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長城】:唯一性軍事道具

——碧血征今古未歸,白骨血山已蓬蒿,古來征戰虜不盡,今日還復赤旗揚。

【評語】:這是一個奇迹,獲得它也是你的奇迹,少年你相信奇迹嗎?

………………

顧川輕點了點萬里長城的屬性面板,頓時有無數訊息傳入他的腦海之中。

那是萬里長城的培養方式和使用說明。

沒錯,萬里長城需要培養。

現在的它還只是一個胚胎,也就是只有城基。

而培養的方式,很簡單,也很熟悉。

那就是向城基投放異族的屍骸,萬里長城會吞噬其屍骸血肉,化作城磚,是不是很熟悉的操作。

「刷!」

顧川大手一揮,將祁連軍營遷移到了,萬里長城的虛幻城牆下。

而後利用烽火傳令丁恢,將絞殺的異族屍骸,先不投入祁連軍營,先培養萬里長城。

反正祁連軍營的升級只需要殺戮,並不需要異族的屍骸,那是祁連丹的生產才需要的。

相比於那些許丹藥,萬里長城才是重中之重。

「屬下領命!」

遠在外征戰的丁恢,利用烽火傳回了復命。

片刻后,只看到一艘玉舟跨越虛空而來,橫空在萬里長城的天宇之上,有一道隱晦的神虹掃視玉舟,而後歸於平靜。

那是萬里長城的門禁,隨後一具具異族屍骸自玉舟內傾瀉而下。

「轟!」

一股無形的力量自萬里長城的胚胎內迸射,在瞬息間,一具具異族屍骸被重塑,化作一塊塊血色的城磚,湧入大地之下的城基之上。

以異族血肉為磚,人族氣運為引,萬里長城為基。

一塊塊城磚累積堆砌,城牆在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增長。

很快,一座殘牆便屹立在了九州邊界之上。

城牆中似乎傳遞出一道道嘶鳴低吼,彷彿看到了一名名身形各異的異族在其中撞擊城磚。

無盡的怨氣,殺意,血怨……

欲衝出城牆的封鎖,重歸於世,撕裂眼前的一切生靈。

「嗡——」

但這一切,在磚縫間的一抹抹氣運金輝的作用下,瞬間便消弭了。

「以後所有異族屍骸全部投入萬里長城,供養它。」

顧川看着九州邊界上,一座由異族血肉凝聚而成,高有三丈的血色城牆,利用烽火朝丁恢吩咐道。

現在的萬里長城太丑了,就像一座被戰火摧毀過的破敗城牆。

且其覆蓋範圍也太小了,僅僅是將古林後方的一座山峰給籠罩。

待到萬里長城,將九州領地真正意義上的覆蓋后,九州才會真正意義上的大後方,九州戰部也可以安心在外征戰。

九州軍士駐守在萬里長城之上,便是九州的邊界。

他們也只需要的就是守住城牆,而不用像現在這般,還要分散兵力,駐紮各處,防備八方。

特別是在發現了羊舌人族的存在後,顧川更迫切的需要一個安穩可靠的大後方。

這也是他將九州領地建在此地的原因,他要安置這些沒有修為的普通人族,以及未來更多如羊舌人族這般的普通人族。

現在九州的疆域僅限在古林四方的沼澤地帶,還不需要太多的兵力駐紮。

以後疆域大了,怎麼辦?

邊界需要重兵防守,四方疆域也需要駐兵防守。

不然有異族溜進來,攜帶禁空至寶,傳送至寶,那些沒有實力的普通人族怎麼辦?

