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的襲擊,但卻能事先知曉早作防備。

「你想幹什麼?」劉雁菡看著自己被圈在裡面,嚇得後退了一步,面上儘是驚懼之色。

陸奇正色道:「不幹什麼,我只是想要保護你而已,若是你再被那詭異的聖火襲擊的話,恐怕你就不會是損傷一些皮肉這麼簡單了。」

「那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了,」劉雁菡看到陸奇的眼神清澈,便也不再提防,況且她也被聖火給嚇到了,此時也只能寄希望於陸奇。

陸奇盯著劉雁菡的臂部,關切的說道:「你先把手拿開,我看看能否為你醫治。」

劉雁菡銀牙暗咬,斥道:「不必了,你肯定是想要趁機占我的便宜,再說你們臭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這一聲怒罵,把陸奇給弄得一腦門黑線,他原本想就此置之不理,但又看到此女的痛苦之狀,便又心軟了下來,冷冷喝道:「我確實是替你醫治的,再說我倆早晚都要行那夫妻之事,我何須急於一時,在這裡乘人之危?」

此話一出,那劉雁菡便也不再作聲,默默地低下了頭,經過一番思索之後,她小聲問道:「你當真能為我醫治嗎?」

「肯定能了,你看看這個,」陸奇說完,其眉心處便跳動著一絲絲的氣之血,看著及其詭異。

劉雁菡見狀,道:「你這是用氣之血為我醫治,那樣會不會傷到你的體魄?」

陸奇搖搖頭道:「不會的,我這是一些秘法,傷不了自身。」

「嗯,」劉雁菡點點頭,內心頗為感動,隨後她把臂部的手拿開,嬌羞的道:「你可以為我醫治,但不許占我的便宜,雖然我答應把身子給你,但也……不是現在!」

「我知道了,事不宜遲咱們趕緊吧,」陸奇說完,便繞到了劉雁菡的背後。

劉雁菡感到後背一陣喘氣之聲,便知陸奇已經離她近在咫尺,這畢竟是她第一次把臂部暴露在陌生的男人面前,讓她整個人羞愧不已,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但為了治好自己的傷勢,她只能咬緊牙關,默默地閉上了眼睛,由於太過窘迫,其眼角竟然溢出了一滴珍珠般的淚水。

而陸奇只顧盯著那白嫩的臂部觀察,並未察覺此女的悲壯之意,大約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陸奇終於看清楚了此女的傷勢,不過是失去了一些皮膚組織而已,並未傷及根本。

「你能醫治嗎?」劉雁菡幾乎帶著哭腔,悠悠的說道。

「能,你這傷勢好醫得很,」陸奇說完,便開始運轉那『涅槃溶血功』,只見他的眉心飛出來一滴滴的氣之血向著劉雁菡的傷口處涌去,說來也怪,她傷口處的血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她的臂部竟然恢復如初,就跟從未受過傷一般。

這次的癒合速度十分快捷,跟陸奇的出竅期有關,自從他修至出竅期后,對此功的掌控能力又增強了許多,而且還間接的提升了癒合速度,若是他的腿部再被人斬斷的話,估計只用一周的時間就能完全恢復。 此時,陸奇望著那誘人的白嫩臂部,心中浮想連篇,他差點要忍不住的去伸手觸摸了,但為了保持自己的君子風度,終是忍住了觸摸的衝動。

而那劉雁菡似乎覺察到了一些,小聲問道:「醫治好了沒呀?」

「好了好了,不信你摸摸看,」陸奇笑吟吟的道。

聞言,劉雁菡羞澀的嗔道:「你快轉過身去,不許偷看。」

「哦,」陸奇聽話的把身體轉了過去。

此時,那劉雁菡把手輕輕的放在自己的臂部上,緩緩地撫摸起來,通過一番檢驗之後,她發現自己的臂部竟是光滑無比,並未有一絲疤痕,其內心狂喜,小嘴輕啟道:「謝謝你為我醫治。」

「不用客氣,誰讓你是我未過門的妻子呢,」陸奇笑著調侃道。

「去去去,誰是你的妻子了,我可沒答應你,」劉雁菡小嘴微崛,啐道。

陸奇嘿嘿笑道:「雖然你沒答應我,但我們可是有著入洞房的約定,而這種事不是只有夫妻才幹的嗎?」

聞言,那劉雁菡的面上通紅一片,儘是嬌羞之色,輕聲道:「雖然有那個約定,但也不能代表我們就是夫妻,再說我倆還沒發生什麼呢。」

說完,她把頭扭過一旁,故作生氣之狀。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咱們還是趕緊想辦法通過此關吧,」陸奇收起了面上的笑容,正色道。

