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繼續嗎?」米魯斯這時問到。

「老頭子說估計這幾天就可以完成。」莫洛尼亞說道。

「有這麼好玩的東西都不叫我,兄弟真不夠義氣。」莫洛尼亞一邊笑著說道,一邊飄著向那生化步兵而去。

「可是,你們世界的人他們會怎麼想?」米魯斯雖然知道伊麗絲不嫌棄自己,但想到別人對自己這一對怎麼看,他還是很擔心的。

「是的,大人,小人的家族一直都是以製作魔法兵器為生的。」肯尼斯說到。

馮馬洛老頭在接下製造這個名叫「空間之門」的裝置后,心裡一直都不停在後悔,這個圓環狀的物體實在有些複雜了。因為在其很多的部件上都是要刻畫上一些魔法陣的,開始的時候馮馬洛覺得自己當時也不知道是老眼昏花還是一時血壓高,覺得自己稀里糊塗的接了下來。現在好了,因為在捲軸上對於那些魔法陣的說明其圖案不清,如果要知道是什麼魔法陣的話只能看零件圖樣旁的簡單說明,而那些魔法陣名字經過米魯斯和莫洛尼亞查看后,兩人已經一致認定其中很多都已經失傳。

聞言,馮馬洛點了點頭,然後來到空間之門旁邊,這時他先深吸了一口氣,接著便伸手啟動了空間之門上的開關,而就在他啟動開關的那一下,他馬上身子一閃,飛快地回到人群處。而他只所以這樣,這都是因為連他這個製造者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所以他覺得還是快點離開那東西周圍比較好。

當這空間之門擺放在一眾人等面前,大家心中甚是興奮,他們現在都知道,等把這東西啟動成功的話,那不單是金力文這些異界來客可以回家,更可能是一個新時代的來臨。特別是那莫洛尼亞,心中的這種想法甚為強烈,現在的他正憧憬著那個塔卡多。艾蒙尼親王空中死靈族前所未有的高度究竟會怎樣。

「這個當然,我們是兩夫妻嘛。」伊麗絲答道。

不過,,伊麗絲知道他的計劃,覺得對於魔法之流一無所知的金力文來說,他應該是米魯斯的助手才對。

「好,效果不錯。」金力文見到可以抵消魔法,發出一陣叫好聲。

「你連續來幾個看看。」金力文覺得現在的效果不錯,於是便想看看如果受到連續的攻擊會怎麼樣。

清新中文首發

而米魯斯話音剛落,突然一個暗紫色的光球掠過其頭頂,飛快地直撲那生化步兵而去,不過在一陣白光過後,那個暗紫色光球就被抵消掉了。

而這時一旁的米魯斯則嘆了口氣,獨自一人離去,而這時的金力文處於興奮中,對於米魯斯的一舉一動他都沒有察覺到。

因為幫不上馮馬洛什麼忙,金力文除了每天到現場看看進度外,平時就沒有太多的事可做。而就在他無聊得度過五六天後,他可能是無聊得可以了,開始留意周圍的事,所以終於給他找到了一件事來消磨時間。

在空地上,金力文先讓那生化步兵站好,然後叫米魯斯隔一段距離站好,接著他讓米魯斯先使出一個小魔法,看看有沒有效果。而米魯斯這時就使出一個小旋風魔法,直接就向那生化步兵而去。而就在那小旋風就快接觸生化步兵身體的一霎那,只見那生化步兵身上刻有的那些魔法陣符號頓時白光大作,砰的一下,米魯斯發出的魔法被完全抵消掉。

而空間之門啟動后,開始時還不見它有什麼變化。可是慢慢的,它整個開始發出一陣低沉聲音的同時開始振動起來。而隨著振動幅度的加大,其主體的圓環上的魔法陣開始發出一陣白光,爾後,那白光慢慢的包圍住整個圓環。而就在這時,那白光突然慢慢的向圓環中間空白處聚集,在最後發出一陣讓人閉目的強光后,在圓環中出現一淡黃色光幕狀的東西。而這時,空間之門也停止了振動,看樣子,這東西是已經成功啟動了。

