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是修成元神的人族修士,或者修成不滅妖魂的妖族大聖,都要小心應對。一個不慎,就會被滅殺元神、妖魂。

黑色沼澤上,一頭極為巨大的怪蛇盤踞著,蛇身人面,看上去與九嬰大聖有幾分相似,但九嬰大聖的九個頭顱都是蛇頭模樣。眼前這條怪蛇的九張面孔。則與人臉無異。

不過這九張面孔,都冰冷惡毒,顯得極為凶戾恐怖,紛紛張開嘴,噴吐濃濃毒霧和黏稠的黑水。

此妖正是相柳大聖,佔據了一方中千世界,化作無邊澤國,儘是劇毒沼澤,其他生靈完全無法生活。

林鋒饒有興趣的看著相柳大聖,同時也通過那條光輝道路感受黑澤界這個中千世界。

「嘖嘖。難怪這廝神憎鬼厭,人人喊打了,連其他妖族都容不下他,只能灰溜溜離開天荒廣陸,尋找別的地方居住,這才是真正的所過之處,寸草不留啊。」

林鋒神識掃過,就已經知道,眼前相柳大聖佔據的黑澤界,這一方中千世界,靈氣其實已經極為貧瘠,完全成為不毛之地,甚至連界域之力都變得有些稀薄。

想來是相柳大聖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侵蝕造成的結果。

不過此刻黑澤界的脆弱還是有些不太正常,彷彿被傷及了根本,林鋒仔細打量相柳大聖,心中瞭然:「原來如此,這廝歷劫了。」

眼前的相柳大聖,周身妖力神通並沒有衰敗之象,處於自己巔峰狀態,但就和林鋒身旁的朱厭大聖一樣,也處於初劫歷劫期層次,只不過應該是剛剛開始歷劫,最多不超過兩次衰劫。

其神通法力也不能與朱厭大聖相提並論,但是比較獨特的是,這相柳大聖把黑澤界這一方中千世界短暫煉化了,所以實力倒也不可小覷。

不過,林鋒的目光從他身上掃過,把他底細看清楚后,注意力就不再停留,轉到了相柳大聖身旁虛空中一個身影上。

那是一個面目俊秀的灰衣少年僧侶,正微笑看著林鋒,不是金蟬子又是哪個?

他就這麼靜靜的足踏虛空,站在重重黑霧間,也不見佛光護體,也不見妖力波動,但卻完全無視遍布整個黑澤界的毒霧。

金蟬子身邊,則蹲伏著一頭白色猛虎,兩隻眸子中閃動著冰冷而妖異的光芒,沒有任何感情。

他周身上下淡淡的光輝閃動,似金屬光澤,又彷彿天上星光,玄奧莫測,但同樣流露出讓人膽顫的冰冷感覺。

雖然不像金蟬子那麼舉重若輕,但此妖也完全不懼相柳大聖的毒霧。

看到這頭虎妖,林鋒和朱厭大聖都稍微有些意外:「居然是一頭純血白虎?」

石天昊、汪林、楊清等人也詫異的看了過來,甚至連一直麻木不仁的徐岸達,和垂頭喪氣的九幽大聖,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

