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說來話長,妹子,咱們有大機緣,來,看看哥給你帶出了什麼。」易陽也不廢話,直接是摸出了兩枚空間戒指,直接是送到了敖仙的面前。

敖仙神念湧入其中,輕輕的感應了一翻,整個人差點沒是活生生的栽倒,「黑暗神花,虛天果,八葉天草,血龍石,黑暗神金,血凰石….天啊!怎麼可能,這些都是無上神材,虛大哥,你到底是從那裡弄來的,而且還是這麼多,這些東西就算是九大勢力的頂級強者見到,也會出手搶奪的。」

「妹子,這算是什麼,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你可知道這些東西在那裡可是垃圾一半,滿地都有,要多少,就是有多少,而且一抓就是一大把,所以我說你是太衝動了,如果你沒有自廢龍血,這可是你們紫金龍族的一大機緣。」

易陽重重的嘆息一聲,畢竟本來是想藉助紫金龍族的勢力,從而送他們一場機緣,而且也能夠完成自己的目的。

「大哥,不行,就算我沒有自廢龍血,就憑紫金龍族的貪婪,他們只會把那裡據為己有,甚至還會殺你滅口,絕對不行,大哥,這些東西不能現世,一但現世會引起莫大的紛爭,任何人都是不能透露出去,你可知道這些神材能夠鍛造永恆武裝與大道之丹,就算是域祖也會動心的,你的背後沒有域祖,咱們不能冒險。」

敖仙的目光變的是嚴肅無比,整個人直接是露出了無邊的震駭氣息,畢竟這件事情乃是太瘋狂了。

「妹子,你考慮的不錯,但是這些材料,我們根本就是消化不了,而且誰說我的背後沒有域祖了,九大勢力之中,我至少能夠爭取到兩方的合作,知道魅影嗎?」

易陽的目光之中忽然是露出了無比的自信之意,只要魅影肯出手,這件事情便是沒的說了,其餘的八大勢力,完全就是可以徹底的無視。

「你是說時間之海的魅影前輩,虛大哥,你…你究竟是什麼人啊!居然能夠魅影前輩搭上關係,他可是九大勢力之中,唯一一個一人堪比九大勢力的無上存在,雖然他的時間海沒有任何的門人。」

敖仙可是再次的震驚,赫然才發現易陽背後的勢力實在太恐怖了,而且是恐怖了到了讓人震駭的地步。

!!

… ?readx;「妹子,你可認識這次洪荒聖院的主考官,我想有必要是去見見他們了,不管怎麼樣,這麼大的資源,咱們可是吞不下,而且跟他們交易,可是有著莫大的好處,咱們可以靠關係,走後門,提前進入洪荒聖院。【風雲閱讀網.】」

易陽的嘴角露出了幾分的邪笑之意,洪荒聖院必須要去,而且這些極品材料,只有洪荒聖院才能真正出的起價格。

「虛大哥,你要賄賂主考官嗎?萬一賄賂不成的話,可是會被永遠剝奪進入洪荒聖院的資格,而且傳出去,絕對是對我們的聲名有損。」

敖仙只感覺到是頭大無比,這個易陽可是想一出是一出,居然想去賄賂主考官。

「走吧!妹子,我有足夠的把握,嘖嘖!你以為就是所謂的什麼九大勢力的天驕,真的要殺起來,有誰是我的對手嗎?敢去跟深淵魔物搏殺嗎?」

易陽的目光露出了無邊的自信之意,給人一種無邊的癲狂之意。

「這到也是,連永恆一重的大能,也被大哥你打碎了肉身,的確大哥你是足夠強勢的,想必你也是引起了主考官的注意,可是大哥這賄賂,真的靠譜嗎?」

敖仙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畢竟易陽的想法實在是太過異於常人,賄賂主考啊!萬一不成,可是會成為所有人的笑柄。

「咱們回交易區。」易陽再次是抱起了敖仙,身影開啟了界門,僅僅是瞬間已經是跨越了出去。

交易區,此時可算是熱鬧無比,畢竟易陽可是一戰成名,將天器閣徹底砸了不說,而且可是打碎了明鐵大師的肉身,那可是永恆境的大能啊! 諸天之龍脈巫師 這一巴掌可是狠狠的抽了天器閣不說,更是狠狠的抽了明遠大師的臉。

