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上大曆七年(壬子,公元七七二年)

春,正月,甲辰,回紇使者擅出鴻臚寺,掠人子女;所司禁之,毆擊所司,以三百騎犯金光、-雀門。是早,宮門皆閉,上遣中使劉清潭諭之,乃止。三月,郭子儀入朝;丙午,還-州。

夏,四月,吐蕃五千騎至靈州,尋退。

五月,乙未,赦天下。

秋,七月,癸巳,回紇又擅出鴻臚寺,逐長安令邵說至含光門街,奪其馬;說乘他馬而去,弗敢爭。

盧龍節度使-希彩既得位,悖慢朝廷,殘虐將卒;孔目官李懷瑗因衆怒,伺間殺之。衆未知所從;經略副使——營於城北,其弟滔將牙內兵,潛使百餘人於衆中大言曰:“節度使非-副使不可;”衆皆從之-遂權知留後,遣使言狀。冬,十月,辛未,以-爲檢校左常侍、幽州、盧龍節度使。

十二月,辛未,置永平軍於滑州。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上大曆八年(癸丑,公元七七三年)

春,正月,昭義節度使、相州刺史薛嵩薨。子平,年十二,將士脅以爲帥,平僞許之;既而讓其叔父-,夜奉父喪,逃歸鄉里。壬午,制以-知留後。

二月,壬申,永平節度使令狐彰薨。彰承滑、亳離亂之後,治軍勸農,府廩充實。時-鎮率皆跋扈,獨彰貢賦未嘗闕;歲遣兵三千詣京西防秋,自齎糧食,道路供饋皆不受,所過秋毫不犯。疾亟,召掌書記高陽齊映,與謀後事,映勸彰請代人,遣子歸私第;彰從之,遺表稱:“昔魚朝恩破史朝義,欲掠滑州,臣不聽,由是有隙。及朝恩誅,值臣寢疾,以是未得入朝,生死愧負。臣今必不起,倉庫畜牧,先已封籍,軍中將士,州縣官吏,按堵待命。伏見吏部尚書劉晏、工部尚書李勉可委大事,願速以代臣。臣男建等,今勒歸東都私第。”彰薨,將士欲立建,建誓死不從,舉家西歸。三月,丙子,以李勉爲永平節度使。

吏部侍郎徐浩、薛邕,皆元載、王縉之黨;浩妾弟侯莫陳-爲美原尉,浩屬京兆尹杜濟虛以知驛奏優,又屬邕擬長安尉-參臺,御史大夫李棲筠劾奏其狀,敕禮部侍郎萬年於邵等按之。邵奏邕罪在敕前,應原除,上怒。夏,五月,乙酉,貶浩明州別駕,邕歙州刺史;丙戌,貶濟杭州刺史,邵桂州長史,朝廷稍肅。

辛卯,鄭王邈薨,贈昭靖太子。

回紇自乾元以來,歲求和市,每一馬易四十縑,動至數萬匹,馬皆駑瘠無用;朝廷苦之,所市多不能盡其數,回紇待遣、繼至者常不絕於鴻臚。至是,上欲悅其意,命盡市之。秋,七月,辛丑,回紇辭歸,載賜遣及馬價,共用車千餘乘。

八月,己未,吐蕃六萬騎寇靈武,踐秋稼而去。辛未,幽州節度使——遣弟滔將五千精騎詣涇州防秋。自安祿山反,幽州兵未嘗爲用,滔至,上大喜,勞賜甚厚。

壬申,回紇復遣使者赤心以馬萬匹來求互市。

九月,壬午,循州刺史哥舒晃殺嶺南節度史呂崇賁,據嶺南反。

癸未,晉州男子郇模,以麻辮髮,持竹筐葦蓆,哭於東市。人問其故,對曰:“願獻三十字,一字爲一事;若言無所取,請以席裹屍,貯筐中,棄於野。”京兆以聞。上召見,賜新衣,館於客省。其言“團”者,請罷諸州團練使也;“監”者,請罷諸道監軍使也。

