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袁規手裏還提着禮品,文平都受寵若驚到有些驚悚起來。

他甚至在想,會不會是自己和第二醫院的供葯合同到期了,這個袁規有了更可靠的關係,今天是要來和自己劃清界限。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

文平做藥品生意發財了,後來又知道了邱大正和林天成的關係,就想利用起來,在邱大正和文娟確定關係后,便開始佈局其他產業,現在林天成玩完了,邱大正指望不上了,如果第二醫院不和他繼續搞下去,等待他的就是資金鏈斷裂和巨額的違約賠償金。

文平頭上已經在開始冒汗,腦海裏面也有些空白,「袁院長,袁院長。」

袁規臉上帶着小心翼翼的笑容,「文總,冒昧前來,沒有打擾到你們吧?」

看到袁規這個態度,文平覺得不對勁。

以前袁規從來都是叫他小文,他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袁規不是很看得起他,也不怎麼和他說話的。

文平道,「袁院長,你這樣搞的我都有點慌啊。」

袁規笑道,「文總就是愛開玩笑,慌什麼慌,文總提供的藥品質量可靠,價格低廉,而且辦事貼心,為第二醫院的正常運轉和病患的生命安全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我早就想來看看文總了。」

這時候,袁規的目光落在文娟身上,笑道,「你就是邱大正主任的女朋友小文吧?」

袁規昨天真的是嚇病了。

他打了一晚上電話,能找的關係都找了,根本就沒有人願意幫他去找林天成身邊的人說情,有點人乾脆不接他電話。

後來袁規腦海中靈光一閃,想到了邱大正女友的老爸文平,這才趕緊上門來求這一層關係。

文娟沒有理會袁規。

袁規並不生氣,他今天是來求人的,而且從現在開始,文家已經不是他能惹的起的了。

看見袁規過問文娟,文平心中恍然。

肯定是自己讓邱大正和文娟分手,並且羞辱了邱大正的事情,傳到了東山再起的蘇坤楠耳中,蘇坤楠對自己的行為贊口不絕,高調錶示要和自己做朋友,袁規這才會上門拜訪自己。

如果是以前,文平不相信蘇坤楠會因為這種事情高看自己一眼,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

蘇坤楠剛剛上位,肯定要打壓一批扶持一批,給其他人做個榜樣,樹立他的個人威望。

就好像秦國商鞅,在國都咸陽的南門立了一根三丈長的木杆,聲明誰能將這根木頭搬到北門去,賞五十金。如果是平時,商鞅當然不會這麼干,但這麼乾的原因是為了變法之需。

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 「隨便真假了,反正你們沒用了,不能幫助我完成一統天下的美夢,活該被捨棄!」真王妃陰險無情地大笑,手裡的閃光彈便被她狠狠丟在了地上。

頃刻間,光芒四射。

剛跑到金鑾殿的孟慕思見了大喊:「閉上眼睛,快,都閉上眼睛。」

上官霆見到孟慕思,急的就要衝過來保護她,卻在聽到她這句話后,意識到要發生什麼,急忙大喝:「都閉上眼睛,馬上!」

上官霆的一聲令下,屋子裡的羽林軍和黑衣人,紛紛閉上眼睛。

這個時候,被鄭宇背起來的真王妃看到孟慕思安好的出現,氣的大罵:「孟慕思,早晚有一天我會回來,成為女皇帝,成為武則天。而你,我會當著你的面將上官霆千刀萬剮,然後再把你的肉一天割下一塊來餵魚,直到你死!」

孟慕思閉著眼睛聽到這一聲怒罵,身體一個激靈,感到一陣惡寒:「快抓住她,不能讓她逃了。」

孟慕思直覺,如果真王妃一旦逃掉,肯定會鬧出大事。

到時候別說庚嵐皇朝不得安寧,怕是整個天下都要被她攪得天翻地覆。

「追。」上官霆暗中睜開眼睛,發現強光已經沒了,立刻派人去追。

可是鄭宇卻在鷹之隊的接應下飛快跳上房頂,背著真王妃逃之夭夭。保護真王妃的鷹之隊的死士留下來,和上官霆派出去的人周旋。

殺光了這些死士,再追去,哪裡還有真王妃的身影。

「該死的。」上官霆咒罵一聲,折返回金鑾殿,就看著孟慕思正蹲在孟千真身邊。

「我……」孟慕思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只是覺得如果不是真王妃回來,事情絕對不會變成今天這個局面。

