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帶爲師見見你的朋友們。”

師傅看到我活着回來,臉上也帶上了笑容,其實我知道師傅一直都很在意我,只是他總是把自己的感情放在心裏,所以纔會一直都沒有表達出來。

帶着師傅和師妹到了大廳,剛想介紹慕容北他們,結果師傅對着慕容北的後媽直接動起手來,這讓我很是詫異,不過很快我就想起來了,師傅是道士,自然能看到慕容北後媽的真身。

如今慕容北的爸爸也在這裏,我又不可能說出慕容北的後媽是狐妖,看來這次麻煩還真的鬧大了,此時慕容北的爸爸見我師傅跟自己的老婆動手打架,嚇得連忙上前去擋在了他們中間。

“靠,死老頭,你憑什麼打我老婆,你找死呢是不是?”

“你老婆?你叫它老婆?你知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

“哎師傅師傅,您老先別動怒,來來來,徒弟有話對您說。”

我害怕師傅說暴露了,連忙拉着師傅走到了門外拐角處,見慕容北的老爸沒有跟過來,這才放開了師傅。

“師傅,那個真是我朋友的後媽,不過你放心,雖然她是狐妖,可是她從不害人,而且她是爲了報恩才留在我朋友老爸身邊的,而且還不止一次幫助我朋友的爸爸,狐妖也說過了,等她報完恩就會自動離開。”

“狐妖的話豈能相信,再說了,當年要是沒有它,你祖師爺也不會枉死,都是那個害人的狐妖吸了你祖師爺的精氣,你祖師爺才枉死的,而它得到了你祖師爺的精氣,所以才幻化成人,要不然它怎麼可能這麼快修煉成人。”

“什麼?不會吧師傅,你不會認錯了吧?”

師傅一臉正經,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可是我心裏就是不太舒服,如果真像師傅所說的那樣,那狐妖豈不是我們師門的仇人了,而我卻還一直幫着她,不光如此,還跟她走的這麼親近,真的是太那個什麼了。

“哼!就算它化成灰我也認識,今天不殺了那個狐妖,爲師心裏永遠都難以安寧。”

師傅說着又要去解決狐妖,可是狐妖如今是慕容北的後媽,而且也是我邀請來的,要是師傅真的殺了她,那慕容北的老爸豈不是要恨死我了。

“師傅,或許你記錯了呢,狐妖又不止慕容北後媽一個,再說了,她如今是我邀請來做客的,您這樣,真的好嗎?”

“有什麼不好?你跟我們門派的仇敵在一起,難道你就不怕祖師爺降罪嗎? 兄妹戀人 還有,等下你跟爲師一起殺了那個狐妖,那狐妖法力高強,只有我們聯手才能將它消滅。”

師傅說着就摩拳擦掌起來,看來他是鐵了心要殺了那個狐妖,此時我滿心着急,早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當初說什麼都不該讓慕容北的後媽來巫門,雖然說慕容北的後媽是我祖師爺的仇人。

可是我跟她之間真的沒有什麼仇恨,而且冤冤相報何時了?再加上她如今是我朋友的後媽,我朋友也剛接受了她,要是我就這樣對她動手,那我以後豈不是要被慕容北和他父親追殺一輩子了。

“師傅,你要殺她我沒問題,但是你打算連同我朋友和他父親也一起殺掉嗎?你剛纔也看到了,你對那個狐妖動手,我朋友的老爸可是一直都幫忙的,要是你真的再繼續動手,那我朋友自然也會站在自己家人的身邊,到時候你讓我夾在中間怎麼做人?”

見師傅皺起了眉頭,我趕緊又加了把火繼續勸解道:“師傅,得饒人時且饒人,而且冤冤相報何時了?今天你殺了她,明天她身邊的人又殺了你,然後我又去報仇,之後她那邊的人又來找我報仇,這殺來殺去,有什麼意思?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師傅,難道您真的就想看到我們巫門都被消滅的徹底乾淨嗎?小師妹還那麼小,您人心嗎?”

