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要看看自己今次煉丹會不會有什麼奇效?

回到風煙樓,馮小川便沉浸在煉丹中。

靈圓丹!

這是一種恢復舊疾的丹藥,煉製的材料稍微複雜一點,不過,也沒有那麼難。

將藥材屬性,以及煉製的步驟再次熟稔於心。

馮小川取出了丹爐,便開始煉製。

有了之前的經驗,馮小川煉製起來,順手無比。

只是到了凝聚藥材提取的汁液時,他便感覺力不從心,而且幾種藥材的屬性衝突極為強烈。

這就是需要老道的手法,馮小川險些報廢了一爐丹藥。

嚇得他額頭上豆大的汗水直冒,好在關鍵時刻,他感覺全身的靈力不斷湧現出來。

零點電話 要不是晉陞到了靈氣五段,他肯定自己剛才失敗了。

強忍著靈力快速消耗的危險,馮小川一咬牙,將所有靈力孤注一擲。

手指尖的火焰攢動,猶如一條條火靈蛇般,飛馳在房間。

「凝!」輕喝一聲,那些靈蛇火焰像是被他驅趕到了丹爐裡面一般,只聽到刺啦的聲響。

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他猛地打出一道靈力。

「艹,又暈。」整個人頭一歪,便暈厥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被人打開,但看到丹爐在一旁,馮小川在一旁,嚇得跑過去,嘴裡大喊著:「玄瀾姐,瑾溪姐,蘇蘇姐,小川鍋鍋又暈倒了,你們快來看看。」

刷刷刷!

三道妙曼的身形,閃身進了房間。

將馮小川放在床上躺著,蘇瑾溪走到丹爐旁,將丹爐打開,一顆拇指尖大小的丹藥拿了出來。

「這是什麼丹藥?」

自詡見過許多丹藥的她,此刻也不知道丹爐裡面的丹藥是什麼丹藥?

不過,感受到丹藥的靈力,是二品丹藥。

心疼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馮小川,她美眸亮錚錚的。

「給我看看。」牧凝則是接過去,只是下一刻,她便尖叫出來:「這是靈圓丹。」

說完,她就看向柳蘇蘇。

「小凝,靈圓丹有什麼用?」

蘇瑾溪和柳蘇蘇也是不解,尤其是柳蘇蘇,發現牧凝盯著自己。

「你們看看蘇蘇姐姐的腿了!」

蘇瑾溪反應過來,不確定的道:「是治療蘇蘇腿上舊疾的丹藥。」

「嘶!」

三人狐疑之際,只聽到床上傳來一道微弱的聲音。

馮小川緩緩睜開眼:「丹藥成了吧!」

「小川鍋鍋,你醒了。諾,這是你煉製的丹藥。」牧凝搜到跳到馮小川床前,關心的問道。

「成了就好,給蘇蘇吧。對了,現在什麼時辰了?」

「快中午了。」

「又睡了幾個小時,快扶我起來吧。」馮小川一咧嘴,感覺全身酸痛,像是被人暴揍了一頓那般。

「都叫你量力而行,你偏要把自己弄成這幅模樣。」蘇瑾溪心疼的看了他一眼,輕斥道。

馮小川咧嘴笑道:「這不是沒啥事么?再說了,我能煉製二品丹藥,你們是不是應該慶祝一下啊。」

「當然要慶祝,不過你這丹藥是治療蘇蘇的,等她腿上的舊疾好了,在在慶祝嘛。」看了一眼拿著靈圓丹發獃的柳蘇蘇,玄瀾眨眼睛笑道。

撲通!

只見柳蘇蘇走到馮小川床邊,直接跪到了地上:「謝謝先生為我這般費盡心神,蘇蘇無以為報,只求在能離開以前為先生做牛做馬。」

「蘇蘇美女,使不得,你這跪是折煞我啊。」馮小川連忙伸手示意她道。

本來還帶著一點醋意的蘇瑾溪,見到柳蘇蘇跪了下去,第一個閃身將她拉起。

「蘇蘇姐,你是他的客從,他有義務幫助你的。」蘇瑾溪真誠的笑道。

「是啊,蘇蘇妹妹,先生她幫助你不是正好提升自己煉丹的實力嘛。」玄瀾也是走到她身旁,同蘇瑾溪一起將她拉起來。

「蘇蘇姐,你這樣幹嘛,直接以身相許就好了。」牧凝卻是在一旁捂嘴偷笑,接著看向馮小川,「是吧,小川鍋鍋。」

「咳咳,小妮子,你不說話可沒人把你當做啞巴。」馮小川看了一眼笑著的蘇瑾溪,笑罵道,「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諾,這是給你和玄瀾姐的,你們都有份。」

說著,馮小川將破靈丹拿出來,分給二人。

兩人也沒客氣,反正馮小川都能煉製二品丹藥了,煉製一品丹藥不成問題。

看著一眾人歡喜,馮小川也覺得昏迷值了,笑道:「好了,都各自回去吧,我等下還有事情。」

「咱們走吧。」玄瀾對馮小川莞爾一笑,拉著柳蘇蘇和牧凝走了出去。

屋子裡就只剩下馮小川和蘇瑾溪兩人。

「要緊嗎?」蘇瑾溪沒有吃醋,而是心疼的看著他。

馮小川眼睛微眯,嘴角掀起一抹好看的邪魅弧度:「你看我有事么?」

「哼!」蘇瑾溪輕哼一聲。

馮小川則是眼睛一眨,一把就將蘇瑾溪拉到懷裡。 一連六天,今天也是第六晚,馮小川如同往常那般去塑形廣場修鍊。

前面五天,他修為從靈氣五段一直晉陞到了靈氣七段。

最勇敢的事 這個恐怖的結果,是他做夢都不敢想象的,此時,他正在衝擊靈氣八段。

咔嚓!