這頭虎妖的出現,比起那頭跑掉的封豨,還要叫人吃驚。

因為相對於封豨而言,白虎更加少見,雖然有庚金虎族這樣的混血後代,可是純血白虎一直是一脈單傳,這其中既蘊含了血脈傳承,也蘊含了力量傳承。

每一代,不論公母,就一個獨苗,與其他妖族結合后,不論對象是何種族,都會產下一個純血白虎幼崽,而此後再結合生育,就只有雜血後代。


唯有父母活而子女死亡的情況下,上一代才有可能再次誕下一個純血子女,但這個純血子女之後,又只能生育雜血後代。

有此特徵者,還有同負盛名的朱雀一族和玄武一族,不過蒼龍一族,也就是太古天龍族,情況則不同。

傳聞中。白虎一吼。星辰直接墜落,純血白虎生來就有強大的妖力神通。

一般似這種生來就有強大力量的妖族,往往日後修練晉陞會舉步維艱,起步點越高,提升起來越困難,要一直熬到成就不滅妖魂才能和其他妖族一樣。

似饕餮一族的吞吞,就是這樣的情況。一出生就是妖王初期的層次,但修練起來卻極為困難。

但是白虎一族不同,彷彿是得天獨厚,上天造就的寵兒,生來就有強大力量不說,還不像吞吞那樣提升困難,該怎麼修練就怎麼修練,甚至還比其他妖族來得快速。

漫長的太古紀元中,曾經有過一段時期。白虎、朱雀、玄武三族,是僅次於太古天龍的強族,更勝太古猿魔、火獸封烯、雷獸昂昴等種族。

只不過純血傳承的問題,一直困擾著這三族,導致純血白虎、朱雀和玄武始終人丁單薄,無法長久興盛。純血玄武更是在太古紀元末年徹底絕種。

純血白虎同樣也有很長時間沒有在天荒廣陸現世。如今突然出現在這裡,連林鋒見到,都來了些興趣。

同境界情況下,如果沒有特殊寶物或奇遇加成,白虎是實戰鬥法搏殺最強的幾大妖族之一。


林鋒看了那白虎大聖一眼,就發現這頭白虎也是初劫歷劫期的修為,不過他和朱厭大聖一樣,距離徹底完了初劫,已經不遠,也就還差一道至兩道衰劫的模樣。

朱厭大聖看著這頭白虎。目光凝重了幾分,雖然沒有實際交手,但虎的名,樹的影,大家都是同境界的情況下,他對上白虎大聖恐怕占不到任何便宜。

白虎大聖看著林鋒,目光冷意十足,同林鋒對視,沒有絲毫退讓。

之前那句敦促金蟬子和林鋒一戰的話,就是他口中發出。

林鋒饒有興趣的看著金蟬子,問道:「這都是你拉來助拳的幫手?」

金蟬子微微一笑:「林施主你踢了蜀山山門,斬斷仙天劍,更讓太虛觀不敢輕啟戰端,這樣的實力,貧僧自然要找些朋友來幫忙才是。」

「九嬰和封豨他們雖然都已經是星魂合一境界,但陪施主你的弟子過過招還可以,若說能幫貧僧分憂,那著實是難為他們了。」

林鋒重臨大千之後,不管是玉京山之戰,蜀山之戰,還是來到天荒廣陸后擒九嬰,鬥法敗朱厭大聖,一劍退碧空龍王,都讓金蟬子清楚,能介入他與林鋒之間戰鬥的,最不濟也要是初劫歷劫期的大妖才行。

但這樣的大妖,在天荒廣陸也是有限,金蟬子花了大代價,這才拉了白虎大聖和相柳大聖來助拳。

即便如此,按照金蟬子估算,想要勝過林鋒,也仍然把握不大。

雖然蜀山一戰後,林鋒當著所有人的面,以造化之鐘和誅天劍陣,一同封禁了誅天劍,但他的玉京山和兩儀生滅陣都還在。

玉京山隱於虛空亂流中,誰也不知道具體位置在哪裡,如果仍然留於神州浩土崑崙山脈,那就不能隨叫隨到,但如果是一直隨著林鋒挪遁到了天荒廣陸,便隨時都有可能降臨。

雖然林鋒此時頭頂空蕩蕩,但誰知道玉京山是不是就跟在他身邊?

更何況就算玉京山留在神州浩土,真要到了生死關頭,林鋒也可以解封誅天劍。

所以金蟬子才故布疑陣,利用相柳大聖的黑澤界在虛空中設伏,不曾想被林鋒看穿,此刻伏擊要變成硬拼。

林鋒上下打量金蟬子,嘴角勾起一抹輕笑,心道:「我不打算動用誅天劍,玉京山也留在神州浩土了,但你金蟬子是肯定不知道這些事的,那你要跟我放對,做預案,就必須把這些都計算進去才是。」

「可你們眼前這個陣容,就算是伏擊也顯得有些太單薄了,這是還有其他準備的意思?」(小說《史上第一祖師爺》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史上第一祖師爺》更多支持!