魏博節度使田承嗣爲安、史父子立祠堂,謂之四聖,且求爲相;上令內侍孫知古因奉使諷令毀之。冬,十月,甲辰,加承嗣同平章事以褒之。

靈州破吐蕃萬餘衆。吐蕃衆十萬寇涇、-,郭子儀遣朔方兵馬使渾-將步騎五千拒之。庚申,戰於宜祿-登黃-原望虜,命據險布拒馬以備其馳突。宿將史抗、溫儒雅等意輕-,不用其命;-召使擊虜,則已醉矣;見拒馬,曰:“野戰,烏用此爲!”命撤之。叱騎兵衝虜陣,不能入而返;虜躡而乘之,官軍大敗,士卒死者什七八,居民爲吐蕃所掠千餘人。

甲子,馬-與吐蕃戰於鹽倉,又敗-爲虜所隔,逮暮未還,涇原兵馬使焦令諶等與敗卒爭門而入。或勸行軍司馬段秀實乘城拒守,秀實曰:“大帥未知所在,當前擊虜,豈得苟自全乎!”召令諶等讓之曰:“軍法,失大將,麾下皆死。諸君忘其死邪!”令諶等惶懼拜請命。秀實乃發城中兵未戰者悉出,陳於東原,且收散兵,爲將力戰狀。吐蕃畏之,稍卻。既夜,-乃得還。

郭子儀召諸將謀曰:“敗軍之罪在我,不在諸將。然朔方兵精聞天下,今爲虜敗,何策可以雪恥?”莫對。渾-曰:“敗軍之將,不當復預議。然願一言今日之事,惟理-罪,不則再見任。”子儀赦其罪,使將兵趣朝那。虜既破官軍,欲掠-、隴。鹽州刺史李國臣曰:“虜乘勝必犯郊畿,我掎其後,虜必返顧。”乃引兵趣秦原,鳴鼓而西。虜聞之,至百城,返,渾-邀之於隘,盡復得其所掠。馬-亦出精兵襲虜輜重於潘原,殺數千人,虜遂遁去。

己丑,以江西觀察使路嗣恭兼嶺南節度使,討哥舒晃。

初,元載嘗爲西州刺史,知河西、隴右山川形勢。是時,吐蕃數爲寇,載言於上曰:“四鎮、北庭既至涇州,無險要可守。隴山高峻,南連泰嶺,北抵大河。今國家西境盡潘原,而吐蕃戍摧沙堡,原州居其中間,當隴山之口,其西皆監牧故地,草肥水美,平涼在其東,獨耕一縣,可給軍食,故壘尚存,吐蕃棄而不居。每歲盛夏,吐蕃畜牧青海,去塞甚遠,若乘間築之,二旬可畢。移京西軍戍原州,移郭子儀軍戍涇州,爲之根本,分兵守石門、木峽,漸開隴右,進達安西,據吐蕃腹心,則朝廷可高枕矣。”並圖地形獻之,密遣人出隴山商度功用。會汴宋節度使田神功入朝,上問之,對曰:“行軍料敵,宿將所難,陛下奈何用一書生語,欲舉國從之乎!”載尋得罪,事遂寢。

有司以回紇赤心馬多,請市千匹。郭子儀以爲如此,逆其意太甚,自請輸一歲俸爲國市之。上不許。十一月,戊子,命市六千匹——

國學網站推出 【唐紀四十一】 起閼逢攝提格,盡屠維協洽七月,凡五年有奇。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下大曆九年(甲寅,公元七七四年)

春,正月,壬寅,田神功薨於京師。

澧朗鎮遏使楊猷自澧州沿江而下,擅出境至鄂州,詔聽入朝。猷遂溯漢江而上,復州、郢州皆閉城自守,山南東道節度使樑崇義發兵備之。

二月,辛未,徐州軍亂,刺史樑乘逾城走。

諫議大夫吳損使吐蕃,留之累年,竟病死虜中。

庚辰,汴宋兵防秋者千五百人,盜庫財潰歸,田神功薨故也。己丑,以神功弟神玉知汴宋留後。

癸巳,郭子儀入朝,上言:“朔方,國之北門,中間戰士耗散,什纔有一。今吐蕃兼河、隴之地,雜羌、渾之衆,勢強十倍。願更於諸道各發精卒,成四、五萬人,則制勝之道必矣。”

