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因為愛,誰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可若是顧忘真的外面有人了,對象還是蘇菲菲,那她就真的沒有必要再忍下去了。

「以諾,我愛你,我不要和你離婚。」顧忘委屈巴巴的說著。

瞬間,女人的眼睛濕潤了。離婚,也是一件迫不得已的事情。

「啪!」突然,門被推開。

「哎呦,那個,不好意思啊,打擾你們了。」林夫人趕忙說著,徑直走進自己的房間。

顧忘趕忙放開懷裡的女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夫人,你吃飯了么?」趙以諾大聲喊道。

「沒事,我不餓,你們繼續!」林夫人大聲回答。

額……頓時,趙以諾臉上通紅一片。

明明什麼都沒有做,怎麼會突然覺得這麼尷尬?

「叮叮叮……」

顧忘看了看來電顯示,趕忙接起電話。

「大哥,查到了,那個男人之前確實在酒吧里出現過……」山貓著急地說著。

果然是他!顧忘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蘇菲菲有些事情,只要做過,就一定會露出馬腳!

男人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

「我馬上過去,全程跟蹤那個男人,一定要找到證據,尤其是那天晚上他在酒吧里都做了些什麼,見過什麼人,這個很重要……」顧忘冷冷的說著。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以後,便直接掛了電話。

「怎麼了?」趙以諾看著他緊皺的眉頭,低聲問道。

「以諾,怎麼辦,這輩子你是離不開我了。」男人輕輕親吻著她的額頭。

這冷不伶仃的說的都是什麼鬼話?事情到底怎麼樣,還得調查清楚。不過看顧忘這個反應,好像蘇菲菲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不是她的,可是那天晚上酒吧里的事情又怎麼解釋?趙以諾狐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好奇。

「我要出去一趟,今天晚上可能會回來的晚一些,不用等我啊。」顧忘拿起外套,直接離開。 「說,你和蘇菲菲到底是什麼關係?」顧忘狠狠地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眼睛里閃現一絲寒光。

他真的不相信,這個男人和那個臭女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男人看了看一眼面前的顧忘,眼睛里有一絲躲閃。

憑什麼要告訴他?蘇菲菲愛的男人是他,她自然不希望自己背叛她。

算了,還是不要說了。

「顧總,您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和蘇菲菲只是朋友關係而已。」男人緩緩回答。

真是荒唐,自己做過什麼事情,難道心裡還不清楚?看來又是一個難纏的傢伙。

「你最好說實話,不然,我會讓你們家所有的人立即從這個城市裡消失。」顧忘冷冷的看著他。

瞬間,面前的男人害怕了。

他自己怎麼樣倒是無所謂,但是絕對不能連累家人。

「顧總,我和蘇小姐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就算你再怎麼逼問我,也是這個答案啊。」男人裝作可憐的模樣。

該死的!就是不說實話是么?好啊!突然,顧忘掏出手機直接撥了過去。

「喂,我記得建安路有一個店面,是做什麼服裝生意的,你找人……」

頓時,男人驚呆了,「別,顧總,我說我說,你別撤掉!」男人突然大聲乞求道。

現在終於要說了!顧忘冷冷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和蘇菲菲以前確實只是朋友,後來有一天,她無緣無故的懷孕了,所以最近她經常讓我去她家裡照顧她,還說什麼,讓她懷孕的男人,根本就不想負責,說什麼,我是她唯一的朋友……」男人胡亂解釋道。

顧忘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目光有些凜冽。

該死的,竟然說出這麼一番話!這可不是他想聽到的!這個男人分明就是在說謊!

