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忍無可忍,呼地一步登上直升機,一把抓住易小刀的衣領。直升機的空間低矮狹窄,百合站不直,只能彎着腰,冷冰冰地盯着易小刀,鼻孔呼出的氣直衝易小刀的臉部。易小刀不想跟百合動手,怕她心急火燎地撞到頭啊什麼的,只得忍氣離開了座位。沒想到百合不識好歹,借勢一推,將易小刀推下直升機。要不是易小刀反應快,說不定就是臉先着地了。

百合跟着跳下來,站在易小刀身後,說:“你是自己走,還是我來推?”

在直升機上,下面的人基本看不到,但現在是在廣場上,早起的人也不少,來來往往的,要是被百合氣勢洶洶地推着走,那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好漢不吃眼前虧,易小刀回頭恨恨地看了百合一眼,邁步朝紅花宮走去。

百合跟在後面,一邊走一邊努力緩和了臉色,到了杜十一娘面前時,她已經恢復了出去時的神情。

“小刀啊,剛纔發生了一點小小的誤會,希望你不要介意。”杜十一娘真誠地說。

易小刀客套地笑了一下,說:“既然是誤會,當然可以解釋清楚的,不知十一娘能否解釋一下?”

“這個……”杜十一娘猶豫了一下,覺得自己來解釋不是很妥當,說,“這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就算是……我老太婆一時糊塗,對不起你了。”

百合見杜十一娘說出這樣的話,心中不忍,說:“媽媽……”

易小刀本來就是心軟的人,雖然杜十一娘沒有一句解釋,但這個祖母級的老太太都給自己道歉了,不管怎麼說,暫時就算了吧。於是說:“既然這樣,那就以後有時間再說吧。”

“你果然是深明大義之人。” 荏苒舊時光 杜十一娘大大鬆了口氣,說,“這麼早吵醒你,你先回去休息休息吧。百合,你也回去吧。”

“是,媽媽。”百合說着,準備退出,看到易小刀還站在原地發呆,生怕他又反悔追問,於是勉強壓下心頭怒氣,走過去輕聲說:“走吧。”

沒想到易小刀突然擡起頭,說:“十一娘,易某有一事相求。”

百合怕他傻乎乎地提什麼條件,趕緊提醒他:“小刀!”

杜十一娘說:“好,你說。”

易小刀說:“請十一娘給易某安排一個單獨房間。”

杜十一娘和百合同時一愣。百合不好出聲,狐疑地瞪了易小刀一眼。

杜十一娘略一遲疑,說:“爲什麼?”

易小刀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多有不便之處,還請十一娘行個方便。”他說出一個這麼籠統的理由,也就是不想說出真正的理由。

杜十一娘心裏一想,這樣也好,自己也不必神經兮兮地傳百合來驗身了,於是說:“好,我明天命人幫你騰出房子。”

“多謝。”易小刀說。

兩人告辭出來,直升機已經飛走了,百合走在前面,一言不發只顧埋頭走路。她心裏現在那個氣啊,已經不知該怎麼發泄了。昨夜易小刀侵犯了自己,早上一早被強行驗身,現在易小刀又節外生枝要搬走,一連串的事情都是在她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發生的,又都是對自己尊嚴的侵犯,她能不生氣嗎?換成別人,她可以一刀殺了,氣也就消了,但總不能殺了易小刀吧,所以生氣也沒地方發泄。

好在路上的人也少,沒人注意到她那要殺人的表情。

易小刀跟在後面,心裏想,自己是個熱血男人,百合是個天生尤物,兩人日夜住在一個房間裏,雖然有責任和道德作爲最後防線,但長此以往,誰敢保證不出事?這萬一要是糊里糊塗弄出個什麼事來,對不起宋曉藝還可以撒謊,但十一娘那裏肯定沒好果子吃,不亂槍把他打死,也得逐出紅花谷去。

與其身敗名裂,不如未雨綢繆。再說紅花谷那麼多房子,總不至於找不到一間給他住吧。

回到房子裏,百合氣乎乎地關上門窗,房間裏頓時暗了下來,只有衛生間的門透進來一些光線。

百合走到自己牀前站定,轉身說:“易小刀,你想怎麼樣?”

