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趙旭遭遇伏擊和趙武用計守城的事都已傳到監軍那裡,趙旭指揮不利,趙武守城有功,不過在信中趙武已經提到趙旭在城外斬殺敵軍先鋒大將洪四海,大挫敵軍士氣一事。

那名監軍在得知事情始末后,並不打算處罰趙旭,反而還要繼續對趙武封帥。監軍的做法算是給趙武面子,當然更是要讓趙武願意為皇室效力,不然趙旭指揮不利一次折損兩萬士卒,必然是一條重罪,輕則革職查辦,重則當斬。

在繼續了解到那夜趙武大勝敵軍並且將敵軍的騎營近乎殲滅后,監軍還要向趙武祝賀。此刻那皇室監軍坐在四匹馬拉著的馬車裡,馬車的裝飾極其豪華,比那天雪軍主帥坐的馬車氣派的多。

馬車周圍有前後共四名護衛,八名隨行護衛都是監軍的貼身侍衛,每個人都有七階武修的實力與軍隊里將軍們的實力相當,四名七階武修給其護衛足以表明監軍身份的尊貴。

在馬車後方是一幹將領,幾十人全都乘著駑馬,連續趕了兩天的路,全軍上下所有人都有些疲憊,好在總算抵達城關,他們這些將軍都在等著趙武為他們接風洗塵。

等到大軍抵達城關時,趙武帶著十幾位將領前去迎接,趙武與那監軍會面自然客套一番。

在來之前,趙武已經吩咐人做好給他們接風洗塵的準備,而這監軍還帶著不少珍貴的食材過來,所以趙武一乾等人跟著享了一次口福。

待那監軍和那些將領都休息好,眾人才開始真正議事。來的時候,監軍已經巡視過城關守軍的軍容,在其面前全是真正經歷過生死搏殺后的士兵。守軍的精神面貌沒讓監軍失望,在大殿議事時,監軍把趙旭的功過都提出來,然後以將功補罪的方式認命趙旭繼續擔當三營主將。

等到提到守軍大獲全勝一事時,監軍連同那些一起來的將軍們全都向趙武祝賀,一次讓雪軍失去三分之一的兵力,更重要的是還完全摧毀了雪軍的士氣,趙武功勞應該得到皇室嘉獎,而正式對趙武封帥是最好的嘉獎。

當著幾十位將領的面,監軍拿出皇室的詔書,把認命趙武為三軍主帥的旨意宣讀出來。詔令一出,守軍一幹將領喜形於色,他們的大將軍官進一品,他們的地位自然跟著水漲船高,果然監軍念眾人有功直接代表皇室推行賞賜,十幾位將領全都官升一級,一個個享受的皇室俸祿自然比之前更高一等。

監軍此舉足以表明其有著代皇室執行賞罰的權利,當然監軍封賞有功之人更是為了激勵那些才來的將軍。果然在監軍大舉封賞之後,那些將軍無論是出於羨慕還是嫉妒紛紛有了要立功的想法。

封賞結束,監軍又與趙武等人談起攻打雪軍營地一事,做為戰勝方,他們已經獲得做為主動方的優勢。若論最好的出兵時間應該是昨天,只可惜全軍戰士清掃戰場人困馬乏,許多人又一心想著晚上的慶功宴所以不能出兵。

另一方面,雪軍雖然勢弱,可畢竟有人數上還有優勢,一旦對雪軍窮追急趕激怒雪軍將士引起返攻,反倒會對己方不利,所以在綜合各方面的因素后,趙武打算等援軍到后再做商議。

在趙武說出自己的看法和決定后,不少新來的將軍認為趙武畏首畏尾錯失良機,還有不少人覺得趙武的做法很對,一夜苦戰後的守軍的確應該好好休整。當然不管他們怎麼想,現在能決定出兵的只有監軍與趙武兩人,當然趙武做為三軍統帥,調兵遣將的虎符已經到手,趙武一人就可以決定軍中所有大小事務,