「如果你再不說實話,我就把你們家的服裝店直接撤了,我顧忘說到做到,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你和蘇菲菲到底是什麼關係!」顧忘大聲吼道。

一個男人,磨磨唧唧,他真的沒法容忍。

「我是她的男閨蜜!」男人大聲回答。

真是笑話,蘇菲菲還會有男閨蜜?打死他都不相信。那個女人平時做事那麼謹慎,怎麼可能會讓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男人留在自己的身邊。

「好,山貓,直接把那個店面撤了吧,不需要再考慮了。」說著,顧忘徑直走出房間。

「顧總,你不能這樣,我和她沒有什麼……」男人吼著。

此時的顧忘,早就已經走遠了。

瞬間,原地只剩下男人一個人,眼睛通紅。

蘇菲菲啊蘇菲菲,為了你,我都犧牲了我們家的生意,可是你呢?男人抬起頭,看著天花板,試圖把眼眶裡的液體憋回去。

「叮叮叮……」

蘇菲菲看了看來電顯示,趕忙接起電話。

「顧忘來找我了,他已經懷疑你了,你自己小心一點吧。」男人哽咽著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顧忘怎麼會找到他?他又發現了什麼?

「不是,他找你做什麼?他和你說什麼了?又或者,你和他說什麼了?」女人著急地問道。

他還能說什麼?

當初就是她不讓他說出任何東西,他自然也不會違反諾言。

「你放心好了,我什麼都沒有說,我只是說我是你的男閨蜜,經常照顧你而已,其他的什麼也沒說,而且,我們家的生意也丟了。」男人低聲說著。

這是什麼意思?顧忘找他和他們家的服裝店有什麼關係?

「你把話說清楚?你們家生意到底怎麼了?顧忘都做了什麼?」蘇菲菲直接問道。

男人直接說出實情,情緒很是滴落。

該死的顧忘,竟然還威逼利誘,做出如此無恥的小人之事。

蘇菲菲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

可是又能怎麼樣?她愛的,不就是這個男人么?所以不管顧忘做什麼,即使她當時很生氣,事後也便早就忘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所損失的,你們家的服裝店,我來負責,你就回去好好整理一下,我直接再給你開一個店面,放心吧,我不會虧待你的,但是前提是,你不要再去想那些沒用的了。」說著,蘇菲菲直接掛了電話。

這句話再明顯不過了,意思就是她們兩個,根本就沒有可能。

說她狠心么?她真的狠心,說她仗義么?她又很仗義。男人實在是想不通,蘇菲菲為什麼要喜歡顧忘那個臭男人。天下的總裁那麼多,富二代官二代又比比皆是,為什麼她偏偏看上了顧忘那個臭男人!

「大哥,怎麼辦,還是不說實話。」山貓有些緊張了,手裡緊緊攥著拳頭,目光很是慌亂。

這可是關乎顧忘一輩子的事情,如果解決不好,之後和趙以諾也許真的會面臨離婚。

山貓突然覺得婚姻真的很脆弱,有時候一句話,一件小事,就可以引發更大的矛盾,更何況還是顧忘這種被人冤枉的事情。

一個沒有做過錯事的人,突然被所有的人認為自己哪哪都做的不好,自然心裡也不會好受。

「這是一個持久戰,沒有關係,我們慢慢來打,我倒是想看看,那個蘇菲菲到底還能耍出什麼華樣。」顧忘半眯著眼睛,有些兇狠。

「最近凌辰在做什麼?」顧忘突然問道。

他最討厭凌辰會閑著沒事接近趙以諾了。那個女人,只能是他的!顧忘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

「他一直在超市裡,做什麼負責人,好像最近挺忙的,嫂子也是一樣,最近經常加班,可能是因為天氣吧。」山貓低聲回答。

該死的凌辰,竟然還學會了趁人之危!只是可惜了,就算趙以諾要和自己離婚,她也不會選擇凌辰的。他太了解那個女人了,如果真的喜歡,她不可能會等這麼久。顧忘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他相信趙以諾,一定會等他,雖然之前因為一些誤會而鬧得不愉快,但是解釋了就好了。

「大哥,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不加班,直接回家……」說著,顧忘徑直走出辦公室。 商量的事,均以奇門發展為中心!天奇是當之無愧的王者,門主之位非他莫屬,這是兄弟們全票通過的,可在副門主一位上,可就沒那麼簡單了。