烽火是可以鎮殺一些實力並不強的異族。

但要知道這世界種族萬千,秘法億萬,至寶無盡。

人族屹立在萬界之海悠悠歲月,宿敵萬千。

不可能沒有異族針對人族的烽火,鑄造或創造了相應的秘術和秘寶。

這裏是王路之地,萬族諸王的爭鋒之地,什麼秘寶他們會沒有。

他自身就有人王殿專門給予的幾件秘寶,專門用來針對特定的宿敵。 「可是……」

吳敏還想說什麼,何蓉已經不耐煩的掛斷了電話。

吳敏抱着手機,把自己縮成了一團,雖然努力的在給自己做心裏建設,但她心裏還是很不安。

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何蓉掛斷了電話之後,心情不太美好的走進了教學樓。

她的思緒不由得回到了二十年前……

「何蓉,錢給你,幫我跑趟小賣部,買一瓶汽水回來。」吳敏將錢放在了何蓉的課桌上,也不管何蓉答不答應,徑直走開了。

「順便幫我帶包辣條。」

「幫我帶包乾脆面。」

「給我帶根老冰棍,錢回來給你。」

「給我帶兩個小麵包,剛才被康魔鬼罰跑了八百米,累死我了。」

「誰叫你遲到還和他頂嘴來着,你又不是不知道康魔鬼的性子,他最討厭學生和他唱反調。」

「我又不是故意的,廁所不是排隊嗎,我遲到了一會兒怎麼了,就遲到了五分鐘就罰我跑八百米,康魔鬼真是名不虛傳。

咱們全校就沒有一個像他這麼不近人情的老師。」

「行了,知道他不近人情你還解釋什麼,康魔鬼那個人,你解釋他當你在掩飾,掩飾那就是確有其事。」

周圍說話的聲音被何蓉自動屏蔽。

她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堆零錢,拿上錢出了教室。

買回了同學們要的東西之後,上課鈴聲也響了。

何蓉所在的學校是A市第二中學,她今年剛升上初三,正是面臨中考的關鍵時期。

自從上了初三之後,體育課基本就停了,每次到了體育課這一天,體育老師就會成為最受歡迎的存在。

因為各科老師都想幫體育老師上課。

上一堂體育課,是他們班這個月唯一的一堂成功上到結速的體育課。

之前要麼在上課之前,要麼在上課幾分鐘后,總有別的老師會來找康老師,康老師也每次都會把課讓給其他老師上。

這一次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沒有人來幫康老師上課。

何蓉雖然覺得有些奇怪,倒也沒有想太多。

不知不覺最後一節課結束,何蓉直接走向了食堂。

周圍的同學好像除了她,身邊總有一個朋友陪伴,只有她,三年初中身邊一個朋友都沒有。

她知道周圍的同學都不喜歡她,他們覺得她的媽媽是神棍,而她是小神棍,都不是什麼好人。

就連老師對她的態度也透著疏離,基本不太管她。

何蓉的媽媽是一位法師,在經營香燭生意的同時,也會幫人做法事,幫着有需要的人家驅個邪除個靈或是超個度什麼的。

市裏做這個生意的不是只有他們一家,她媽媽算是這一行里比較出名的。

可就在一年前,她媽媽收了人家一大筆錢幫人除靈,結果事後那家人把她媽媽告上了法庭,說她媽媽利用封建迷信進行詐騙。

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總之這件事的結果就是她媽媽因為詐騙罪名被判了八年。

而她也因為有了一個詐騙犯親媽,在學校里出了名。

學校里也沒有孩子願意和她這個詐騙犯的女兒一塊兒玩兒。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敢和她一起玩,有幾個人是例外……

晚上放學的時候。

「昨天我發現了一家新開的溜冰場,不但可以溜冰,還能看電影,明天放假我們一起去。」吳敏拍了拍何蓉的肩,說道。

「我知道了。」她知道吳敏不是在徵求她的意見,而是直接通知她。

「那家溜冰場我哥昨天就去了,說是特別熱鬧,我還聽說,那家溜冰場是坤哥開的。」阿龍靠近吳敏身邊,一臉得意的說道。

如果不是知道這坤哥和他沒什麼關係,看他這表情,還以為坤哥是他親哥呢。

坤哥在他們附近幾所學校都很有名。

坤哥名叫李坤,是職高的學生,今年雖然只有十七歲,但人家家裏有錢啊。

他想開網吧他爸就幫他開了一家網吧,想開溜冰場同樣也是說開就開。

李坤哥有錢出手還大方,而且長得也很不錯,很有小鮮肉那味兒,有不少其他學校的女生都對他有意思。

吳敏也是對坤哥有意思的女生之一。

彼時吳敏家還沒有發家,家裏只是有點小錢,和坤哥家這種隨便就能開網吧,開溜冰場的人家可不一樣。

現在的電腦,一台就接近一萬,好一點的一萬往上,在這個人均工資不到一千的年代,能開得起網吧的,家裏的條件絕對差不了。

「原來那個溜冰場是坤哥開的,那我更要去了!」吳敏一臉興奮。

吳敏周圍的人都知道她對坤哥是個什麼心思,對她的反應習以為常。

「明天去的時候,我要帶我女朋友一塊兒去喲。」這時一旁的劉安說道。

「小安子,難道你把隔壁班的那個女的追上手了?」阿龍擠眉弄眼的說道。

「不是她,是另一個,不是我們學校的。」劉安笑得一臉得意的說。

「行啊,你小子,竟然還有另一個,你不是喜歡隔壁班那個風燕嗎,怎麼這麼快就變心了?」阿龍用手肘撞了撞他。

「那個風燕我早就放棄了,整天對我愛搭不理的,我現在的女朋友可比她好多了。」說到自己之前喜歡過的女生,劉安撇了撇嘴。

「那我明天可要好好看看你那女朋友有多好,是風燕漂亮還是她漂亮。」

雖然老師們都在教導學生不要早戀,但總有那麼幾個不聽話的學生想玩一把成年人的戀愛遊戲。

早戀這種事,只要不捅到老師的面前,那就不算什麼。

就算班裏的其他同學發現了周圍有同學早戀,為了不惹事,也很少有人會自找麻煩跑去跟老師告狀。

何蓉冷眼看着這三人間的說笑,她就像個小跟班一樣沉默不語的跟在三人身後。

事實上她也確實是他們三人的小跟班,雖然這個跟班不是她想做的,但她沒得選擇。

她要是不想當這個小跟班,就只能受欺負。

現在做了這三人的跟班,最起碼其他人不會再明目張膽的欺負她,最多也就是讓她跑跑腿買點東西。

。 回到酒店房間整理完行李箱,崔越就心思活躍了起來。

直播時間是明晚八點,現在才到中午,來之不易的空閑時間,可不能浪費。

去迪士尼可能不太行,不過去外灘轉轉還是可以的。

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跟江朔開口。

「我沒逛過上海,你能帶我轉轉么?」

不行不行,聽上去就很降逼格。

而且太過直接,萬一被拒絕了得尷尬死。

「我聽說外灘挺熱鬧,一起去看看?」

也不行,這一聽就知道是邀請,目的暴露太明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