「大哥,你也來了。」金力文轉頭向莫洛尼亞招呼一聲。

聞言米魯斯剛要說說些什麼,但一想到伊麗絲先前的話,覺得也對,心想:我們就是我們,理人家幹什麼。而他這樣想,這時的心中也就舒服多了。

聞言,米魯*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斯再次使出旋風魔法,這次的旋風和上次的比體型上大了一倍,不過就在接觸那生化步兵身體的一霎那,結果還是一樣,也是砰的一下,被那魔法陣給抵消掉了。

「這次你使個威力大點的看看。」金力文說道。

至於這次改造,其實就是按照馮馬洛在當時的說法,只要把全反魔精石鑲嵌在生化步兵上面的話,那麼那個反射魔法陣將可以長期作用下去。

聞言,伊麗絲大概知道米魯斯為什麼會這樣,這時她來到其身旁,低聲說道:「無論在什麼地方,你我這輩子都是夫妻,知道嗎?」

「真的沒什麼事。」說著,他一頭倒在床上就睡下了。

「那太好了,哈哈,我可以回去啦!」金力文現在高興的樣子就像孩童一般。

於是,他便去找莫洛尼亞幫忙,而莫洛尼亞當然不會推辭,怎麼說造出這東西對他們死靈來說也是很重要的。於是,莫洛尼亞先把那些已經失傳魔法陣的名字抄好,然後通過傳送魔法陣傳回了艾澤。

聞言,肯尼斯笑了笑,說道:「做這個魔法兵器兵器當然比我現在開旅店賺錢,不過小人並不是家中長子,按照祖訓,如果不是家中長子就不能繼承祖業,而且也不能另立門戶從事魔法兵器的製作,所以小人成年後就出來另外開間小旅館為生了。」

而眾人,在啟動的整個過程中是大氣也不敢喘一下,深怕只要一喘氣,那個空間之門就會啟動失敗一般。而直到見淡黃色光幕狀的東西出現,整個空間之門也不再振動了,才同時長舒了一口氣。

於是,米魯斯接連放出數個先前模樣的旋風魔法,不過結果都是一樣,反正就是快要接觸到那個生化步兵的時候,那些魔法陣符號頓時白光大作,一下就把那些接連而至的旋風給抵消掉。

「我們是我們,理人家怎麼看幹嘛。」伊麗絲說道。

「哦,那你為什麼又來開旅店呢?不會是做魔法兵器賺不到錢吧。」金力文開玩笑的說道。

而在三日後,馮馬洛終於把那個空間之門造好了。而造出來的東西呈黑色,形狀呈一個圓環,底部有一個梯形底座,其高度約么等於一個生化步兵身高左右,在其表面上,雕刻有一個大型的魔法陣,而其內部的各種零件中,則刻有各式魔法陣。而雕刻這些魔法陣的工具就是馮馬洛製造的那台雕刻機,也就是以前為那個生化步兵雕刻魔法陣的那台。

「哦,原來是他。」這時,莫洛尼亞轉身飄向金力文,並在他面前落了下來。

聽聞金力文的命令,那鐵金剛啟動懸浮裝置,漂浮著向空間之門而去,其在那東西前稍微停頓了一下,接著就沖入到那淡黃色光幕中去。

「不,我沒什麼事。」米魯斯來到床上坐下,無力的答道。

而當一切建造那「空間之門」的準備工作全部妥當的時候,艾澤方面就傳來了信息,這次他們的運氣很好,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把那些失傳魔法陣的資料傳過來了。

