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可歆覺得這些問題一直不停的在她的腦子裡打著轉,快要把她給逼瘋了。

她一直以為和顧遲認識了這麼長時間,自己是了解顧遲的。可是今天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一點都不知道他的心思,她完全猜不到顧遲不和自己離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難道是為了他的公眾形象?蘇可歆知道顧遲的公司最近面臨著很大的危機,他這段時間一直很忙。難道是怕和自己的離婚的消息傳出去之後,會對他的形象有損,讓公司陷入更加困難的境地嗎?

想到這裡,蘇可歆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這是自己唯一可以想到的原因了。原來前幾天她提到離婚時顧遲的反應不是因為愛自己,不捨得和她分開,而是因為怕對遲曜集團的生意有影響。

所以他才改口說願意接受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嗎?所以他才會那麼害怕的和自己說以後不要再提離婚這件事情了嗎?他是想等到遲曜集團走出困境之後再一腳把自己踢開嗎?

原來是這樣,竟然是這樣,蘇可歆總算想明白了。

內心裡滿是苦澀,蘇可歆不知道該怎麼接受這個事實。從遇見顧遲的那天一直到現在,這個男人就是她灰暗的人生里所有的幸福和希望。

他為自己豪擲千金的買下被人嘲諷的平安符;他以自己的名義創辦了可歆基金;他為自己澄清了人生中的污點;他為自己狠狠的懲罰了那些傷害過她的人……他曾經為自己做了那麼多那麼多,讓她從一個人人嘲笑的灰姑娘變成了人人羨慕的遲曜集團總裁夫人。

可是這一切還是比不過程若兒,程若兒一回來,顧遲的心就不在她蘇可歆的身上了。也許就像程若兒說的,顧遲只是對自己一時感興趣,是不可能會長長久久的陪在自己身邊的。

可是最可悲的是,即使是到現在,即使所有的證據都擺在了自己的面前,即使自己已經清楚的認識到事情背後的真相了,她還是仍然殘存著一絲希望,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

擦乾眼淚,蘇可歆慢慢的站起身,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堅強。沒事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最多不就是離婚嗎?反正自己前段時間已經做好了離婚的心裡準備了。

就算顧遲不要她了,就算只剩下她一個人,她也會好好的把孩子帶大,然後和孩子一起好好的生活,她相信自己可以的。

既然蘇雅芬都可以獨自一人把自己養大,她為什麼不可以?

想通了這些之後,蘇可歆轉身慢慢下了樓。

她最終還是沒有選擇進去房間內當面拆穿顧遲和程若兒,畢竟她曾經那麼的愛過顧遲,她沒有辦法讓自己去看顧遲和別的女人一起在床上的場景,只是在腦海中想象一下,她都感覺自己要瘋掉了。

而且除此之外,她也想要給自己留一點尊嚴。如果自己真的進去看到那些畫面,到時候一定會控制不住的大哭,說不定還會沒有出息的挽留顧遲。要是真的那樣的話,恐怕連她自己都會瞧不起自己。

蘇可歆剛剛離開,房間里的聲音就停止了。

房間里的程若兒正穿著一件浴袍坐在床上,可是卻面色清醒,並不像剛剛經歷了一場巫山雲雨。而且房間里只有她一個人,哪裡有什麼男人的蹤影?

而且程若兒旁邊的床頭柜上還放著一台電腦,裡面正在循環播放著男人沉重的呼吸聲。

隔著門縫看到蘇可歆離開,程若兒停下了自己的嬌喘聲,面上閃過明顯的不屑神情。「蘇可歆,和我斗,你做夢都別想贏!」

拿過放在床上的顧遲的手機,程若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可是在看到手機上有蘇可歆的照片的時候,程若兒的笑容又變成了憤恨。

「顧遲,你是我的,早晚有一天,我會完完全全的把你搶回來。」

低聲狠狠的說完這句話之後,程若兒就站起身走出了卧室。 此時程若兒的心裡滿是得意。本來她還有些緊張,擔心蘇可歆會不管不顧的闖進來,這樣自己就完全露餡了。

沒想到她果然沒有料錯,蘇可歆根本就沒有那個膽子進來,真是一點出息都沒有!

