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看着這三張充滿委屈和抱怨情緒的小臉,一隻手在背後悄悄掐了一下露西的胳膊,提示她接下來要注意一點。來的路上帕爾默太太就說了很多米德爾頓太太如何寵愛自己孩子的事情,現在看來這三個孩子一定都被寵壞了,而且看到他們一點不友好的表情他們的父母和外祖母竟然沒有一個人出聲提醒的,足見他們是如何受寵愛了。

女僕很快就端來了四份食物,大家說說笑笑的吃完了午餐。因爲詹寧斯太太和約翰爵士原本要邀請達舍伍德家的四位女客,所以食物準備的非常精緻豐盛,安妮和露西已經很久沒有吃到這麼豐盛的食物了,所以吃的十分的滿足。

午餐過後餐桌上換了茶點,這是詹寧斯太太的習慣,她喜歡吃完飯之後喝些熱騰騰的茶,這會讓她的腸胃感到非常舒服。當然如果能夠在喝茶的時候來點音樂就更好了,所以詹寧斯太太就詢問了安妮和露西兩人是否願意給他們獻上一首曲子。

當斯蒂爾先生活着的時候斯蒂爾家也算是富足的鄉紳家庭,所以原主安妮和露西都學過鋼琴。不過原主安妮有些笨拙,所以並不是很擅長彈琴,而現在的安妮則是上輩子成了有錢人有閒的人之後才附庸風雅的學過一段時間的鋼琴,但是她本人其實並不是很喜歡西方的樂器,所以來這以後沒有怎麼彈過鋼琴,琴藝也只能算是一般。

倒是露西彈鋼琴彈得非常不錯,露西想要嫁給有錢紳士的想法是從很小以前就有的,而想要討那些紳士喜歡,一些技藝是少不了的,其中彈琴就是淑女們必備的一種技藝。露西深知這一點,所以從小練琴就非常的刻苦,而她本人也喜歡音樂,因此現在她的琴藝倒是很不錯。

於是在安妮主動的退讓下,露西就毫不客氣的走到鋼琴那裏開始表演起來。她彈奏的是巴赫的諧謔曲,節奏輕快又活躍,讓人聽了原本不錯的心情不由更加好了起來。

安妮微眯着眼睛懶洋洋的靠在舒適的沙發上,在這樣陽光燦爛的午後,吃飽喝足之後聽這樣歡快的曲子,她覺得自己身上所有的細胞都跳動了起來。她看着坐在鋼琴前面臉上帶着單純的喜悅微笑的露西,看着她行雲流水般在琴鍵上舞動着的雙手,此時她身上那些原本隨處可見的小勢力與小算計似乎都在這音樂中消失不見了,安妮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其實有時候有一個妹妹也是很不錯的。

不過這種想法並沒有持續上幾秒鐘,因爲安妮很快就發現露西身上自然的動作在瞬間變得橋揉造作了起來,即使她的身形與指法比剛纔更加漂亮了,但是安妮卻覺得剛纔那美好的氣氛瞬間就一去不復返了。

安妮知道此刻一定發生了一些什麼讓露西在意的事,可是在場其他的人都沒有發現露西的變化,安妮作爲客人只好假裝什麼都沒有發覺,不過她還是微微轉過頭去,用眼角瞥向門口。在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位高大英俊的先生,他的手裏拿着一個禮物盒子,正表情複雜的看着鋼琴的方向,眼神裏帶着一絲懷念,但是更多的卻是困惑。

一曲終,露西優雅的收回了雙手,然後站起身來走到鋼琴前面對着門口的位置表情略帶羞澀與自得的行了一個禮。

這時其他人才發現了站在門口的那個男人,詹寧斯太太笑着招呼他:“哦,布蘭登上校,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站在門口呢,快進來吧,認識一下今天新來的兩位小姐。”

約翰爵士顯然與這位布蘭登上校十分的熟悉,他並沒有站起來招呼他,而是看着對方開玩笑說道:“克里斯托弗,你一定是把露西小姐當做是瑪麗安小姐了吧,不過真可惜,瑪麗安小姐今天沒有過來,你可別把手裏的禮物給送錯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布蘭登上校知道達舍伍德一家今天會來巴頓莊園吃午餐,所以今早抓緊時間處理完了家裏的事物趕過來,爲了討瑪麗安小姐的歡心,他還特意帶來了幾本新出的樂譜作爲禮物。剛纔布蘭登上校下馬的時候聽到屋子裏傳出來歡快的音樂聲,心裏還想着今天瑪麗安小姐心情應該相當不錯,不然不會一反常態的不彈那些她平日裏最喜歡的幽怨曲子。