天奇的這些兄弟,都是除了褶子山,其他幾個都是好戰分子,他們誰也不服誰,爭的就是一口氣,可在戰場上,他們會為對方的安全犧牲一切,這就是兄弟,永不服輸的奇門兄弟。

天奇思索片刻之後,對著衛星電話說:「副門主一事先放放,我奇門誰的戰功顯赫誰來,我林天奇必定全力支持他。但在情報這一塊,必須指定人選,你們有什麼意見儘管提出來。」

「我靠。。。情報那可是手握大權的人了,奇少,奇門的情報組我建議在我們哥幾個中來定奪。」

這是一位男子的聲音。林峰他們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最後,天奇眼芒餘光瞄了身側的第二季一眼,說:「第二季你們應該知道,把情報組交給他,你們可有意見。」

「我RI,天尊,第二季在你身邊你怎麼不早說啊,我想她啊我……」

「林峰。」衛星電話中突然傳出一道低喝聲。「現在是開會,注意你的用詞。」

「靠……」

林峰不滿的罵了一句,天奇說:「既然沒意見,那情報就交給第二季統一運作,奇門各部一切情報就傳到第二季這邊,稍後她會跟你們對接。」

第二季是誰,兄弟們心中都跟清楚,即便個別的兄弟到目前為止都還沒見到第二季這個常年面帶黑絲巾的女子,可他們卻從其他兄弟口中得到一點信息。

天奇與兄弟們商量完畢之後,最終,奇門以七個部眾成立,總人數,不超過五百,這五百人還是天奇的那些兄弟的人。

林峰狂妄的以「魔尊」自稱,他發誓要將這個綽號名動華夏!對此,天奇沒有反應,其他也沒說什麼,他們都在謀划著怎麼在兄弟幾個中揚眉吐氣。

本來,奇門成立應該威風一點的,可天奇思而復想,還是覺得現在不是最佳時機。以他林天奇的想法,奇門的名冊組成部分應該是正副門主、作戰軍師、五大魔尊、七大星辰、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可人員方面嚴重不足,奇門如今能拿得出的高手,也就是那麼十幾位;不過,天奇相信,總有一天,奇門的發展一定會到達他現在設想的一樣。

魯崢和蠻牛在知道各地的奇門兄弟都擁有各自的實力,他們都在心中告訴自己,一定要追上那些兄弟的步伐,絕不能落後,奇門可是以實力尊稱的地方。

想到這些,魯崢主動開口:「奇少,京都這邊的事你可有什麼想法?」

「奇門在京都的發展,就交給你和沈滔負責吧!該怎麼做,你們商議而定。」

「那俺呢,五哥,俺做什麼啊!」

蠻牛沒領到任務,心裡可不爽了!

天奇看了一臉著急的蠻牛一眼,目光落在沈滔身上。「或許你會覺得我放權給你,你想問我為什麼會這麼相信你。對嗎?」

沈滔點頭,他確實不解,畢竟他不是天奇的那些兄弟,在天奇心中只得徹底信任。

天奇埋頭淡淡開口:「進入奇門,就是我的兄弟,我林天奇連兄弟都不相信了,我還能相信誰?不過,我的兄弟若是背叛我,我會我會做出一些讓人始料不及的事來。」

一聽,沈滔在佩服天奇胸懷之時,嗅到了一股殺機。

「至於夏蘭,你就暫時協助他們兩人吧!哦對了,禿子,你們要準備一下,我很快就會對群義會和蒼茫幫下手。」

「好,我們會準備好,等你的消息!」

天奇點點頭,蠻牛實在是憋得難受,扯著嗓子問天奇。「五哥,俺到底做什麼你就說嘛,你看大哥他們幾個,一個個牛X得緊,我可不想整個倒數第一。」

聞言,天奇沉默著一言不發,第二季和魯崢他們似乎發現了什麼,遲疑之後,起身全部離開。

「咚。。。」

門關上了,蠻牛左看看右瞧瞧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五哥,沒人了,你快說嘛!」

天奇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慢慢抬起白皙臉龐,雙眸望著蠻牛這迫不及待的模樣,聲線輕緩而出。「蠻牛,你是五哥打擊你,就憑你現在的實力,是沒有辦法跟他們幾個一較高低的。」