師傅逐漸動容了,看來他還是被我感動了,見師傅放下了屠刀,我心裏也稍微輕鬆了一點,此時只要師傅消氣了,那也就好多了。

“哼!讓他們滾吧!以後都不許再闖入我們巫門一步,要是再看到那個狐妖,爲師一定不會再念什麼情面。”

師傅冷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了,見師傅放過狐妖一馬,我連忙奔到大廳,只是沒想到慕容北的老爸和他後媽此時都冷着臉。

“真是不好意思,我……我師傅曾經被女人傷害過,所以一看到陌生的女人就亂髮病,這不,這麼些年,他也不敢下山去,也是因爲這個原因,剛纔真是對不住各位了。”

爲了使場合緩解一下,我連忙對衆人鞠躬道歉,爲了不使慕容北的老爸懷疑,我連忙對二師妹和小師妹使了一個眼色,她們見了連忙附和着我。

“大師兄說的沒錯,師傅就是有這麼一個毛病,見了陌生的女人就發病,當初也看過不少大夫了,可是就是不見好,所以時間長了,我們也不敢讓師傅下山去,而師傅也好多年沒有下過山了,沒想到今天門派來了女人,他這病又發作了,真是不好意思,給各位帶來麻煩了。”

二師妹很聰明,剛纔師傅那麼惱怒,她多少也能看出點問題,如今我在這裏又極力的掩飾問題,二師妹自然也能看懂這一點。

“既然是誤會,那就算了,陳庚,叔叔和阿姨就先回去了,你師傅那病真的是太可怕了,畢竟小狸現在肚子裏已經有寶寶了,要是不注意那真的是一屍兩命。”

“什麼?阿姨懷孕了?”

聽到慕容北的老爸說狐妖懷孕了,我嚇了一跳,這狐妖懷孕,那生下來的可是孽障啊!到時候就算不是我消滅它,那也會遭受到天譴的,這狐妖不是說報恩嗎?怎麼弄成這樣?真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是啊!已經三個月了呢,不過現在還看不出來,要再等幾個月呢。”

慕容北的老爸喜滋滋的對我們解釋着,而慕容北的臉色也難堪了起來,我看向了狐妖,此刻她眉頭也皺着,看來她似乎應該是知道自己如今是什麼情況的。

“叔叔阿姨,你們真的是太讓我們震驚了,要不你們先回吧!畢竟阿姨身體特殊,要是真的有什麼事情,我可就擔待不起了,不過你們放心,小北在我這裏絕對安全,過幾天我親自送小北迴去。”

“也好,你們兄弟二人多呆幾天也好,那我和你阿姨先回去了,有什麼事情給我們打電話。”

“好,那我們送送你們。”

我和師妹送走了慕容北的老爸和後媽,這才讓師妹去看看師傅,然後我一個人帶着慕容北來到了後山空地,在這裏說悄悄話不容易被偷窺,因爲附近都是空地,所以只要一有人來,我們就能看到。

“我說慕容北,你後媽可是狐妖,她怎麼能跟人類懷孩子?那孩子要是降臨了,一定是我們人類的災難,而且也會得到天譴的。”

四周看了一下,見沒人後,我這纔跟慕容北說起了狐妖的事情。

“這個我怎麼知道,我老爸也是現在才告訴我那件事情的,我跟你一樣,也是第一次聽到這件事情,好了,現在也不是抱怨的時候了,而且事情已經發生了,你說怎麼辦吧?只要不傷害到我老爸就行。”

“傷害你老爸做什麼?你老爸又不是狐妖,如今我們再說你後媽的事情,還有她肚子裏的孩子,反正那個孩子是不能生下來的。”

“我也知道那個孩子是不能生下來的,但是我們要是逼迫狐妖打掉那個孩子的話,她一定到時候會被魔化的,那到時候她一定會變成真正的狐妖,殺人不眨眼,到時候可怎麼辦?”

被慕容北這麼一說,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看來如今還是要請教師傅,畢竟我道術有限,而且慕容北也不懂什麼術法。

“算了,還是先找我師傅聊聊吧!”

“你師傅?對了,你剛纔說你師傅一看到陌生的女人就犯病,這是你胡謅的嗎?”