可是走進屋子後布蘭登上校卻發現正在彈琴的那位小姐並不是他以爲的瑪麗安小姐,而是一位他並不認識的小姐。那位小姐坐在窗戶邊上,淡淡金黃色的陽光籠罩在她的身上,讓她看起來就像披着一件淡黃色的紗衣,顯得她的長相越發的豔麗,也讓她眼角眉梢透着的年輕小姐們特有的靈動氣息更加的明顯。這樣的畫面讓布蘭登上校覺得異常熟悉,這一個多月以來瑪麗安小姐就時常帶給了他這樣的熟悉感,而這些熟悉感都來源於十幾年前他最愛的一個女人。

布蘭登上校有些呆愣,他又一次想起了那年的午後,他最愛的那個女人坐在鋼琴前只爲他一人演奏的模樣,她的生命在那時還是那樣的年輕那樣的鮮活美好,而她在彈奏時又是那樣的快樂,而那音樂又是那樣的動聽,讓他們兩個人都沉迷於其中。

直到約翰爵士朝布蘭登上校說話,布蘭登上校才反應了過來他身處於何時何地,他立刻將心中所想深埋於心,然後站直了身體把拿着禮物的那隻手背到身後,禮貌又生疏的朝露西回了禮。

“下午好,小姐,很抱歉打擾了您彈琴的興致。”

“不,先生,您並沒有打擾到我,曲子本來就要結束了。”露西立刻有些急切又有些激動的說道。

安妮在心裏嘆了口氣,這實在是太讓人覺得尷尬了,這種情況露西最得體的表現應該是保持沉默纔對,現在看來她顯然是把之前和安妮說好的少說話多做事的約定給忘得乾乾淨淨了。

果然布蘭登上校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的得體起來,他很快就收回了看着露西的目光,轉身走到沙發那裏,對着衆人行了禮,“下午好,各位。”

露西站在那裏有些不知所措,她的雙手背在身後攪動着,眼神無措的看向安妮,她並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安妮在別人看不到的角落向露西搖了搖手,露西大概太激動了沒有聽明白約翰爵士的話,安妮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的。從約翰爵士的話裏可以聽出來這位布蘭登上校應該愛慕着那位瑪麗安.達舍伍德小姐,而他剛剛顯然是錯把露西當做了那位小姐,這本來就有點尷尬,偏偏又被約翰爵士說了出來。如果米德爾頓一家人都知道布蘭登上校愛慕那位瑪麗安小姐的話,那麼布蘭登上校心裏必然會因爲這句話感到一些難堪,而作爲一位注重名聲的小姐,露西也應該感到難堪甚至是氣憤纔是正確的,可是露西從來都不注重這些,而這不可避免的會讓真正的紳士看輕她。

“克里斯托弗,讓我來爲你介紹一下這兩位漂亮的小姐。這位是妹妹露西.斯蒂爾小姐,這位坐在這裏的是姐姐安妮.斯蒂爾小姐,今年她二十二歲。”約翰爵士說道,並且用一種“你知道我意思”的表情對布蘭登上校眨了眨眼睛。

約翰爵士雖然一直在開布蘭登上校和瑪麗安小姐的玩笑,但是私底下他並不覺得兩人相配,布蘭登上校年紀大了,他有過一場及其失敗且到現在還無法忘懷的感情,還有一個收養的十七歲女兒,他這樣的情況需要找的妻子應該是一個能夠安心平淡生活的賢妻良母型的小姐,而不是瑪麗安那樣對愛情充滿不現實幻想又性格驕縱的年輕小姐。

今天當約翰爵士看到安妮的時候,他就覺得安妮和布蘭登上校比瑪麗安更相配,安妮的年齡和性格都比瑪麗安更適合布蘭登上校。而且安妮長的不是非常漂亮,又很窮,對愛情估計不抱什麼幻想,這樣的小姐通常只想找一個能夠讓她們過上舒服體面生活的紳士,其他的並不會太挑剔。而布蘭登上校正需要這樣一個妻子,他的愛情已經給了那個名叫伊莉莎.威廉斯的女人,他不可能再對別的女人那樣鍾情了,他唯一能提供的也就是舒適的生活了。