“沒什麼,一個地方住久了,換個地方而已。”易小刀漫不經心地說,走到自己牀邊,打開衣櫃準備收衣服。

“你在這裏才住了幾天?”百合質問。

“怎麼?我要搬走你還不高興?”易小刀冷笑一聲,“你應該感到很高興纔對啊。我是下流小人,我天天晚上睡在你身邊,說不定什麼時候獸性大發,把你給了,那你是殺我還是不殺?”

百合聽易小刀這麼一說,想到昨晚的情景,還有易小刀睡衣上的那些髒東西,臉上陰雲籠罩,惡狠狠地盯着易小刀看了足足十秒鐘,然後說:“你的腦袋裏難道就只有男女之事嗎?好,你想要我的身體是不是?來啊,我給你!”說着,她賭氣一把脫掉了黑色的緊身衣。

早上出去急,根本沒有穿內衣,此時緊身衣一拖,上身頓時裸呈現在易小刀面前,一對豐滿堅挺的懸在胸前,隨着急促的呼吸輕輕地跳躍着。左乳上原本烏黑的地方,此時已經只剩下淡淡的痕跡。

易小刀沒想到百合會有如此舉動,頓時熱血充腦,一陣眩暈,脫口說:“你暴露狂啊你!”

百合毫不遮攔,她所受的訓練就是赤身面對男人面不改色,何況現在她是在氣頭上。“你想要嗎?來啊!拿去啊!這樣你就不用天天跟花組的人鬼混了!這樣你就不用一晚上做那些齷齪的夢了!這樣你就不用偷偷摸摸對我動手動腳了!來,我絕不反抗,更不會殺你,我只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看錯你了!”

一頓搶白,讓易小刀臉上發燒,不是因爲興奮,而是因爲慚愧。沒想到自己的一些舉動,在百合眼裏都是那麼低級趣味。雖然都是誤會,但易小刀此時可不想一一解釋。

“神經病!”易小刀罵了一聲,走到遠遠的窗邊坐了下來。

============

被雷死的電腦今天終於修好了。據說驚蟄當夜的一聲春雷,雷倒了很多電腦,很多都燒了主板,我只是燒了電源和網卡,夠幸運了。

昨天和今天都是在公司更新的,現在可以用自己的電腦了,把前天的一章補上先。 “其實,在紅花會裏,一直就有兩個小組,一個是花組,一個是玉組。”百合平靜地說。

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穿好衣服,在易小刀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經過剛纔那一番怒吼,心中的氣似乎也消了大半,畢竟易小刀再沒有趁機佔她便宜,說明其本性還是好的。而且看到易小刀黯然轉身的樣子,她的心裏一陣心疼,畢竟,自己還是愛着他的。所以,在易小刀搬走之前,她打算解答易小刀心中潛藏已久的這個謎題。

但是易小刀一直保持着剛開始的姿勢,看着窗外的霧氣越來越淡,終於看到了陽光。綵衣女子們也開始四處活動了,她們像美麗的蝴蝶一樣在村子裏四處翩飛,村子裏立刻充滿了生機。

易小刀的漠然在百合的意料之中,所以她纔不會去和他計較,而是自顧自地說下去,她就不信易小刀會聽不到。

“殺手殺人,有無數種方式,但方法只有兩種。第一種就是憑自己的實力,與目標硬碰硬,真刀實槍地殺死目標。這種方法看起來很酷,其實很危險,因爲你很早就暴露了你的目的。第二種方法,就是利用自身的某種魅力,迷惑目標,使他放鬆警惕,然後,殺了他。這種方法看起來很安全,但其實也很危險。”

易小刀沒有作聲,但百合看到他的耳根動了動。

“花組和玉組,之所以分爲兩個小組,其實就是因爲她們執行任務的方法不一樣。花組的成員個個貌美如花、性感迷人……思想也開放,正如你見到的愛麗絲,她是花組的第三號殺手。你應該可以想像得到,花組的成員,她們的任務目標通常都是男性,而且都是喜歡美女的男性,也有一些女性目標,是指那些有特殊愛好的女性。”