“笨蛋,我不這麼說,難道說是我師傅看到了狐妖的真身?而且狐妖又殺了我們的祖師爺嗎?要是當着你老爸這麼說,估計你老爸此刻早被嚇暈在牀上養身體了。”

“狐妖殺了你祖師爺?這也太離譜了吧?”

慕容北一臉不相信,跟我剛纔第一次聽到這則消息是一樣的表情,看來好兄弟還有這麼一點共同點。

“其實我師傅剛纔對我說的時候,我也跟你一樣震驚,可是這是千真萬確的,要不然,我師傅也不會你看到你後媽就怒氣衝衝的想去殺掉她,剛纔我也只是爲了防止你老爸被嚇着,所以才捏造了一個謊言。”

我把我的初衷告訴了慕容北,慕容北嘆了口氣:“唉!看來現在我們只能先找你師傅商量了,只是我希望你們不要傷害到他老爸,否則,我們的兄弟情義也算是走到頭了,你也知道,我老爸是我唯一的親人。”

“我知道,所以我纔會一直保護你老爸不被傷害,只是要是我們殺了狐妖和她肚子裏的孩子,你老爸遲早也是要傷心的,所以我也只能保證把傷害減低到最小。”

“好吧!我聽你的。”

慕容北也退了一步,見他妥協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帶着他來到了師傅的房間,只是沒想到一推開師傅的房門,師傅就直接拿出祖師爺的牌位讓我跪下。 師傅的嚴肅讓我不敢不聽話,我也來不及顧慕容北,直接跪在了師傅和祖師爺的面前,師傅見我跪下來,就開始了他的說教,也不管慕容北有沒有在現場,更不管我的臉面問題。

一個小時的說教完畢後,師傅這才咳嗽了兩聲讓我站起了身子,然後他就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見師傅消氣了,我這才拉着慕容北走到師傅面前。

“師傅,我現在要告訴您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希望您能不要激動。”

“如今還有比見到狐妖更讓我激動的事情嗎?說吧!爲師還承受的住。”

燦爛小妻子 師傅放下了手裏的茶杯,我看了慕容北一眼,這才唯唯諾諾的說道:“那個狐妖已經懷孕了,而且有三個月了,剛纔我朋友的老爸當着我們的面說了。”

“什麼?你說那個狐妖懷孕了?而且還已經三個月了?豈有此理,讓它跟人在一起已經是難以容忍了,竟然還懷了人的孩子,孽障,孽障啊!”

師傅氣的吹鬍子瞪眼的,而且還重重的拍了幾下桌子,見師傅如此激動生氣,我的心也提了起來,要是師傅如今去拿刀殺狐妖,那我到底要不要阻攔呢?畢竟慕容北還在旁邊看着呢。

“師傅,您剛纔說好的冷靜呢?還有人看着呢,這位是我結拜小弟慕容北,那個狐妖也是他後媽,而且說白了,狐妖肚子裏的孩子還是我哥們的弟弟或者妹妹,師傅,你要是真想要對那個狐妖動手,那你可要考慮好後果,而且也請您能說服我好哥們和他老爸。”

“這還有什麼好說的,狐妖要是真的生下了那個孩子,那一定會受到天譴的,而且災難也會不斷的降臨,尤其是你朋友家裏,災難會一個接着一個,直到他們家裏的人都死光爲止。”

“怎麼會這麼嚴重?道長,那請您一定要救救我老爸,他可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那個狐妖我也不保她了,您想怎麼解決就怎麼解決,我絕對不會插手。”

慕容北一聽到自己的老爸也會受到死亡的傷害,連忙請求我師傅滅掉那個狐妖,看來這小子爲了他老爸,真的會做出瘋狂的舉動,本以爲他還會爲那個狐妖求求情呢,看來是我想多了。

“狐妖一定是要解決的,她肚子裏的孩子也不可能讓她生下來,要是她真的生下了那個孩子,我一定不會放過她。”

“師傅,真要這麼做嗎?不是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嗎?如果狐妖已經知錯了,而且也已經改過自新了,那我們還對她下毒手,那我們根當初殘殺祖師爺的狐妖有什麼區別?”