布蘭登上校明白約翰爵士的意思,他不由看了看安妮,他其實心裏也知道瑪麗安未必合適他,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從瑪麗安身上尋找的伊莉莎的影子。這一個多月來布蘭登上校幾乎有些魔怔了,她不禁放下身段去討好瑪麗安,可是在剛纔看到露西的時候那種魔怔的情緒一下子變淡了許多。露西和瑪麗安一樣在彈琴的時候那樣形似伊莉莎,可是當她一站起來便完完全全是兩個人了,布蘭登上校似乎突然之間想明白了瑪麗安再像伊莉莎她也無法取代伊莉莎,她們原本就是兩個人,他的心之前只是被自己的執念給矇蔽了。

或許他應該聽約翰爵士的建議,他的這位老朋友向來都是爲他着想的,而且他已經結婚生子,是個過來人,他的意見必定不會害他,布蘭登先生這樣想到。於是他走向前看着安妮說道:“斯蒂爾小姐,非常高興能夠認識您和您的妹妹,希望您在巴頓莊園玩的愉快。”

安妮在心裏皺了下眉頭,臉上卻一點不顯的站起來微笑着對布蘭登上校行禮,“同樣很高興見到您,布蘭登上校。”

布蘭登上校禮貌的笑了笑,脫了外套準備把它和手裏的禮物一起交給女僕收好,這時外面卻突然走進來一個男僕對着約翰爵士說道:“先生,有一個達舍伍德家的男僕過來說有急事找您。”

“快讓他進來,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約翰爵士說道。

“我想一定是瑪格麗特的病情嚴重了,需要我們的幫助。”詹寧斯太太說道。

達舍伍德家的男僕很快就跑了進來,他匆匆對着大家行了一個禮後對約翰爵士說道:“約翰爵士,瑪格麗特小姐發燒越來越嚴重了,太太讓我過來向您借一輛馬車,好去請個醫生過來爲小姐診治一下。”

詹寧斯太太聽了立刻對大家說道:“瞧,果然是我說的那樣,可憐的小瑪格麗特,她一定是受不了這裏寒冷的天氣,蘇塞克斯的氣候可比這裏溫暖上很多。”

“那麼你快去後面找一輛馬車吧。”約翰爵士說道,並且周到的派了自己的一個的男僕和達舍伍德家的男僕一起去找醫生,他擔心對方剛來並不知道醫生住在哪裏。

等那個男僕走後,一直沒怎麼說話的米德爾頓太太突然說道:“瑪格麗特真可憐,她可一直都是個活潑的小女孩。”作爲一個慈祥的母親,年僅十三歲的瑪格麗特總讓她有些母愛氾濫。

“是的,她現在一定非常需要大家的安慰,讓我們去探望一下她吧,順便給她們一家送一些有利益病情康復的食物,他們現在一時之間一定買不到。”詹寧斯太太熱心腸的說道。

於是約翰爵士叫來了兩輛馬車,然後大家一起坐着去了達舍伍德一家租住的巴頓鄉舍,那是一幢兩層樓的小房子,位於巴頓山谷腳下,地理位置有些偏僻,不過由於剛建沒幾年,又修繕的很好,所以看起來還算漂亮,雖然比起一般的住宅它看起來未免有些過於低矮。

馬車停在了巴頓鄉舍院子圍欄的外面,大家紛紛下了馬車,經過院子裏的小路往屋子裏走去。安妮和露西落在最後面,露西觀察了一下這座小房子,小聲對安妮說道:“還不如我們家的房子呢。”

安妮並不贊同露西的話,這幢房子確實不如斯蒂爾宅高大寬敞,可是房子的情況可比她們家好太多了。這房子門廊和窗戶上的油漆顏色都是新鮮的,屋頂上的瓦片也是閃亮又整齊的,可見這幢房子應該不久前還修繕過,而她們家的房子有好幾年沒有修繕了,因爲常年沒人住,破敗的很是厲害。

約翰爵士上去敲了門,等達舍伍德家的一個女僕開了門之後大家便魚貫走了進去,進門的時候詹寧斯太太才發現安妮和露西走在最後面,便轉身對兩人招了招手說道:“露西、安妮,過來,你們可要好好的認識一下達舍伍德家的兩位大小姐,你們年齡相仿,她們又時常去巴頓莊園做客,以後你們一定會成爲好朋友的。”