而且腦子還笨的像豬一樣,竟然這麼簡單就中計了。

從樓梯上慢慢的走下來,程若兒將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全部撿了起來,然後又重新上樓去到了卧室,悠閑的就像是在自己的家裡一樣。

換好衣服之後,程若兒站在卧室的試衣鏡前調整著自己上衣的腰帶。無意間瞥見了一旁的衣櫃,程若兒伸手就打開了。

看到衣櫃裡面蘇可歆的衣服和顧遲的放在一起,程若兒心裡馬上就湧起了一股怒火,把蘇可歆的衣服一股腦的扔出了衣櫃。

「蘇可歆,你到底算是什麼東西,憑什麼嫁給顧遲!」高聲咒罵了兩句之後,程若兒心中的火氣才下去了一點。

冷靜下來之後,程若兒很是不甘的撿起了蘇可歆的衣服重新掛好。現在還不是時候,自己絕對不能讓顧遲發現任何端倪。

哼,等到自己和顧遲在一起之後,她一定會把這個別墅里所有有關蘇可歆的東西全都扔出去!

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程若兒走出卧室下了樓。

看到程若兒下來了,家裡的保姆急忙跑到她的面前,「程小姐,我都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你可千萬不能忘記你答應我的事情。」

斜眼撇了保姆一眼,程若兒的語氣里滿是不耐,「放心吧,我不會忘記的。」

這些人就是這樣,只不過是讓他們幫一個小忙而已,結果一個個都只惦記著從自己身上撈好處。自己這樣的身份,能找他們幫忙已經是很看得起他們了好不好?

「程小姐,你可一定要快點幫我辦好出國的事情啊,這件事情也不知道顧先生什麼時候會發現,我現在呆在這個家裡實在是害怕啊。」

保姆的面上滿是焦急,顧先生平時看起來那麼聰明,想必也不會這麼容易就被騙吧。

其實她一開始也不想答應程若兒做這件事情,畢竟在顧遲的身邊呆的時間也不算短,她也大概知道顧遲的手段是怎樣的,但是程若兒開出的條件實在是太誘人了。

「知道了知道了。」程若兒有些生氣的說道,「還有,別再說顧遲會知道這件事情,只要你不說我不說,他又怎麼會知道?我可警告你,要是顧遲發現了,我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你。」

「知道了程小姐,你就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的。」聽到程若兒的威脅,保姆急忙誠惶誠恐的應道。

程若兒不耐煩的揮了揮手,「你的事情我會馬上安排的,你先下去吧。」

「是。」應了一聲之後保姆就小心翼翼的離開了,只是從她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來她此刻內心的慌亂。

這時程若兒手上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回來。」程若兒叫住了離開的保姆。這是顧遲的電話,她不敢隨便接,萬一要是露餡就糟了。「你來接電話。」

轉身回來的保姆看到程若兒遞過來的電話,也是有點不敢接。她到現在心都是慌的,萬一要是先生打來的,她該怎麼說啊?

「快點接啊!」看到保姆遲遲的沒有動作,程若兒直接把手機塞到了她的手機。「說話小心點。」程若兒聲嚴色厲的叮囑著保姆。

緊張的咽了一口口水,保姆的手指顫抖著滑向了接通鍵。

「喂,你好,請問您是……」保姆小心的試探著問道。

「阿姨,是我。」電話那邊顧遲的聲音傳來,「我的手機是忘在家裡了是吧?」

「是的,先生。」保姆努力讓自己的聲音鎮定下來,「您把手機忘在家裡了,要不要我現在給您送過去。」

「好,那阿姨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保姆忙不迭的應道。

「嗯。」說完之後顧遲就掛斷了電話,保姆則緊張的擦著自己額頭的汗。

給了保姆一個讚許的眼神,程若兒從她手裡拿過了手機,然後把手機里蘇可歆給顧遲打的通話記錄全部刪除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程若兒才把手機重新遞給了保姆,「你趕緊給顧遲送過去吧,免得他起疑心。記住了,見到顧遲的時候千萬不要慌裡慌張的。」程若兒小心叮囑著保姆。