金蟬子這時看向朱厭大聖,微微笑道:「逐日,好久不見了。」

朱厭大聖咧嘴一笑:「金蟬,你這話說的,該是你躲著我們這些老朋友才是吧?」

金蟬子笑道:「你要和林施主一起與貧僧為難?只是林施主比你強得多,你與他合作,怕是到頭來得不到多少好處啊。」

朱厭大聖聞言也不惱,翻了翻眼睛,視線掃過白虎大聖和相柳大聖,說道:「那也沒辦法,我比不得這兩位,一個吃飽,全家不餓,我家裡可是有不少兒郎的。」

「想要兒孫們一起填飽肚子,你光是手指縫裡漏一點,怕是不夠的,我也只好冒一冒險了。」

話是這麼說,但不管是林鋒還是金蟬子其實都知道,雙方真要打起來,朱厭大聖八成是坐山觀虎鬥,等著最後撿便宜。

金蟬子搖搖頭:「貧僧雖可以捨身,卻填不飽貪慾之毒的無底洞啊。」

白虎大聖沒看朱厭大聖,一對眼睛直盯著林鋒,當真是虎視眈眈,相柳大聖也頗有些蠢蠢欲動。

反倒是身為正主的金蟬子,看了看林鋒之後,搖搖頭:「二位莫要急躁,眼下還不是時候,坤龍王已經有意放棄太華山那邊,過來這裡。等他到了。我們再徐徐圖之。」

白虎大聖和相柳大聖聞言同時皺眉,但金蟬子這個正主都不動手了,他們自然也就不會動手。

金蟬子輕咳一聲,連接黑澤界和大千世界的那條光輝路徑便即扭曲起來,彷彿隨時都會碎裂。

林鋒眉頭輕輕一挑:「怎麼,現在急著要走了?」

他握著光輝路徑的手掌攥緊,重重符籙圖紋伴隨漫天霞光在虛空中閃耀。加持在那條光輝路徑之上,讓光輝路徑重新變得凝鍊。

玄門天遁神通的道道七彩光圈,沿著道路飛速延伸,落在黑澤界上,將黑澤界牢牢定住。

同一時間,朦朧虛幻的天極宙光也蔓延到了黑澤界,使得那一方中千世界的時間彷彿完全陷入停滯之中。

空氣里飄蕩的毒霧,猶如固態的雕塑,不停翻滾的黑色沼澤。也變得僵硬如同堅實的大地。

下一刻,林鋒手掌用力往後一扯,就像真的在拉一條繩索似的,就要把黑澤界整個從虛空中拖入到大千世界中來!

白虎大聖和相柳大聖見狀,神色都凝重了幾分,這時才真正確定。林鋒的神通法力實在恐怖。

金蟬子看著這一幕。輕聲嘆息:「本來是為了與玄門之主一戰而作的布置,現在看來,卻只能當作脫身之用了。」

僅就林鋒此刻展現出來的純粹本身神通法力,金蟬子有白虎大聖和相柳大聖助拳,並沒有喪失一戰的信心,但顧及玉京山和誅天劍的存在,在沒有足夠把握前,金蟬子不打算跟林鋒繼續斗下去。

做了決定,金蟬子就不再猶豫,雙目開闔間。金光閃爍。

在他頭頂虛空中,隱約出現一隻巨大的秋蟬影子,若隱若現,體型極為龐大。

看似橫亘黑澤界的相柳大聖,巨大的蛇身,盤在一起,卻還沒有那隻秋蟬體型大。

震耳欲聾的漫天蟬鳴聲響起,帶來一股萬物衰敗的氣象。

金蟬子身邊的相柳大聖,九張人臉齊齊張嘴發出厲嘯聲,黑澤界頓時動蕩起來。

這一方中千世界,如果從外在虛空來看,就彷彿一個黑色巨卵,而現在這個黑色巨卵的表面,開始不停浮現出彷彿巨大氣泡似的的凸起,同時也有極為巨大的深坑,整體看上去凹凸不平,並且在不停起伏變化。