百合看了一眼易小刀,繼續說下去:“花組成員執行任務,用的是第二種方法,先是通過各種關係接近目標,然後利用自己的美色,引誘目標,使他放鬆警惕。很多時候,她們可以提前找到機會,將目標殺死,然後離開。但大多數情況下,爲了確保萬無一失,她們就必須犧牲自己……的身體,在那個的過程中,找到一個最好的時機,利用各種隱藏的武器,幹掉目標。那種時候,目標的身體受到特殊刺激,反應就會變慢,而且身邊一般不會有外人,成功率就會高很多。所以,除非是新手,或者目標實在過於警惕,否則,一般都能得手。”

易小刀還是保持着原來的姿勢,但終於開口了:“所以,你不讓我跟愛麗絲說話,就是嫌她是花組的,身子髒?”

百合不想和他爭執,繼續說下去:“玉組,顧名思義,她們就是像玉一樣冰冷,更重要的是,像玉一樣……純潔。和花組不同的是,玉組的目標幾乎沒有限制,男女老幼都有。除了一些很難對付的目標,剛好又是好色的男性,會專門派花組成員執行任務外,基本上,玉組碰到什麼人就殺什麼人。”

易小刀不置可否,百合就像給別人講故事一樣,自顧自地接着說:“玉組成員用第一種方法執行任務,方式多種多樣,武器也五花八門,冷兵器、熱兵器、化學物質、生活用品,根據實際需要,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爲殺人武器。她們可以伏擊,也可以正面交鋒,可以暗殺,也可以明明白白告訴目標——只要你有足夠的自信和實力。所以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目標的身邊往往都有隨從、保鏢等人,殺死目標的可能性會相對降低,而且,殺死目標後,還要面臨對方的追殺。所以,相對來說,玉組成員雖然比花組要多,但是,因任務失敗而死的比例卻高得多。”

“你是玉組的?”易小刀平靜地問。

“是的。”

“所以你看不起花組的成員,哪怕你是紅花會的大姐,理應對她們一視同仁?”

“沒有人看不起她們,這只是分工不同。”

“這是誰分的,爲什麼要分?爲了提醒花組的人,她們是靠出賣身體來殺人,是低檔的殺手?”

“紅花會自有自己的規矩——”

“你不覺得這個規矩很可笑嗎?所有處女分到玉組,讓她們‘像玉一樣純潔’,不是處女就分到花組,讓她們跟目標上牀,像妓女一樣低賤?那萬一玉組的人看上一個帥哥,情深意濃髮生了關係,是不是就成花組的了?又或者執行任務時,被目標強姦了,那是不是以後也分到花組,變成出賣身體的殺手?”

“你不要用那種冷嘲熱諷的語氣說話!紅花會的殺手,在二十八歲離開紅花谷之前,是不可能有感情生活的,如果有,就會被逐出紅花會。而玉組成員執行任務時,若意外失身,則絕不苟活,勢必會奮力反擊,要麼被目標殺死,要麼殺死目標。如果殺死目標後沒有自殺,回到紅花谷,那麼,就相當於自願成爲花組成員。”

“可笑!這麼專制的、沒人性的規矩,竟然被你們奉爲聖旨一樣!杜十一娘是不是老糊塗了?要是她的親身女兒,看她會不會立下這樣的規矩!”

“易小刀!”百合終於忍無可忍,呼地站起來,“如果你不瞭解媽媽,請你不要隨便侮辱她!”

WWW ●TTKдN ●co

“好,好,好!”易小刀說,“我不侮辱她,我侮辱你,你們吃的是飯,腦子裝的都是——豆腐腦啊!殺手也是人,怎麼不能有感情?等到二十八歲,你可知道,一個人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就是二十八歲之前的光陰,男女都一樣,到了二十八歲,一個個老處女走出去,還是一張北極臉,誰要啊?和男人有了肌膚之親就要逐出紅花會,這就是藐視人權!還有還有,執行任務意外失身,就要自殺?不自殺就自願當妓女?這是哪門子的規矩?杜十一娘糊塗,你們也沒有腦子啊!虧你還沾沾自喜?我告訴你,你剛纔那樣脫光了,要是我易某不客氣‘成全’了你,我看你怎麼辦?”