做為洪荒聖院的首席煉器師,此次的主考之一,被人砸了自己的場子,落了面子,明遠一張老臉可是徹底無光,但他的為人向來是鐵面無私,光明正大,就算是被人落了面子,首先想的不是去報仇,而是狠狠的是奚落了自己的弟弟一頓。

「混賬,簡直就是混賬,我多年的清名一朝盡毀你手,如果你不是我的兄弟,我真是恨不得一掌拍死你,這些年你借我的勢,我可以當作不知道,但你今天你知道得罪的是什麼人嗎?一個如此潛力無雙的天才,你與他結怨,日後進入洪荒聖院,將是我們的大禍。」

穿到男頻爽文里艱難求生 「大哥,都是那個小雜種,一個人族的賤種而已,他掌握了永恆武裝的煉製方法,我不是想拿來送給大哥嗎?幫助大哥再進一步嗎?可誰曾想那個小雜種竟是如此的扮豬吃虎,大哥,難道你真的能夠忍下這口氣嗎?」

明鐵的一張老臉不停的抽搐,他知道自己大哥的為人,那可是相當的公正,而且醉心煉器,一般不出格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去管。

「老二,你給我閉嘴,卑賤的人類,以後給我閉上你的嘴,再敢說這樣的話,我第一個殺了你,人族非但不弱,比之九大勢力,任何一個勢力都要強,別忘了古人界的大秦皇朝,雖然三界有約,不插手這裡的事情,但是荒古世家也不是好相與的,傳聞消失無數歲月的域祖已經歸來,這個青年難保不是來自他們荒古世家,總之你辦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明遠差點沒是活生聲的氣吐血,荒古世家這些年低調,只因他們的老祖沒有歸來,如今已經有傳言他們的老祖已經歸來,他是那麼一位強勢的人物。

「大哥,你代表的可是洪荒聖院,背後站著的可是不不朽者,區區一個老祖,有什麼可怕的。」明鐵還是一臉囂張無比的樣子。

「不朽者,放你的狗屁,以後給我滾回家族去,我會重新派人打理這裡的生意,該死的,我明族怎麼會出了你這麼一個蠢貨。」

明遠的一張老臉可是鐵青到了極點,差點就是壓抑不住想要殺人。

「你…你們竟然還敢來這裡,真的以為我天器閣沒人了嗎?」門口傳出了紫發女子的驚呼聲,身影可是不自覺的朝著後面退去。

「嘿嘿!妹子,怎麼,上次的事情我沒找你算賬,你反到是記在心上了嗎?你以為我真要殺你,還會等到現在嗎?今天我是來做生意的,找一個能做主的出來。」

來人自然是易陽與敖仙,而易陽也不廢話,直接就是坐在了大廳中的桌子前,一副平靜無比的樣子。

明遠與明鐵的身影走出,明鐵一見易陽,直接是爆發出了無邊的怒火,「小畜生,你還敢來這裡,大哥,就是這個小畜生,上次就是他羞辱你是一個廢物,還砸了我們天器閣的,大哥,絕對不能忍啊!」

「啪」的一聲,明遠終於是忍無可忍,直接是一巴掌抽在了明鐵的臉上,「閉嘴,在敢多說一句,我立刻砍了你,小友,前日我天器閣有些事情做的太過頭了,在這裡,我向小友道歉,不知小友今日前來,所謂何事。」

易陽不置可否的看著明遠,讓他是仔細的端詳起了明遠,發現他的目光至誠無比,面色是一片無奈,而且是有些慚愧,他可是洪荒聖院的主考官,有著莫大的權勢,居然能夠對自己賠禮道歉,若說他畏懼自己,絕不可能,對方可永恆境五重,而且乃是代表著洪荒聖院,不管那一個勢力,都要給面子。

但是人家這般道歉,易陽自然不會是蹬鼻子上臉,對明遠有了那麼一絲好感,道:「前輩,大可不必如此,事情既然說開了,那麼就算了,今天前來,找前輩另有要事,前輩,可否借一步說話。」