“是的,詹寧斯太太。”安妮笑着應了一聲,拉着露西走了過去,心裏卻在想着她和露西大概是不能和達舍伍德家的兩位小姐好好相處的。

安妮和露西兩個是詹寧斯太太面上的親戚,全憑詹寧斯太太的同情心纔能有幸到巴頓莊園來住上幾天,完全是寄人籬下的,而達舍伍德家是約翰爵士面上的親戚,憑着約翰爵士的好心以極其便宜的價格租住在巴頓鄉舍,算是他們有心交好的客人。在雙方處境有些相似的情況下,她們姐妹兩個心裏怎麼能平衡呢,所以打一開始在從詹寧斯太太和約翰爵士嘴裏原原本本的知道了達舍伍德一家的情況,又聽到詹寧斯太太不停的誇讚達舍伍德家的小姐們之後,她們就已經對這家的小姐產生了厭惡情緒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安妮他們的突然到訪讓達舍伍德一家很意外,達舍伍德太太急匆匆的帶着兩個大女兒下了樓,三人向衆人行了禮後,達舍伍德太太開口道:“很抱歉,我們正在陪瑪格麗特。”

“當然當然,我們聽說瑪格麗特病情嚴重了就過來探望一下。”詹寧斯太太毫不在意這點小小的失禮,她笑着搖搖頭,然後指着安妮和露西介紹道:“哦,對了。這個是我的小女兒夏洛特,這是她的丈夫帕爾默先生。還有這兩位是斯蒂爾姐妹,穿墨綠色裙子的是姐姐安妮,旁邊的是她妹妹露西,她們中午的時候剛到巴頓莊園。你們真該好好的認識一下她們,真是十分討人喜歡的兩位小姐。”

“謝謝你們能夠來探望我的小女兒。”達舍伍德太太對着大家行了個禮,她早已過慣了富貴日子,此時站在這幢低矮狹小的房子裏她身上的氣派卻完全壓制住了詹寧斯太太,大概是爲了表現自己即使在如此艱難的生活中也依舊保持着自身的高貴品德,她從樓上下來之後就一直是挺着背擡着下巴的,這讓她多少看起來有些盛氣凌人,即使在她禮貌行禮的時候,這種感覺也並沒有減少一點。

簡單的道完謝,達舍伍德太太就指着站在身邊的兩個年輕的小姐說道:“黑色頭髮的是我的大女兒埃莉諾,金色頭髮的是瑪麗安,瑪格麗特在樓上。”

埃莉諾和瑪麗安小姐身上穿着上好的綢緞裙子,同她們的媽媽一樣把背脊挺得筆直,並且擡着自己的下巴,看起來確實是教養很好也非常高貴的樣子。

這時僕人端上了茶點,大家便轉移到了起居室,三位男士或坐或站的待在壁爐那裏,女士們則坐在沙發那,米德爾頓太太依舊很沉默,而詹寧斯太太與帕爾默太太則一坐下來就開始和達舍伍德太太熱烈的攀談起來。

安妮和露西坐在靠邊的短沙發上,埃莉諾和瑪麗安則坐在她們的對面。埃莉諾喝了口咖啡,說道:“斯蒂爾小姐,你們是來這邊度假的嗎?巴頓的風景倒確實不錯,就是溫度有些過於寒冷了。”

“是的,詹寧斯太太實在是個非常熱情的人,她邀請我們過來玩上一段時間。”安妮端起咖啡說道:“拉姆斯蓋特溫度也很冷,所以我們倒不覺得這裏有什麼不舒服的。達舍伍德小姐,你們以前是住在哪裏的?”

“我們以前是住在蘇塞克斯的,那裏一年四季都比較溫暖。”埃莉諾說道,然後就有些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了,她並不是那種很擅長聊天的人,面對完全陌生的斯蒂爾姐妹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攀談。

埃莉諾很希望瑪麗安可以幫幫自己的忙,因爲瑪麗安向來更加擅長尋找話題,可是瑪麗安卻一直不開口。埃莉諾扭頭看了看瑪麗安,發現瑪麗安此刻緊抿着嘴脣,眼神特意迴避着壁爐的方向,看起來就是一副極力忍耐自己的模樣。埃莉諾無奈的在心裏嘆口氣,她知道瑪麗安對布蘭登上校的追求感到非常的厭煩,她自己心裏也覺得上校未免有些太過唐突,畢竟布蘭登上校和瑪麗安之間的年齡差距太大了,瑪麗安今年只有十六歲,而布蘭登上校卻已經三十五歲了,再說他只比她們的母親小五歲。

“我們三天以後準備舉辦一場舞會,到時候請達舍伍德太太你一定要帶兩位小姐來參加。到時候兩位斯蒂爾小姐也要參加,那我們就有四位年輕的小姐了。”詹寧斯太太笑呵呵的大聲說道,接着衝着約翰爵士喊道:“約翰,到時候你可得多邀請幾位出色的年輕紳士才行。”

“當然,當然,不然小姐們沒有舞伴可是不行的。”約翰爵士笑着接口道。

詹寧斯太太看着布蘭登上校,卻意有所指的看着瑪麗安說道:“瑪麗安小姐,到時候你可要好好的打扮一下哦!”

