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你要向人家道歉,並把人家家的大門給修復完善,明白嗎?”紗織點點頭,滿意地道。與其等着人家來找我要錢,不如我直接幫你修好,看你們還怎麼說!某僞女神心疼自己的口袋中……

4人回頭看了一眼,被星矢捅了一個大窟窿的試煉之門,心中拔涼拔涼的,垂頭喪氣地道:“是,紗織小姐。”

……

事實上,當4小強修好揍敵客家試煉之門上的那個一人大的窟窿時,已經過去了4天的功夫。他們最終還是在揍敵客家百般刁難之下,終於還是修復好了,可是那個過程,卻直讓着四個孩子鬱悶了半天,下一次絕對不在隨手亂破壞公物……

於是當紗織從初次來到揍敵客家,到終於離開揍敵客家的時候,這已經是一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他們坐在城戶家的私人飛艇上時,紗織還沒忘記按原版的那位花瓶女神一樣,先寫一封信過去通知人家。爲毛要提前通知呢?那不是因爲她好歹是女神嘛~!不管她了不樂意,總得給人留下一個光明正大的良好印象嘛~~!

黃金哥哥們啊~~~!我來了~~~~~~~~~~!!!

……

【注1】莫摩斯:挑剔和嘲弄的化身,諾克斯的兒子;神話敘述莫摩斯因爲氣惱而死,因爲他不能在阿佛洛狄忒身上找出任何缺點。

【注2】莫伊拉:人類命運三女神,諾克斯之女。她們分別是:阿特羅波斯、克洛託、拉刻西斯。形象是三個老人。克洛託防線,拉刻西斯使線通過各種變幻無常的命運,阿特羅波斯剪線,以中斷命運。

農門有田之腹黑夫君俏娘子 【注3】涅墨西斯:義憤報應女神,職責對破壞事物的現存秩序實行懲罰的女神,無論是過分的幸福還是過分的驕傲都要予以懲罰。形象:沉思而充滿力量的婦女,手持公平、監督、懲罰和速度的標誌(天平、馬籠頭、劍或皮鞭、羽翼、由格里菲拉着跑的飛輪)涅墨西斯的轉義是命運、復仇。

【注4】涅柔斯:龐託斯和蓋亞的兒子。寧靜海洋的化身,是一位值得信賴、和藹可親、不忘正義、公正善良,故人們稱他“長者”。

【注5】歐裏比亞:提坦女神之一,龐託斯與蓋亞之女。

【注6】戈耳貢:女妖,任何人看見她們的頭都會變成石頭。戈耳貢一共有三個,她們分別是斯忒諾、歐裏阿拉、美杜莎。其中只有美杜莎是凡人。

作者有話要說:這是這一卷的最後一張了,下一卷就正式回到聖鬥士了~~

至於黃金哥哥們什麼時候登場……嘛……不急不急……

這幾天沒事在家試着自己畫了一下紗織,這是某鬼第一次完整的畫完一幅畫,不過很顯然本人水準有限,實在無法表現出自己心中的紗織,怨念……

目前有兩種版本,總之先貼上了給大家看一下吧……

這是彩色版……

這是黑白版……

總之……貼完,某鬼找地洞去了……

插入書籤 他們坐在城戶家的私人飛艇上時,紗織還沒忘記按原版的那位花瓶女神一樣,先寫一封信過去通知人家。爲毛要提前通知呢?那不是因爲她好歹是女神嘛~!不管她了不樂意,總得給人留下一個光明正大的良好印象嘛~~!

黃金哥哥們啊~~~!我來了~~~~~~~~~~!!!

……

一邊肖想着黃金哥哥們,使得紗織整晚沒有一絲睡意,就這樣興奮到天亮。其實這不能怪她,實在是因爲那是黃金哥哥們啊~~~!她終於可以見到了~~~!