「可是,這裡是阿里亞,但在你們的世界,那麼……」米魯斯嘆著氣說道。

拿到這些魔法陣的資料,一眾人等都甚為開心,其中特別是金力文和伊麗斯二人,因為這是他們知道,只要有這些資料,自己回家的願望就可能很快實現了。

而金力文知道這個消息后,心情甚為沮喪,原本他以為只要解開空間之捲軸的封印后,離他回家的日子就不遠了,可是現在竟出現這狀況,他也一時不知道接下來應該如何。

「這是小人家傳的小手藝,讓大人見笑了。」肯尼斯謙虛的回到到。

「不錯,不錯,這個魔法陣果然利害。」這時傳來的話語聲並不是別人,它是屬於莫洛尼亞的聲音。而這時他正懸浮於金力文他們身後半空之中。

「哦,原來是這樣。」金力文這時聽聞肯尼斯的話,也知道其為什麼出來開旅店而不去製作魔法兵器,所以這時他也是應承一聲后也就不再多問。

「可是我是個阿里亞的半獸人……」米魯斯說了個開頭,就怎麼也說不下去了。

「哪能啊,不過我見大哥比較忙,所以就不敢打攪了。」金力文說道。

而這件事就是改造生化步兵,而他這次的試驗對象,就是當時在馬力奧平原前線的時候,那個被馮馬洛刻畫上魔法陣,可以反射魔法,之後不知道為何又被金力文所遺忘的那個生化步兵,而米魯斯則是他的助手。

——————————————————————————————————

「我怎麼看你都是有事,還說沒事,快說,發生什麼事了。」伊麗斯說道。

聽到伊麗絲「我可是你妻子」這句話,米魯斯心中一沉,接著淡淡的說道:「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嗎?」

爾後,金力文見魔精石已經鑲嵌好來,於是就讓肯尼斯先回去,接著招呼上一直無聊的等在一旁的米魯斯,然後帶著那個生化步兵,來到外面一個僻靜而空曠的地方,準備開始試驗一下裝上魔精石后的效果。

「真的,這麼快就造好了?什麼時候可以正式完工,到時候可真要好好開個晚會慶祝一下。」金力文聽到空間之門快要完工,想到可能很快可以回家了,心中不免興奮起來。

「這些東西都是那個馮馬洛老頭子搞上去的。」金力文回答道。

「哦,家傳的手藝?」金力文這時有些不解了,心想道:既然這是肯尼斯家傳的手藝,但為什麼他又以開旅店為生呢?難道開旅店會很賺錢?

「肯尼斯,真想不到你還會鑲這東西。」金力文一邊欣賞著自己的傑作,一邊向一旁的肯尼斯問到。

而馮馬洛在知道那些魔法陣早已經失傳后,也不知如何是好。不過他就在這時,忽然想起了莫洛尼亞所在的死靈族,他心想:既然上次那些死靈們可以找到解開空間之捲軸上那禁錮魔法陣的方法,那麼這些魔法陣可能也有可能找到相關的資料。!~! 「服裝的定價大有學問,這同消費者的購物消費理念有關。曾經聽到有這麼一個例子,國外有一種服裝叫乞丐服,我們有人拿來放在南京路上賣,標價人民幣80元,無人問津。實際上在國外市場上是幾百元,後來改成800元,就賣得很火爆。我們東方公司服裝的商標是『領先』,是想做成品牌的,這定價裡面當然是學問深深。」老趙現在的思想是比較敞開。

「住下了,就住在這附近的賓館里。」山口美子答道。

建芳就說:「這叫三點式,是游泳時穿的,在自己房間里也可以穿,我就有幾套,回去拿給你們看看。」

「這樣,我知道中國人和日本人的身材、長相、愛好、生活習慣等都基本相似。我從日本出發前,收集了不少日本當前正流行的夏、秋季時裝式樣。同時,我也找了些歐美時裝資料給你,你如果結合中國的服裝傳統進行再設計,那時,肯定會受到年輕人的追捧,可以獨領上海時裝的風尚,佔領上海的時裝市場。」美子說著,打開她的行李箱,取出了一大疊各種時裝資料。

這五個人的臉上都滿是愁容,開始是你看看我,我瞧瞧你,誰也沒有說話。還是家興很勉強地笑著說:「我們東方公司第一個服裝企業沒有做好,主要責任是我對市場的發展、競爭估計不足,造成現在的局面。國外服裝定單基本保持原來的經營水平,休閑服還可以,可西裝、時裝就很不理想。」