瑪麗安聽了有些氣憤的深吸了一口氣,努力隱忍着自己的憤怒,她實在是非常討厭詹寧斯太太把她和布蘭登上校放在一起開玩笑,但是這位太太卻每每都要這樣說話。

埃莉諾發現了立刻握住瑪麗安的手,拉着她站起來對衆人說道:“我要和瑪麗安去樓上看看瑪格麗特,她可能馬上就要醒過來了,如果沒有看到我們在她身邊陪着,她一定會很不安的。”

“哦,那我們一起去看看她吧,可憐的孩子。”詹寧斯太太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瑪麗安的憤怒,竟自站了起來說道。

達舍伍德太太並不是很希望外人打擾到瑪格麗特休息,不過她也不好意思拒絕詹寧斯太太他們的好意,只好帶着大家一起往二樓走去。

埃莉諾拉着瑪麗安落在最後面,她把瑪麗安帶到角落,小聲對她說道:“瑪麗安,你可不能生氣,詹寧斯太太和約翰爵士可是一直在幫我們。”

“可是你聽到她說的嗎?好像我應該取悅布蘭登上校一樣,我們又沒有任何的關係,這實在是太氣人了。”瑪麗安氣憤的喘着氣道。

“我們如果要參加舞會的話本來就應該好好打扮不是嗎?瑪麗安,你就當做沒有聽出詹寧斯太太話裏的意思就好了。”埃莉諾說道,她剛開始也因爲詹寧斯太太和約翰爵士的一些話而感到非常生氣,但是她向來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所以別人都以爲她沒有憤怒過。不過後來埃莉諾就發覺自己完全不必要去在意這兩個人的話,因爲他們真的只是開玩笑而已,就算是生氣也沒用,還不如不要在意來的好。

“可是…”

“瑪麗安,你要知道我們現在的生活已經大不如前了,如果沒有約翰爵士好心便宜租給我們房子,我們可能現在要爲吃喝操心了。”埃莉諾說道。

瑪麗安聽了委屈的低下頭,“埃莉諾,我知道了,我不會失禮的。”

“瑪麗安,如果你真的不能忍受的話就先回房間吧,我會告訴媽媽你昨晚守了瑪格麗特很久有些累了的。”埃莉諾安撫的拍拍瑪麗安的手說道。

“不。”瑪麗安擡起頭挺着胸說道:“我要上去,埃莉諾,爲了我們現在的日子我總要學會忍耐的。”

“瑪麗安…”

“別擔心了,埃莉諾。”瑪麗安說道,率先上了樓。

房間裏,瑪格麗特已經醒了,正躺在牀上難過的小聲哼哼,見到達舍伍德太太進屋,立刻哽咽的問道:“媽媽,醫生來了嗎?”

達舍伍德太太走到牀邊坐下,給瑪格麗特換下了頭上的毛巾,摸了摸她滾燙的額頭,說道:“醫生很快就回來的,你再忍耐一下好嗎?你看詹寧斯太太他們來探望你了。”

“愛德華會來嗎?他答應過要送我最新的地圖的。”瑪格麗特迷迷糊糊的說道。

“我相信他一有空一定會馬上過來看我們的,也絕對不會忘記送你地圖的。”達舍伍德太太說道。

安妮他們站在牀邊,聽到達舍伍德太太和瑪格麗特的對話,詹寧斯太太就小聲的說道:“我猜想這位愛德華先生就是達舍伍德小姐一直不肯告訴我們的那位先生,不知道他來的話我們能不能邀請他參加舞會。”

正走到門口的埃莉諾腳步頓了一下,這些日子以來心裏的不安再次涌了上來,當初愛德華說很快就會來看她們,可是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就算愛德華臨時有事也應該早就解決了纔對,可是他卻一直遲遲的沒有出現,埃莉諾都快要覺得當初在諾蘭莊園兩人情投意合只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了。

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什麼愛德華先生,難道達舍伍德小姐已經有心上人了。哦,那她們姐妹兩個可都不用操心婚姻大事了。”帕爾默太太聽了就說道,她之前聽詹寧斯太太說布蘭登上校正在追求瑪麗安,就以爲他們兩人已經是一對兒了。因爲但凡是有姐妹的人家一般都是有姐姐的先嫁然後做妹妹的再結婚,所以現在她就順理成章的以爲埃莉諾也已經有了追求者。