見師傅和慕容北都陷入了嗜血的狀態,我連忙打斷了他們的思緒,要是再讓他們繼續想這件事情,恐怕狐妖真的就要麻煩了。

“無知,狐妖是狐妖,我們是我們,而且我們現在是替天行道。”

師傅直接瞪了我一眼,看起來很不滿我剛纔所說的話。

“師傅,你們殺狐妖可以,她是妖嘛!但是她肚子裏的孩子有什麼錯?那個孩子還未出世呢?我們就這麼給那個孩子定下了罪責和斬殺,這對那個孩子公平嗎?”

“庚兒,你太慈悲了,做我們道士一行,不能太過婦人之仁了,要不然你以後還怎麼降妖除魔?降妖除魔可是我們的宗旨,你不要忘記了你的身份。”

師傅又拍了一下桌子,他此刻已經生氣到極點了,見師傅如此,我心裏也十分的哀傷,爲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一般人,要是聽到懷孩子了,那一定會十分的高興,可是現在一聽到懷孩子的事情,個個臉上都露出殺人的狀態。

“師傅,如果我們的身份不明事理,見了妖魔就想着除掉,那根劊子手有什麼區別?妖魔也有好的,而人也有好壞,我不反對降妖除魔,但是我只會斬殺那些邪惡的生靈,師傅,難道你忘了琳兒的母親了嗎?她之前可是好鬼,您不也放過她了嗎?”

“這怎麼可能一樣?狐妖懷的那個孩子,是會給這個世界帶來災難的,而琳兒母親不會給大家帶來什麼,只會給她的仇人帶來恐懼,這根本就是兩個問題,你現在還不明白災難是有多麼的邪惡和恐怖,所以你纔會這麼說,要是你懂得什麼是災難,估計你也會跟爲師是一樣的態度。”

見師傅如此不開竅,我也不知道還要不要跟師傅繼續交流下去,可是當我轉頭看向慕容北的時候,他此時一臉的憂傷,但是眼神裏卻全部都是殺意,看來又有一個人已經失去了理智,只希望他不會做出什麼錯誤的決定。

“可是師傅,難道你真的要殺了那個狐妖嗎?要是狐妖生下的孩子不是災難,而是衆人的福星呢?或許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也說不定,如今還是沒有降生,我們又怎麼可能確定那個孩子是邪惡的呢?”

“十有**都是邪惡的,行了,你們先回房休息去吧!爲師要好好準備準備,明天就下山收了那個狐妖,看它以後還敢怎麼害人。”

師傅最後一句話讓我的腦袋震了一下,原來師傅還是不能放下祖師爺的仇恨,所以才藉助狐妖懷孕這件事情不放,看來我必須要破壞他的計劃才行,反正我就是覺得那個孩子沒有錯。

所以孩子是不能承擔大人所犯的過錯的,而且我也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要是真到了那一天,哪怕我親手解決掉那個孩子,也不想如今這麼快就給那個孩子定罪,畢竟孩子還沒有出生,是福是禍,現在又怎麼可能看得出。

而我也相信凡事都有萬一,萬一那個孩子是善良的,萬一那個孩子是普通的孩子,那我們殺了那個孩子,豈不是以後每天睡覺都要做惡夢了,而且那個孩子還是慕容北的弟弟或者妹妹,所以我不能對那個孩子動手。

更不能讓師傅對那個孩子動手,不過我得儘快想辦法才行,慕容北跟着我回到了房間就睡了,也不跟我說一句話,只是我清楚,他心裏一定不好過,畢竟知道自己的後媽是狐妖已經讓他消化了許久。

而如今又聽到自己的老爸和那個狐妖已經有了孩子,相信慕容北的心裏一定是難過異常,尤其是一想到自己的老爸還會有災難,所以他此刻的心裏一定十分對自己的老爸擔憂,我忽然很羨慕慕容北。

因爲他還有一個老爸可以擔憂,而我呢?在那年村子被壓在大山下面後,我就不再有老爸了,也不再有家人了。

“小北,不要想那麼多了,我是不會讓師傅傷害你們家的人的,你放心好了,我已經想好怎麼阻撓師傅的辦法了。”