「好,我知道了。」謹慎的點了點頭,保姆接過手機,急忙換鞋出了家門。

現在就只剩下程若兒一個人呆在顧遲和蘇可歆的家裡,她在別墅裡面來回的打量著。

「什麼品味啊。」不滿意別墅的裝修風格,程若兒撇了撇嘴說道。同時也在心中暗想,等她以後住進了這裡,一定要重新裝修一遍,把傢具全部換成她喜歡的風格。

正在四處打量著別墅布置的程若兒突然想到了什麼。走到沙發邊翻開自己的包,程若兒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很快電話那邊就有人接通了。

「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為什麼還不放了我父母!?」楊佐咬牙切齒的質問聲在電話那邊響起。

皺了皺眉頭,程若兒生氣的出口道:「我還沒有說你,你給我甩什麼臉子啊!我告訴你,現在可是你求我,惹得我不高興了,小心你父母的性命!」

電話那邊的楊佐握緊了自己的拳頭,這個女人真是太狠毒了!可是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他的父母現在都在程若兒的手裡,他只能按照她的意思辦事。

努力壓抑住心裡像火山一樣即將噴發的怒火,楊佐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你什麼時候放了我父母?」

「這才對嘛。」程若兒得意的笑著,「著什麼急啊,你再答應幫我辦一件事情,我就放了你父母。」

「程若兒你不要太過分了!」聽到程若兒還想要繼續威脅他幫她辦事,楊佐好不容易壓制下去的怒氣又重新泛了上來。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當初我們說好的,我只要把少夫人帶到醫院,騙她說是顧少瞞著她要打掉孩子就好了,你現在又想耍什麼花樣!」

「你吼什麼呀,」程若兒沖著電話提高聲音質問道,「我還沒有問你呢,蘇可歆的孩子怎麼還沒掉?你是怎麼做事的!」 「現在少夫人已經誤會顧少了,你就放過她肚子里的孩子吧。」聽到程若兒還在打孩子的主意,楊佐語帶懇求意味的說道。

程若兒的面上滿是惡毒的神色。「我不管這些,總之你幫我想辦法把她肚子里的臟種給拿掉。」

「程若兒,那畢竟是一條生命,你這麼做以後一定會遭報應的!我是絕對不會幫你做這種事情的!」聽到程若兒堅持不肯放過蘇可歆肚子里的孩子,楊佐惡狠狠的詛咒著她。

「是嗎?」程若兒沒有因為楊佐的話而大動肝火,而是氣定神閑的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面帶冷笑,說出的話就似毒蛇一樣咬著人的心。

「我會不會遭報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不按照我說的做,你父母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你!」楊佐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反駁,程若兒現在抓住了他的軟肋,為了自己父母的安危,他只能選擇向她低頭。

「別再說這些沒用的話了,我給你三天的時間,如果三天之後我見到蘇可歆的孩子還沒有被打掉,你就等著給你父母收屍吧!」

不想再和楊佐理論下去,程若兒給他下了最後通牒。

聽到程若兒拿自己的父母脅迫自己,楊佐瞬間就急了,「程若兒你到底把我爸媽怎麼樣了,我警告你,你別亂來!要是他們有什麼三長兩短的,我死都不會放過你的!」

不似楊佐的激動,程若兒慢條斯理的說道:「你就放心吧,現在他們很好,有吃有喝的。但是,」隨即程若兒的聲音冷了下去,語氣中滿是狠毒,「你要是再這麼磨磨唧唧的下去,我可就不能保證什麼了。」