她相信以她持之以恆的感化,有朝一日,孟千真父子肯定會放棄奪位做皇帝的想法。

上官霆心疼她,大步走過來將她攬入懷裡:「傻瓜,怎麼剛醒來,便跑來了?毒才剛解,而且也小產了,也不怕身子吃不消……」

孟慕思感覺到屬於上官霆特有的溫暖懷抱,頓時熱淚盈眶:「孩子,真的沒了?」

她昏迷中隱約覺得孩子保不住了,卻沒想到這不是夢,而是真的。

「以後你想要,咱再要,你能活著比什麼都重要。」上官霆想到曾經差點失去孟慕思,心就一陣抽痛,眼眶不由得泛起紅來。

孟慕思點了點頭,拚命忍住淚水不哭。她知道上官霆因為她中毒肯定難過要死了,孩子的事情,他必然也是不舍,也會心痛,但是卻不得不做決定。

而他不善於表達,只會把痛藏在心裡。

所以她不怨他,只怪自己和孩子沒有福氣:「好,以後的……」

還未說完,孟慕思便再忍不住抱著上官霆大哭起來。

上官霆緊緊將她摟在懷中,大手溫柔地撫摸她的頭,想安慰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只是將唇貼在她的額頭,安撫她滿是創傷的身心。

一屋子的人都安靜地不敢出一點聲音,仲伊和甄皇后聽到孟慕思的哭聲,眼窩都不由得紅了,想哭卻不能哭。

一直被守護的上官皇被羽林軍扶著從桌下出來,劇烈咳了幾下,然後看著相擁的上官霆和孟慕思,眼窩裡也隱隱閃著淚光。

自從知道孟慕思的身份后,上官皇對他們就是祝福的,對孟慕思是感激的。

因為她的出現,才讓上官霆學會了愛與被愛,讓上官霆的心暖了,真正活了過來。

「不要驚擾端王和端王妃,迅速將孟千真父子拿下,同時清理屍體,我們犧牲的勇士全體厚葬。」上官皇很快整理好情緒,主持善後工作。

他的一聲令下,羽林軍再次圍上來,準備活捉孟千真父子。

孟慕位豈肯束手就擒,不顧傷勢舉起巨斧,準備抵抗。

被孟慕位護在身後的孟千真,因為真王妃而氣得半死,此刻胸悶氣短,難受得厲害。他看著羽林軍圍上來,抬頭看了一眼穿著金色鎧甲的上官皇。

成者王侯敗者寇,輸了就輸了,不就是一條命!

可是,孟千真的目光落在孟慕思身上的時候,頓時悲從心中來。

現在他可以肯定了,那個對他和孟慕位棄之不顧的真王妃是他的親生女兒,因為那股狠勁和他如出一轍。

眼前的這個,是假的……

真是糊塗啊,就算是假的又如何,看她對自己的孝順,再看真王妃對他的殘忍,他還不會選嗎?

「你中毒了……」孟千真伸手出來,要摸孟慕思的頭,卻在上官霆陰鷙的目光下不得不縮了回去。

毒肯定是真王妃下的,想要毒死她,結果卻害她失去了一個孩子。

孟千真頓時內疚地直捶打胸口:「女兒啊,是爹糊塗,爹愚蠢……好孩子,爹現在才明白,再選擇一次,爹只會認你啊!」

「相爺,眼下再說這話還有意義嗎?來人,將相爺拿下!」上官霆擔心孟慕思會心軟,被孟千真利用,不等她有反應便急著下了命令。

「誰敢傷害我爹!」孟慕位見了,巨斧一橫,死死守護孟千真。

孟千真卻突然大罵孟慕位:「蠢貨,還不把武器放下?沒聽到你妹妹中毒了……再鬧下去,只會讓你妹妹難做,難道你還想讓她傷上加傷嗎?」

「我……」孟慕位流血流汗不流淚的人,也忍不住眼窩泛紅起來。

「爹,大哥……」孟慕思被上官霆死死按在懷裡,看不到孟千真和孟慕位的表情。

可她還是哭的凶,手緊緊抓著上官霆的衣襟。

「陛下,老臣這一生過大於功,但也畢竟曾經輔助先皇開疆擴土,數次力挫青陽王朝和朱明國的進犯。如今敗了,老臣任憑皇上發落,只求陛下繞了我兒。」孟千真怎肯讓自己唯一的兒子扛下所有罪過,那樣他百年之後,如何向自己的妻子交代?

孟千真深深看了孟慕位一眼,然後伸手過來:「兒啊,將兵符給爹。」

「爹……」孟慕位哽咽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知道交出來,他們就真的再沒有活命的機會了。有兵符在手,只要他能保住爹的性命,然後傳出消息,他手下的十數萬兵將必定會舉兵來犯,踏平庚嵐皇朝。

到時候江山,還會是爹的。

可是爹……猶豫著,孟慕位最終還是將兵符從懷中掏出來。爹的命令他從來沒有違背過,以前不會,現在更不會。

孟千真拿過兵符,突然站起身,撣去衣袍上的灰塵,然後鄭重地掀袍而跪:「陛下,老臣願交出兵權和全部家產,只求陛下饒了我兒一命。」 馬清香緊張道:「那個……忘記問你了,你以前打比賽的時候,月薪是多少?」