而隨著金蟬子的蟬鳴聲響起,林鋒還沒有太大反應,他身旁的朱厭大聖臉色忽然微微一變,視線掃視四周圍,因為他忽然感覺,作為自己太古猿魔一族的祖地,靈淵山正在微微震動。

並非九幽鬼猴佔據的九幽峰,也不僅僅是九幽峰和他朱厭魔猿一族的小次之山,而是整個靈淵山脈竟然都在震動!

林鋒目光掃過下方震動中的靈淵山,心中思索:「這是金蟬子暗中私藏了極皇神淵的某樣遺寶,所以才能引動靈淵山變化嗎?」

「不過這感覺,並非掌控了靈淵山,或者催動了猿族祖地力量加持,僅僅是借用其部分祖地之力,來做某件事情。」

「即便如此,也著實驚人了,但應該只有當代猿族之主通天大聖不在靈淵山坐鎮的情況下才能引動,有通天大聖坐鎮靈淵山主峰,金蟬子也無法成功。」


林鋒看了朱厭大聖一眼:「恐怕,朱厭坐鎮靈淵山主峰,金蟬子也無法妄動,不過現在卻讓他成功了,畢竟誰也不知道他還有如此隱藏手段。」

正想著,林鋒就見眼前的黑澤界漸漸變了模樣,原本毒霧密布,遍地黑水的荒蕪世界,竟然漸漸湧現出明亮的佛光,覆蓋整個中千世界。

明晃晃的佛光中,黑色沼澤和滾滾黑霧都消失不見,反而就見諸多佛陀、菩薩、羅漢、揭諦、沙彌一起端坐一片金色凈土之中,一起誦念經文。

佛唱梵音聲一時間響徹諸天,在那彷彿充滿了無限祥和喜樂的凈土中央,彷彿有一尊大佛,神通法力通天徹地,指掌之間,就是無數神佛國度並存,共赴極樂。

與此同時,林鋒和朱厭大聖所處的大千世界,靈淵山脈,大量妖氣衝天而起,形成一片巨大界域空間,有那麼一瞬間,林鋒等人和靈淵山。似乎都離開了天荒廣陸。身處一個獨立存在的世界。

這個獨立世界中,大量妖氣化作一頭頭巨大的妖猴,齊齊仰天嘶吼,傳出一股無法無天的味道。

而這個世界,赫然與黑澤界所化的佛光凈土連接在一起。

這一刻,平和喜樂蒂佛門凈土,彷彿與妖氣衝天的靈淵山世界融合。化作一個詭異而扭曲的世界,一半是佛唱梵音,一半是萬妖齊鳴。

而這一融合,頓時產生了一股玄奧而又詭秘的力量,將置身於其中的林鋒與朱厭大聖困住。

佛門凈土中,金蟬子盤膝結印而坐,寶相莊嚴,平靜的看著林鋒。

九幽十方兩相胎藏大界!

這便是金蟬子本來用於伏擊林鋒而做的準備。


林鋒同樣神色淡然,對突然發動的九幽十方兩相胎藏大界並不介意。神識掃動間,雖然不完全明白其中奧妙,但至少對其發動后的效果有了大致了解。

「原來如此,如果我當初踏上那條道路,前往黑澤界,金蟬子就會在我進入黑澤界。通過界域通道的那一剎那發動秘法。」

「如此一來。我就被他鎖在兩界之間,這個情況下,我的玄門天遁就會受到制約,無法規避末法浩劫,同時空間界域完全模糊錯亂,玉京山和誅天劍突破也需要時間。」

「這頭老知了倒也是明智,神通法力沒把握拼贏我,就要逼我對拼承受末法浩劫,畢竟真要說起來,那是他最大的強項。也是勝算最高的較量方式,別說能在這方面勝過他的末法之境強者了,能和他相提並論者都屈指可數。」