不過事實證明不睡覺是不好的,當一大早紗織站在鏡子前,看着眼前下面的一對熊貓眼的時候,可憐的紗織只能欲哭無淚。她原本是打算,打扮的美美的去見黃金哥哥的,結果現在倒成國寶了……(~~o(_

飛艇降落在一個類似古代橢圓形的競技場似得地方,紗織站在競技場上,好奇的東張西望了,要知道這是希臘呀~~!紗織前世一輩子也沒出過國門,難得來一趟,其實她很想問能不能去雅典還有雅典衛城逛逛。

咳咳~~!這當然不行,女神都跑去逛街、旅遊了,然後讓五小強自己玩?算了,她還是以後找黃金哥哥們陪她吧~~!

“星矢,這是哪?”紫龍問道。

“是競技場。這是我以前和一個名叫卡西歐士的男人戰鬥,而取得天馬聖衣的地方。”星矢解釋道。

冰河皺着眉頭,打量着四周道:“不過,怎麼的都沒人?”

“怎麼完全感覺不到有人的氣息,這是怎麼一回事?”紫龍閉着眼睛道。

半垂着眼眸,嘴角勾起一絲笑容,紗織道:“怎麼會?呵呵,你們看,不是有人來接我們了嗎?”

說着衆人聞聲望去,只見一個身穿斗篷,完全遮蓋住自己的一個怪人,走了過來……

“您就是城戶紗織小姐吧!歡迎蒞臨聖域。教皇正在等你。”

真是詭異的打扮啊~!事實上紗織實在不知道原本的那位女神是怎麼想的,她不是智慧女神嗎?怎麼面對打扮的這麼詭異的傢伙卻沒有一點提防之心呢?

紗織暗自搖了搖頭,道:“那麼……告訴我你的名諱吧!”

“城戶紗織小姐,請放心。我不過是教皇的使者而已。”那人恭恭敬敬地道。

“哼~!”紗織不由冷笑一聲,臉上掛着深不見底的女神式微笑,道:“你到卻真會裝呢~,天箭座!”

只見那人沉默了一會,揭下了自己身上的斗篷,不善地看着紗織,道:“是我小瞧你了呢,城戶紗織。你是怎麼知道的?”

怎麼知道?當然是通過漫畫呀~!不過這當然不能說出來。紗織嫣然一笑,理所應當地道:“作爲雅典娜,怎麼能不瞭解自己的聖鬥士呢?”

“哼,雅典娜大人自然是在教皇那裏。”天箭座冷哼一聲,橫眉冷對地道。

“那麼就請你們教皇把那位雅典娜請出來,我們當面對峙吧~!”面對天箭座的毫不客氣的態度,紗織卻也不急不鬧,甚至毫無反應,只見她優雅高貴的笑着。

那天箭座聽聞,臉色一變,狠狠地道:“別開玩笑了!憑什麼讓教皇來見你們?你們要見教皇的話……”

天箭座說着帶着他們來到十二宮下,繼續道:“前面就是第一座宮殿——白羊宮。你們想要見教皇的話,那麼就只有闖過以白羊宮開始共十二座宮殿,才能抵達教皇殿。當然,每座宮殿都有守護宮殿的黃金聖鬥士。”

“該來的還是來了。”星矢一臉興奮地道,“也就是說,想到教皇殿,就必須把十二名黃金聖鬥士全部打到才行。”

“嘿嘿嘿!看來你們都……”那天箭座說着卻突然被紗織打斷。

只見紗織道:“天箭座,你們有聽清我說的話嗎?讓你們的教皇來見我,聽到了嗎?”紗織秀眉一蹙,開始有些不耐煩了,她實在不想跟這個不知名的傢伙瞎鬧了……

只見紗織忽然閉上美目,然後伸出胳膊,忽然召喚出黃金杖,接着釋放出小宇宙。好看的眉目蹙在一起,紗織高舉起黃金杖,重重的跺在地上。頓時便引起地動山搖,天旋地轉。

天箭座被這突如其來的威懾給嚇呆了,他實在沒想到剛纔那麼普通的少女竟然會有如此龐大的小宇宙,難道……

就在天箭座山上的黃道十二宮中,卻也一片譁然,那來自山下的強大無比的溫暖小宇宙,所帶來的同樣強大的威懾力,還有着牽引起的地動山搖,能做的這些的只有……

雅典娜——!