“你——”百合現在被易小刀一頓訓斥,氣得直哆嗦,“你根本不知道媽媽把我們養大,費了多少心血!如果不是她,我們早就不知死在哪個垃圾堆裏了!我們的命都是媽媽救的,報答她是天經地義的事,就是她不對,就算我們盲從,那又怎麼樣?如果你是孤兒,如果你是你師父一手養大的,就算明知死路一條,你會不願意爲了他犧牲自己的一切嗎?”

她只知易小刀有衆多師兄弟姐妹,卻不知易小刀是孤兒,但沒想到這句話剛好說到了易小刀的心坎上了。若是師父有難,他易小刀能不拼出性命去幫師父嗎?

“好!就算你說得有理!”易小刀說,“那麼,你憑什麼看不起愛麗絲?就因爲她是花組的,你是玉組的?”

“我……我沒有看不起她。”百合辯解說。但她自己也發現有點言不由衷,若是以前,這種感覺還沒那麼強烈,但自從易小刀來了之後,她總是覺得,愛麗絲不配和易小刀說話,只有她玉組的人,才能和正經的男人說話。

“你別以爲我看不出來,玉組大姐大!”易小刀揭穿她的謊言,說,“就因爲你打心眼裏看不起她們,所以你根本就不會去了解她們,愛麗絲雖然叫你百合姐,但她從未跟你說過心裏話吧?”

百合說:“紅花會一千多個殺手,花組也有兩三百人,我怎麼可能跟每一個人說話?”

“愛麗絲是花組第三號殺手,屬於精英,你不去關心這些精英,天天和什麼丁香那樣的小丫頭聊天有什麼聊的?”易小刀說。

“請注意你說話的語氣!我跟誰交往多,跟誰交往少,不必你來提醒。你也不要以爲愛麗絲跟你說了幾句話,就把自己當做知心大姐了!”

“好,我語氣不好,我懶得跟你爭這些無聊的事。”易小刀將心頭不快都吐了出去,準備息事寧人。“爲了不讓自己對你產生邪念,我還是出去走走吧。這樣無所事事的日子,真難熬啊!還是懷念上班掙錢的日子,普普通通的,踏踏實實的,多好……”

易小刀像個多愁善感的詩人,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從門口走了出去。

半個多小時後,易小刀再次來到瀑布下面,但是這次沒看到藍眼美女。易小刀想起她說過的惟一一句話,她也是花組的,估計是不想再碰到易小刀,故意躲開的。

不過回想起藍眼美女的神情,似乎和愛麗絲完全不是一類人,她的神情冷酷得和百合有得一拼,倒很像一個自以爲高人一等的玉組殺手。

易小刀一個人在瀑布下面坐了幾個小時,期間看到兩個身穿迷彩的女子端着槍從巡邏小路上走過,一人端着一支狙擊槍,一人端着一支微型衝鋒槍,褲腿上還插着手槍、匕首等物。

經過瀑布時,兩個女子看到瀑布下的人換了,不禁對易小刀多看了幾眼。易小刀回敬了幾眼,發現雖然只是負責巡邏的殺手,姿色亦是萬里挑一,易小刀也越發覺得把這些絕色美女困在原始森林裏是一種資源的浪費,山外那麼多人找不到老婆,這裏卻囤積了一千多個美女。等到她們二十八歲出山,不知紅顏老矣,尚能看否?

發了一通感慨,易小刀起身朝餐廳走去,又是一天沒吃飯,不過今天沒什麼食慾,也不覺得餓。昨天聽百合說瀑布下面的魚都是會裏養的,易小刀沒好意思再抓魚回去開小竈。

沒有碰到百合,但易小刀聽到一個悄悄流傳的消息:愛麗絲今晚應該回來了,但到現在還沒回來。

易小刀心裏產生一種不祥的預感,匆匆吃了幾口飯,然後走了。來到上次和愛麗絲聊天的亭子裏,易小刀一邊看着漸漸暗淡的天空,一邊等着直升機從山外飛進來。

但是一直等到華燈初上,夜色已濃,他還沒有看到直升機的影子。

易小刀嘆了口氣,心想:愛麗絲不會再回來了。 119 復仇開始

易小刀的心情有點低落,他知道殺手的計劃通常都是很精確的,說什麼時候回來,只要任務完成,就一定能回來,如果到了預定的時間沒回來,那就是凶多吉少了。

本來易小刀和愛麗絲並沒有什麼很深的交情,不就是聊過一回天而已,但是想到一個前天還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易小刀還是不禁感到一絲痛惜。