三月,戊申,以皇女永樂公主許妻魏博節度使田承嗣之子華。上意欲固結其心,而承嗣益驕慢。

戊午,以澧朗鎮遏使楊猷爲洮州刺史、隴右節度兵馬使。

夏,四月,甲申,郭子儀辭還-州,復爲上言邊事,至涕泗交流。

壬辰,赦天下。

五月,丙午,楊猷自澧州入朝。

涇原節度使馬-入朝,諷將士爲己表求平章事。丙寅,以-爲左僕射。

六月,盧龍節度使——遣弟滔奉表請入朝,且請自將步騎五千防秋;上許之,仍爲之先築大第於京師以待之。

癸未,興善寺胡僧不空卒,贈開府儀同三司、司空,賜爵肅國公,諡曰大辯正廣智不空三藏和尚。

京師旱,京兆尹黎-作土龍祈雨,自與巫覡更舞。彌月不雨,又禱於文宣王。上聞之,命撤土龍,減膳節用。秋,七月,戊午,雨——

入朝,至蔚州,有疾,諸將請還,俟間而行-曰:“死則輿尸而前!”諸將不敢復言。九月,庚子,至京師,士民觀者如堵。辛丑,宴-及將士於延英殿,犒賞之盛,近時未有。

壬寅,回紇擅出鴻臚寺,白晝殺人,有司擒之;上釋不問。

甲辰,命郭子儀、李抱玉、馬-、——分統諸道防秋之兵。

冬,十月,壬申,信王-薨。乙亥,樑王-薨。

魏博節度使田承嗣誘昭義將吏使作亂。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下大曆十年(乙卯,公元七七五年)

春,正月,丁酉,昭義兵馬使裴志清逐留後薛萼,帥其衆歸承嗣。承嗣聲言救援,引兵襲相州,取之-奔-州,上表請入朝,許之。

辛丑,郭子儀入朝。

壬寅,壽王瑁薨。

乙巳,——表請留闕下,以弟滔知幽州、盧龍留後,許之。

昭義裨將薛擇爲相州刺史,薛雄爲衛州刺史,薛堅爲-州刺史,皆薛嵩之族也。戊申,上命內侍孫知古如魏州諭田承嗣,使各守封疆;承嗣不奉詔,癸丑,遣大將盧子期取-州,楊光朝攻衛州。

乙卯,西川節度使崔寧奏破吐蕃數萬於西山,斬首萬級,捕虜數千人。

丙辰,詔:“諸道兵有逃亡者,非承製敕,無得輒召募。

二月,乙丑,田承嗣誘衛州刺史薛雄,雄不從,使盜殺之,屠其家,盡據相、衛四州之地,自置長吏,掠其精兵良馬,悉歸魏州;逼孫知古與共巡磁、相二州,使其將士割耳-面,請承嗣爲帥。

辛未,立皇子述爲睦王,逾爲郴王,連爲恩王,遘爲-王,迅爲隨王,造爲忻王,暹爲韶王,運爲嘉王,遇爲端王,-爲循王,通爲恭王,達爲原王,逸爲雅王。

丙子,以華州刺史李承昭知昭義留後。

河陽三城使常休明,苛刻少恩。其軍士防秋者歸,休明出城勞之,防秋兵與城內兵合謀攻之,休明奔東都;軍士奉兵馬使王惟恭爲帥,大掠,數日乃定。上命監軍冉庭蘭慰撫之。

三月,甲午朔,陝州軍亂,逐兵馬使趙令珍。 前夫,愛你不休 觀察使李國清不能禁,卑辭,遍拜將士,乃得脫去。軍士大掠庫物。會淮西節度使李忠臣入朝,過陝,上命忠臣按之。將士畏忠臣兵威,不敢動。忠臣設棘圍,令軍士匿名投庫物,一日,獲萬緡,盡以給其從兵爲賞。