「嗯,這才像句正常的話,」劉雁菡說完,便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件紫色長裙,麻利的套了上去。

惡魔法典 穿好衣服之後,她對著陸奇說道:「你轉過身來吧。」

聞言,陸奇轉過身去,立馬被此女的容貌給吸引了過去,此時的劉雁菡穿一身紫色長裙,加上其身材婀娜的襯托,整個人顯得亭亭玉立,宛如出水芙蓉一般。

陸奇看得有些痴了,忍不住脫口而出:「你真漂亮。」

「討厭,你又來了,」劉雁菡輕輕地啐了一口。

「我這是由衷的誇讚,並無虛假,」陸奇正視著劉雁菡,認真的說道。

「知道啦,」劉雁菡雖是嘴上這麼說,但內心還是頗為竊喜,甚至有著些許的感動,因為陸奇在舉手投足間就為她治好了臂部之傷,而且還間接地看過了她的肌膚,通過數次的接觸,她的心裡開始慢慢的接受陸奇了。

突然,她的內心有種想法,那就是放棄這次的闖關,因為那聖火太過詭異,若是再次傷到她的話,陸奇還得為她醫治,她即使臉皮再厚也承受不住,先不說陸奇會因此而損耗精血,若是傷到她一些隱秘部位的話,她可沒臉把自己暴露在陸奇的面前,於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她暗暗下定決心,那就是即刻離開此地,放棄闖關。

想到這裡,劉雁菡道:「陸奇,不如我離開這裡吧。」

陸奇聞言有些詫異,問道:「怎麼離開?你已經在關卡之內了。」

劉雁菡道:「可以離開的,之前我問過那位老道,他

說是只要往回飛行,那麼就可以回到原點。」

「還能這樣啊,那你若是回去之後,有沒有最終獎勵?」這才是陸奇最關心的問題,畢竟此女闖到了這裡也不容易,若是什麼也沒得到,那樣就太可惜了。

劉雁菡道:「當然有啊,我從這裡退出之後,就和那趙弘光二人的待遇一樣了,甚至說我比他們的獎勵更為豐厚,因為我可是闖到了第四關呢。」

陸奇道:「可是……你好不容易到了這裡,倘若就此放棄的話,會不會成為遺憾?若是你擔心危險的話,我可以護你周全。」

說完,他的眼中儘是不舍之意,還帶著滿滿的情愫。

這一切被那劉雁菡看在眼裡,她又怎會不知?況且此女的心思玲瓏剔透,已經察覺到了陸奇的心意,但她肯定不會說破,而陸奇越是這麼說,她就越不好意思在此逗留,因為她不想成為陸奇的拖油瓶。

於是,劉雁菡堅定的說道:「我已經決定了,你不必多言。」

聞言,陸奇無奈的道了一聲:「那好吧,我尊重你的決定。」

「那我走了,你在這裡切記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倘若有性命之憂,決不可魯莽行事,一切以生存為上,我在那沙羅島嶼等你!」劉雁菡說完,頭也不回的向著洞外遁去……

陸奇望著那靚麗的背影漸行漸遠,有些微微的失落之感,暗嘆一聲:『就這麼走了,不知何時才能相見。』

雖然他與劉雁菡認識的時間很短暫,但卻經歷了很多生死之戰,近乎到了惺惺相惜的地步,再加上他們彼此有些曖昧的舉動,這讓陸奇始終念念不忘……

隨後,陸奇把神識給收了回來,開始一門心思收服那虛空冥焰,因為想要闖過此關,只有把這聖火給收服才能通過。

於是,陸奇盤膝坐下,開始閉目感應周圍的火元素,片刻之後,他發現山洞裡面竟然空空如也,並未有一絲火元素存在,這奇怪的一幕,讓陸奇失望不已。

陸奇暗自心道:『莫非這聖火根本就不存在?或是它們已經離開了此處?』

想到這裡,他直接催動火術,想要感應周圍的火元素,可不論他怎麼努力,仍是一無所獲,最後,他放棄了這種辦法,開始隨意在山洞裡面行走。

說來也怪,之前那無處不在的虛空冥焰,這一次卻再也沒有出現,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陸奇甚至把附近都給尋了一遭,仍是沒有任何發現。

忽然,陸奇的眼前一亮,發現那牆角處有著一株地藏藍沁草,與之前狄元駒捨命拔出的靈草一模一樣,陸奇呆愣了片刻,暗自沉吟道:「也許此火乃是寄居在這靈草之上的,我何不試試拔掉這顆靈草,想辦法引出聖火現身。」