看明白了金蟬子的布置,林鋒神情悠然依舊,上看看,下看看,仔細體味這九幽十方兩相胎藏大界的奧妙:「但現在來使用,就無法起到預期效果了,充其量也就是藉助兩相世界扭曲之力,掙脫我的束縛,從而開溜。」

果不其然,兩相世界扭曲之下,林鋒手中抓著的那條光輝道路頓時寸寸脆裂,眼看著就要瓦解。

朱厭大聖方才一言不發,直接往靈淵山主峰趕去,而林鋒站在原地,看著這一幕,並沒有繼續使出手段阻止,他的注意力反而放在靈淵山所化妖界之上。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手頭仍然掌握著找到金蟬子的線索,猿族接下來有了準備,金蟬子再想使用此法,就沒那麼容易了。

更何況他把金蟬子的秘法儀式中斷,以法力界障隔斷了金蟬子本尊與佛法分身之間的聯繫,所以很多信息他得到了,金蟬子卻沒有得到,老知了辛苦謀划這麼多年,哪怕他再謹慎,為了這些東西也會主動冒出頭來。

倒是眼前靈淵山的異變,林鋒挺有興趣,畢竟過了這村再沒這店,通天大聖和朱厭大聖肯定不會樂意有誰來研究猿族自家祖地。

經此一事,通天大聖想來會對金蟬子更加忌憚。

「嗯?」林鋒目光閃了閃,一隻手掌攤開,虛空里抓了一把,一道道詭異流光落入掌中。

而這時,九幽十方兩相胎藏大界轟然崩解,徹底毀斷了林鋒對黑澤界的束縛,兩相世界一起分離,佛光梵音都黯淡消失不見,露出黑澤界原本模樣,遁入虛空中。

而靈淵山也重新回歸大千世界,但在兩相世界崩裂的剎那,一道光輝自靈淵山穿越重重虛空,落入黑澤界里,金蟬子的手中,隱約可見,是一枚小小的圓盤。

「林施主,有緣再見。」金蟬子的聲音也消失在虛空中。

林鋒看著黑澤界,金蟬子手中的圓盤,輕笑了一聲:「想見就見,何須有緣?用不了多久,就會再見面了。」

在林鋒和金蟬子對峙的同一時間,遠離靈淵山的一處草木繁茂的靈山外,虛空裂開,一頭渾身燃燒著藍紫魔火的巨豬沖了出來。

還沒上山,火豬就朝著那靈山嗷嗷叫道:「大師兄,不好了!師父和三師弟被人族抓走了!」(小說《史上第一祖師爺》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史上第一祖師爺》更多支持!

這一方靈山,遠離太古魔猿一族祖地靈淵山以東,孤懸於海外,但是靈氣充盈,是一片極妙的洞天福地。

這不過這片洞天福地,在海上若隱若現,常人難以發覺,倒是與瀛海之中的景象有幾分相似。

封豨大聖也是得了此間主人所給的寶物,兼且熟門熟路,這才能找到地方來。

他從虛空中嗷嗷叫著衝出,奔向那座海外靈山:「不好了,不好了!大師兄,師父被人族抓走了!」

來到這座山上,他可不敢放肆,身上藍紫魔火消失不見,身形也飛速縮小,由比那靈山還大的身軀,變成只有尋常大象大小。

他正叫著,就聽見一個很懶散的聲音從靈山上傳出,不耐煩的打斷他:「讓他去死。」

封豨大聖張了張嘴,不敢再多說什麼,落在山上,走入其中一個洞窟里,沿著通道前行,眼前很快豁然開朗,就見一個巨大的殿堂里,陳設簡陋隨意。

殿堂中心處,有一張面積巨大的石台,石台上側躺著一個身影,後背沖著進來的封豨大聖,也不起身。

但是面對這個背影,封豨大聖向來猙獰兇狠的嘴臉,也變得柔和許多,說話都不敢大聲,小心翼翼湊到那身影旁邊。細聲細氣的說道:「猴哥。你看,他好歹也是咱們的師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