「好,」無奈之下,楊佐只能答應,「但是你要保證我爸媽的平安。」

「沒問題。」程若兒露出了一個笑容,「只要我看到蘇可歆的孩子沒有了,馬上就會放了你父母。」

「你最好說到做到!」說完這一句之後楊佐就掛了電話。

看著手裡的手機,再想到自己剛才答應的事情,楊佐的目光中滿是愧疚,低聲喃喃道:「顧少,少夫人,真的對不起了,我實在是沒有辦法看著父母出事不管。」

這邊程若兒看到楊佐直接掛掉了自己的電話也不甚在意,反正他已經答應自己了。他的父母還在自己的手裡,自己不用擔心他會背著自己耍什麼花樣。

「哼!蘇可歆,這次我倒要看看,還有誰會來救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程若兒眼神中滿是嫉恨的自言自語著。

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又想了一些什麼,程若兒站起身想要離開了。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刻,要是顧遲突然回來看到她就不好了。

走到門口,程若兒換上自己的鞋子。看到鞋櫃里蘇可歆的鞋正和顧遲的整整齊齊的放在一起,程若兒憤恨的握緊了自己的手。

她發誓,過不了多久,她就會讓這間屋子裡再沒有一點蘇可歆的影子存在。

將自己看向鞋櫃的視線收了回來,程若兒打開了大門,卻沒想到在門口正站著一個她無論如何也意料不到的人。

「哥,你……你怎麼會在這裡?」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見程洛,程若兒結結巴巴的問道,一副做了壞事之後心虛的模樣。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吧。」程洛目光凌厲的盯著程若兒,「你在顧遲和蘇可歆的家裡幹什麼?」

「我……我……」眼睛四處亂瞄著,程若兒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來向程洛解釋自己在這裡的原因。

雖然猜不到程若兒到底在顧遲和蘇可歆的家裡幹什麼,但是看到她現在這個心虛的模樣,程洛就知道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之前你對蘇可歆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情還不夠嗎?現在你還想要幹什麼!?」程洛聲色嚴厲的質問道。

被程洛忽然提高的聲音給嚇得顫抖了一下,程若兒隨後也不滿的說道:「哥,你嚇到我了,幹嘛這麼凶啊?」

程洛氣憤的用手指著程若兒,「說!你到底還在打什麼主意,我告訴你,要是你再敢做出傷害蘇可歆的事情,我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你!」

「哥!」程若兒什麼時候見過程洛對自己這個樣子,從小到大哥哥都是把她捧在手心裡疼著的,現在見到他居然指著自己的鼻子罵,頓時就被氣到了。

「你怎麼能這麼和我說話呢,我才是你的妹妹好不好?你為什麼老是護著蘇可歆那個外人,現在竟然還為了她這麼凶我!」

聽到程若兒的話,程洛突然笑了一下,只是笑意寒冷,不達眼底,反而讓人有一種汗毛豎起的感覺。

程若兒也被程洛的這個笑容給嚇到了,不禁往後退了一步,沒有剛才囂張的氣焰。「哥……你……你笑什麼?」

「真的嗎?」程洛死死的盯著程若兒問道。

「什麼真的?」程洛的這句話問的沒頭沒尾的,程若兒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可是程洛接下來出口的話讓程若兒瞬間大驚失色。

「你真的是我的妹妹嗎?」

就在今天早上,程洛讓人調查的事情終於有了結果。原來真的像他猜想的那樣,程若兒根本就不是他的妹妹。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程洛又想起了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

「程總,我已經把事情調查清楚了,當初蘇雅芬女士撿到程若兒小姐的時候也是剛剛生產完,正在做月子。她的女兒比小姐大不了幾天。為了讓自己的女兒過更好的生活,她當時就把自己的女兒送到了程家,而把真正的程家大小姐留在了自己的身邊撫養。」