出於客氣,趙武才會在真正做決策是詢問監軍的意見,但皇室派來的監軍似乎對戰爭並不了解,很快又把接下來該何時出兵的問題反推給趙武。

趙武根據監軍的語氣知曉對方並沒有急戰的意思,當下只是簡單地為監軍分析一下兩軍的情況如何,把各自的優勢與缺點指出來。

監軍多少對兵法懂一些,在趙武分析現在雙方的情況后,監軍能聽出來趙武言語之中主戰的想法,可是其才剛來,還不想這麼快與雪軍開戰,所以最終的決定權還是交給了趙武。

趙武深懂人情世故明白監軍的心意,只說容其再考慮考慮並沒有把出軍的日子定出來。至於其他將軍有的願意急戰,有的只想避戰休息,意見不一。在趙武詢問他們的意見時,一幹將軍給出兩種答覆。

一是大軍再休整一天,雪軍的援軍不會在短時間內趕到或者說雪軍根本就沒有援軍,那多休息一天讓援軍好好休整一下不遲,二是派人查探清楚雪軍此時的營地情況,然後通過消息商討關於何時出軍的事宜。

人心不齊,趙武從那些將軍們的意見中看出這一點。今日十五萬大軍抵達城關,物資方面還需調度,而且怎麼安排十五萬大軍同樣是問題,趙武認命多人負責大軍的編製,然後關於何時出兵的事趙武暫且不提。

議會結束,夜軍一方人心安穩,二十多萬大軍要滅現在的雪軍輕而易舉,特別是在雪軍連騎兵都沒有的情況下,所有全軍上下許多人都變得心浮氣躁起來,對於趙武來說援軍到來未必是一件好事。

在趙武他們議事期間,青羿得到飛羽的幫助已經在營地里軍區住下。現在住的地方是那些千夫長專住區域,每人一間房子,伙食全都是由專門的人提供。只要登記一下,青羿的吃喝就不是問題。

因為現在人員空缺,青羿正好住在飛羽旁邊,同一樓層的其他房子有的住人,有的空著,但每間房裡都配備齊全。兩張床,桌椅該有的都有,還比那些普通士兵住的地方乾淨的多。

在飛羽的介紹下,青羿知道越多關於住宿區的情況,對於參軍的排斥感越來越弱。在飛羽的陪同下,青羿很能適應現在的情況。只不過從早到晚一直沒能回去讓青羿很是著急,一直在惦記著林玄仲的情況。

天色越來越晚,在不放心林玄仲的情況下,青羿便請飛羽帶自己去找林玄仲。

此刻在林玄仲那裡,明不悔同樣一直沒有回來,還好大牛兄弟此刻都在。

等到青羿與飛羽兩人到時,雙方招呼一下,青羿便問起林玄仲今天的吃住問題。

在得知一切都還好后才放心下來,坐在林玄仲對面,青羿不由想起今日看到趙武的畫面,總覺得林玄仲身上有著和趙武同樣的氣質,可具體在什麼地方青羿想不清楚。

一旁的飛羽則將林玄仲三人當成是青羿的朋友來看,態度友好,並沒有自恃身份高擺出架子。在了解到林玄仲並非營中的士兵后,飛羽對這個事實趕到奇怪,不明白為什麼兄弟兩人都去參軍,唯獨林玄仲不去。

出於好奇飛羽甚至還詢問林玄仲原因,但林玄仲並沒給出準確答案,因為今天一個人待著的時候,林玄仲又考慮過參軍的事。

如果去參軍,林玄仲覺得自己可以去當步兵。因為步兵之中與其實力相仿的人佔大多數,加入步兵不會被區別對待。如果要上戰場憑藉八荒步只要不和那些將軍、千夫長們交手自保應該沒有問題。

另外,根據林玄仲的猜測那些將軍只有在沒有同等級的對手后,才會對普通的士兵動手,所以在戰場上,林玄仲覺得自己活下來的幾率很大。現在青羿和明不悔都已經參軍,像大牛兄弟一樣,不管兩人在軍中身份如何,今後一切都要服從軍隊管理,三人很難再見面。

既然如此,林玄仲便覺得自己最好去參軍,這是深思熟慮的結果。當初三人都未參軍,那麼林玄仲不入軍還說的過去,現在另外兩人都已經參軍,林玄仲再不參軍會顯得孤立,再說總不能讓大牛兄弟一直送吃的來,所以參軍對於林玄仲而言是必走的一條路。

「青羿,要是清風在別的營里不習慣,你可以讓他來我們箭營,我們箭營正在大舉招兵,清風來倒正合適!」在與林玄仲交流幾句后,飛羽漸漸發現林玄仲有要參軍的意思,所以當即給出提議。