大家議論的時間不長,但給家興和海燕的啟發很大,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也不行,這兩年改革開放,老百姓手裡的錢多了些,眼界也高多了,我們生產的時裝基本是在連衫裙、布拉吉的基礎上稍微改動了一下,沒有太大的突破,因此上不了名牌時裝商店和大百貨公司的貨架。現在看來,是樣子間的設計人員,不!主要還是我的思想落伍,跟不上潮流,再說用的料子也太普通。」海燕有些自責地說道。

舞台幕布關閉,台下的觀眾里發出一陣陣的議論。不一會兒,舞台大幕又徐徐拉開,身穿泳裝的模特們,一個接一個,挨著走著貓步登上舞台,先是站定下來,亮一下相,再在舞台上轉了一圈,然後轉過身走回後台。

李家興聽了心中覺得沉甸甸的,生性好勝的李海燕更感到心中不是個滋味。當天海燕小夫妻倆沒吃晚飯,就趕回爸爸家裡。

家興一看這等情景,心中怒火又升了起來。可冷不防這一郎忽地在家興面前雙膝跪下,又用比較生硬的上海話說道:「我日本人山口一郎在這裡,向你李先生和一家謝罪了。過去由我而引起的、給你和全家所造成的苦難,你女兒在電話上又進一步給我講了。我現在代表我已經亡故的父親,以及我本人在這裡向你誠心地謝罪了!」說完額頭著地,在地上連磕了三下。

「海燕,你安排一下,明天公司設宴招待他兩位,請君蘭、麗絹一起參加。你和你師傅之間有什麼事要談,我就不參加了,我有事先走了。」家興說完同山口兄妹話別,就離開了海燕的董事長辦公室。

然後,對他們少年時發生的那樁事隻字未提,這家興、麗絹,還有君蘭全部到會議室,按照公司對客商、外賓的禮儀接待了山口兄妹,請客人一起為服裝公司扭轉局面出謀劃策。

「你們坐下來,聽我慢慢說。」家興、錦繡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燕子就抓緊時間把想說的話說了:就是她的那位日本服裝師傅山口美子要來上海,既是想來看看海燕,海燕也想順便讓她來給公司的服裝經營作些指導。這位日本師傅的哥哥也要一起來,其目的自然是來謝罪,也想來交個國際朋友,家興聽后欣然表示歡迎。

「燕子妹妹!」

第七十三回今日里山口誠心謝罪做品牌潮流必須追趕

「還沒回來,他每天不到晚上八點是不會回來的。晚飯已經弄好了,我們先吃吧,不等他了。燕子,你上樓去叫太公、太婆下來吃晚飯,小慧、小潔也一起下樓來。」錦繡說著就到廚房裡去了,燕子也跟了進去。張敏就上樓去叫太公、太婆,小潔、小慧一同下樓來吃晚飯。

在會上,山口一郎提出了以對摺價格提供一套最新的熨燙設備給東方公司,並且答應以最低價格提供一部分新一代的裁剪機、縫紉機。山口美子提了不少奇妙的經營方略,並且答允回去后,在日本組織東方公司專場時裝表演和時裝定貨會,宣傳東方公司的服裝品牌,幫助中國東方領先服裝公司的產品,迅速打入日本東京的服裝市場。

從舞台的右面,一個苗條身材的漂亮女子,披著一頭烏黑飄逸的長發,穿著一身艷麗的套裝,邁著輕盈的步伐,快速走到了舞台的前沿。 婚後試愛 舞台上方的燈光,照到了她那化了淡妝的粉紅色的臉上,明亮的大眼睛,深深的酒窩,可親的笑容,顯現在觀眾的面前。她還沒有開口,禮堂里已經響起了一片掌聲。

「下午一散會就和老趙去了你們家,一看你家的門上著鎖,我猜你倆肯定是來找我了,所以就拉老趙一起回來。」家興答道。

家興雖然對組織、指揮舞台演出歌舞節目經驗比較豐富,但組織這時裝表演也是第一次,他台前台後忙得不亦樂乎,已經渾身是汗了。

這美子就cha上了話,說:「我看你們西裝的問題很大,除了式樣應該改進之外,主要問題是用的面料太一般,出口到日本有困難。你那些時裝的式樣同日本現在流行的相比較,要落後一大段,在中國國內大概還行。」