乙巳,薛萼、常休明皆詣闕請罪,上釋不問。

初,成德節度使李寶臣、淄青節度使李正己,皆爲田承嗣所輕。寶臣弟寶正娶承嗣女,在魏州,與承嗣子維擊球,馬驚,誤觸維死;承嗣怒,囚寶正,以告寶臣。寶臣謝教敕不謹,封杖授承嗣,使撻之;承嗣遂杖殺寶正,由是兩鎮交惡。及承嗣拒命,寶臣、正己皆上表請討之,上亦欲因其隙討承嗣。夏,四月,乙未,敕貶承嗣爲永州刺史,仍命河東、成德、幽州、淄青、淮西、永平、汴宋、河陽、澤潞諸道發兵前臨魏博,若承嗣尚或稽違,即令進討;罪止承嗣及其侄悅,自餘將士弟侄苟能自拔,一切不問。

時-滔方恭順,與寶臣及河東節度使薛兼訓攻其北,正己與淮西節度使李忠臣等攻其南。五月,乙未,承嗣將霍榮國以磁州降。丁未,李正己攻德州,拔之。李忠臣統永平、河陽、懷、澤步騎四萬進攻衛州。六月,辛未,田承嗣遣其將裴志清等攻冀州,志清以其衆降李寶臣。甲戌,承嗣自將圍冀州,寶臣使高陽軍使張孝忠將精騎四千御之,寶臣大軍繼至;承嗣燒輜重而遁。孝忠,本奚也。

田承嗣以諸道兵四合,部將多叛而懼,秋,八月,遣使奉表,請束身歸朝。

辛巳,郭子儀還-州。子儀嘗奏除州縣官一人,不報,僚佐相謂曰:“以令公勳德,奏一屬吏而不從,何宰相之不知體!”子儀聞之,謂僚佐曰:“自兵興以來,方鎮武臣多跋扈,凡有所求,朝廷常委曲從之;此無他,乃疑之也。今子儀所奏事,人主以其不可行而置之,是不以武臣相待而親厚之也;諸君可賀矣,又何怪焉!”聞者皆服。

己丑,田承嗣遣其將盧子期寇磁州。

九月,戊申,回紇白晝刺市人腸出,有司執之,系萬年獄;其酋長赤心馳入縣獄,斫傷獄吏,劫囚而去。上亦不問。

壬子,吐蕃寇臨涇,癸丑,寇隴州及普潤,大掠人畜而去;百官往往遣家屬出城竄匿。丙辰,鳳翔節度使李抱玉奏破吐蕃於義寧。

李寶臣、李正己會於棗強,進圍貝州,田承嗣出兵救之。兩軍各饗士卒,成德賞厚,平盧賞薄;既罷,平盧士卒有怨言,正己恐其爲變,引兵退,寶臣亦退。李忠臣聞之,釋衛州,南度河,屯陽武。寶臣與-滔攻滄州,承嗣從父弟庭-守之;寶臣不能克。

吐蕃寇涇州,涇原節度使馬-破之於百里城。戊午,命盧龍節度使——出鎮奉天行營。

冬,十月,辛酉朔,日有食之。

盧子期攻磁州,城幾陷;李寶臣與昭義留後李承昭共救之,大破子期於清水,擒子期至京師;斬之。河南諸將又大破田悅於陳留;田承嗣懼。

初,李正己遣使至魏州,承嗣囚之,至是,禮而遣之,遣使盡籍境內戶口、甲兵、谷帛之數以與之,曰:“承嗣今年八十有六,溘死無日,諸子不肖,悅亦孱弱,凡今日所有,爲公守耳,豈足以辱公之師旅乎!”立使者於廷,南向,拜而授書;又圖正己之像,焚香事之。正己悅,遂按兵不進。於是河南諸道兵皆不敢進。承嗣既無南顧之虞,得專意北方。

上嘉李寶臣之功,遣中使馬承倩齎詔勞之;將還,寶臣詣其館,遣之百縑,承倩詬詈,擲出道中,寶臣慚其左右。兵馬使王武俊說寶臣曰:“今公在軍中新立功,豎子尚爾,況寇平之後,以一幅詔書召歸闕下,一匹夫耳,不如釋承嗣,以爲己資。”寶臣遂有玩寇之志。