後宮笙色 明遠看著面前的青年,目光之中透露出了幾分的凝重之意,按道理來說,他是洪荒聖院的考官,應該不能私下去見考核弟子的,但易陽好像從來沒見過,似乎並不是這次的考生之一,「小友,按照規定,身為主考,不能單獨見你們這些考生,這個要求恕我不能答應。」

「前輩,我又不是你們這次的考生,所以這個規定對我無效,前輩,這次我找你可是有莫大的事情,如果前輩想要避嫌的話,不若請其餘的幾位主考一同前來,前輩覺得如何。」

易陽心中微微的笑起來,一會等你們見到東西,肯怕原形畢露。

「也好,小友稍坐片刻,我這便傳訊其餘的兩位主考,你身後的不是紫金龍族的敖仙嗎?她不是自斷龍角,自廢龍血,葬身混亂深淵了嗎?而且他的名額已經是被紫金龍族的敖立所頂替,你也不在我們這次的考核名單之上,這麼一說的話,到也是不曾違反規定。」

明遠心中一震,赫然看見已經被剝奪名單的敖仙,心中依然是徹底有數,心中更是揣測起了易陽來歷。

!!

… ?第943章拒絕賄賂

很快,伴隨著明遠的傳喚,又是兩道身影橫空而至,乃是兩名異族強者,一人乃是鯤鵬族的鯤桑,乃是永恆境六重,一人乃是雷族的雷烈,永恆境五重。【無彈窗.】

「明遠,這麼火急火燎的,召喚我們究竟所謂何事。」鯤桑根本就是在意易陽,甚至連正眼都是沒有看上一眼,到是對著敖仙輕輕的掃了一眼。

「老明,我可是告訴你,要是沒有大事,你可得我的雷神錘給修復。」雷烈到是看了一眼易陽,但也僅僅就是看一眼而已。

「好了,小友,有什麼事情你可以說了,我們三位主考已經到齊了,你們兩個現在不是這次的考生,所以不算是違背規定。」

明遠越是觀察易陽,越是感覺到易陽的深不可測,表面看似平凡無奇,但是就如同是深淵一般,完全就是讓人窺視不透。

而易陽並沒有出聲,而是看了明鐵與紫發女子一眼,明遠已然是心中有數,道:「小友,你們且隨我來。」

「明遠,你究竟搞什麼鬼,這個卑賤的人類究竟是什麼來頭,有什麼事情就在這裡說,我們沒有時間跟你浪費。」

鯤桑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無盡的不屑之意,完全就是從骨子裡看不起人類,對於易陽有著深深的蔑視。

「好了,老鯤,明遠做事你還不知道嗎?一定是有大事,否則不會驚動我們的,人族小傢伙,有什麼就在這裡說吧!」

雷烈到是對於人族沒有什麼成見,都是荒古天域的大族之一,反正跟他們萬族盟沒有什麼恩怨,何不結個善緣呢?

「也罷,我想買兩個名額,你們開個價吧!不然的話,三位前輩,我只能去混亂戰場殺人了,我想裡面有不少是你們的後輩弟子,若是一不小心全部殺光了的話,對你們可是莫大的損失,所以我今天就是來賄賂你們的。」

易陽可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偌大的荒古天域,若說青年一輩之中,能夠跟他爭鋒的,真的還是沒有,他的先天道體,九**則本源可是紙糊的。

「什麼,賄賂,這….」明遠差點沒是一頭栽倒,他們可是主考官啊!可是從來沒人敢這麼當面堂而皇之的說是來賄賂的,這簡直就是打他們的臉嗎?

「小畜生,我看你真是找死,敢當著我們的面說賄賂我們,我告訴你,這一次別說沒有你的名額,就算是有,你也永遠也休想進洪荒聖院,只要我當主考的一天,你就妄想進去。」

鯤桑的目光之中閃爍著無邊的殺機,如果這裡不是交易區,真是恨不得一掌將易陽活劈了。

「小友,此事我們就當是沒聽到,你走吧!倘若你真有這個能力,又何懼廝殺呢?你可以自行前去搏殺,只要你有這個能力,就算是殺光了所有人,那麼我們洪荒聖院自然是招收你進去。」