「明天我爸爸總公司會安排。」

可這愛國和建芳的婚姻危機真的爆發了,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要知這事如何發展,且聽下回分解。

坐在錦繡腿上的小慧,首先張著兩隻小手喊了起來:「外婆,這不是媽媽嗎?媽媽,媽媽!」

趙勝利說:「我是做服裝出身的,大家稱我是老法師、行家,但這次我參謀沒當好、失算了,對市場的變化估計不足,『大意失荊州』。」

張敏看了這情景也很受感動,居然也跟著叫了聲菊花姐姐,一郎也在一旁點頭稱是。

這家庭諸葛亮會告一段落,老趙起身走了,張敏一個人回家也走了。燕子沒有走,留下來伴女兒。她仍在客廳里又坐了下來,說:「爸爸、姆媽,我還有一件重要事情要說」。

這四代人坐下來邊吃飯、邊說著,不一會兒,門開了,家興帶著趙勝利一同回來了。

「好,就這樣好了。」

二時正舞台上開場的電鈴聲響起來了,大禮堂里的有座位的觀眾們都坐好了,人們漸漸地靜了下來。舞台上方的燈光亮了,大幕徐徐地啟開。

此時,客廳里的五個人心情都非常糟糕。心情最沉重的當然是家興這匹老馬,剛起步就感到跑得很吃力;海燕開始時信心十足,但沒多少時間,就發覺肩上的擔子實在太重,真有些力不從心;張敏覺得情況不妙,他倆已把全部家當都押了上去,有打水漂的可能;老趙也體會到私人做老闆不是容易的,給私人老闆當副手更不容易;特別是錦繡,嘴上還沒有說什麼,但心裡焦急的程度,誰都比不上她:這服裝第一炮就打啞了,全家以後的事情怎麼弄。

東方公司還以本企業的員工為主,在社會上又物色了幾個符合做時裝模特要求的女大學生,組成了東方公司時裝表演隊。在山口美子的指導下,訓練了近兩個月,先在公司里穿上新設計的各式服裝進行表演練習。然後,在八月份的一個星期天下午,海燕租借了一所大學的大禮堂,進行了一次非常大膽的公開的模特時裝表演。

「很貴吧?」

這山口一郎見到李家興,就先用比較生硬的上海話問了好,然後,向家興敘述了幾十年前,在上海呂班路上,他欺侮過不少中國的小學生,特別是一個中國的小女學生,接著他遭到了中國小學生的報復襲擊的事情。

「家興,趙師傅,先坐下來吃晚飯,一切吃好了晚飯再說。」錦繡說完,馬上到廚房裡去盛了兩碗飯出來。

當海燕在日本讀書時,碰巧認識了山口兄妹,在無意之中談及此事,原來這李家興,就是李海燕的父親。山口一郎就對海燕說,他決心要來中國當面進行謝罪。

這場表演,在觀眾里引起了強烈反響。多數人報以肯定、稱羨的語言,當然也有一部分人不斷地搖頭,認為有些衣服袒胸lou臂,太開放,走到潮流的前面了。

「小慧還有小潔呢?」海燕問道。

海燕請山口兄妹在沙發上坐下,又泡了兩杯茶,自己也在兩人前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開始先說了她從日本回國后,這六、七年來的大體情況,然後就介紹了東方領先服裝公司的情況,以及開張已幾個月,但經營不景氣,體現不出原先要達到領先的目標,正在發愁如何扭轉局面等。

海燕接著也說:「爸爸說得對,我再好好想想。明天我們服裝公司董事會開會討論后,再做決定。」

到了夏天,東方公司的玩具、冰箱、洗衣機企業建設快要完成時,服裝公司已經運轉了好幾個月,雖然國外服裝定單生意做得還不錯,但是西裝和時裝的銷售都不理想,只有休閑服還做得馬馬虎虎。

