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屬的搖滾樂直接震耳欲聾的響起。

所有的人直接開始沸騰起來。

薛維那還有點懵逼的心算是有些清醒了過來。

不過一陣風吹過,周圍的樹葉幾乎仰天而起。

但是在如此吵鬧的環境中根本沒有人在乎這股來歷不明的風,倒是薛維眼睛微微一眯。

陰風!

修鍊馭鬼術的薛維對這種東西極其的敏感,普通的風和陰風根本不一樣,陰風是侵入人體的風,換句話來說,陰風就是鬼魂組成的!

這裡怎麼會出現陰風?

難道有修鍊者?

不過這股陰風來的快去的也快。

薛維鬆了口氣,這應該是自己的多想了。

雲天音樂會一共會持續四個小時。

從下午兩點到晚上六點結束。

最後壓軸的自然是葉萱,葉萱可是足足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見的葉萱的分量有多麼重。

當葉萱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瘋狂吶喊著。

「葉萱!」

「葉萱!」

「葉萱!」

………

一陣陣的吶喊聲簡直震耳欲聾。

錢磊,鄭琦和趙陽這三個癟犢子媽的喊的那叫一個激烈。

就差點跪舔了。

薛維眼皮跳動了一下。

「我說,你們至於這樣么?」薛維忍不住說道。

今天的葉萱確實非常漂亮,身穿著一身白色的禮服長裙,頭上戴著一個水晶王冠。

那活脫脫的簡直如同一個公主一樣。

尤其是白皙的皮膚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那在燈光的照射下都有點反光。

「大家好,我是葉萱。」

那輕柔的聲音悄悄響起。

啊!!!!

聽到這聲音幾乎全場就如同火山爆發一樣不斷噴發著。

「啊!!!葉萱!葉萱!」

鄭琦嘶吼著。

我滴個鬼鬼!

薛維忍不住扶額,這就是腦殘粉的威力嗎?

葉萱那大眼睛在觀眾席上搜尋著,終於,看到自己的左邊后,葉萱微微一笑,因為他找到了薛維。

「我曹!我曹!看到沒,葉萱在沖著我笑!」錢磊激動的說道。。 葉臨天真的是太厲害了,把他們打得都害怕了。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像葉臨天那麼恐怖的人,這是一個讓他們恐懼的敵人。

「那個人就是北境的一個退伍士兵而已,還是一個上門女婿,能有多厲害?」

「如果厲害,為什麼要當上門女婿?」

齊震虎一點也想不通。

他覺得魏剛會失敗,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他覺得難以啟齒,所以選擇了隱瞞。

「葉臨天真的很厲害……我們不是因為失敗找借口,也不是我們沒有用盡全力,北境的兵是真的很強,沒有一個差的。」

魏剛看見齊震虎不相信的表情,瘋狂解釋著。

「他有我厲害嗎?」齊震虎一臉冷漠。

這話說完,那幾個人都沉默的低下了頭。

「你們怎麼低下頭都不說話?快回答我啊!」

齊震虎看見他們都沉默了,以為他們無話可說了。

空氣安靜了一會兒,魏剛顫抖的回答道:「雖然很難以啟齒…隊長,那個葉臨天確實比你厲害,而且很恐怖…」

「是啊,隊長我們知道你很厲害,但葉臨天跟你比起來還是要厲害一些…」

「那個葉臨天厲害的就不像是人,簡直就像魔鬼…」

齊震虎沒想到,自己的隊員居然在自己的面前誇別人。

還一個勁強調,對方很厲害。

齊震虎怎麼可能服氣?

他不服!

「我不相信他比我還要厲害!」

「就算是他真有些功夫,我也不相信他一個人可以打敗我們中原戰區最厲害的小隊。」

齊震虎的眼裡,全是殺意。

「你們在醫院好好保養,我這就去給你報仇!」

齊震虎離開了醫院,聚集了自己所有的手下。

「葉臨天現在在什麼地方?」齊震虎問道。

「葉臨天的老婆現在在住院,他在醫院裡陪他老婆。」一位手下回答道。

「很好,跟我一起去醫院見見這個葉臨天。」

齊震虎說完這句話,穿上了外套,直接開著豪車去到了醫院。

他心裡對於葉臨天的不爽越來越多,他要打敗葉臨天。

這樣,他就可以告訴魏剛說他才是最強的人!