承嗣知范陽寶臣鄉里,心常欲之,因刻石作讖雲:“二帝同功勢萬全,將田爲侶入幽燕。”密令瘞寶臣境內,使望氣者言彼有王氣,寶臣掘而得之。又令客說之曰:“公與-滔共取滄州,得之,則地歸國,非公所有。公能捨承嗣之罪,請以滄州歸公,仍願從公取范陽以自效。公以精騎前驅,承嗣以步卒繼之,蔑不克矣。”寶臣喜,謂事合符讖,遂與承嗣通謀,密圖范陽,承嗣亦陳兵境上。

寶臣謂滔使者曰:“聞-公儀貌如神,願得畫像觀之。”滔與之。寶臣置於射堂,與諸將共觀之,曰:“真神人也!”滔軍於瓦橋,寶臣選精騎二千,通夜馳三百里襲之,戒曰:“取貌如射堂者。”時兩軍方睦,滔不虞有變,狼狽出戰而敗,會衣他服得免。寶臣欲乘勝取范陽,滔使雄武軍使昌平劉怦守留府。寶臣知有備,不敢進。

承嗣聞幽、恆兵交,即引軍南還,使謂寶臣曰:“河內有警,不暇從公,石上讖文,吾戲爲之耳!”寶臣慚怒而退。寶臣既與-滔有隙,以張孝忠爲易州刺史,使將精騎七千以備之。

丙寅,貴妃獨孤氏薨,丁卯,追諡貞懿皇后。

十一月,丁酉,田承嗣將吳希光以瀛州降。

嶺南節度使路嗣恭擢流人孟瑤、敬冕爲將,討哥舒晃。瑤以大軍當其衝,冕自間道輕入,丁未,克廣州,斬哥舒晃及其黨萬餘人。

嗣恭之討晃也,容管經略使王-遣將將兵助之;西原賊帥覃問乘虛襲容州,-伏兵擊擒之。

十二月,回紇千騎寇夏州,州將樑榮宗破之於烏水。郭子儀遣兵三千救夏州,回紇遁去。

元載、王縉奏魏州鹽貴,請禁鹽入其境以困之。上不許,曰:“承嗣負朕,百姓何罪!”

田承嗣請入朝,李正己屢爲之上表,乞許其自新。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下大曆十一年(丙辰,公元七七六年)

春,正月,壬辰,遣諫議大夫杜亞使魏州宣慰。

辛亥,西川節度使崔寧奏破吐蕃四節度及突厥、吐谷渾、氐、羌羣蠻衆二十餘萬,斬首萬餘級。

二月,庚辰,田承嗣復遣使上表,請入朝。上乃下詔,赦承嗣罪,復其官爵,聽與家屬入朝,其所部拒朝命者,一切不問。

辛巳,增朔方五城戍兵,以備回紇。

三月,戊子,河陽軍亂,逐監軍冉庭蘭出城,大掠三日。庭蘭成備而入,誅亂者數十人,乃定。

五月,汴宋留後田神玉卒。都虞候李靈曜殺兵馬使、濮州刺史孟鑑,北結田承嗣爲援。癸巳,以永平節度使李勉兼汴、宋等八州留後。乙未,以靈曜爲濮州刺史,靈曜不受詔。 愛上小偷總裁 六月,戊午,以靈曜爲汴宋留後,遣使宣慰。

秋,七月,田承嗣遣兵寇滑州,敗李勉。吐蕃寇石門,入長澤川。

八月,丙寅,加盧龍節度使——同平章事。

李靈曜既爲留後,益驕慢,悉以其黨爲管內八州刺史、縣令,欲效河北諸鎮。甲申,詔淮西節度使李忠臣、永平節度使李勉、河陽三城使馬燧討之。淮南節度使陳少遊、淄青節度使李正己皆進兵擊靈曜。

汴宋兵馬使、攝節度副使李僧惠,靈曜之謀主也。宋州牙門將劉昌遣曾神表潛說僧惠;僧惠召問計,昌爲之泣陳逆順。僧惠乃與汴宋牙將高憑、石隱金遣神表奉表詣京師,請討靈曜。九月,壬戌,以僧惠爲宋州刺史,憑爲曹州刺史,隱金爲鄆州刺史。

乙丑,李忠臣、馬燧軍於鄭州,靈曜引兵逆戰;兩軍不意其至,退軍滎澤,淮西軍士潰去者什五六。鄭州士民皆驚,走入東都。忠臣將歸淮西,燧固執不可,曰:“以順討逆,何憂不克?奈何自棄功名!”堅壁不動。忠臣聞之,稍收散卒,數日皆集,軍勢復振。