“不,大哥,求你讓道長消滅那個狐妖吧!那個狐妖不能留,我寧肯讓我老爸傷心一點,也不希望他的生命有所危險。”

慕容北把頭轉向了我,我也看到了他眼裏的傷痛,他已經跟狐妖化干戈爲玉帛了,而好不容處理好的關係,如今卻一下子又崩塌了,他不難過纔怪。

“小北,你不能這麼說,我們都不能太自了,想想那個孩子,也許那個孩子是單純善良的,那個孩子可是你的親人,跟你流的血液一樣,你忍心嗎?難道你以後都不怕做惡夢嗎?”

對於慕容北,我儘可能的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希望他最總能體會我的良苦用心,只可惜,我似乎是對牛彈琴了,因爲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屑,他不喜歡那個孩子,相反,他還有些討厭厭惡那個孩子。

“小北,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很討厭那個孩子?你根本就不喜歡那個孩子,所以更不希望那個孩子降臨於世對不對?”

“是有怎麼樣?我是不喜歡那個孩子,我也討厭那個孩子的到來,可是那又能怎樣?如果我有你師傅的本領,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那個狐妖。”

慕容北說着眼裏就射出了精光,他已經被殺戮佔領了全部的思想,不行,他這個樣子真的很危險,我不能再繼續放任不管了,看來我得提前行動了。

“算了,明天還是聽師傅的吧!早些睡,晚安!”

道了晚安後,看着慕容北睡着了,我這才悄悄的溜出了房間,然後走到後山空地上,之後拿出靈符和手機,然後把靈符貼在了手機上面,這纔對慕容北的老爸撥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之所以這麼做,那是因爲山上沒有信號,所以想要打通電話,那必須要藉助靈符的威力,然後才能連同山下的電話。

“喂,叔叔吧!我是陳庚,是這樣的,您能讓阿姨接個電話嗎?我師傅讓我對阿姨道個歉。”

“好,沒問題。”

慕容北的老爸說了一句就把電話給了狐妖,狐妖一接到電話,我連忙把我師傅想要對她動手的祕密都告訴了她,也希望狐妖能趕緊躲到一邊去。

“謝謝你陳庚,我知道了,我會找個地方躲起來的,也謝謝你今天晚上給我通風報信,我以後一定會報答你。”

“阿姨,你這是什麼話,畢竟你肚子裏的孩子還是我結拜弟弟的親人呢,而且你對我也很好,所以你和孩子我也一定會保護周全的,只是我現在能力小,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些了,不過你放心,我明天一定會先拖住我師傅一點時間,你一定要趁我師傅下山後,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養胎。”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跟狐妖通完電話後,我的小心肝也稍微安穩了,只是我沒有想到,當我聽到背後有響動時,一轉頭就看到了師傅和慕容北離我不到一米的距離,看到他們突然出現在我身後,我嚇得手裏的手機也滑落在了地上。

“庚兒,你爲什麼要這麼做?難道你真的想要欺師滅祖不成?”

師傅一巴掌就打在了我的臉上,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可是我並沒有用手去揉,而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慕容北,然後才轉眼看向師傅。

“師傅,如果祖師爺還在的話,我相信他一定也會拒絕你這麼做,孩子沒有錯,我也不想因爲你們的緣由而牽扯到孩子的身上,還有你慕容北,你真的讓我太失望了。” 慕容北嘴角張了張,但是始終沒有說出話來,而師傅卻接過了我的話茬:“你給我閉嘴,去面壁思過去,沒有想明白自己犯的錯誤,就不許出來。”

師傅對我下達了最後的命令,我也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因此撿起手機就朝密室走去,看來師傅和慕容北此時都被仇恨燒壞了腦子,我得重新像個辦法才行,而且還不能驚擾到他們。

只是一到密室,我就什麼辦法都想不出來了,因爲這裏的環境條件真的是太讓人難以接受了,所以我在面對這種環境下,真的難以想出什麼好辦法來。

“唉!看來這次真的要出大麻煩了,只希望狐妖能躲過一劫。”