「如果讓清風加入箭營,你還是不放心,那你還可以讓清風加入你的隊伍,讓清風給你當親侍。像我們這樣的千夫長,官職不大但同樣不小,軍營規定我們都是可以有兩名侍衛。」 第252章

「是啊,我和大虎就是陳千夫長的親衛,」見飛羽在勸林玄仲參軍,還說到親衛一事,大牛想到原本自己的身份,當即跟著解釋。

大牛兄弟的身份三人早已知道,對於飛羽說的話,林玄仲自然都能理解,有些心動但林玄仲並不打算改變原來的想法,還是執意要加入步營。

在林玄仲考慮飛羽的提議時,對面的青羿陡然一驚,隨後又變得欣喜起來。若是把林玄仲收到箭營那最好不過,一來可以照顧好林玄仲的生活起居,二來可以親自教林玄仲箭術,再者遇到什麼難事還可以找林玄仲商量。

林玄仲的聰明睿智,青羿早已見識多次,所以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青羿都覺得讓林玄仲加入箭營再好不過,現在主要是看林玄仲的意思。

「清風,不如你就加入箭營,做我的親衛,我們在一個營里方便互相照顧,」青羿很直接的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一言打斷林玄仲的思緒。

見青羿勸自己加入箭營,林玄仲的意志出現動搖,林玄仲自然知道青羿現在是千夫長,在箭營有不小的身份,如飛羽說的那樣加入箭營再好不過,只是這與林玄仲之前的想法有些區別,因為林玄仲本身是想當個普通的步兵,同大牛兄弟一樣在步營里。

雖然會與青羿和明不悔分開,但林玄仲想走自己的路,所以在回答青羿的問題時,林玄仲舉止很是猶豫。

「怎麼?清風兄弟對我們箭營不感興趣?」做為一個外人,還是飛羽把事情看的更清楚一點,一眼看出林玄仲的猶豫。

「不是,」搖搖頭,林玄仲忙解釋道:「其實我想加入步營。」說出心裡的真實想法后,林玄仲總算鬆了一口氣。

此言一出,屋子裡其他人卻一臉詫異,原本都覺得林玄仲加入箭營是最好的選擇,但卻沒想到林玄仲的選擇會這樣讓人出乎意料。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青羿還是第一次知道林玄仲的內心想法。本來還擔心因為自己和明不悔參軍,讓林玄仲一個人生活會有問題,現在看來,林玄仲其實早就考慮到這一點。

想必今日林玄仲一定考慮到很多事,只是自己為什麼沒事先考慮到,青羿為照顧林玄仲不周難過。不管怎樣,青羿知道林玄仲選擇加入步營一定有其原因,而且一定不會有錯。

「既然如此,那也可以,」青羿的回答同樣出人意料,像是並不關心林玄仲怎麼覺得一樣,但那爽朗的笑容卻又並不符合其他人對青羿此刻態度的猜測。

「那以後多拜託大牛兄長和大虎兄弟照顧清風,」在幾人大為疑惑時,青羿又這樣說道。

本以為青羿會問自己為什麼,然後再勸自己,沒想到青羿答應的如此爽快,連林玄仲此刻都大為意外。但轉念一想,青羿這麼說算是一錘定音,倒是給自己省掉不少顧慮,林玄仲覺得青羿是有意要成全自己。

「清風兄弟你真要當步卒?」大牛還是想不通,忍不住看著林玄仲問道。

「其實一開始我並不打算參軍,後來你們帶來消息說青羿和明不悔都順利入軍,我才開始為自己打算。當一名普通的步兵是我深思熟慮后的選擇,反正只要明大哥和青羿都在軍隊里就行。」林玄仲漸漸變得洒脫起來,連言語都變得清晰明白,給人的感覺像是做出重大決定一樣。

這麼一來,大牛兄弟便不再多問。

「沒問題,以後我和大虎一定會好好照顧清風,」大牛還是像以前那樣熱情,對三人心懷感激。而大虎見其兄長都沒意見,自然笑著答應,唯有飛羽很不明白青羿今日同自己念叨多次的兄弟,怎麼見面時兩人卻是這樣。