他帶著一群兄弟朝著醫院裡沖了進去,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都被嚇得蹲了下去。

「葉臨天和凌雪薇在哪個病房?把今天來醫院看病的人名單給我拿出來。」

齊震虎一把抓住前台的護士,兇狠狠的問道。

「這個是病人的隱私……我們醫院要求病人的隱私不能透露的。」

那個護士很害怕,但她不敢違反規定,只能吞吞吐吐的解釋。

「我說把名單給我拿出來,我不想說第三次。」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按照我說的做。」

齊震虎一把捏住護士的脖子,一臉兇狠的盯著她。

護士徹底不敢反抗了,立刻點頭同意:「我……現在就去找,把名單給你拿過來…」

護士是去列印了一份名單,齊震虎看著名單,很快就找到了凌雪薇的病房,然後一群人朝著病房走去。

病房裡的葉臨天,感受到了一股威懾力,正在朝這邊襲來,雖然不清楚對方是誰,不知道對方想幹什麼,但很明顯他們是針對自己來的。

葉臨天想到這裡就站了起來,朝著病房的大門看去,臉上全是怒意和殺氣。

「嘭!」

齊震虎一腳踢開病房的大門。

齊震虎的手下先行沖了進去,把病房圍了起來,齊震虎慢悠悠地從外面走到了葉臨天面前。

凌雪薇看著這一幕有點害怕,她喊了喊葉臨天:「老公……不要衝動,不能打架。」

齊震虎沒有注意凌雪薇,直接來到葉臨天面前一臉嘲諷的看著葉臨天

「我的手下是你打傷的吧?」齊震虎一臉兇狠的問道。

「就是你的手下的人,把我老婆的公司的人打傷了?」

葉臨天一點也不害怕,死死看著齊震虎的臉。

「很好,你很好你是第一個敢這樣和我說話的人。」

齊震虎笑了一下,抬拳就朝著葉臨天的肚子打去。

葉臨天直接後退一步,然後向下壓了一拳,便擋住了齊震虎的一拳。

葉臨天朝後退,是為了護著凌雪薇,他害怕這個人使用陰招,對著凌雪薇下手。

齊震虎注意到了葉臨天後退的那個動作,心裡偷笑了起來。

他還以為葉臨天多厲害呢,結果接下自己一拳,還要後退幾步。

這樣看起來,葉臨天也沒有魏剛說的那麼厲害。

肯定是魏剛他們,能力下降了,不願意承認。

「你打傷了我的手下,我很生氣,但是這裡是醫院,我不在這裡和你動手。」

齊震虎笑著說道。

「今天晚上九點鐘,我們在金剛會所見,我們的恩怨在哪裡解決。」

「我希望你把握住這個機會,如果你不來的話,我就讓我的人去你公司,見一個打一個。」

「而且,我不會放過你的,不管你跑到哪裡,我都會抓到你。」

齊震虎說完這句話,揮了揮手,帶著那群手下離開了醫院。

他之前聽魏剛說,魏剛他們直接去了瑤瑤公司,把那些員工打了一頓,凌雪薇和葉臨天就出來了。

這說明,凌雪薇和葉臨天,還是很在乎這群員工的安危的。

現在在醫院,齊震虎直接用那群員工威脅葉臨天,葉臨天肯定會來。

到那時候,他會讓人把魏剛他們抬過來。

讓魏剛他們那群人看著,什麼是最強的強者!

自己,他們的隊長,才是最強的兵王,他的實力,任王人都不能懷疑!

如果能把葉臨天打敗,以後在隊伍里,威嚴大增,還能拿到一筆錢。

而且劉鱗,親口答應了,如果把葉臨天給殺了,那可以多給一些錢。

齊震虎離開以後凌雪薇拉過葉臨天的手,擔憂的說:「老公…你去嗎?」

「寶貝,我雖然答應你了,不打架,但是現在人家都欺負到頭上來了,就不能退縮,知道嗎?」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對我們的員工下手,我必須要去。」

葉臨天說完之後,握緊了拳頭,眼裡閃過一絲殺意。

凌雪薇知道,現在不能逃避了,但她還是很擔心,擔心葉臨天受傷。

「寶貝,你放心好了,我有辦法的。」

葉臨天看出來了,他們是中原戰區的兵。

但他們並沒有發現,自己是北境主帥。

既然他們想挑戰自己,那就讓他們知道,自己有多愚蠢。

「你答應我,必須要安全回來見我!給我買好吃的!」

凌雪薇一臉擔憂,想了想后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