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雪點了點頭,而後又苦惱道:「可是我還沒學會小靈雨術啊!

我嘗試施展了一次,光打雷不下雨,失敗了。」

還是有點孩子氣。

兩個女弟子就笑,另一人道:「正常,術法之道哪有那麼容易?

當初師姐我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才成功施展出第一個小靈雨術。

你才第一天,能凝聚靈雲聽見打雷已經很不錯了啊!」

嫡色 儘管這是事實,韓雪還是有些悶悶不樂。

也不知怎麼的,忽然她偏頭看向林昊,滿目希冀道:「林昊師兄,你學會了沒有?

你是六品靈根,悟性比我強,應該學會了對不對?」

說完兩個女弟子也看過來。

跟另外五個不同,這二人性子比較溫婉,對林昊並沒有敵意。

可話說回來,其實她們也是不相信的,畢竟這才第一次接觸術法。

而且根據她們的經驗,往往有新人弟子的時候,第一次術法講解都十分粗糙,因為時間不夠。

林昊這次卻沒有藏拙。

這次來到靈劍宗,他原本就是一天才的身份過來的。

既然是天才,那麼總要有點與眾不同的地方,況且他也沒興趣下次還來聽這個。

是以他點了點頭:「會了,其實很簡單的,以你的天賦,嘗試幾次就差不多了。」

小靈雨術並不難,原理說白了就是利用精神力聚集空氣中的水蒸氣為雲,而後又以精神力聚集少量的水屬性靈氣融入雲朵。

當這片雲朵足夠重,空氣浮力已經托不住,自然而然「咔嚓」一聲,雷響雨降。

當然,說是這麼說,實際施展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因為對精神力的應用不熟練,這其中往往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以至於功虧一簣。

便因為此,兩個女弟子是不相信的。

這時在一邊等著的五個人也走了過來,一男弟子冷笑道:「說得輕巧,有本事你倒是釋放一個小靈雨術看看啊!」

「就是,說誰都會說,可說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有本事你就別光說不練,正正經經施展一個小靈雨術我們看看。」又一男弟子出聲,相當不屑。

林昊好笑:「你們說施展就施展,你們以為你們是誰?」

說完轉身便走。

也沒人來攔他,但卻有人嘲笑道:「什麼天賦靈根整個靈劍宗第一,原來也不過是徒有虛名。」

「就是,不會就不會,不會也不丟人,為什麼明明不會偏要說會?

難道這就是翠竹峰教你的,難道妙竹真人就這樣教徒弟?」又有人冷笑。

第一個人的話林昊並未理會,他原本也不是一個多麼在意旁人目光之人!

然而第二個……

他停下了,又緩緩轉身走了回來。

黑道老公你是誰 軟妹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迎著他的目光,那人譏誚道:「怎麼,說到痛處了,生氣了?

生氣了就來了,降小靈雨術,降我頭上。

你要能打濕我的頭髮,我就承認我錯了,我親自去給妙竹真人磕頭認錯。」

還在挑釁。

擔心真鬧起來,韓雪往中間一擋,「好了,別吵了,一點小事,別……」

話沒說完,林昊已經按住她的肩頭,緩緩將她撥到一邊。

氣氛瞬間就不一樣了!

韓雪內心焦灼,後悔得要死。

林昊卻並沒有生氣,靜靜看了一會,淡然道:「不必了,就憑你,還不夠資格跪在我師傅面前。」

語畢,輕輕一抬手,瞬間水汽凝雲,同時龐大的水屬性靈氣融入。

不過眨眼之間,「咔嚓」一聲,雨從天降。

那水月峰男弟子尚未反應過來,便被靈雨澆得透心涼。

便是這一幕,所有人都看呆了。

就連稍遠一些正在聯繫小靈雨術的人,有些都忍不住目光驚訝的看過來。

那兩名水月峰女弟子中,一人目光獃滯喃喃道:「好濃郁的水屬性靈氣,好充沛的小靈雨術。

難得的是舉手投足就施展出來了,我練了好幾年也做不到啊!」

無比震驚。

這時林昊淡淡道:「你們可以對我不服氣,但是提到我師傅的時候,麻煩尊敬一些。」

說完轉身便走,而這一次,再也沒人敢於出言嘲諷。 林昊下了靈藥峰,不多久韓雪就追了上來。

「林昊師兄,你是不是生氣了?」攔在前面,她皺巴這一張小臉問道。

林昊奇道:「你從哪裡看出我生氣了?」

韓雪眼眶頓時就紅了:「還說沒生氣,分明就是生氣了嘛!