不過對兩人的事並不了解,飛羽不想多問,更不必過多猜測,林玄仲參軍的事情就這樣定下來,接下來的事都將由大牛兄弟負責。

第二天一早,那些將軍們按照趙武的命令把所有大軍分成幾部,在城內列軍整頓。那些新來的士兵裝備不一,有好有壞,不過服飾都是夜國的風格。

趙武命人把所有的軍中不同之項都提報上來,然後統計具體數字。趙武此舉是要把全部士兵的服侍和武器統一起來,然後再對每個營的軍隊做出整頓。

還是之前那樣以三營劃分,每營分成三部,每部又分為若干軍,每軍規定人數一萬人,由一名將軍和兩名副將管理,餘下按照千夫長到什長一步一步細分下去。

二十一萬大軍經過整頓,箭營五萬數,騎營三萬數,剩下的都是步營士兵,每營設有主將三位,現在趙旭只是騎營三位主將之一,另外兩個主將職位是從那些剛來的將領中挑選出來。

光是整頓軍隊就用了一天時間,為了確保援軍到來的消息沒有傳出去,不會驚走雪國的駐兵,城關那裡一切正常。弔橋還是之前架上的那臨時弔橋,城外那些焚燒屍體后的骨灰全都被倒入河內。

護城河裡面的水已經恢復原來的顏色,城關處一切正常。與此同時,雪軍駐地那裡,幾日來許天易一直在與其他人商量軍中的事,他們同樣統計過人數。雪軍騎營還剩下的殘部連一軍的人數都不到,還是步營的人數居多。

現在雪軍面臨著很多問題,糧草不足,兵器不夠,人心不齊,那晚吃了一場敗仗后,雪軍的問題越來越多。一個軍隊會出現的各種問題漸漸暴露出來。

幾天里,那些將軍不斷地安撫營中士兵,儘力穩定軍心。幾天的緩和下,他們那調整軍心的措施慢慢起到一點作用,但對於整個軍隊來說還不夠。沒有箭支無法攻城,箭營會失去原有的作用,在兵器不足的情況下若是夜軍打來,他們會吃很大的虧。

反觀夜軍方面,那天晚上他們同樣有無數支箭射入水中,幸好許多箭支都是插在屍體之上或是漂浮起來,還有城牆附近那麼多雪軍射來的箭支,在箭支方面,夜軍的物資足夠。

另外,那天晚上收穫的戰利品太多,加上援軍帶來的東西,現有的兵器足夠二十萬大軍全面武裝。在糧草方面,夜國皇室在抽調援兵的時候已經在負責此事,只不過糧草輜重的行進速度沒有軍隊快,還要兩日才會到,所以夜軍暫時還不急著發兵進攻雪軍駐地。

沒有及時地去攻打雪軍營地是趙武的失策,其實要是昨日趙武便帶兵攻打雪軍駐地,現在可能已經徹底消滅雪軍的反抗力量,打的雪軍撤出夜國邊境。在這一點上,經過一晚上的考慮,趙武覺得自己的確有些猶豫,才導致錯失最佳戰機。

不過現在不是後悔的時候,也未必需要後悔。雪軍安插在守軍中的間隙已經除掉,現在敵帥並不知道黃岩關內有援軍趕來的消息,反而他們對雪軍的營地情況非常清楚。

那晚戰後,雪軍便撤到離黃岩關有三十里遠的駐地,軍隊中大部分人沒有參戰,只是行軍而已,小部分人雖然參戰,但並未出力,如果拋開士氣不提,十萬大軍還有著十萬大軍的實力。

在撤離到駐地后,雪軍一直在營地休整,軍心渙散,士氣低落,營中沒有人操練。直到今天,雪軍營地的情況都沒有改變,趙武可以猜到雪軍的士氣並沒有太大好轉,夜軍有足夠的實力擊潰雪軍,

話說回來,雪軍之所以一連幾天士氣低落與那晚的戰況有很大關係。一開始雪軍進軍太過順利,導致軍隊上下個個心高氣傲,結果遭受失敗的打擊,導致軍心受挫的程度會比正常吃敗仗強很多倍,雪軍會有現在的狀況是理所當然的事。