「嗯?五十來萬吧。」花錦明猶豫著,給了個很保守的數據,又摸頭笑了。「不過我只打了幾個月的比賽,而且很多時候都不一定能上場。不值這個價了。」

「不不不!我知道你肯定值這個價。輪迴和雷霆的人來找你了,是不是?我在帖子上都看到了。」馬清香緊張中,又升起了一絲憂鬱。

「帖子啊,這個看看就行了,圖個樂,不用太在意。他們就喜歡在論壇上刷存在感。很多都說著玩而已。」

國服眾多俱樂部中,以朝歌為王,在國服威望最高,不過因為靈魂人物「妖刀」的退役,整個王朝正在崩塌,一屆比一屆慘。

朝歌之後,便是國服四大豪門,永恆、神話、星辰、天堂。其中又以永恆勢頭最盛,是當下國服最具統治力的俱樂部,威名赫赫。

朝歌、四大豪門之後,又有五大金剛。輪迴、雷霆、銀河、白虎、暴風。這十家便是國服前十的俱樂部。

馬清香眼神有些驚慌躲閃,支吾到:「今天早上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呃……」花錦明還是沉吟著沒有說話。

「我給你20%的技術股,然後下個月再去銀行轉你一百萬。能不能先請你半年……我現在還沒有那麼多錢。」馬清香緊張得大喘氣,「半年!半年之後你要是不喜歡,咱們可以再……再……再商量。」

「這不是錢的問題了,香香姐。如果你只是想留我在公會裡,幫忙一起打理的話,你根本不用花錢,我也會留下來的。只不過……」

雲容容突然從後面撲出來,激動地笑開了懷。「真的?」

花錦明繼續支吾著,「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雲容容滿懷著期待。

「只不過我不一定有時間和你們一起去打比賽,所以你們沒必要花錢請我。我可能會因為別的事情脫不開身。」花錦明低頭到。

雲容容湊上來,抓住了他的手。「比賽的事情以後再說,但是接下來半年,你真的願意留下來嗎?」

「嗯!當然。」

「哇啊啊啊啊啊啊——太好了,獃子你願意留下來。」雲容容猛地抱住花錦明,然後拉著他的手,原地蹦蹦跳跳。

花錦明臉唰的一紅,甜甜的笑了。

雲容容忽一下,又跑到余霜和小布丁面前。三個姑娘手拉著手圍成一圈,歡呼蹦跳,笑個不停。

「謝謝你,小明。」馬清香淺悅地笑著,「下個月你陪我去銀行,我把一百萬轉給你。」

「一百萬就不必了,當我的合夥費吧。拿你們20%的股權就已經很過意不去了,我又不做什麼,怎能平白要你錢呢。」

「不行不行,我知道對於你這個級別的職業選手,一百萬可能只是九牛一毛,但是……」

「真的不用了,20%的股權不少了。」花錦明微笑到:「我只是希望你理解我那兩個室友,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有他們的難處,他們活著並不像我那麼輕鬆。我可以對一百萬視而不見,但他們不能。」

「嗯。小明你真是個溫柔的好男生。」

姑娘們一掃今天早上的陰霾,一路上又唱又跳的,開始了新的征途。

通過合成12顆殘缺的上古儀式石,花錦明得到了一顆完整的儀式石。石頭上刻著一個彎曲的龍圖騰,不時地閃發出白金色的亮光。

【完好的上古儀式石】

神聖物品[橙色傳說]

使用:在遺訓神殿的先祖壇,將儀式石插入壇中央,開始儀式。

說明:這塊滾燙的石頭將指引你。

花錦明領著姑娘們,來到先祖壇。一步步地踏上台階。

漢白玉的石階上,涌動著古老的魔法,一腳踩上去,眼中的世界就會陷入一片漆黑,風起雲湧地顯現出過往的景象。

歷代朝拜者的透明影像,模糊出現了。

他們與花錦明等人一樣,邁著艱難的步伐,一步步走向雷雲漩渦下的中心——祭拜先祖的壇中央。

只是他們互相看不見,每一批朝拜者都是獨立的。而花錦明他們則看得見所有人。

電閃雷鳴中,花錦明看到了曾經的自己,還有妖刀、落未稀和銅煌崖君主。他們曾經造訪過遺訓神殿。

雲容容尖叫著,「唯我輕狂!唯我輕狂!啊啊啊啊啊啊——」不停地指著那道幽靈一樣的身影。

身影頭戴飛龍面甲,身穿水犀龍鱗甲,手握帝家玉龍。正是世人熟悉的唯我輕狂模樣。

可惜,唯我輕狂看不到她們,也聽不到她們。只有雲容容在拚命地尖叫。

馬清香翻眼道:「他們又看不到我們。」

「我知道,可是……可是這是真的唯我輕狂。嗚嗚嗚嗚嗚嗚……太激動了。我又重新見到了我的偶像。」

余霜偷笑著,突然道:「咦,小明?她們不是說你沒有唯我輕狂高嗎?快上去比比。去證明一下,你和唯我輕狂誰高。」

小布丁隨便看了眼就說:「小明哥高。」

雲容容將花錦明推上去,和唯我輕狂重疊在一起,強行比了下。猛地哽住了,「哎呀,差不多,差不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