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無用儘力氣,卻只發出了虛弱的聲音。

「他娘的!快來!」

迪盧克動了,但方向並不是陳無這邊。

他一刀帶著火焰,砍向了躲藏著的深淵法師。

熒快步跑了過來,踩著特瓦林的翅膀,顧不得陳無這邊,搶先到了特瓦林身體受污染的位置,雙手覆蓋到上面。

陳無看到熒手心出傳來的澄澈藍色光暈。

一直緊繃著的那根弦也終於鬆了下來。

右手拄著劍,陳無感覺眼前陣陣黑暗襲來。

……

陳無倒了。

……

……

就像是在午後,躺在布滿陽光的大床上,懷裡抱著埃梅利,溫度宜人,暖風陣陣襲來,讓人困意橫生。

陳無再次恢復清醒的時候,臉上感覺有一隻小貓貼著自己,毛茸茸的。

鼻尖有著塞西莉亞花的香氣。

軟軟的,很熟悉。

眼皮很沉,有些睜不開。

「水……」

「親愛的,你醒啦?」

口中溫柔的塞進一根吸管,陳無用力吸了一口。

甘洌的水在口中流淌,衝散了喉嚨處的鐵鏽味道。

不過喉嚨還是有些痛,像是乾裂一樣。

濕毛巾在自己臉上擦了擦,陳無皺了皺眉頭,總算是睜開了雙眼。

灰白色長發輕輕撓著自己的臉,平靜的藍紫色雙瞳中,倒映著自己乾淨疲倦的臉,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

陳無就這麼安安靜靜的看著,一句話也不想說,什麼也懶得問。

直到埃梅利臉上升起不自然的紅暈,嬌嗔著瞪了陳無一眼。

「看什麼呢!」

陳無笑笑,扯著嘶啞的聲音,「看老婆呢!」

埃梅利臉上的紅暈更濃了,一雙玉手胡亂的在陳無的臉上摸著。

然後……

陳無的視線,就被埃梅利遮住了。

感受到自己腦後的柔軟,陳無想了想,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個弧度。

「埃梅利。」

「怎……怎麼了?」

「膝枕很舒服哦……」

「才沒有!」

「嘿嘿……」

……

「哎……別再喂狗糧了,我已經撐的吃不下了。」

熒在旁邊單手捂臉,滿心絕望。

怎麼會有這樣天天撒狗糧的人啊!不膩歪嗎!

熒對這種行為表示深惡痛絕!

「謝謝你,人類!」

聽到這個聲音,陳無精神一震。

「特……特瓦林!」

「是呀,我們現在就在特瓦林的身上啊。」

派蒙的聲音在陳無耳邊響了起來。

陳無掙扎著坐了起來。

「誒呦,後背疼!」

和緩的流風吹拂在陳無的臉龐上。

一頭黑色碎發被風吹動。

露出了他此時稍微有些慌張的面容。

「對……對不起!」

「不是哦,特瓦林很感激你呢,不必慌張!」

溫迪坐在龍頭上面,安慰了一下陳無。

「沒錯!」

派蒙叉腰。

陳無額頭流下並不存在的虛汗。

「那就好、那就好……」

「陳無小友?我可以這麼稱呼你嗎?」

特瓦林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陳無點了點頭。

「當然,很高興重新認識你,特瓦林。」

「抱歉,因為我的原因,你的身體出現了一些問題。」

陳無:「?……?」

眾人聽到這句話,都收起了笑容,低著頭,埃梅利抱著他的手臂也更加用力了。

有些疑惑的打開系統。

陳無的表情也僵硬了下來。

[等級:70]

[真-我流劍術lv.10]

[陳無之一刀lv.7(無法加點)]

[一閃lv.6(無法加點)]

[千風刺lv.5(無法加點)]

[嵐](空中行走的技巧)

[風牢](無等級)

[元素親和lv.10(遭受損傷,暫不可用!)]

陳無抬起有些無力的手臂,試圖催動風元素。

「完全感受不到……」

然後陳無又嘗試了火元素,也同樣毫無反應。

陳無沉默了一下,隨後重新露出了笑容。

「沒關係,會好起來的。」

溫迪走了過來,雙手扶住陳無的肩膀,一臉認真的說道:

「我和你說過的!不要輕易嘗試打破規則!」

陳無扯了扯嘴角,輕笑道:「規則,不就是用來打破的嗎?」

溫迪愣了一下,隨後也笑了,「是啊~或許你也是對的。」

陳無扭過頭,看著埃梅利。

「親愛的,你怎麼也來了?」

埃梅利張張嘴,不知道怎麼開口。

派蒙飛了過來,一臉興奮。

「你不知道,當時熒凈化特瓦林身上的詛咒之後,突然有兩個火元素深淵法師冒了出來,它們直接沖向了你,然後埃梅利小姐直接腳踏冰槍,一路飛了過來,幾槍就把那兩個深淵法師打的魂飛魄散了!」

陳無驚訝的看向埃梅利,一臉壞笑:

「原來親愛的是放心不下我呀,還說什麼不來。」

「哼!」

埃梅利收起了手臂,陳無的身體沒了支撐,立刻倒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的埃梅利趕緊伸出手臂,攬住了陳無。

陳無只感覺自己腦袋碰到了什麼格外柔軟的事務。

「埃梅利……」

「不許說話!」

陳無嘴角彎起,「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