現在經過一整天的整頓之後,趙武已經有動兵的心思。於是,今天晚上,趙武直接召開戰前會議,與眾將一起商討大敗雪軍的計策。

一間議事大廳里只有十幾名將軍,除趙武和那監軍外,其他基本上是各營主將。關於當下雙方的形勢全都由趙武原來的部下提供,因為新調來的那些將軍對於黃岩關的信息並不了解。

等那幾人把當下的情況敘述清楚,趙武一邊為眾人分析這些情況,一邊向眾人言明自己的戰略部署。在趙武發言結束后,輪到那些將軍們發表看法。

由於趙武的分析合情合理又有依據,很快趙武制定的周密作戰計劃被眾位將軍接受,在所有將軍都達成一致決議后,一直在旁聽的參軍笑著點頭。

當趙武最後詢問其意見時,參軍只是說一切都由趙武做主,既然如此,軍令正是發布下去。一場議事也讓眾位將軍見識到趙武雷厲風行的做事態度,在趙武的要求下,明日討伐雪軍的事連夜傳到各部。 第253章

沒想到才入軍隊一天時間不到就要上戰場打仗,躺在床上,林玄仲轉輾反側難以入眠。彷彿回到幾個月前,幽成事發的前一天晚上,那時所有的事對林玄仲來說都很困難,彷彿沒有任何希望。

幸好那次有林無憂在,否則林家最後要落個什麼下場還說不一定,回過神來,林玄仲接著想到明日上戰場一切只能依靠自己。

現在夜軍勢大,雪軍失勢,夜軍出兵一定無往而不利,所以林玄仲不需要擔心會戰死在沙場上。本來憑藉身法上的優勢,林玄仲便覺得自己戰死沙場的可能不大,現在考慮到兩軍的情況,林玄仲則更加放心。

可惜儘管如此,林玄仲躺在床上依舊毫無睡意,腦海里不斷想著接下來的事。另一邊,大牛兄弟已經發出熟睡的鼾聲,在接到明日出兵的命令后,兄弟兩人抱著等著第二場大勝的心態上床,彷彿對於戰爭沒有任何多餘的想法。

與兄弟兩人不同的是,林玄仲一直像當初在幽城那樣考慮著三家聯盟要攻打林家的原因考慮現在的事,經過一段時間的琢磨,林玄仲得到的最終結果是利益所驅,但仔細想想夜國與雪國的戰爭似乎不僅是利益關係,還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雪國只是在為青元大國效力,夜國似乎只是為了抵禦雪國,說到底林玄仲對兩國之間的發生原因還真不太清楚。

一轉眼,林玄仲又想到今日在軍營中的事。今天在大牛兄弟介紹下,林玄仲認識不少人,他們不止來自黃岩城還有許多其他地方的人。其中那著新調來的人,他們有的人並沒參加過真正意義上的戰爭,根本不知道戰爭是什麼情況,與林玄仲的情況類似,所以總算讓林玄仲在軍隊里找到一種融入感。

或許同他們一起就能找到戰爭的原因所在,心裡這樣想著,林玄仲又開始考慮其他問題。一個晚上,林玄仲考慮過許多問題,自然相應地做出不少打算。

第二天一早,一陣號角聲傳來,林玄仲因為休息不足陡然驚醒。另一邊,大牛兄弟已經穿戴完畢,招呼一聲林玄仲,兩人就在屋裡等著林玄仲弄好。

沒多久,三人和其他人匆匆忙忙地向吃飯的地方趕去。到那裡,林玄仲發現那些士兵十幾人圍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放著十幾份吃的東西,因為吃完早飯就要出兵的關係,餐桌上還有一點肉食。

總裁校花賴上我 時間不多,沒有閑情細細品嘗,一刻鐘后離開飯堂,無數士兵三五成群的向排兵布陣的地方趕去,帶著他們的兵器。

等到大軍站好陣型,各營主將接連發表講話鼓舞士氣。接著,到趙武定下來的出兵時間時,先鋒部隊已經開始出城。

夜軍出城時聲勢浩大,光是幾萬士卒出城就用了很長時間。來到城外,按照趙武指示,步兵在前弓箭手在後,至於騎兵要等前面的隊伍抵達雪軍駐地二十里處時他們才會出發。

讓騎兵推遲出發是趙武攻打雪軍的計劃之一,不出意外,此刻雪軍的探子已經發現夜軍的出城的消息。一部分人趕快回去傳達消息,還有一部分人留下繼續監視。

等到潛伏在四周的探子發現情況不對,夜軍的人數不止幾萬后,又有幾人回去稟報消息,最後隱藏在周圍的雪軍密探還剩下一兩個人。

在兩人潛伏在密林之中繼續觀察夜軍的狀況時,夜軍之中有一些探子巧無聲息的出列,然後小心的潛進道路兩邊的密林之中,十步一人仔細搜索敵軍探子的蹤跡。按照趙武的指示,一旦發現敵軍密探當場擊殺。