雷烈一陣苦笑,見過大膽的,可是沒見過這麼膽大的,竟然當面要來賄賂他們。

「這麼說,就是沒的談了是吧!你們真的不在考慮考慮,至少也得先看看我究竟拿出什麼賄賂你們吧!」

易陽沒有任何的怒意,相反是無比的平靜,他可是想給洪荒聖院帶來一份莫大的機緣,可惜是他們自己不爭取。

「滾,趁著我還沒有想殺人前,趕緊給我滾。」鯤桑怒火衝天,目光之光閃爍著一股極致的陰冷,直恨不得將易陽給活剮了。

「算了,這年頭想送禮都送不出去,好吧!既然我們不是考生的話,妹子,我們也就是沒必要繼續呆在這裡了,你們損失的可不僅僅一份能夠讓你們突破一個境界的禮物,更是洪荒聖院的一個大機緣,日後可別來求我,妹子,咱們走。」

易陽也不廢話,而是直接挽起了敖仙的手臂,兩人徑直的走出了這裡。

「小友,等下,等下,請留步。」一道身影直接是擋在了易陽的面前,赫然便是明遠,他們兩個看不v起易陽,可是明遠心中有數。

「前輩,不用再說了,只有你們三位主考一起點頭,我們才有進入洪荒聖院的資格,所以我們不進去了,但你該不會是想阻攔我們吧!雖然你們是永恆大能,我想我若是要走的話,你們還擋不住我,機會曾就是擺在你們面前,可惜那是你們自己不爭取。」

易陽話落,頭也不回的拉著敖仙走出了這裡,洪荒聖院既然是不想合作,那麼只能是去找九大勢力的人了,或許去坑一坑紫霄天域的人也不錯,但這是一個長遠的計劃,九大勢力之中,至少要有一半的域祖站在自己的身邊,這個計劃才有成功的可能。

洪荒聖院,就讓他們見鬼去吧!既然是找不到突破永恆境的路,那麼就自己走出一條路,相信有這麼龐大的資源,就算是堆也堆出無數的強者了。

明遠並沒有阻攔,看著易陽的身影,他忽然是感覺到自己錯失了一份莫大的機緣,但是沒有其餘兩人的首肯,所以只能說這件事情只能是泡湯,但想想身後代表的洪荒聖院,也就是徹底的釋然了,沒有他們三個的是首肯,就算是裡面真的殺了只剩下一百人,他們也進不得洪荒聖院。

「大哥,我們下一步怎麼辦,他們簡直就是一群目光短淺的傢伙,大哥,你身上的這麼一大筆資源,足以是造就出很多的強者,但是要找一個地方將其消化,肯怕只有一個地方了,那就是通天商會,這是一個中立的勢力,但有秘聞,他們的背後乃是直接的代表著古人界的大秦皇朝。」

敖仙的聲音之中露出了幾分的驚嘆之意,畢竟易陽身上的資源太過龐大了,就算是通天商會也是吞滅不掉。

「通天商會,那還等什麼,走吧!」易陽知道曾經玄黃大世界也曾出現過通天商會,而且還在封印之地,乃是秦鴛的爺爺所設立,但是早就消失了,而且整個玄黃大世界,可是連一絲線索也沒有找到。

「虛大哥,你可知道那可是代表著大秦皇朝,你這麼一大筆資源,你可想想其中的結果,如果他們要是出手搶奪的話,你我可真的是抵擋不住,別看域祖在荒古天域很強,可是到了大秦皇朝,真的是不算什麼,那可是佔據整個洪荒三成氣運,上能夠對決天界,下能夠抗衡死界的皇朝。」

秦鴛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的無奈之意,畢竟這是一條險路,一個弄不好,可能會把自己給搭進去。

「沒事,我跟通天商會有交情,走吧!他們不會做這麼殺雞取卵的事情,我想那裡應該能夠有我要的東西,而且很有可能展開進一步的合作,妹子,咱們現在是沒地方可去了,或許大秦皇朝是個不錯的地方。」

易陽心中已經是有了決斷,大秦皇朝畢竟是人族的最強勢力,跟他們展開合作,應該會是好處多多,很有可能去弄個一官半職的。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944章加入大秦

「你跟通天商會有交情…..」敖仙可是震驚的無以復加,跟通天還會還有交情,這是什麼概念啊!真的不明白易陽的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來歷。【無彈窗.】