同樣的一個詞彙出現在所有人的腦海之中……

“不!教皇不會騙我們的!”被怔住的天箭座這時回過神來,他咆哮着舉起自己的拳,喊道,“接招吧!幽靈箭!”

說着便有無數根箭刺向所有人,紗織因爲對此早有準備,此刻顯得無比從容,只見她隨手張開一張結界,便動也不動。她不相信,自己的結界連天雷都防得住,難道還防不住這些箭嗎?

只見,那些能帶給人們真實感覺的幽靈箭,果然全部被擋在了結界之外。可是,就在這時,其中一跟箭卻奇蹟般的突破了紗織的結界,射向紗織的心臟……

XX的!竟然能突破她的結界,這把箭到底來歷?紗織忍不住道起髒話……

微微一側晃過射向她心臟的黃金箭,她相信,如果自己連這個都躲不過的話,小柯特與亞盧嘉絕對會和自己沒完沒了的……

不過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就在紗織晃過那隻黃金箭後,那黃金箭竟然在紗織身後不遠處突然掉頭,繼續追擊紗織,這一下徹底把紗織嚇傻了……

這到底是什麼怎麼回事!!!!難不成上面還帶自動導航系統嗎?

戀上個性千金 於是我們邊看到了這一幕,只見紗織手中拿着黃金杖,兩手提着長裙,在一旁躲閃黃金箭的追擊。而那邊的4小強則在對付天箭座,可憐啊!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他們的女神正面臨危難……

於是紗織一氣之下,便乾脆幾個連續動作,如流光掠影般晃過黃金箭,可是她卻發現即便她用黃金杖直接把黃金箭打落在地,它也會再次飛起來,衝向紗織的心臟。

好吧,這真是見鬼了!躲也沒用,打也沒用,現在紗織很鬱悶,不過好在那黃金箭顯然沒有剎車系統,總是野豬一般一個勁兒的衝向前方,這給了紗織一線機會。紗織見狀,乾脆躲到一堆巨石之中,找不着我看你怎麼追!何況要射你也射柱子!某僞女神顯然有些氣過頭了,在潛意識中,彷彿有人再告訴她,這之箭只要射中東西就會停下來……

“小心!”突然之間,旁邊通往黃道十二宮的石階上傳來一個好聽的聲音。

紗織聞聲望去,只見石階之上站着一個粉紫色長髮與兩點娥眉,手中還拿着頭盔,一身明晃晃、身金燦燦的衣服的美男……

“穆~~~!”不用懷疑,現在這位一臉驚喜的花癡,就是咱們的僞女神,她現在正處於極度驚喜狀態,還沒到十二宮她竟然就已經見到了黃金哥哥之一~~~!!(某僞女神抽瘋中,差點準備撲上去……)

可是穆顯然就不如紗織這般好心情了,只見他面色一變,再次衝紗織喊道:“雅典娜,小心!”

“誒!?”那是對我喊的?某僞女神一愣,顯然沒反應過來。

可是就在這時,緊接着便是胸口傳來一陣劇痛,低頭一看原來是自己激動的站起來了……

好吧,她終於知道,爲毛他要喊小心了!可你就不能來救我嗎?某僞女神欲哭無淚,不過事實上她已經動不了了,因爲她已經處於逐漸昏迷的過程中……

55555555555~~~~~~~~!!竟然爲了看美男而被黃金箭射中……天啊!她沒臉見人了……

……

眼前一片黑暗,幽深的黑暗之中,紗織除了自己什麼也看不見。而她自己現在似乎也沒有心情在管這些,因爲她正處於極度自責之中。

天啊!她竟然糊里糊塗的就被黃金箭給射中了……

這一下讓她怎麼去救黃金哥哥?她不要黃金哥哥死啊~~~~~~~!!!!!!某僞女神眼中哀號,呼天搶地,一副自己是千古罪人的模樣。

“夠了!”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天啊!我的黃金哥哥~~!我怎該死~~~!!”某僞女神仍舊自顧自的自責之中……

“夠了!你在這樣下去,他們就真的要死了!”那聲音忍無可忍地咆哮道。

紗織一愣擡起頭來,她被人罵了,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有人罵她。可是哪來的人啊~!