戊辰,李正己奏克鄆、濮二州。壬申,李僧惠敗靈曜兵於雍丘。冬,十月,李忠臣、馬燧進擊靈曜,忠臣行汴南,燧行汴北,屢破靈曜兵;壬寅,與陳少遊前軍合,與靈曜大戰於汴州城西,靈曜敗,入城固守。癸卯,忠臣等圍之。

田承嗣遣田悅將兵救靈曜,敗永平、淄青兵於匡城,乘勝進軍汴州,乙巳,營於城北數裏。丙午,忠臣遣裨將李重倩將輕騎數百夜入其營,縱橫貫穿,斬數十人而還,營中大駭;忠臣、燧因以大軍乘之,鼓譟而入,悅衆不戰而潰,悅脫身北走,將士死者相枕藉,不可勝數。靈曜聞之,開門夜遁,汴州平。重倩,本奚也。丁未,靈曜至韋城,永平將杜如江擒之。

燧知忠臣暴戾,以己功讓之,不入汴城,引軍西屯板橋。忠臣入城,果專其功;宋州刺史李僧惠與之爭功,忠臣因會擊殺之;又欲殺劉昌,昌遁逃得免。

甲寅,李勉械送李靈曜至京師;斬之。

十二月,丁亥,李正己、李寶臣並加同平章事。

涇原節度使馬-疾亟,以行軍司馬段秀實知節度事,付以後事。秀實嚴兵以備非常,丙申,-薨,軍中奔哭者數千人。喧咽門屏,秀實悉不聽入。命押牙馬-治喪事於內,李漢惠接賓客於外,妻妾子孫位於堂,宗族位於庭,將佐位於前,牙士卒哭於營伍,百姓各守其家。有離立偶語於衢路,輒執而囚之;非護喪從行者無得遠送。致祭拜哭,皆有儀節,送喪近遠,皆有定處,違者以軍法從事。都虞候史廷-、兵馬使崔珍、十將張景華謀因喪作亂,秀實知之,奏廷-入宿衛,徙珍屯靈臺,補景華外職,不戮一人,軍府晏然-

家富有無算,治第京師,甲於勳貴,中堂費二十萬緡,他室所減無幾,其子孫無行,家資尋盡。

戊戌,昭義節度使李承昭表稱疾篤,以澤潞行軍司馬李抱真兼知磁、邢兩州留後。

庚戌,加淮西節度使李忠臣同平章事,仍領汴州刺史,徙治汴州。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下大曆十二年(丁巳,公元七七七年)

春,三月,乙卯,兵部尚書、同平章事、鳳翔、懷澤潞、秦隴節度使李抱玉薨,弟抱真仍領懷澤潞留後。

癸亥,以河東行軍司馬鮑防爲河東節度使。防,襄州人也。

田承嗣竟不入朝,又助李靈曜,上覆命討之。承嗣乃覆上表謝罪。上亦無如之何,庚午,悉復承嗣官爵,仍令不必入朝。

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元載專橫,黃門侍郎、同平章事王縉附之,二人俱貪。載妻王氏及子伯和、仲武,縉弟、妹及尼出入者,爭納賄賂。又以政事委羣吏,士之求進者,不結其子弟及主書卓英倩等,無由自達。上含容累年,載、縉不悛。

上欲誅之,恐左右漏泄,無可與言者,獨與左金吾大將軍吳湊謀之。湊,上之舅也。會有告載、縉夜醮圖爲不軌者,庚辰,上御延英殿,命湊收載、縉於政事堂,又收仲武及卓英倩等繫獄。命吏部尚書劉晏與御史大夫李涵等同鞫之,問端皆出禁中,仍遣中使詰以陰事,載、縉皆伏罪。是日,先杖殺左衛將軍、知內侍省事董秀于禁中,乃賜載自盡於萬年縣。載請主者:“願得快死!”主者曰:“相公須受少污辱,勿怪!”乃脫穢襪塞其口而殺之。王縉初亦賜自盡,劉晏謂李涵等曰:“故事,重刑覆奏,況大臣乎!且法有首從,宜更稟進止。”涵等從之。上乃貶縉括州刺史。載妻王氏,忠嗣之女也,及子伯和、仲武、季能皆伏誅。有司籍載家財,胡椒至八百石,它物稱是。