「確定嗎?」聽到這個結果,程洛的第一反應就是不敢相信。

「嗯。」站在他面前的私家偵探點了點頭,「你和程若兒小姐的鑒定結果也已經出來了,她和你確實沒有血緣關係。」

前幾天為了確定自己和程若兒的關係,程洛曾經偷偷的去程若兒的房間里撿了幾根她的頭髮,然後連帶自己的一起交給了面前的這個人,讓他幫忙去做一下鑒定。當時他還覺得這樣做有點對不起程若兒,沒想到結果竟然會是這樣的。 「而且,」程洛面前的人接著說道,「為了確保調查結果,我還進去過蘇雅芬女士所在的病房,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取到了她的頭髮,前幾天一起送去了鑒定。鑒定結果顯示,蘇雅芬和程若兒小姐有99.9%的可能為親生母女。」

聽到這個結果,程洛很是心驚,也終於想明白了那天蘇可歆為什麼會單獨來找若兒談話,想必她早就知道這個事情了吧。

那她那天之所以來程家,應該就是要和若兒說這件事情的。可是,事後他並沒有聽程若兒跟他說起過什麼。

「我知道了,你先走吧,有什麼事情我再聯繫你。」程洛對面前的人說道。

「好。」那人應了一聲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等那人走後,程洛思考著這件事情。程若兒沒有告訴自己這件事情的真相情有可原,但是蘇可歆那天為什麼沒有告訴自己呢?程洛想不明白這個問題。但是現在更讓程洛擔心的是另一件事情。

按照程若兒的性格,之前蘇可歆在沒有觸及到她的利益的時候,她都可以讓人綁架甚至侮辱蘇可歆。那麼現在知道蘇可歆有可能會危及到她程家大小姐的身份,還不知道她又會對蘇可歆做出什麼事情呢。

程洛是看著程若兒長大的,雖然他很是疼愛這個妹妹,但是他也比誰都更清楚程若兒的脾性,她是絕對不會放過蘇可歆的。

想到這裡,程洛急忙給程若兒打了一個電話。以前他不知道蘇可歆是自己的親生妹妹,在她被程若兒綁架傷害的時候,他竟然還幫著程若兒隱瞞了她的惡行。現在知道了蘇可歆的真實身份,他絕對不會再允許程若兒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了。

可是程若兒的電話卻遲遲沒有人接通。程洛心裡很是焦急,他怕程若兒已經開始實施對付蘇可歆的計劃了。

情急之下,程洛突然想到,前段時間為了防止程若兒再次做出像上次那樣綁架蘇可歆的事情,他曾偷偷的在她的手機里裝了跟蹤器,這樣自己就可以在緊急的時候知道程若兒的行蹤了。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趕緊打開手機裡面的相關應用,程洛定位著程若兒的位置。果然如他所料,程若兒現在的位置在顧遲家附近。

擔心蘇可歆會出什麼事情,程洛急忙開車剛到了顧遲和蘇可歆的家裡。

剛到門口,他就看到程若兒推門出來了。而且看樣子顧遲和蘇可歆都不在家,那程若兒在他們家做什麼?

「哥你說什麼呢?」程若兒沒有想到程洛竟然開始疑心自己的身世,頓時就有些心虛。雖然她沒有去做過鑒定,但是她也基本確定了自己不是程洛的親生妹妹。

但是程洛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程若兒的心中有點疑惑。但是隨即就想到了,一定是蘇可歆在背地裡找程洛說了什麼。想到這裡,程若兒更加怨恨蘇可歆了。

為了不讓程洛看出端倪,程若兒盡量讓自己的神色平靜下來,她拉著程洛的胳膊接著說道:「你不要聽蘇可歆瞎說,她就是為了挑撥我們兄妹之間的關係,我怎麼可能不是你的妹妹呢?」

聽到程若兒提到蘇可歆,程洛更加確定了,程若兒一定是早就知道了這個事情。

「你不是我妹妹的事情你早就知道了對不對?」程洛問道。

聽到程洛緊追著這個問題不放,程若兒更是緊張,心裡不停的在打鼓,眼神飄向旁邊,不敢與程洛對視,但是她還是強裝鎮定的說道:「哥,你怎麼能這麼懷疑我呢,我是你從小看著長大的,怎麼可能會不是你的妹妹?」

看到程若兒心虛的反應,程洛又怎麼會不知道她在說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