眼前的黑暗中,只見憑空出現點點星光,星光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個人型。出現在紗織眼前的是一個少女,那少女粉紫色的長髮,光滑如緞;明亮的碧綠雙眸,深邃而充滿智慧;眉若遠山,杏臉桃腮;豔若桃李,冷若冰霜;靡顏膩理,姱容修態;體態窈窕,纖細勻稱。這真真是個絕色無雙的美人,絕美的容顏,端莊而大方,彷彿高不可攀,渾身還透露着一種令人感到溫暖親和卻又威嚴的感覺。

“你……你是誰?”紗織結結巴巴地道。

那端莊的美人,瞥了她一眼,勾着嘴角,道:“你真的不知道嗎?”

“你是真正的雅典娜?!”紗織不可置信地道。

“嗯!”雅典娜點點頭。

“那麼你爲什麼會在這裏?城戶紗織不是你的轉世嗎?”紗織問道。

“事實上城戶紗織只是我分離出來的一部分神識,然後轉世投胎而成的。結果在前一段時間,時空大概出了一些問題,結果不僅你的靈魂進入城戶紗織的身體,就連我在天界的靈魂也被吸到這裏來了。”

“時空出了一些問題?這是什麼意思?”

“打個比方,所謂的空間就如同一張張紙,你們就是紙上的圖畫。而這些空間呢,則是以平行的方式排列,但各個空間卻不是恆定不動的,它們是呈現類似波浪形不規則運動。當兩個空間之間的距離太過靠近,過碰撞在一起,就會引發時間或空間的亂流,穿越也往往因此發生。而你的情況吧……可能是你的波長與城戶紗織……不,或許是與我的波長相同,所以就被拉了過來。”

“哈哈,難不成我也是個神?!”紗織狂笑中……

“放心好了,你只是個人類而已。”女神大人面無表情地打擊道。

汗……繼續問:“那麼爲什麼我們會在這裏?我爲什麼會做那麼奇怪的夢?我爲什麼能使用城戶紗織的力量?還有我們該怎樣出去?”

“那是因爲你的靈魂質量比她高,所以你的靈魂自動吞噬了她的。至於其他問題,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話,我也不會一直都待在這兒了!”女神大人撇撇嘴,毫不負責人地道。

“也就是說我們被困住了!你騙我!都出不去那怎麼救黃金哥哥!!”某僞女神飆狂中……

“凡事皆有因果,你我一同被困在這個空間之中,定然是有什麼原因。與其這個有時間瞎嚷嚷,還不如先看那個呢!”雅典娜一臉無所謂地指了指不遠處。

紗織回頭一看,只見不遠處出現一個類似會發光的巨大鏡子一般的東西,紗織伸頭一看,竟然是她一直以來做的那個夢。

她驚訝的看着雅典娜道:“你一直都在看着?”

雅典娜道:“你所看的、所感覺的我都能感覺的到,只是不能干預你而已。”

“可是……”

“好了,別再婆婆媽媽地了!先看了再說!”

“……”

於是兩個腦袋伸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穆提醬油路過,結果造成紗織爲了美色大意失荊州……

於是穆一頭黑線,蹲牆角畫圈圈中……

至於黃金哥哥們的未來,請不用擔心,某鬼還不想這麼早去見哈迪斯……

請等了結了兩位女神的事情之後,在會黃金哥哥們,請相信紗織絕對比各位還急,到了門口還沒見着的話,那她絕對會去砸地府搶人滴~~~

Q版穆

塔羅穆

插入書籤 於是兩個腦袋伸了過去……

……

只見那圓形光圈之中,影印着紗織的夢,這夢似乎是接着上一次的。

自從烏拉諾斯離開天界之後,整個天界都落在了克羅諾斯的手中,不論其他提坦神們樂不樂意,總之他們是沒有什麼發言權的,因爲推翻烏拉諾斯的是克羅諾斯,是他親手打敗了烏拉諾斯,現在的天界換了主人,是克羅諾斯在掌管它。

雖然其他的提坦神們,在天界幾乎沒有什麼勢力,或許是因爲他自己的政權原本就是推翻了父親而得來,所以克羅諾斯顯得格外強權、暴力,即便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也不例外。他想要把所有的權利掌握在自己手中。

或許是爲了安撫心中憤憤不平的提坦神們,埃羅斯也來到了這裏。他的到來同時也點燃了衆神之間的愛情火花。

嘛~~!既然政治上不得意,那麼就去談戀愛吧~~!