“是的是的,要我說這麼漂亮的小姐本來就不用爲了婚事操心。那麼,兩位斯蒂爾小姐,你們有喜歡的人了嗎?” 惹火小妻:老公輕點疼 詹寧斯太太好奇的問道。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詹寧斯太太這樣問話是非常失禮的事情,對被問到的小姐來說也是非常丟臉的,不過經過之前的接觸安妮已經大概摸清了這家人的性格,他們是不會在意這些事情的,如果安妮和露西過分較真也只是自己氣自己而已,所以安妮就同樣開玩笑一般的大方說道:“詹寧斯太太,或許我們能夠在您家的舞會上認識不錯的先生。”

對於安妮這樣的態度詹寧斯太太顯然感到一點點驚訝,她擡了下眉毛,然後笑着說道:“哦,是的是的,我們這裏可是有很多單身的紳士的,我也會讓約翰挑最好的邀請的。到時候你們姐妹可要好好的裝扮一下,對了,你們這次過來有帶禮服來嗎?”

安妮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正想要敷衍過去,露西卻開口回答道:“我們當然帶了,詹寧斯太太。來的時候帕爾默太太告訴我們太太您是非常喜歡熱鬧的人,一定會在我們居住的時間裏舉辦舞會的。”

對於詹寧斯太太說要邀請不錯的先生來這件事情露西感到非常的高興,在她看來舞會的唯一目的就是爲了認識不錯的先生,如果能有好心的長輩幫忙引薦,那就再好不過了。

瑪麗安站在一邊,聽到安妮和露西與詹寧斯太太的對話之後一臉的不可置信,她覺得安妮和露西簡直是在上趕着讓詹寧斯太太幫助她們認識先生了,這實在是太羞恥了。瑪麗安原本因爲在這附近找不到年齡差不多的朋友而想要和斯蒂爾姐妹接觸的心思立刻全部消失了,她帶着一些不屑和厭惡的情緒看了眼安妮和露西,在心中發誓自己決計是不會和這樣不知羞恥的小姐做朋友的。

瑪麗安的眼神很快就從安妮和露西身上劃過了,可是安妮正巧就看到了這一眼,心裏不由的有些生氣。露西的行爲確實有些不妥,可是這還輪不到瑪麗安來不屑,她自己的禮節也未必比露西好上多少。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沒多久醫生就來了,在他仔細替瑪格麗特檢查後確定瑪格麗特並沒有太大的問題之後,安妮和露西便跟着詹寧斯太太一行人與達舍伍德太太她們告辭了。

走出巴頓鄉舍的時候,安妮不小心被花園小道上的一塊石頭絆了一下,正好走在她身邊的布蘭登上校立刻伸手扶住了她,“斯蒂爾小姐,請小心一點,這裏的路可不太好走。”

安妮抽出胳膊,不動聲色的和布蘭登上校保持了一點距離,才說道:“十分感謝,布蘭登上校。”

布蘭登上校並沒有注意到安妮的動作,他調準了一下自己的帽子,說道:“不用道謝。斯蒂爾小姐,您家是在拉姆斯蓋特對嗎?不知道您是否認識一位名叫理查德.史密斯的先生,他在拉姆斯蓋特有一個挺大的農場。”

“是的,我認識史密斯先生,他在拉姆斯蓋特是一位相當體面的紳士。”

“他是我的一個老朋友,不過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聯繫了,請問史密斯先生現在還好嗎?”布蘭登上校說道。

“史密斯先生的兒子現在生活在倫敦,每年史密斯先生都會去倫敦住上一段日子,去年他就抱上了長孫。他的女兒今年舞會上遇到了一位非常不錯的先生,據說她已經答應了對方的求婚,今年夏天就要結婚了。所以我想是史密斯先生應該過的非常不錯。”安妮答道。

“那確實是不錯。沒想到他已經抱上長孫了,時間過的真快。”布蘭登上校有些感慨的說道,史密斯先生是他在軍營中認識的朋友,只比他大幾歲,而他現在卻連個妻子都沒有。

詹寧斯太太看到安妮和布蘭登上校走在一起,就打趣道:“布蘭登上校,你和斯蒂爾小姐在說什麼悄悄話呢,我們可是也要聽的。”

安妮並不願意和布蘭登上校多牽扯,畢竟這裏的人似乎都認爲布蘭登上校和瑪麗安是一對兒的,不管他們之間倒底有沒有事,安妮和布蘭登上校走的太近終究不好,所以她趁機走到了詹寧斯太太身邊,攙着她的胳膊說道:“詹寧斯太太,布蘭登上校只是在向我詢問一位他在拉姆斯蓋特的好朋友而已。”