趙武此舉的目的是為了他們的幾萬騎兵能順利出發,而且不被敵軍的探子發現,清除敵軍的密探同樣是計劃中一部分。

十幾萬大軍以慢跑的形式前進,再有一個時辰,他們便能抵達雪軍駐地。雪軍的探子有人是騎著快馬,不消半個時辰,密探就能把有關夜軍出兵的消息帶回去。

在隊伍之中,林玄仲看不到隊伍的前方,同樣看不到隊伍的後方,周圍全都是人密密麻麻。 失憶嬌妻:傲嬌總裁吃定你 各個披堅執銳,全副武裝。出兵前,他們的主將已經說過此次他們的目的是剿滅所有敵軍,不是簡單的在戰場上打敗對方,所以這場戰鬥有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當然還有可能會很快結束,關鍵還是要看士兵在戰場上的表現。

在行軍途中,時間過得很快,林玄仲不時地回頭看看後方有沒有青羿,又時而看看明不悔在哪,只可惜根本沒有騎兵跟來。

半個時辰后,在雪軍駐地,幾名探子匆忙地把消息傳到他們元帥那裡,雪軍一幹將軍和許天易此刻都在中軍大帳。夜軍的數量只有幾萬,一幹將領並不是太驚慌。只有那青元大國的參軍因為覺得雪軍現在不適合作戰,所以當場提議撤軍。

在其看來,現在不是雪軍逞強的時候,若是不敵氣勢強大的夜軍,雪軍可能會死傷慘重,所以撤軍是個好辦法,但有一點,雪軍的輜重不能不去考慮。

帶著輜重走會極大地拖慢全軍的行軍速度,另外匆忙撤軍根本沒時間整理輜重,總不能把營地的糧食都留給敵軍,所以在考慮夜軍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兵力時,許天易還在考慮要不要迎戰。

在許天易同一些將軍提出諸多問題后,接下來是戰是逃,還需要看那些將軍們意見,所以現在的商量結果大致有兩種。

一是先確認探子傳回來的真實性,如果是真的,那就趕快撤軍,二是直接排兵布陣,等夜軍來后許夜軍正面交戰。由於人數上的差距,雪軍的一些將領還是希望能與夜軍再戰。

時間不多,經不住參軍和一些將軍的要求,許天易只好讓人先負責撤退方面的事宜,然後留下大部分將軍商量大事。

「元帥,夜國出兵只有幾萬,我們何不奮起反擊,一雪前恥。」一名主戰的將軍如此說道。

「是啊,元帥,夜軍欺我軍心不穩,士氣低落,想要趁勢滅亡我軍,我們何不將計就計,引敵軍深入我軍內部,再從兩翼包抄來一個瓮中捉鱉,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很快又有一名主戰的將軍給出提議。

「元帥,萬萬不可迎戰,我軍軍心才剛有穩定的趨勢,若是強行開戰被士氣高漲的夜軍挫了銳氣,適得其反,恐怕會軍心大亂,到時候沒人能扳回局勢。」

「元帥,武將軍說的有道理,我軍即便據守不戰也不可輕易出兵,否則一旦失利,我軍甚至連營地都保不住,還請元帥慎重考慮。」在主戰方給出迎戰的建議后,反戰派的將軍跟著提出反對意見。