我知道你肯定在怪我,怪我沒有幫你說話,你肯定還怪師兄師姐……」

嗓音都發顫了,那樣子看著就委屈。

林昊哭笑不得:「我真沒生氣,不是什麼人都能讓我生氣的。」

少女立刻就安靜了。

憑她對林昊的了解以及人生閱歷,自然聽不出這話更深層的含義。

聞言她只睜大雙眼,狐疑道:「真沒有生氣?」

說罷又道:「生氣也沒關係,大大方方發出來,前往別憋著,對身體不好的。」

看來還是個貼心小棉襖,跟現在同樣年歲的宸宸有一拼。

想著,林昊正色道:「真沒有,你要怎麼樣才能相信?」

韓雪立刻笑了:「那師兄帶我回翠竹峰吧,我要跟你討教小靈雨術。」

林昊沒出聲。

見狀,韓雪又開始癟嘴:「還說沒生氣,就是生氣了嘛!」

說完便轉過身去,肩膀一抽一抽似乎很委屈。

必須承認,林昊現在的性格好多了。

這要放在從前,他肯定二話不說,扭頭就走。

而今他只是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這事你師傅知道嗎?」

韓雪馬上轉過身來,根本沒有哭過的樣子,背著手笑眯眯說道:「沒有,不過我跟師姐說了,師姐會告訴師傅的。」

生怕林昊拒絕一樣,又道:「師兄放心好了,我保證不添亂。

而且師兄現在是一個人,一個人會很悶的,我去了就不一樣了,可以一起修鍊,一起練劍,一起研究術法,一起……」

不知不覺就找了很多理由出來。

看她掰手指頭一本正經的樣子,林昊想笑,便道:「這種事你還是親自去跟你師傅說。

若是你師傅同意,你可以來翠竹峰找我。」

這話一說,少女一聲歡呼:「一樣的,師兄在翠竹峰等我。」

丟下一句話,一溜煙就跑了。

林昊剛回到翠竹峰下,不多久,她便背著一個小行囊哼著小曲跑了過來。

看了一眼,林昊奇道:「你師傅連儲物袋都沒給你?」

儲物袋不在宗門四件套之內,但是通常師傅會免費贈予一個。

雖說裡面空間不到一個立方,裝不了多少東西,但也比沒有要方便很多。

韓雪眯著眼笑道:「有啊,師傅給了我一個,不過還不是很習慣使用。」

說完背上的小行囊就不見了,而後她從束腰的腰帶裡面拿出一個巴掌大的小袋子。

顯然行囊已經被裝進了裡面。

亮過之後,她又把儲物袋重新放了回去,道:「師傅說了,等我成為先天修士的時候,就送我一枚儲物戒。

儲物戒師兄你知道是什麼嗎?儲物戒就是……」

忽然就頓住了,妙目一轉,小聲問道:「師兄,你有沒有儲物袋的?」

誘妃再嫁 林昊搖頭:「沒有。」

早都不用那玩意了,儲物戒倒是不少。

韓雪不知道,是以她的臉上瞬間寫滿了同情:「師兄好可憐。

妙竹師叔太過分了,她怎麼可以這樣?

師兄你別傷心,回頭我就告訴師傅,讓師傅她老人家給你出氣。」

還是蠻有義氣。

問題在於,你哪裡看出我可憐了?

林昊也是一臉懵。

就這麼邊說邊走,好一陣過去韓雪才反應過來:「呀,這是去哪裡,不是上翠竹峰嗎?」

這反應……

林昊無奈道:「我現在不住翠竹峰。」

「不住翠竹峰?為什麼?」韓雪一臉好奇。

「因為,因為一個人懶得爬啊!」林昊隨口編了個理由。

韓雪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師兄你真聰明,可惜我不能跟你一樣,每次上下都要爬山。」

築基算是修真之道入門,這個時期的修士並沒有多大的神通,所以趕路都是靠雙腿,要麼就是坐騎。

然修仙練道講究順應自然,上體天心,下悟本心,是以並不推崇走捷徑。

是以除非出遠門,否則該走路的時候都走路。

這樣的狀況到先天期就會好轉,因為先天期已經可以嘗試享福天地靈禽代步。

林昊也沒接這話,他只是聽著,默默往種植水稻的山谷裡面走。

韓雪像是脫離牢籠的金絲雀,嘰嘰喳喳道:「師傅說了,我可以跟著師兄一起修鍊,但是不能給師兄添麻煩。

然後師傅還說,她會每個月檢查我的修鍊進度,若是不合格,我就必須會水月峰去。

所以,為了自由自在的生活,我還是要努力的……」

就這麼一路說著,不知不覺就到了林昊定居的山谷。

外面看不出什麼,進來一看,韓雪頓時大吃一驚。

「師兄,你在這裡種植靈稻嗎?」

高明的修士一般餐風飲露,不食五穀雜糧,以保持身體純凈,不含雜質。

即便食用,通常也會選擇一些蘊含雜質少的靈物。

靈稻就是其中一種。

這種東西算不上多麼珍惜,卻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吃的。

因為靈稻生長條件苛刻,需要空氣中靈氣濃度特別高,是以就水月峰的情況,也就金丹修士和峰主嫡傳弟子會每月分到一些,但是數量並不多。

可是此刻山谷中一片新綠,覆蓋面積似乎並不下於水月峰的靈稻田。

林昊搖頭道:「不是靈稻,這叫碧粳金絲稻,應該比你說的靈稻要好。」

最初的碧粳金絲稻或許比不上,但現在的桃源界天地靈氣濃度堪比修真界聖地,是故最新的碧粳金絲稻種子肯定勝過靈稻。

而碧粳金絲稻原本對靈氣的需求就不是特別高,是以種植起來也沒那麼麻煩。

韓雪卻不信,嗔道:「師兄你騙人,怎麼會比靈稻還好嘛!」

說完就往木房子里跑,不多久,山谷中升起裊裊炊煙。

林昊跟過去一看,頓時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小丫頭當真有趣,居然還帶了米過來,還有肉,有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