一念至此,陸奇默默地走過去,直接彎腰去摘取那株靈草,可就在這時,其腦海里冒出了五行老人的厲喝:『你不要命了!就這麼毫無防備的出手,萬一被聖火暗算怎麼辦?』

陸奇淡淡一笑,說道:『沒事的師父,你還請放寬心。』

五行老人問道:『你究竟有什麼依仗,為何會如此淡定?』

陸奇道:『你忘了我的火抗很高嗎?當初在那地宮之內硬抗灼炎玄火都沒事,這一次的聖火應該也強不到哪裡去。」

五行老人沉思片刻,說道:『這兩者應該不一樣吧,那個是燃燒大地山川的,而這個是平衡空間不穩定因素的,你最好是小心行事,不可以身犯險!』

陸奇詫異的問道:「師父您今天是怎麼了,為何會比我還膽小?」

五行老人道:「我這不是膽小,而是處事謹慎,你雖然一路走來有驚無險,但你要是失敗了怎麼辦?我們可是輸不起啊。」

陸奇正色道:『你就放心吧師父,以我的判斷,這聖火的能力應該對我無效,你想想看,一開始我的兩個同伴接二連三的被偷襲,可只有我安然無恙,若說我運氣好的話,這未免也太牽強了,由此證明,此火應該拿我沒辦法,甚至是有些懼怕,所以才不敢攻擊我,並且在我想要尋找它的時候,它嚇得趕緊躲起來了。』

聞言,五行老人輕嗯一聲,道:『你說的倒也合乎情理,看來師父是太過敏感了些,缺乏以前的冒險精神,這次就姑且相信你的判斷吧。』

七日為限 說完,五行老人陷入了沉寂……

有著師父的肯定,陸奇便更加的放心了,只見他伸出右手,輕輕地握住了那顆地藏藍沁草,就在這時,那靈草隨即噴出了一大片藍色火焰,直接淹沒了陸奇的整條手臂。

陸奇凝神望去,發現那藍色火焰通過的地方變得極為祥和,而這火焰在陸奇的手臂上遊走了一圈之後,卻對陸奇無可奈何,最後,那藍色火焰變得越來越虛幻,似乎是快要消失!

就在這時,陸奇趕緊催動五行珠,釋放了一道藍色光束,向那藍色火焰射去。

唰!

藍火面對著藍色光束之時,顯得有些懼怕,想要飛速逃遁,可它們哪裡有光束的速度快?眨眼間就被陸奇給收進了五行珠之內。

陸奇內視其腦海,發現那五行珠裡面安靜的躺著一團藍色火焰,雖然這火焰表現的有些狂躁,但在這強大的五行珠面前,根本無所遁形。

由於陸奇並未把這藍色火焰給收光,還剩了一絲火焰向著前方飛遁!

此刻,陸奇才剛剛發現,自從他收服了些許的藍色火焰之後,他便能憑藉這些找出此火的蹤跡。

於是,陸奇趕緊追了上去,而那絲火焰越飛越遠,甚至開始施展瞬移逃遁,陸奇也循著此火的蹤跡施展了瞬移追蹤,通過這次追蹤,他發現這山洞的縱向極深,幾乎是無底一般,陸奇整整追蹤了一刻鐘的時間,才到了山洞的盡頭。

陸奇凝神望去,發現那絲藍色火焰鑽進了一處洞穴,而那洞穴只有人類的頭顱一般大小,必須用飛劍之類的方可進入,倘若人類想要進入的話,必須得使用瞬移才行,但那裡面估計是龍潭虎穴,陸奇可不敢盲目地鑽入裡面,萬一遇上聖火本體的話,他自問還不是其對手。 因為聖火皆是修鍊了數萬年之久,有的甚至到了化境的邊緣,以陸奇目前的實力在人界還算湊合,若是到了異族之內完全不夠看,這點陸奇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於是,陸奇站在原地,默默思量著下一步的打算。

就在這時,後方傳來一陣破空之聲,陸奇趕緊催動土術,用土牆把自己被保護了起來。

那聲音越來越近,一直到陸奇的身側才停了下來,陸奇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修士,而這個修士與陸奇是第二次相遇,正是那位身穿灰色長衫的四旬男修。

此人剛一站穩,便對著陸奇說道:「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真是有緣啊。」

陸奇笑著抱拳道:「是啊,在下見過前輩。」

「嗯,」長衫男修點點頭,望了望四周,問道:「你可否知道剛才那絲藍火去了哪裡?」

陸奇指著前方的微型洞穴說道:「去了那裡。」

說完,他用餘光打量了來人的修為,竟然發現此人已經到了出竅後期,比之前整整提升了一階,由此可見,此人通過闖關之後也有所收穫。

聞言,那長衫男修向著洞穴望了過去,待他思索片刻之後,旋即在眉心施展了一記巨錘靈技,向那洞穴處砸去!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

那巨錘靈技直接破碎,化為點點碎片消散於空中,反觀那洞穴仍是安然無恙,就跟從未受過撞擊一般。

陸奇望著這一切,暗自吃驚不已,那個長衫男修的驚色更甚,其眉心處再次發出一記長矛靈技向那洞穴擊去。

而這次的靈技泛著淡淡的白光,似乎品階比之前的更高,最少在上品以內。

只聽嗵的一聲悶響!