「五哥你的兄弟都是獨霸一方的人物,俺沒辦法跟他們比,可俺不是要努力嗎,五哥,俺真心想陪你戰。」

「五哥謝謝你,可戰場刀劍無眼,我不想看見我的手足白白送死。」

「俺不怕,林峰說得對,好男兒就該轟轟烈烈戰死沙場,俺蠻牛隨時鄉村小子,可俺也是鐵骨錚錚的男兒,五哥,你不能排斥俺!」

天奇抬手打斷情緒起伏較大的蠻牛,說:「你聽說我說,奇門的發展怕是沒那麼順利,咋們的雞蛋也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你若有心,這幾天你好好的玩,等我抽時間出來,領你去見一個人,你在他那裡千萬不要偷懶,好好的學,奇門現在是有我們兄弟撐著,可幾年之後后,或許我們會遇到強大的敵人,兄弟們全都被抓了,那個時候就需要有人出其不意的出手相救,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五哥,你的意思是。。。讓俺。。俺。。做暗棋?」

「對,做我奇門的暗棋;不過蠻牛,真若這樣的話,你就近期你就很少露面了,沒有人會知道你的存在,你。。。願意嗎?」

「我願意,五哥,你怎麼說就怎麼辦!」

蠻牛眼眶發紅,奇門那麼多的高手,這樣的任務不是誰都能肩負起來的,必須是奇門最忠誠的人,而他蠻牛與天奇認識不到一個,天奇就把這差事給了蠻牛,蠻牛怎麼能不感動。

「那好,這幾天就著手準備一下吧!你這一去,很有可就是好幾年,咋們兄弟。。。」

「五哥,你什麼都不用說,俺一定會出現在兄弟們身邊的。」

天奇含淚點頭,蠻牛起身退出去之後,晶瑩剔透的霧氣悄悄衍在天奇深邃冰眸上;對於蠻牛,天奇是相見恨晚,這樣的差事交給蠻牛,天奇放心;何況蠻牛本就是一身的爆發力,他體內的那股力量一旦被激發,自己怕也難以對抗,所以,天奇必須為奇門打造一位超級巔峰高手。

天奇相信,只要給奇門一年的時間,奇門縱然遇到無可匹配高手,自己的這些兄弟全部被擒,只要蠻牛出現,誰又能與奇門爭鋒。

目標必須要長遠,不然奇門或許只是一陣雲煙,風一吹就煙消雲散。

那不是天奇的性格,奇門的成立,已經註定這個世界將不太平。或許在多年之後,天奇他們再回首今天倉庫中的一幕時,心中會是一陣感嘆,因為那個時候天奇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

就像阿羅說的那樣,在這個世上,沒有誰比天奇的血統更尊貴,他的一句話一個決定,將影響千千萬萬的生命。

奇門兄弟在經歷無數生死,用數萬累累白骨鑄就霸業的那一天,不知又有多少人知道他林天奇的辛酸苦辣。

當然了,這些都是后話!一切都要看天奇的能力,奇門能在他手上發展,同樣也能在他手上被扼殺掉,畢竟他林天奇得罪的人不少。

不過,天奇不擔心,他既然敢做,就有辦法去應對,只是在某些時候,苦肉計必須得用上,為了奇門,為了京都能夠混亂,那些老大相互猜忌,打破在此之前的平衡,天奇一定會讓他們自亂陣腳。

而這個計劃,馬上就要啟動!天奇在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最多一個禮拜,那些人就該要聯合起來要自己的命了,一旦他們動手,自己的機會,就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