夏,四月,壬午,以太常卿楊綰爲中書侍郎,禮部侍郎常袞爲門下侍郎,並同平章事。綰性清簡儉素,制下之日,朝野相賀。郭子儀方宴客,聞之,減坐中聲樂五分之四。京兆尹黎-,騶從甚盛,即日省之,止存十騎。十丞崔寬,第舍宏侈,亟毀撤之。

癸未,貶吏部侍郎楊炎、諫議大夫韓洄、包佶、起居舍人韓會等十餘人,皆載黨也。炎,鳳翔人。載常引有文學才望者一人親厚之,異日欲以代己,故炎及於貶。洄,-之弟。會,南陽人也。上初欲盡誅炎等,吳湊諫救百端,始貶官。

丁酉,吐蕃寇黎、雅州;西川節度使崔寧擊破之。

元載以仕進者多樂京師,惡其逼己,乃制俸祿,厚外官而薄京官,京官不能自給,常從外官乞貸。楊綰、常袞奏京官俸太薄;己酉,詔加京官俸,歲約十五萬六千餘緡。

五月,辛亥,詔自都團練使外,悉罷諸州團練守捉使。又令諸使非軍事要急,無得擅召刺史及停其職務,差人權攝。又定諸州兵,皆有常數,其召募給家糧、春冬衣者,謂之“官健”;差點土人,春夏歸農、秋冬追集、給身糧醬菜者,謂之“團結”。自兵興以來,州縣官俸給不一,重以元載、王縉隨情徇私,刺史月給或至千緡、或數十緡,至是,始定節度使以下至主簿、尉俸祿,掊多益寡,上下有敘,法制粗立。

庚午,上遣中使發元載祖父墓,斫棺棄屍,毀其家廟,焚其木主。戊寅,卓英倩等皆杖死。英倩之用事也,弟英-橫於鄉里。及英倩下獄,英-遂據險作亂;上髮禁兵討之,乙巳,金州刺史孫道平擊擒之。

上方倚楊綰,使釐革弊政,會綰有疾,秋,七月,己巳,薨。上痛悼之甚,謂羣臣曰:“天不欲朕致太平,何奪朕楊綰之速!”

八月,癸未,賜東川節度使鮮于叔明姓李氏。

元載、王縉之爲相也,上日賜以內廚御饌,可食十人,遂爲故事。癸卯,常袞與——上言:“餐錢已多,乞停賜饌。”許之。袞又欲辭堂封,同列不可而止。時人諷袞,以爲“朝廷厚祿,所以養賢,不能,當辭位,不當辭祿。”

臣光曰:“君子恥食浮於人;袞之辭祿,廉恥存焉,與夫固位貪祿者,不猶愈乎!詩云:‘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如袞者,亦未可以深譏也。

楊綰、常袞薦湖州刺史顏真卿,上即日召還;甲辰,以爲刑部尚書。綰、袞又薦淮南判官汲人關播,擢爲都官員外郎。

九月,辛酉,以四鎮、北庭行營兼涇原、鄭潁節度副使段秀實爲節度使。秀實軍令簡約,有威惠,奉身清儉,室無姬妾,非公會,未嘗飲酒聽樂。

吐蕃八萬衆軍於原州北長澤監,己巳,破方渠,入拔谷;郭子儀使裨將李懷光救之,吐蕃退。庚午,吐蕃寇坊州。

冬,十月,乙酉,西川節度使崔寧奏大破吐蕃於望漢城。

先是,秋霖,河中府池鹽多敗。戶部侍郎判度支韓-恐鹽戶減稅,丁亥,奏雨雖多,不害鹽,仍有瑞鹽生。上疑其不然,遣諫議大夫義興蔣鎮往視之。

吐蕃寇鹽、夏州,又寇長武;郭子儀遣將拒卻之。

以永平軍押牙匡城劉洽爲宋州刺史。仍以宋、泗二州隸永平軍。

穿到古代當主角 京兆尹黎-奏秋霖損稼,韓-奏-不實;上命御史按視,丁未,還奏,“所損凡三萬餘頃。”渭南令劉澡阿附度支,稱縣境苗獨不損;御史趙計奏與澡同。上曰“霖雨溥溥,豈得渭南獨無!”更命御史-敖視之,損三千餘頃。上嘆息久之,曰:“縣令,字人之官,不損猶應言損,乃不仁如是乎!”貶澡南浦尉,計澧州司戶,而不問。