呆坐在密室裏看着祖師爺的畫像,只是我越看越覺得那幅畫奇怪,總感覺似乎很不和諧,可是又看不出哪裏不和諧,因爲鬱悶,所以我也走近了繼續觀察。

結果我不小心碰撞在了桌角處,然後身子一歪,直接趴在了祖師爺畫像上面,只是突然背後多出了一個密道。

“哎呀我這個腦袋,也太給力了,沒想到我們門派也有這種密道密室,賺大發了。”

帶着好奇心,我走進了密道,密道兩側牆壁上不知道塗了什麼粉,亮晶晶的,所以不用手電筒照明也能看的清楚,不過我知道,這一定不是磷粉或者熒光粉之類的東西,而是一種我不知道的東西,因爲牆壁裏散發出淡淡的清香。

密道不是很長,我走了大約五分鐘光景才走了出來,此刻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個墓室,“靠,竟然通往墓室,這誰的啊?”

歷代祖師的墓室都在固定的墓園裏,所以我清楚這裏埋藏的並不是我們歷代祖師的地方,可是能在我們密室裏建造出另外一個墓室來,這真的讓人很奇怪。

墓室裏除了正中間那一口棺材外,就沒有別的東西了,連個陪葬品都沒有,真是小氣,只是就不知道棺材裏面有沒有陪葬品,要是什麼都沒有,那吶個死去的人,還真是悲催到家了。

“弟子陳庚,不小心踏入貴地,還望莫怪。”

對着棺材叩拜了三下後,我這才起身靠近了棺材,對於死人,我一直都是很尊敬的,這是師傅對我的教誨。

棺材上刻畫了很多符咒,而且棺材板上面也貼了一張符篆,似乎像是在鎮壓着這裏面的東西,此時我更加好奇了,師傅曾經也沒有對我說過我們門派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可是如今我眼前的東西真的是讓人很好奇,來不及多想什麼,我直接撕開符篆,然後一口氣就掀開了棺材板,卻沒有想到棺材裏面竟然是祖師爺。

“祖師爺? 朝撫女帝 不會吧?祖師爺,難道這裏通往的地方就是您的墓地?可是這不在一個方向啊?”

我越來越覺得糊塗了,感覺自己的大腦已經不夠用了,就在我犯迷糊的時候,棺材裏的祖師爺忽然坐起了身子,就像是詐屍了一樣,嚇得我哇哇叫就要朝外面跑,總感覺自己這次似乎是闖禍了。

可就在我奔到通道口時,通道忽然關閉了,這下我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了,沒辦法,我也只能轉過頭去看祖師爺,希望他莫怪。

“祖師爺在上,弟子是巫門現任掌門人林風坐下的大弟子陳庚,弟子無心冒犯祖師爺,只是因爲好奇才打開了棺材板,還望祖師爺莫要怪罪,弟子馬上就走,絕對不敢再來打擾祖師爺。”

我連忙跪在地上對祖師爺磕頭,希望他能放我一馬,誰知道祖師爺一直呆坐在棺材裏,一句話也不說,而且眼睛也沒有睜開,這下換做是我納悶了。

“祖師爺,您沒事吧?”

叫了幾聲,祖師爺還是沒有搭理我,似乎還繼續在他的夢鄉中一樣,看到如此,我連忙轉頭在牆壁上尋找開關,可是五分鐘過去了,我什麼都沒有找到,也就是在這時,我感覺自己背後一片發涼。

“鬼啊,詐屍,師傅救命啊……”

一扭頭我就看到祖師爺站在我背後一米外的地方,而我也被嚇得胡言亂語起來,按道理說,看到鬼我沒這麼害怕,可是對面站的可是祖師爺,已經死了上百年的人了,突然就站在你背後,不嚇人才怪。

“祖師爺,您就放過弟子吧!弟子真的是無意冒犯您的,弟子被師傅罰過來面壁,無意中發現了這個地方,請您饒恕弟子吧!”

萌寶1加1:總裁寵妻成癮 我希望能喚醒祖師爺的良知,連忙跪在地上給他磕頭,就在我磕了三個響頭後,祖師爺終於開口說話了,只是那嗓音很沙啞,聽的人毛骨悚然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