通天商會,依舊是七層的建築,跟當初易陽在封印之地見到的一模一樣,完全就是同出一轍,當年通天商會撤離,自此便是杳無音訊,這一百多年的時間,易陽再次見到這熟悉的建築,心中可是充滿了感懷,也就是當年在通天商會遇到了秦鴛。

兩人踏步其中,通天商會那是門口羅雀,顯得是清冷無比,整個一層之中幾乎是沒有人,就在櫃檯前,坐著一名紅髮少女,聚精會神的看著手中一本泛黃的古籍,如果不仔細看的話,而易陽不自覺的出聲,「鴛兒。」

少女身軀一顫,默默的抬起頭,露出了一張跟秦鴛近乎是完全相似的面龐,唯獨就是多了幾分的恬靜,少了幾分秦鴛的英武與強勢,默默的合起了書籍,道:「客官,請問你們找誰。」

「不好意思,我認錯人了,姑娘,我有一筆大生意要跟你們談,請問這裡有能做主的人嗎?」易陽心中感懷無比,眼前的少女絕對是跟秦鴛有莫大的關係,很有可能就是秦鴛口中的妹妹,可惜當年未能一見。

「大生意,客官,我能夠全權處理這裡的一切。」少女看著易陽,顯得是心平氣和,那一雙血寶石一般的瞳孔之中,透露出了幾分的好奇之意。

「姑娘,你真的能夠全權代表嗎?也罷,你先看看這個,我想你就明白了。」易陽也不廢話,直接是拿出了通天商會的客卿長老令,他從沒有想到有一天還能在遇到通天商會,而且可以知道秦鴛很有可能跟大秦皇室有莫大的關係,畢竟當年消失數十年,也是陡然出現,那一段經歷,秦鴛並沒有交代。

「客卿長老令,而且還是最高級別的黃金客卿令,這枚令牌我通天商會只發出過三枚,其中已經收回了兩枚,公子,敢問你可是姓易。」

少女的目光之中產生了一絲凝重之意,難道真的是那個人,玄黃大世界不是已經隕滅了嗎?難道那個人又回來了。

易陽微微點首,通天商會的客卿長老令,每一枚都是嚴格限制,而且都是記錄在案,乃是一個很嚴禁的商會,當年通天商會撤離,秦鴛消失再現,這其中肯定有莫大的隱情。

「公子,裡面請,至於這位姑娘,請到偏廳稍微休息一下。」少女心中已然是有數,目光之中帶著幾分的震駭之意,能夠逃過滅界之危的易陽,這份氣運不可謂是不深。

「不用了,我這妹子是自己人,不用避嫌了。」易陽的面孔之中閃爍著幾分的平靜之意,敖仙可是現在與他徹底是綁到了一起,自然不會有任何避讓,況且的他身份遲早會暴露,總不能一直使用虛的身份。

「那麼便一起吧!」少女沒有堅持,而是直接帶著易陽朝著裡面走去,目光之中透露出了無比的疑惑之意,畢竟此事關係重大,而且易陽跟他們商會是淵源甚深。

二樓之中,依舊是沒有變化的空間幻景,只不過是已經自成一界,高山流水,幽谷曲徑,乃是一派絕佳的修身養性之所。

「一切還是沒變啊!前輩出來吧!不用在考驗我了,百年前你曾在這裡避而不見,百年後我再次降臨,難道您還準備避而不見嗎?」

易陽的嘴撇起了一絲弧度,百年前他不過化元境修為,那時的根本就是沒有覲見裡面主人的資格,當初能夠感知到,但是並沒有點破,而如今情景再現,自然不會客氣。

「哈哈哈!易陽小友,你果然是身懼大氣運,當年老夫就曾勸你一起離去,可惜你不肯,沒想到百多年不見,小友已經是成見到了如此地步,小友,你可有鴛兒下落。」

幽谷之中浮現出了一尊老者的虛影,一身青色長袍,面容清奇,身形瘦弱,鬢角微白,雙目也是赤紅色,宛若就是一個普通的老者一般。

「不瞞前輩,鴛兒的下落,我亦不知,我能夠逃得一命,乃是不幸中的萬幸,前輩,您的皇血難道不能感應出鴛兒的所在嗎?當初我開闢出了一條通道,至今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那裡,以前輩的手段,相信不難窺視。」