天黑之後,一般就不會有直升機進山了。易小刀在心裏默哀了一陣,轉身往回走。

走過一座小橋時,易小刀差點撞上一個黑黑的背影。黑影背對着小橋,坐在路邊的石頭上,仰頭看着夜空的月亮水出神。從黑影那不是黑色的頭可以看出,她似乎就是昨天在瀑布邊遇到的那個花組殺手。

易小刀輕輕咳了一聲,故意加重腳步在原地走了幾步,藍眼美女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突然從身後出現的人似乎一點都沒嚇到她。

易小刀走過藍眼美女的身邊,在小橋的木欄杆上坐下來,雙腳垂在小溪的上面。

“你也在等愛麗絲回來嗎?”易小刀自言自語地說。

藍眼美女扭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冷漠地轉過臉去。

“有一天晚上,我碰到愛麗絲,她說,她喜歡看月亮,但是不敢看,因爲,她會想起父母。你看月亮的時候,會想起誰?”易小刀擡眼看了一眼月亮,扭頭看着藍眼美女。

藍眼美女沒有出聲,但她並沒有走開。

易小刀自顧自地繼續說:“其實每個人,熱情也好,冷漠也好,堅強也好,脆弱也好,心裏總有一個憂鬱的角落,藏着一些傷心的事。我這樣說,是不是像個詩人?”

藍眼美女還是沒有說話,看來,百合屬於亞寒帶,大部分時間很冷,但總還是有夏天的時候,而眼前的這個藍眼美女則屬於寒帶,終年積雪覆蓋,只有企鵝和北極熊纔是她的朋友。

“如果愛麗絲不回來,對你們花組是個很大的損失吧?”易小刀說。

當他提到花組的時候,藍眼美女的神色動了一下,但隨即歸於平靜。

易小刀有些無趣,準備離開,說:“今天,我終於知道什麼是花組了,但你不像。”

藍眼美女似乎有些驚訝,扭頭看了易小刀一眼,但緊跟着臉色變得異常冷酷,似乎自己的祕密被易小刀現,只有更加遠離他,才能保護自己的那點可憐的自尊心。她略一遲疑,站了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易小刀看到她要走,忙問道。

藍眼美女停了一下,一串冰雹砸過來:“既然知道了花組是什麼,還跟我說話?”然後快步走了。

“喂!”易小刀無奈地搖搖頭,右手在欄杆上一撐,身體凌空九十度旋轉,落在橋面上,朝百合的房子走去。

百合不在,易小刀樂得自在,在窗前無聊地坐了一會兒,然後去洗澡。還沒進衛生間,百合回來了。

“你明天可以搬到愛麗絲的房間去。”百合一進門就說。

“什麼?”易小刀站住。

“愛麗絲的任務失敗了。”百合說。

易小刀雖然早有預感,但聽到這句話還是不免呆了一下。

“她死了?”

“嗯。”百合點頭,一臉悲傷,“任務失敗,幾十個保鏢糟蹋了她……然後被亂刀砍死。”

易小刀放下睡衣,走到牀邊坐下,突然問:“目標是誰?”預計兩天時間就回來,目的地不會很遠。

百合擡眼看了看易小刀,欲言又止。

易小刀本來只是隨便一問,但看到百合的神情,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說:“和南華的案子有關?”

看到易小刀已經猜到,百合只好說了出來:“目標是南華市遠洋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的董事長甄齊家。”

“甄齊家?”易小刀皺起眉頭,“甄治國?治國、齊家……他是甄治國的弟弟?”

“嗯。”百合點點頭,乾脆把行動的始末和盤托出,“他就是南華市長甄治國的親弟弟。媽媽蒐集的情報顯示,賈安邦的案子就是由甄齊家一手統籌策劃的,他指使黑道的6雲飛和白道的牛壽通,策反殺手、僱兇殺人、然後殺人滅口,試圖將這個案子做得滴水不漏、萬無一失。當時若不是你救了我,我一死,這後來的事就沒有了。”

易小刀說:“這樣說來,甄治國兩兄弟是一明一暗,想聯手控制整個南華市?”

