得還給人家!」

說着,他很自然的,伸手去拿卡。

蘇有容有點不想給,「王輝那個混蛋,我真想把這卡毀了、丟了,讓他自己補辦去。」

宋三喜微笑道:「有容,做人,不是這麼做的。這張卡,你知道本身的價值是多少嗎?光是上面的壓金絲和鑲鑽,都值十萬塊了。你要是給人毀了,萬一追查起來,這是毀壞他人財務,不但要賠錢,還可能承擔法律責任。」

林洛嬌道:「這還真是。」

蘇有容被蒙住了。

宋三喜就這樣,順利的把銀行卡拿到手。

然後,掏出手機,「大家吃着飯,我給王輝打個電話。」

蘇有晴緊張的情緒,一下子釋放了出來。

如同,巨石落地。

好傢夥!

論反應,還得是宋三喜啊!

嚇死我了

宋三喜就在餐廳門口,打通了王輝的號。

王輝正在床上躺着,一看宋三喜,直接掛了。

宋三喜再打。

再掛。

宋三喜,苦澀一笑,「這傢伙還恨我呢,不接電話。這麼漂亮的卡里,沒點錢,不可能!」

餐桌上,大家都會意的笑了笑。

蘇有容瞪了宋三喜一眼,「他不要就算了!沒想到,你還有這混蛋的號碼!」

宋三喜笑笑,「害過我的人,我一輩子都記得!感謝生活里的傷害與陰謀,將使我們成長、壯大」

「得了吧,咋這麼能扯呢?大過年早上的,你給我們上政·治·課呢?」

宋三喜呵呵一笑,又繼續打。

王輝氣炸了,接聽:「喜狗子,你特么煩不煩?大過年的,還不讓人睡個懶覺了?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宋三喜冷道:「你個混賬東西,銀行卡落我別墅里了,還要不要?不要我就給你扔了!」

「啊?銀行卡?」王輝一頭霧水。

「喲,真錢多,銀行卡都記不得了嗎?半個小時后,趕到花園大街18號,我在那裏給你。」

「哦,行」

掛了電話,宋三喜把卡丟自己包里。

坐下來,坦然面對一切,開心的與大家共進早餐。

不經意的,能感覺到蘇有晴那目光,悄然有些為他喝彩。

他卻暗笑,大姐啊,看你剛才緊張的,多大點事啊?

半個小時后,王輝趕到了指定的地點。

他銀行卡的確有點多,裏面都是有錢的。 貝瑤扶著膝頭,咬著牙站起身。

遲宴推完貝瑤,報應來的也很快。

他不知道絆倒什麼了,直接在地上摔了一個狗吃屎。

而遲宴也沒著急起來,緩緩翻了個身,仰面看著天空上的星星,忽然咧開嘴笑起來。

貝瑤氣不過,想把他直接扔在這裡,不管不顧。

可剛經過他身邊,原本正在傻笑的遲宴哇的一下哭出聲。

邊哭,他邊罵邊錘自己,「我最混蛋,我是個超級大混蛋,可是我好想我妹妹,能不能讓我妹妹回來,讓我這個混蛋去死啊!!!」

貝瑤:…………

她瞧著遲宴這副模樣看了會兒,又好笑又覺得他可憐。

半晌,她走過去踹了腳遲宴的限量版球鞋,沒動靜。

沒死吧???

算了,她決定還是先回家。

這邊。

葉旭洗完澡,先去陽台抽了支煙。

晚上遲宴他們喝酒撒瘋,實在是太吵,他耳根子現在終於能夠清凈點。

擱在屋裡的手機響起,葉旭不緊不慢的進去,見是一個老朋友打來的,有些意外的挑挑眉。

電話接通,葉旭說:「今天什麼日子,竟然能等到靳二少的電話。」

手機里那頭的聲音低沉冷冽,可以說毫無感情,「我來帝都了。」

「所以,需要我為你接風洗塵嗎?」

「我是來找我女朋友的。」

話落,葉旭哂笑,語氣嘲弄:「要是來炫耀的,大可不必打這通電話。」

「來都來了,問候你一聲。好了,我要去找我的桑桑。」

葉旭鳳眼微眯,率先掛了電話。

早年靳家一家搬離帝都去了梧城,他和靳洵聯繫少了些,但對彼此的事,還是略知一二。

靳洵提到的這個女朋友,據說,是他心心念念好多年的人。

呵。

被靳洵這種人愛上,是一種幸福,也是一種不幸。

不過,他還是挺羨慕靳洵,起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葉旭滅了煙,似想起什麼,抽空去翻微信。

待看完貝瑤的消息,他淺笑出聲,夾雜了几絲嘲諷。

虧他之前還眼巴巴等她回復,他好出去接她。

現在看來,人家根本就沒打算答應他。

不知怎麼,他心裡無端的生出一團火來。

就,有點氣人。

隔日,遲家。

遲宴渾渾噩噩在下午的時候醒來。

他下了樓,發現家裡格外安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