“是嗎?”詹寧斯太太半信半疑的看了看安妮,又看了看布蘭登上校,最後還是說道:“我們大家都知道布蘭登上校正在追求瑪麗安,要我說他們兩個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實在是非常相配的一對。”

安妮知道詹寧斯太太是在提醒她不要看上布蘭登上校,這讓她又羞又怒,她知道詹寧斯太太應該是好意,免得她喜歡上了布蘭登上校最後自己傷心,而且按照這位老太太的說話風格來說這已經算是很委婉了。可是安妮心中還是不憤的想着自己難道在詹寧斯太太的眼中看起來是那種隨便會看上男人的人嗎?而且她還真沒看出來布蘭登上校和瑪麗安之間有什麼感情,剛纔他們在達舍伍德家裏起碼待了大半個小時,這期間布蘭登上校和瑪麗安根本沒有任何的眼神交匯,相信任何一對情人都不會這樣子生疏的。

露西走在詹寧斯太太的另一側,也聽到了詹寧斯太太的話,心裏爲安妮抱不平,便說道:“詹寧斯太太,我們住在普利茅斯的舅舅家中時,也有好幾位不錯的紳士對我姐姐示好過,可是安妮卻一個都沒有愛上。”

“那一定是那些紳士不夠出色。”詹寧斯太太呵呵笑着說道,心裏卻並不怎麼相信露西的話,安妮看起來確實是個不錯的小姐,可是說實話她長的不夠好看也沒什麼錢,這樣的小姐並不受歡迎,如果是露西,倒是有可能會受到先生的歡迎,畢竟她實在是位漂亮的小姐。

不過露西倒是也沒有胡說,在普利茅斯的時候安妮確實受到過幾位先生的追求,這世上雖然幾乎所有的先生都喜歡漂亮的小姐,卻也不是所有的先生都會追求漂亮小姐的,有些先生對愛情並不抱什麼希望,他們更在意自己未來的妻子是否能夠管理好一個家庭,安妮絕對符合他們的要求。不過安妮可不希望自己未來的丈夫只是把她當做一個生孩子的工具、一個會操持家務的管家,而不是一位妻子。哪怕沒有愛情,只是把她當做朋友也好過前兩種。那種情況下她是絕對不會答應對方的追求的。

太太小姐們全都上了馬車先走了,兩位先生則騎着馬慢吞吞的跟在後面,約翰爵士拉着繮繩讓馬走到布蘭登上校的身邊,說道:“克里斯托弗,你似乎忘了帶上你的禮物,你可從來不是這麼粗心的人。”

“約翰,我只是有些猶豫,瑪麗安小姐是位不錯的小姐,她也和艾麗莎很像,可是她畢竟不是艾麗莎,我想我可能不能給瑪麗安小姐她一直幻想着的那種忠貞不二的愛情。”布蘭登上校側頭望着巴頓鄉舍說道。

“那麼你是打算退而求其次嗎?”約翰爵士問道。

“約翰,我就算不能夠瑪麗安小姐她想要的感情,可我確實是戀慕她的。”

“可是我如果沒有看錯的話,你剛纔是在對斯蒂爾小姐示好,不是嗎?”約翰爵士說道。

“我們可是今天才見面的,約翰,你這樣的話會損害到斯蒂爾小姐的名聲的。”布蘭登上校提醒道,他們已經將他和瑪麗安小姐放在一起開了很久的玩笑了,如果再加上一個安妮這個第三者,那麼無論他和安妮是否有關係,對於安妮來說也會是一種很大的傷害。

“當然當然,你知道的,我和我的岳母雖然愛好玩笑,可是我們也覺不會讓人下不了臺的。”約翰爵士說道,對於他自己和詹寧斯太太的惡趣味倒是心知肚明。“不過我還是要說一聲,斯蒂爾小姐確實是位不錯的對象,夏洛特之前在信裏和我們仔細說明過斯蒂爾姐妹的情況,這位小姐真的很擅長處理生活問題。你要知道你可是還有艾麗莎呢,我之前就一直在擔心如果你真的和瑪麗安小姐在一起了,艾麗莎和瑪麗安小姐該如何相處。克里斯托弗,你的養女和瑪麗安小姐一樣,都是任性的小姐。以我的經驗來說,兩位任性的小姐在一起是絕不可能友好相處的。”