十一月,壬子,山南西道節度使張獻恭奏破吐蕃萬餘衆於岷州。

內辰,蔣鎮還,奏“瑞鹽實如韓-所言”,仍上表賀,請宣付史臣,並置神祠,錫以嘉名。上從之,賜號寶應靈慶池。時人醜之。

十二月,丙戌,——自涇州還京師。

丁亥,崔寧奏破吐蕃十餘萬衆,斬首八千餘級。

庚子,以——兼隴右節度使,知河西、澤潞行營。

平盧節度使李正己先有淄、青、齊、海、登、萊、沂、密、德、棣十州之地,及李靈曜之亂,諸道合兵攻之,所得之地,各爲己有,正己又得曹、濮、徐、-、鄆五州,因自青州徙治鄆州,使其子前淄州刺史納守青州。癸卯,以納爲青州刺史。正己用刑嚴峻,所在不敢偶語;然法令齊一,賦均而輕,擁兵十萬,雄據東方,鄰-皆畏之。是時田承嗣據魏、博、相、衛、-、貝、澶七州,李寶臣據恆、易、趙、定、深、冀、滄七州,各擁衆五萬;樑崇義據襄、鄧、均、房、復、郢六州,有衆二萬;相與根據蟠結,雖奉事朝廷而不用其法令,官爵、甲兵、租賦、刑殺皆自專之,上寬仁,一聽其所爲。朝廷或完一城,增一兵,輒有怨言,以爲猜貳,常爲之罷役;而自於境內築壘、繕兵無虛日。以是雖在中國名蕃臣,而實如蠻貊異域焉。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下大曆十三年(戊午,公元七七八年)

春,正月,辛酉,敕毀白渠支流碾-以溉田。昇平公主有二-,入見於上,請存之。上曰:“吾欲以利蒼主,汝識吾意,當爲衆先。”公主即日毀之。

戊辰,回紇寇太原,河東押牙泗水李自良曰:“回紇精銳遠來求鬥,難與爭鋒;不如築二壘于歸路,以兵戍之。虜至,堅壁勿與戰,彼師老自歸,乃出軍乘之。二壘抗其前,大軍蹙其後,無不捷矣。”留後鮑防不從,遣大將焦伯瑜等逆戰;癸酉,遇虜於陽曲,大敗而還,死者萬餘人。回紇縱兵大掠。二月,代州都督張光晟擊破之於羊武谷,乃引去。上引去。上亦不問回紇入寇之故,待之如初。

己亥,吐蕃遣其將馬重英帥衆四萬寇靈州,塞填漢、御史、尚書三渠水口以弊屯田。

三月,甲戌,回紇使還,過河中,朔方軍士掠其輜重,因大掠坊市。

夏,四月,甲辰,吐蕃寇靈州,朔方留後常謙光擊破之。

六月,戊戌,隴右節度使——獻貓鼠同乳不相害者以爲瑞;常袞帥百官稱賀。中書舍人崔-甫獨不賀,曰:“物反常爲妖,貓捕鼠,乃其職也,今同乳,妖也。何乃賀爲!宜戒法吏之不察奸、邊吏之不禦寇者,以承天意。”上嘉之-甫,沔之子也。秋,七月,壬子,以-甫知吏部選事-甫數以公事與常袞爭,由是惡之。

戊午,郭子儀奏以回紇猶在塞上,邊人恐懼,請遣-州刺史渾-將兵鎮振武軍,從之。回紇始去。

辛未,吐蕃將馬重英二萬衆寇鹽、慶二州,郭子儀遣河東朔方都虞候李懷光擊卻之。

八月,乙亥,成德節度使李寶臣請複姓張,許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