那長矛狠狠地刺在洞穴之上,卻仍是對那洞穴無可奈何,片刻之後,靈力組成的長矛便化為碎片散落在地!

吟游刺殺錄 估計此人是想把這洞穴的入口給拓寬一些,卻沒想到這洞穴如此堅固,根本不是靈技所能破開的。

通過兩次的實驗,那長衫男修面上有些微怒,旋即把心一橫,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柄長約一丈左右的巨刀,只見那刀柄之上有著暗黑色符文流動,一看就不是凡品,最少在極品法器之上,有可能是道器。

隨著他神念驅動之後,那柄巨刀便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現在洞穴的跟前,飛速向那洞穴斬去!

陸奇見狀心道:『果然是一柄道器,而且還是一具物理攻擊的道器,單憑這瞬移的能力就可以看的出來。』

因為陸奇也身懷一件道器,但他的乃是單一的靈魂攻擊,所以才對此略懂一二。

只聽嘭的一聲悶響,火花四濺,藍光閃閃,如此強大的破壞力,那洞穴的邊緣只是損毀了一絲,可那柄巨刀就有些慘了,長約一丈左右的巨刀變成了半丈左右,另一半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詭異的一幕,讓那長衫男修一聲驚呼:「我的星辰凌雲刀!」

說完,他的面上儘是惋惜之意,抬手把那柄巨刀收進了儲物戒。

同時,他的面色頗為陰寒,怒道:「藏頭露尾的算什麼本事,有種出來和大爺一戰!」

話落之後,四處仍是寂靜無聲,除了陸奇以外,再也沒有其他。

長衫男修冷哼一聲,道:「

別以為你不出來老子就拿你沒辦法了嗎?」

說完,他伸出中指一點:

空間刺!

忽見一道手臂般粗細的空間刺向著洞穴刺去,且還帶著一股強大的吸力,令周圍的空間溢出了絲絲的波紋!

空間刺很快就插入了洞穴之內,隨著它強大的破壞能力,那洞穴的邊緣竟然有著些許的增大!

就在這時,從內冒出一團藍色火焰,瞬間把那空間刺給吞噬,繼而那藍色火焰便增大了一倍之多,而那空間刺也隨之消失!

「哈哈,終於找到這聖火了!」那長衫男修不怒反喜,樂呵呵的說道。

聞言,陸奇心裡咯噔一聲,暗自嘀咕道:『原來此人也是為了聖火而來,我得伺機而動,決不能讓他搶佔先機。』

想到這裡,陸奇故作不知的問道:「何謂聖火?」

長衫男修嘿嘿笑道:「小子,老夫就告訴你吧,這聖火啊,就是千萬年形成的聖靈之火,每一種聖火的形成都需要機緣,且來之不易,這世間到處都有火焰的痕迹,但能修成聖火的卻是寥寥無幾,你說稀罕不稀罕?」

陸奇點點頭道:「的確稀罕,多謝前輩告訴我這麼多。」

長衫男修擺擺手,道:「不過你小子能闖到第四關想必也有著非凡的手段,令老夫刮目相看,單憑你提升了一個境界就很不簡單。」

他也是剛剛發現了陸奇的修為,面上有些詫異,所以才會如此道來。

陸奇微微笑道:「在下也只是僥倖而已,並非有什麼厲害的手段。」

「也許吧,」長衫男修隨意道了一聲,似乎根本沒把陸奇當回事,隨後他望著那洞穴發獃了片刻,心中暗道:『此處的入口極為狹小,若是貿然進入的話,恐會有危險,不如……叫這小子進去打探一番,也好讓我知曉裡面的情況。』

想到這裡,他對著陸奇說道:「你進去幫我看一下。」

聞言,陸奇搖搖頭,說道:「這不太好的吧,裡面可是聖火,我貿然進去的話,恐會被聖火所滅。」

長衫男修笑吟吟的道:「放心吧,裡面的聖火只是雛形,應該對你沒什麼傷害。」

陸奇反問道:「既然是雛形,那你的空間刺怎麼會被消滅?」

唯願與你終老 長衫男修收起了笑容,平靜的說道:「那是……因為這聖火有這個特殊的能力,所以才會這般強大,你放心進去就是!」

陸奇吞吞吐吐的道:「我……在想想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