聽山口一郎說完這個事實后,家興的心情非常矛盾:面前這日本山口兄妹,特別是這什麼一郎,正是他李家遭受苦難的根源,仇人相見,恨真不得把他給一口吞了。

「不要緊,說說看,大家來一起分析、分析。」家興也說道。

家興這時又以主人的身份和口氣問道:「你們兩位住下沒有?」

「還是服裝公司的事吧,不要著急,先吃晚飯,吃好后再慢慢商量。」錦繡安慰著說。

海燕很快來到大門口,一看來人果真是山口兄妹。海燕先同山口美子按日本婦女之間的鞠躬禮節,相互行了禮,然後伸手同美子的哥哥山口一郎熱情地握了手,之後就把兩人請上了二樓,來到自己的董事長辦公室。

1984之狂潮 海燕興奮地一本又一本的翻閱著,邊看邊說:「美子師傅,這些資料太寶貴了,太好了、太有用了!都送給我嗎?我真的太感謝您了,謝謝!謝謝!」

山口兄妹聽完介紹,要求先到生產廠的各個車間里去參觀一遍,海燕同意了。東方領先服裝公司在閔行莘庄地區一條通往上海市區的主要幹道旁,佔地將近有三十畝。裡面的主要建築是一幢五層約三千平方米的生產廠房,還有一幢約一千平方米的三層生產廠房,一幢三層的辦公樓,加上食堂、倉庫、車庫。

趙勝利再次想了想后,就說:「反正是情況分析,說出來供大家研究,或者叫『拋磚引玉』。這問題依我看主要是:設計上的陳舊,宣傳上的落後,定價上的保守。總的一句是缺乏大膽創新,不敢有新的突破,把握不了市場經濟的規律。」

「明天呢」

錦繡等人坐在第三排。她右面坐的是愛芬,君蘭,左面坐的是麗絹、紅梅,愛國、建芳。

「都在樓上同太爺、太婆玩著呢。」

海燕就說:「張敏,你開車我們一起在附近找家飯店,陪他倆人吃晚飯。吃好晚飯把他倆送到賓館里,晚上我還想同他兩人好好談談,你看這樣安排可以嗎?」

山口兄妹走後,東方公司上下又與合資的中方領導一起研究、討論、磋商,最後定下了一系列的經營決策:重點是提高企業、產品的社會知名度、競爭力:產品以時裝為主,並開發泳裝系列;擋次以中、高擋為主,採用比較高檔面料;銷售以外銷日本、歐美的服裝市場為主,不斷開拓國內服裝市場;還立即組織時裝表演隊,在上海進行時裝表演,並且派出人員參加廣州、國外的相關展銷會,宣傳東方公司的品牌服裝。

「好,就這樣說定了。」

這四個人在一起又聊了很長時間,一直到將近半夜十二點才結束。

在董事會例會上,最後董事長徐麗絹發了重話,說:「東方公司的商標英文字母是『lx』、意思是『領先』,可現在服裝的經營狀況是『lh』、『落後』。第一炮就沒打響,很危險!」

「還沒吃呢,我倆一下班就趕來了?」張敏應道。

此時,山口一郎的負罪感卸去了,心情輕鬆了許多。

他再看看這一郎,年齡和自己相仿,大約六十開外,西裝筆挺,高高個兒,瘦削的臉龐,面色略黃,戴副金絲邊近視眼鏡,是一付日本人的長相,還笑嘻嘻地看著家興。

下午一點鐘大禮堂里就連走道上都擠滿了人,大家都昂首翹盼這舞台的幕布立即拉開,一觀美麗模特的時裝表演。事實上這時的舞台後面更加緊張、忙碌:模特小姐們在認真地化妝;管理服裝的在排列出場模特的順序,核對誰該穿哪套服裝上台,接著下一批又是該穿哪一批服裝登台表演,千萬不能搞錯。

坐在錦繡左面的麗絹接過去說:「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在國外這是很平常的事情。」

這時,家興臉上lou出了一絲笑容,說:「這就免了吧,我代替我的結拜妹妹,接受了山口先生的謝罪,這事情就到此為止。我們還是說些其他的事吧。」

海燕又問:此事要不要告訴麗絹、君蘭他們。家興說,這事他早已同兩人通過氣,兩人都表示,如果這日本人真的要來謝罪,一定把他當做上賓接待。

正說著,麗絹拉拉錦繡,說:「老姐妹,你看看誰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