而在幾名將軍對話期間,許元帥已經有三種看法。戰、守、撤,每一種方法都有一定的都優點和缺點,現在的問題是儘快分析出三種方法中哪一種更具有優勢。

時間緊迫,知道夜軍進軍速度很快的眾人更知道留給他們商討的時間不多,這一點正是處於被動地位的壞處,許多形勢都是由主動方掌控,留給被動方的只是不利的局面。

許元帥一直沒有說話,但腦海里已經把三種方法的利弊都分析一遍。

若戰,他們有人數上的優勢,但在士氣上欠缺很多。如果能在戰前鼓舞士氣,讓士兵們意識到將要面對的危險,以及取勝的希望,在穩定軍心后,雪軍以人數上的優勢有取勝的可能。

若守,此處雖是雪軍的營地,但沒有任何像城關那樣的防禦工事,若是夜軍騎兵衝過來可以直接衝到營里。好在誘敵深入算是一種計策,所以對方的騎營真衝進來並不一定是壞事。

若退,可以留下一部分人在後方抵禦,其他人負責押送輜重,一旦夜軍騎兵追來,關鍵時刻他們可以丟下物資,全軍加入撤退。到那時即便夜國的騎兵敢追過來,以那夜軍騎兵的軍力並不能把他們怎樣。

現在許元帥顧及自身面子其實並沒有退軍的想法,反而與一些主戰的將軍一樣迎戰夜軍,用計策完成一次大勝,彌補之前的攻城不利。而且正如主戰方的將軍所言,他們有人數上的優勢,現在雪軍依舊比對方多個好幾萬人。

即便在幾天休整之後還沒恢復到正常程度,但現在的士氣已經足夠和夜軍一戰,若是用兵得當,雪軍取勝的可能很大。

而守完全沒有意義,在許天易看來,夜軍駐紮在黃岩關內有足夠的物資可供消耗,但是己方長途跋涉,帶來的輜重有限,現在從營中的物資情況來看並不適合與夜軍消耗,所以最快拿下城關最好。

思來想去,還是迎戰最好,一旦打勝順勢拿下黃岩關一雪前恥,還不用再擔心糧草兵器問題一舉兩得。可以說許天易要想不被雪國皇室處罰,只有迎戰一條路可走。 第254章

「黃岩關一敗,我軍損失慘重。若是不能大敗夜軍一場,我軍又有何顏面回去。依本帥的意思,此刻只要全軍上下一心,我軍以人數優勢完全有取勝的可能,所以我希望諸位將軍都能隨本帥一起上陣殺敵。許天易義正言辭,把自己的打算說出來。

「元帥,我軍士氣低落不能迎戰啊!」一名將軍考慮到雪軍的內部情況,跟著對許天易的決策進行否定。

「此事我心意已決,牛將軍不用多說,」許天易神色一凝,好似把所有賭注都壓在即將到來的一戰上,一臉決然。

原本那些還想勸退的將軍見軍令以下,原本那些拒戰的將軍一個個臉色陰沉無話可說,現在他們必須要聽從元帥的命令。與之相反,那些主戰派的將軍一個個摩拳擦掌,等著和夜軍開戰,他們中許多人都與許元帥的想法一樣要以此戰一雪前恥。

軍令已下,大帳中不再有人反對,青元大國的參軍只好把希望都壓在許天易身上。成則一切皆好,敗則全軍撤離。

時間緊迫,事不宜遲,許元帥直接把各營將軍都召集起來,然後把迎戰的消息通知下去。之前眾人商討的計策全都部署下去,雪軍一定要把夜軍引到腹地,然後全軍反攻一舉殲滅所有夜軍。

在許元帥與眾將議事期間,後續又有探子回來后帶回來更加具體的消息。夜軍人數在六萬左右,全軍士氣高漲,正急急地想雪軍駐地趕來。有關夜軍人數的消息更是讓許天易和眾將確定此戰非戰不可。

匆匆一段時間過去,夜軍行軍的動靜從遠處傳來,雪軍這邊以守營的方式等待夜軍到來。在軍備方面,雪軍的箭支還夠他們弓箭手用個一會,不過這已經足夠,只要夜軍衝殺過來,弓箭便不再具有作用,至於其他士兵都是配備齊全。雪軍把他們的儲備物資全都用上,勝負就在這一戰。

沒多久,夜軍已經抵達雪軍營地兩百米處,整個軍隊鋪展開來,幾萬大軍站在一起陣容龐大無比,軍心一致。

夜國軍隊停下來沒多久,許元帥直接乘著戰車出營,其身後兩旁的護衛都是將軍,再後面那些弓箭手與步卒迅速跟上來列隊。戰車上,許元帥把夜軍的陣容打量一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