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了,你出國后不用太過擔心綿綿,因為我會好好照顧她的,畢竟我們一家三口,可是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

趙慧妍果然氣的全身都發抖起來。

可不知道為什麼,陶萄覺得此刻趙慧妍的情緒有點不對勁,像是在憤怒,卻像是又在忌憚著什麼似得:「你,你放屁!我才是綿綿的媽媽!」

陶萄不明白她為什麼一遍遍強調這個,但還是開了口:「綿綿,你想讓老師做你的媽媽嗎?」

蘇綿綿眼睛一亮,小腦袋瓜點了點頭:「我願意!」

陶萄看向趙慧妍:「綿綿現在才五歲,你說五年,十年後,她還會記得你這個生母嗎?」

她說完后,冷笑了一下。

旋即,就像是那種做了壞事後,耀武揚威的壞女人似得,在眾人的指指點點中,完全不顧及什麼的抱著綿綿往外走:「好了,綿綿,我們退燒了,今天就回家吧?」

「……」

等到陶萄離開了,趙慧妍還在全身發抖,趙太太則皺起了眉頭,一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

半響后,蘇君彥的助理走到了趙慧妍面前:「趙小姐,票已經幫您定好了,一個小時后,飛機將會起飛,您可以跟我出發了。」

趙慧妍攥緊了拳頭。

可看著面前的助理,她卻說不出話來。

陶萄氣勢洶洶的抱著綿綿從醫院裡下了樓,去了停車場。

蘇君彥跟在她的身後,看著前面女人堅定地腳步,唇角微微揚起一抹璀璨的笑意。

等到了車前,他才快走兩步,跟在了陶萄身邊。

結果,陶萄扭頭看向了他,得意的笑了:「你看到剛剛趙慧妍那副樣子了嗎?哈哈哈,太解氣了!老娘多少年沒有這麼痛快過了!」

蘇君彥:「……」

陶萄很自覺地抱著綿綿坐在了後座上,把駕駛座留給蘇君彥,唇角始終掛著微笑:「綿綿,剛剛你媽咪被我氣壞了,你介意嗎?」

蘇綿綿頓時眨了眨眼睛:「媽媽,我不介意!」

陶萄:?!

她猛地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后,就震驚的看著綿綿:「你,你,你喊我什麼?」

蘇綿綿怯怯的看著她,小孩子此刻的語氣卻堅定:「是你讓我喊你媽媽噠……」

陶萄:「……」

她尷尬的抽了抽嘴角:「不是,我剛說的都是為了氣趙慧妍,你你你不要當真的。」

蘇綿綿:「好的,媽媽。」

陶萄:「……」

她立刻看向坐在駕駛座上的蘇君彥:「你笑什麼,也不管管這個小傢伙!」

蘇君彥臉皮極厚的道:「以前我們說過,以後有了女兒,我寵著,你管著。」

陶萄:!!

等到車子啟動了,她詢問:「我們去哪兒?」

「蘇家。」蘇君彥說完后,眼看陶萄臉色一紅,就要拒絕,直接又開了口:「南卿受傷了,暈倒過去之前,說什麼郵件……」 李惜和楊志拍完照后,看天色還很亮,就商量著要不回家看看大家在不在家。

如果在家,就趁這個機會給大家拍幾張照片。

總不可能全村人都拍了,自己人倒是沒拍上吧?

楊志說:「有道理。」

一到家,還真湊巧,楊群回來了,楊南今天竟然也是難得地留在家,沒有出去到處混。

老楊也難得的晌午過後就到了家。

聽說要拍照,老楊媽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一臉笑意。

楊志又把奶奶也領過來。

楊群簡直是歡呼雀躍。她忙前忙后,一會換新衣服、一會梳頭、一會又讓李惜幫她把頭髮編成辮子,過一會又說辮子不好看,要拆掉。

就連奶奶也是換上了捨不得穿的新衣服。

楊南也把身上髒兮兮的衣服脫掉,但是他這個人懶,衣服換出來了,就藏在枕頭底下、床底下、衣櫃里等等地方,就算楊群想幫他洗,也找不到來洗。

所以,他根本找不到乾淨的衣服來穿。最後,又把原來那身穿上。

大家都熱熱鬧鬧的,楊志在屋門前觀察著光線,看大家都還沒出來,就喊道:

「再不出來,太陽就下山啦,到時候就每個人都拍成包青天了。」

大家聽了,又一窩蜂地跑出來。

果不其然,一家人排得整整齊齊的,和老村醫他們家一樣。

李惜笑說:「放鬆,放鬆,這是拍全家福,不是拍證件照。大家不要那麼嚴肅。」

「證件照是什麼?」楊群問道。

楊志就說:「無關緊要的事情,就別問了,你看太陽都快下山了。要是光線再暗點,我們就只能等明天了。」

楊群連忙笑著用手捂住嘴,生怕她二哥會把她剔除出拍照的行列。

李惜拿著相機從取景器那裡望過去,一會叫他們分成兩排,又覺得不好,又讓人分成兩排。

楊南站來站去的,有點無所適從。

楊群倒是無所謂,像只鳥兒一樣這裡站站,那裡杵杵。

老楊夫婦倒是無所謂,他們一向是順從慣了。

奶奶一輩子吃的苦夠多了,所以到了現在這個年紀,不管什麼事情,都是笑眯眯的。

她勸楊南:「你耐心一點,拍照多稀罕啊。」

楊志也說:「這擺姿勢,阿惜是最在行的,要不是她,我還不知道拍個照有這麼多學問呢。」

楊南聽了,不作聲,不過還是順從地按照李惜的說法去做。

李惜看已經準備好了,但是看他們的表情那個嚴肅,簡直是忍俊不禁。

她就對楊志說:「來,你來看看怎麼樣?」說完就把相機遞給他。

然後她走到大家面前,說:「這是拍照,不是仇人見面。」

楊群一聽就咯咯咯地笑起來。

李惜就拿她開刀,說道:「楊群,來,像我這樣,腳要這樣放,手要這樣,頭朝這邊看。」

看楊群手腳不協調、不知道該放哪,她乾脆直接轉過身面對鏡頭,然後擺了一個姿勢,說道:「就像這樣,會了吧?」

「臉上還要這樣笑,露出八顆牙齒!」李惜演示了一個標準笑臉。

其實她也不是很懂,但是她看省城那些照相館貼在櫥窗里的樣板,都是這樣笑的,她也就依樣畫葫蘆。

楊志本來是拿著手機一直在取景器里看過去,想找一個最好的角度和光線,正好看到李惜笑顏如花的笑容,他的心一震,手不由自主地按下了快門鍵,偷偷地給李惜拍了個單人照。

老楊夫婦看著李惜的姿勢,發現擺姿勢還好,就是這笑容,有點為難。

他們苦了一輩子,生活中少有讓他們能夠咧嘴大笑的事情。年輕的時候愁養家、養孩子,老了愁債務、養病。

楊志看到爸媽這樣,心裡明白,不過,這全家福總不能苦著個臉拍吧?

他就說道:「爸媽,等一下我說一二三,說到三的時候,你們就張嘴說『摘菜””,就跟笑起來了一樣。」

老楊夫婦試了試,果然是如同笑開了一樣。

楊南倒是嬉皮笑臉地做鬼臉,還問楊志這樣行不行。楊志演示了一遍該怎麼笑,他又故意反正來。

讓他露八顆牙齒,他露四顆牙齒。讓他伸腳,他往後抻。讓他站前排,他站後排。

楊志實在煩不過,就說:「你愛怎樣就怎樣。」

楊南看自己哥實在生氣了,才安靜下來,站到奶奶身邊。

奶奶因為年紀大,而且輩份高,楊群早就已經搬出了一張凳子給她坐著。

她笑眯著眼看楊南搞怪、又看楊群歡喜雀躍、再兒子媳婦多年來難得一笑,她自己也不禁咧開嘴笑了起來。

李惜看到這個情景,覺得這是最恰當的時候了,連忙跑過去,接過相機,對楊志說:「快,你過去呀。」

楊志不明所以,問道:「過去幹嘛?我要拍照啊。」

李惜跳起來在他的頭頂上敲了一記,說道:「全家福啊,少你一個還叫全家福嗎?快去!」

楊志一聽,心想自己也是夠呆的,竟然把自己也給忘了,連忙跑過去,站在老楊媽身邊。

但是他和自己媽之間的空位簡直還能站一個人。

別說楊志和老楊媽,前排的楊群和楊南各站在奶奶的左右兩側,但是每個人之間都至少隔了一個人空位。

老楊夫婦就更離譜了,生生隔了兩個人的位置。

旁人看了照片,還以為這是陌生路人湊巧拍進了照片而已。

李惜簡直就是哭笑不得。

她揮著手說:「靠近一點啊,靠近一點啊!」

沒有人動。

李惜又叫:「這是全家福,不是拍樹樁,大家動一下,往奶奶那裡靠攏。」

楊志挪動了半步,靠近了一點。

楊群一步跳了過去奶奶身邊。

楊南也是嬉皮笑臉地往奶奶身上湊。

李惜看前排站得不錯,就是後排不行,尤其是老楊夫婦。

她乾脆把相機放到院子里的凳子上,然後跑過去楊志身邊,說道:「叔叔阿姨,來,看我和楊志,要這樣。」

說完,她緊緊靠著楊志,然後伸手穿過他的手臂,接著把手緊緊地扣在楊志的手上。

一連套的動作做完,楊志的臉都紅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