忒堤斯嫁給了大洋之神奧刻阿諾斯,併爲他生下了水流湍急的諸河神,還有總共大約有三千個的神女們。

不過事實上,紗織幾乎都沒聽說過。不過這沒關係,旁邊的雅典娜認識就成。顯然雅典娜與這三千個神女看來關係不錯,雖然這三千個神女都不住在一起,不過雅典娜卻幾乎都很熟悉。而細心的紗織也沒有錯過,雅典娜在看到這三千個神女中的某一位時,眼中所流露出的異樣……

好吧!你感慨不關我的事!不過能不能請你不用用這種親切無比、熱情洋溢的喜悅眼神,盯着一位女神好嗎?

比起激動的雅典娜,紗織顯然更關心忒伊亞與希佩裏翁二人。因爲他們倆也相愛了,對於這樣兩位美型的光明之神會能生出怎樣的後代,紗織顯然很感興趣。於是不久之後,太陽、月亮與黎明誕生了。

咱們首先看那太陽,只見那是一個強壯魁偉的男人,高大的身軀有着強壯的肌肉,金色如陽光的頭髮陪着一雙火紅的眼眸,那英挺而如刀削一般俊朗剛毅的面容,使的這位璀璨的神明正如太陽一般,英俊而耀眼,於是忒伊亞與希佩裏翁便叫他赫利奧斯【注1】。

然後在看那月亮,這是一個美麗的女子,無論在何處她都能給人留下蓬蓽生輝的感覺,只見她一頭銀色的長髮,如同點綴着星光的瀑布一般,一雙深藍如夜空般深邃而明亮的眼眸,美麗的臉龐清冷而孤傲,卻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勢,頭上戴着金冠,嘴角勾着溫柔的微笑,靜靜坐在一旁,她便是塞勒涅【注2】。

事實上對於這位女神紗織唯一的印象就是,傳說她愛上了一個人類的美少年恩狄彌翁,從而使得她美麗的臉上永遠染上了悲哀之色。不過紗織沒想到,雅典娜卻告訴她塞勒涅其實還曾經是宙斯的情人,他們只見甚至還有一個名叫潘狄亞的孩子,而且赫拉還曾經不止一次的爲此事抱怨過。於是某僞女神腦袋一滴汗,宙斯的情人範圍還真不是一般的廣……

好吧,是她錯了,指望神對愛情忠誠,還不如相信母豬能上樹……

不過至於那位黎明女神,事實上紗織對她倒是十分感興趣。瞧瞧那麼漂亮的女神,美麗的甚至連女人都想親近她。按照雅典娜的話,如果說阿佛洛狄忒在神族中最嫉妒的誰的話,那麼那人就一定是這位女神,因爲她是阿瑞斯最新的情人。那麼先讓紗織來瞧瞧,這位女神長的什麼樣?只見她有着一頭波浪般的秀髮,如同朝霞一般;一雙水靈明媚的湛藍眼眸,凝脂般細膩的肌膚,使她看上去嬌媚而純真,讓人不由心生憐惜;還有那玫瑰花般的身材,修長的手指,穿着一身番紅花色的長裙,總是喜歡粘着赫利奧斯。她的名字便是埃奧斯【注3】。

接着,歐裏比亞也愛上了克里奧斯,很快他們便生下了高大的阿斯特賴俄斯、帕拉斯和珀耳塞斯。珀耳塞斯是人類中的智慧超羣者。

帕拉斯?紗織聽到這名字時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身旁的雅典娜,此時的雅典娜顯然臉色不太好,只見她臉色有些灰暗,上面還帶着愧疚與歉意。

“就是這個帕拉斯?”紗織忍不住問道,不過她顯然問的有些沒頭沒尾。

不過沒關係,雅典娜顯然聽懂了,雅典娜默默的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