易陽心中驚嘆,秦鴛的爺爺一身修為連他都是感應不出,在他的身上依稀能夠感應出,將要超脫大道,不在五行中的感覺。

「她還活著,但是在那裡,我也感受不到,但他們有機緣,小友,百年不見,您可有什麼感想,對於當年老夫勸你離開,你可否後悔嗎?」

老者靜靜的出聲,面孔之中透露出了一絲好奇之意,百年不見,易陽已經達到堪比永恆境的強者地步,這份大機緣,大氣運,可非是一般人所能擁有,也很好奇這百年究竟是發生了何事。

「前輩,我絕不後悔當初做的任何決定,這百年雖然生生死死,幾翻周折,但是我從沒有一天的後悔,因為我的身邊一直有他們的陪伴,就算是再來一回,我也絕不後悔,縱然是再來一次,我也不會後悔。」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無比的堅決之意,給人一種無比強烈的自信。

「小友之心,老夫果真是沒看錯,縱身死,亦無悔。」老者輕輕的讚歎起來,顯然當初雖然是未曾見面,可是對於易陽,有著一種來自心裡的佩服之意。

「前輩,敢問您可否是洪荒聖院的不朽者之一。」易陽此時才是詢問起了老者的身份,畢竟他身上的氣息瞞不過別人,那種隨時能夠超脫,不在五行中的氣息,可是讓易陽心忌無比。

「呵呵!小友,你果然是慧眼入炬,老夫是不朽者不錯,但不是洪荒聖院的不朽者,我們只代表大秦皇朝,我們只代表人族,你可曾見過有我大秦皇朝的弟子前去參加試練,小友,你是想加入我們大秦,還是想加入洪荒聖院。」

老者直接是開口出聲,畢竟現在的易陽僅僅欠缺的是時間而已,而不是任何的東西,只要有足夠的時間,易陽破入永恆,根本就是不在話下。

「前輩,我人都已經來了,您覺得呢?」易陽的態度可是很明顯,眼前就是一名不朽者,修鍊上的問題,自然是想找人好好的請教,尤其是先天道體下一步的修鍊之法。

「好,好,好,老夫沒有看錯人,無論到了什麼時候,你的心永遠象著的依舊是人族,他們一群老東西有洪荒聖院,我們大秦皇朝也有屬於我們的人族的太古學院,裡面的一切未必會比洪荒聖院差,唯一欠缺的不過是底蘊而已,但也僅僅相差不過數百萬歲月而已。」

老者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了無邊的嚴肅之意,畢竟底蘊這東西乃是時間造就出來的,但是缺少的時間但卻是可以彌補。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945章我是給你送底蘊的

「太古學院,底蘊,哈哈哈!前輩今天我就是給你送底蘊來的,說吧!究竟缺少什麼,極品神礦,絕世神葯,還是什麼東西,只要你跟我說,我保證給你全部的弄過來。【最新章節閱讀.】」

易陽此時放聲大笑起來,可以說洪荒聖院可是真正的浪費了一件大機緣,而現在這個機緣卻是要落到太古學院的頭上。

「極品神材,絕世神葯,小友,有多極品,有多神,須知底蘊可不是靠著這些能夠彌補的….黑暗仙金,絕仙礦,血凰石,黑暗之花,天玉蓮,烈神草…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小友,你…你…」

老者身為是不朽者,心境早已經是到超然物外,不為一切所動的的地步,可是面對著眼前的神材也是徹底的動容,尤其是易陽不是三兩樣,而是如同垃圾一般,完全就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朝著扔,就彷彿滿地的石頭與雜草。

「夠了,夠了,小友,別在拿了,你…你….你….可知道這些是什麼嗎?有些神材就算是我們看見了,也會忍不住的殺人。」

「前輩,你不是說底蘊嗎?那的確是需要時間,但我知道高手乃是資源砸出來的,咱們人族論潛力,不比任何一族弱,為什麼我們人族還會弱小,我們缺少的是時間,但更多是資源,若是有無盡的資源,我就不相信我人族不能崛起,沒有高手,我就用資源硬砸,法則大丹,我們吃一顆,扔一顆,奧義神兵,我們用一件,扔一件,前輩,實話說吧!這樣的東西,對我來說,還真就是垃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