“約翰,你想的似乎有些太遠了。”布蘭登上校板着臉說道。

約翰爵士見自己的而似乎有些生氣,抿了抿嘴沒有再說什麼。不過他在心裏想着布蘭登上校確實太嬌慣艾麗莎了,就算艾麗莎是他最愛的女人生的孩子,作爲一個養女也不應該如此嬌慣,特別是在他收養這個養女之前還沒有自己孩子的情況下更不應該這樣。

回到巴頓莊園之後,詹寧斯太太收到了一封來自赫德福郡的一位朋友的信件,對方的兒子下個月要結婚,邀請她帶着家人去參加婚禮。詹寧斯太太看着信高興的直拍手,說道:“到了春天能夠參加幾場婚禮是這世上最好的事情了。當初我也是在春天結的婚,那天陽光非常的燦爛,我們從教堂回家的一路上都開滿了各種鮮花,我挽着我丈夫的胳膊,坐在漂亮的馬車上,倒處都是歡笑聲,倒處都是花香味。雖然現在我的兩個女兒都已經結婚了,可是那天的每個小小的美好細節我都記得清清楚楚的,這是我一輩子中最美好的回憶。”

“媽媽,所以我和瑪莎都聽從了您的建議在春天結的婚。”帕爾默太太說道。

“事實證明你們兩個的婚禮都非常的完美。”詹寧斯太太說道,“當然,你們的婚姻生活也非常的完美。”

鴻蒙之聖書 帕爾默太太和帕爾默先生坐在一張沙發上,她靠在帕爾默先生的肩膀上說道:“那當然,嫁給帕爾默先生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了。帕爾默先生,你同樣有這樣的感覺嗎?”

安妮覺得帕爾默先生肯定不會覺得自己娶帕爾默太太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不過這次他並沒有同往常一樣開嘲諷腔,而是慢條斯理的翻了一頁手裏的書籍,然後輕嗯了一聲作爲回答。

不過即使只是這麼個聽起來有些漫不經心的單音節,帕爾默太太也已經十分滿意了,她幸福的笑了起來,體貼的在帕爾默先生的杯子里加滿了熱騰騰的咖啡。帕爾默先生眼睛從書本上方向下瞄了一眼,然後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安妮看着這對夫妻的小動作覺得非常有趣,他們或許不是最相配的一對,他們之間或許也沒有什麼愛情,甚至他們由於性格迥然不同的緣故在生活中會有許多的矛盾,可是他們確實能夠說是幸福的一對,至少在這個時代的標準下來說他們過的的確非常幸福。

帕爾默先生的性格雖然不是很好,很多時候說話也不怎麼好聽,但是他其實一直在包容帕爾默太太過於鬧騰的性格,這點可以從很多地方看出來。帕爾默先生是個非常喜歡安靜的人,他總喜歡一個人坐在邊上靜靜的看書,可是每次他看書的時候無論帕爾默太太在他耳邊如何的嘮叨大笑,他也從來沒有真正的爲此生氣過。根據帕爾默太太的話來看,似乎從他們結婚到現在爲止,帕爾默先生也沒有對她發過一次脾氣。至於帕爾默太太,對她來說能夠找到一個一直包容她並且給她提供富足生活的男人,那這個男人就是讓她感到最幸福的人了。

“你們姐妹兩的婚姻生活都非常的幸福,約翰爵士和帕爾默先生都是非常好的丈夫。這世上無論哪一位小姐如果能夠遇到你們兩姐妹這樣的丈夫,我想她們都會心滿意足的。”詹寧斯太太說道,她拿起盤子裏的小松餅咬了一口,然後看到了沉默的站在一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布蘭登上校,就放下鬆餅說道:“我覺得布蘭登上校如果結婚的話,一定也會是一個非常好的丈夫。布蘭登上校,你有想過你以後的婚姻生活是什麼樣子的嗎?”

“什麼?”布蘭登上校聽到詹寧斯太太喊自己的名字,疑惑的擡起頭來,他剛纔正在煩惱一些事情,所以並沒有聽清楚詹寧斯太太的話。

“布蘭登上校,我是問你,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未來的婚姻生活是什麼樣子的?”詹寧斯太太又問了一遍。

“我想應該會和所有幸福的家庭一樣,有體面的生活,有一位很好的妻子,一個或者幾個可愛的孩子。”布蘭登上校答道。

“哦,一個很好的妻子,上校,能否告訴我們什麼樣的妻子在你看來是很好的妻子呢?”詹寧斯太太笑着問道,看起來她又要開始開布蘭登上校的玩笑了。

“我想一位漂亮又有許多嫁妝的小姐足夠稱得上是很好的妻子了。”帕爾默太太在布蘭登上校回答之前率先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