百合點頭:“是的。所以甄齊家才和國際走私集團聯絡,許諾了豐厚的回報,得到了他們的資金援助,甄治國競選、成立遠洋公司、然後殺人,都是在國際走私集團的幫助下完成的。”

易小刀說:“你是說,國際走私集團只是他們的工具?甄齊家纔是真正的幕後主使?”

百合搖頭說:“一開始也許是這樣,但是,國際走私集團都是一些江洋大盜,並不比甄治國兩兄弟笨。他們藉此機會,開始在南華到處偷偷地收買人心,以防甄治國落選,他們可以扶植另外的人選。而在刺殺賈安邦以及後來追殺你我的事情上,他們從不露面,沒有留下任何把柄,將所有可能的麻煩都留給了甄氏兄弟。所以到現在,甄氏兄弟其實已經淪爲國際走私集團的棋子,他們引狼入室,現在只能受人擺佈。”

易小刀問:“十一娘是怎麼得到這些消息的?她不是說從長計議,怎麼這麼冒失地就派愛麗絲去刺殺甄齊家?”

百合說:“媽媽闖蕩江湖幾十年,自然有辦法得到消息。她急於派愛麗絲行動,我也可以理解,九叔的死,對她的打擊太大了。九叔等了她幾十年,她自己後悔了幾十年,就在最後他們即將相見的時候,甄齊家殺死了九叔,讓兩個老人家一輩子的希望落空了。媽媽急於復仇的心理,有什麼難理解的嗎?”

易小刀一時無語,良久才說:“話雖這樣說,但是整個南華都是甄氏兄弟的,刺殺他們,何其艱難?不從長計議,去再多的殺手,也只是白白送死。”

“但是,以媽媽的性格,這次的失敗,只會讓她派更多的殺手去南華。”百合擔心地說。易小刀的話不是沒有道理,但她此時怎麼去阻止杜十一娘那顆復仇的心?

“這樣不行!”易小刀站起來說,“甄齊家身邊現在就有幾十個保鏢了,下次說不定就帶着幾百個保鏢,要知道,你們是殺手,南華市的所有警察都是甄氏兄弟的保鏢!愛麗絲的死就是血的教訓!”

百合想了一下,說:“明天我們去找媽媽。”

● тt kǎn● C○

剩下的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易小刀慢條斯理地收拾着自己的東西,等明天十一娘派人把愛麗絲的房間收拾完之後,他就可以搬進去了。

百合坐在椅子裏看書,卻感覺總是無法集中精力,最後只好放下書,坐在窗前呆。

“愛麗絲的後事,會怎麼處理?”易小刀突然問。

“後事?”百合似乎對這個詞感到陌生,因爲殺手沒什麼後事要處理,僅僅是處理遺物而已。“她的東西會有人全部收走,燒掉,然後裝在瓶子裏,貼上她的名字。至於她的財產,如果有親人,就會有人盡力聯繫,尋找遺產繼承人。如果沒有親人,或者沒有找到,又沒有指定留給誰,就會充公成爲會裏的經費。”

“你不知道愛麗絲還有親人?”易小刀問。

百合一愣,說:“我……不知道。”

易小刀搖了搖頭,沒再說話。

然後各自洗澡上牀,窗關了,燈關了,房間裏一片漆黑。

黑暗中,百合突然問:“你會去美國找宋曉藝嗎?”

“嗯……”黑暗中傳來易小刀的聲音,有些朦朧,好像快睡着了。

“你相信你找得到嗎?你相信bsp;“嗯……”

“你別忘了cruse也喜歡宋曉藝。”

“嗯……”

“你有沒有在聽?”

“嗯……”

“你……你會跟她結婚嗎?”

“嗯……”

“你不要總是‘嗯’!你是因爲愛她?還是隻是因爲有過……”

“嗯……都有……”

“那麼,如果有人愛你,又跟你有過……那個,你都會娶?”

“嗯……不,怎麼可能都娶呢?其實,我……還沒考慮那麼多……”

“你是說,你不一定娶宋曉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