像是有什麼在體內裂開一樣,他只感覺全身四肢百骸猶如輕了許多。

對於這種感覺,他見怪不怪了。

如今隨著修鍊,靈氣洗疊的舒暢之感,讓他甚是享受。

只是這種感覺沒停下,猶如漲潮一般,迅猛而來。

「怎麼回事?不會是修鍊出問題了吧?」馮小川本能的一驚。

咔嚓!

靈氣九段!

「握草!」

名門賢妻 得知這個結果,馮小川做夢都沒想到,之前拼死拼活才從五段晉陞七段,用了五個晚上。

如今一個晚上,他竟然晉陞了兩個小階段。

將心中的興奮之意收斂,連忙全神貫注的順著周身經脈的靈氣運轉起起心法。

完美塑形大法!

「莫非是功法的緣故?」

一邊感受著肆意流暢的靈氣,他一邊思索著這突然出現的情況。

只是下一刻,他腦海里的天道塑形VIP青銅卡有了反應。

上面顯示著一行小字:鑒於宿主境界提升,特此獎勵晉陞一個境界的靈氣。

「原來是獎勵。」

得知這個結果,馮小川心中的那些許疑惑徹底的放心下來。

將靈氣九段的靈力徹底的鞏固一番,馮小川這才起身朝東野校區試煉之地行去。

倒是之前的五天,他晚上來塑形廣場修鍊,白天便是沉浸在煉丹中。

除了開始煉製的時候昏迷之後,隨著他境界提升,便沒有出現過。

倒是蘇瑾溪幫他購置來的煉丹材料,被他消耗一空,煉製成了丹藥。

破靈丹如今剩下七枚,破氣丹一共三顆,給了蘇瑾溪一顆,如今還剩下兩顆。

今次是學生們試煉結束的時候。同時,也是他在決戰台接受別人挑戰的時候。

倒是前去東野校區試煉的幾人,馮小川隱隱有些擔憂。

畢竟,那裡面可是有著一階二階的妖獸。

這都不算,以青小夢的實力,自是沒問題。

可人心叵測,他們一來學校就得罪了沈馬,這麼一個大家族,肯定會有許多依附之人。

來到東野校區,馮小川發現這一屆新生的老師,全都來到了這裡,除此之外,還有許高年級的學生在這裡站著。

倒是兩個老者,見到馮小川走來,紛紛抱拳打招呼。

「馮大師,還以為你要好一會兒,沒想到也到了。」其中一人笑道。

「哈哈,幾天不見,感覺越來越看不透你了。」

「兩位比我還早,我豈敢來的太慢。」馮小川也是抱拳一笑。

看到這兩人,馮小川便想起當時兩人自我介紹,一個叫柴苟,一個叫黃鱔。

用柴苟他自黑的方式來說,他被人稱之為『柴老狗』,而黃鱔稍微好一點,自稱『皇上』。

兩人都是學校里的老頑童,有些為老不尊,都是化氣八段九段的高手。

「哈哈,我和柴老狗剛才還思忖著說你啥來著。」黃鱔看著臉色漆黑的柴苟,老臉傷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

「老傢伙,你是故意借著馮大師前來罵我吧。」柴苟吹鬍子瞪眉毛的看著他。

「老狗,皇上我怎會罵你,我可是有素質的人。」黃鱔哈哈一笑。

「我說兩位前輩,你們能不能別鬧了。」馮小川看著兩人,雖然是平輩論處,不過,兩人的年紀起碼是他兩三倍,無奈的搖頭笑道。

三人收斂了心思,都是神情肅穆的望著那出口。

上千人的學生,紛紛從裡面走了出來。

兩個老傢伙也都各自詢問自己學生的情況。

倒是馮小川,他的學生最少,只有八個。看著學生不斷的走出來,卻是沒發現他的學生。

他不免有些心急。

「老師。」就在馮小川張望之際,青小夢的聲音傳了出來。

馮小川看過去,神色一變。

身形猛地竄進了人群中:「怎麼回事?」

青小夢一臉狼狽,衣服好幾處都被劃破,到處掛著傷痕,其他七人也是如此。

「我們遭到三群人的圍攻,險些葬身裡面了。」

「那些學生?」馮小川臉色變得寒冷下來。

「老師,沒事,這個仇我們會報。」青小夢朝人群里掃視了一眼,冷冷的道。

馮小川轉過身,發現幾道不友善的目光正盯著他們這裡。

「化氣三段,還是三個。」嘴角一扯,馮小川毫不避諱的看著三人,「好,今天先跟我回去,小夢,你現在應該要突破了吧?突破能對付一個么?」

「老師,能。」

「好。」馮小川點頭,又掃了一眼自己的學生,其他七人也都有了一些突破。

「哼,走了。」只是就在他們一群人轉身,欲要離去之際,那三人朝著他們走來,其中一人冷哼道。

「你們傷了我的學生?」看著三人,馮小川走到三人跟前,面色陰寒。

「是又怎樣?」那說話之人譏諷的一笑,「你們祈禱下次執行任務不要遇到我,否則,死在任務中,那就不好玩了。」

「你找死。」青小夢上前一步,手中的短劍哧啦地抽了出來。

「你要為你的言行付出代價。」馮小川目光直視著他,不咸不淡的道。

「怎麼了?馮大師?」黃鱔和柴苟兩人顯然也是見到馮小川他們一群人被人挑釁,走了過來,「你三個很厲害是吧,連老師都不放在眼裡了?」

說著,兩人身上的氣勢瞬間釋放出來,逼迫著三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