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雲莫言靜靜看著。

「現在都是使用元石,靈液倒是用的少了。」黃雲感慨道,一元石等於十斤靈液,自從進了內域,基本上都是使用元石了。

「不過一張符紙也能拍到八斤靈液,這拍賣會還真是賺。」黃雲笑道。

「五五分成。」莫言道。

「這些寶物,除了丹藥,都是別人委託拍賣行拍賣的,規矩很簡單,寶物主人和落丹宗五五分成,一人取一半利益。」

「哦。」黃雲恍然。

五五分成,利益不算低了,沒想到在拍賣城開宗立派,居然無意壟斷了所有拍賣行,干起了拍賣的勾當,黃雲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接下來一樣樣寶物,一共二十三件都被拍了出去,低價也越來越高,九成武者都參與了叫價,唯有三波人一直穩坐泰山,黃雲也看得明白,這是三個家族族長,其中一個還參加了落丹宗的開山大會。好像是叫什麼磊氏家族。

喬詩詩聲音很有感染力,很快就將寶物都拍了出去,而且拍的價格都不低,這也讓黃雲暗暗點頭。

「大家來這裡,其實最想看的還是丹藥的拍賣,是不是?」喬詩詩抿嘴一笑,目光明亮。

「是。」

「輪到壓軸寶物了,快快快。」

「丹藥,我要丹藥。」一眾武者紛紛大吼。

「大家別急,老規矩。今天的壓軸寶物依舊是三枚丹藥,龍鬚丹,大黃丹,續陽丹。」

「續陽丹是二品丹藥。」

「龍鬚丹大黃丹則是三品丹藥,我一個個拍,都別急。」喬詩詩巧笑嫣然,這幾天的壓軸寶物,基本上都是這三樣丹藥。

龍鬚丹主草–龍鬚草,地球上的天山雪蓮。續陽丹主草續陽草,地球上的乾地黃,大黃丹主草–黃仙芝,地球上的山藥!!這三種丹藥都便宜。但是放在這裡,卻被搶破了腦袋。

「首先,龍鬚丹,低價二十塊元石。拍賣開始。」喬詩詩聲音明顯高昂起來。

。。

。。。

「二十塊元石?這底價是不是太高了。」黃雲一臉驚色。二十塊元石是非常多的,之前就說了一些小家族全部底蘊估計也就五十塊元石,像趙氏家族。傳承八百多年,所有元石也只有一千多塊。

「一點都不高,一開始我也覺得高了,可是這幾天下來,要拍的人越來越多,你可知道第一天拍賣,龍鬚丹底價是多少?」莫言笑道。

「多少?」黃雲一愣。

「一塊元石,這是第一天的底價,第二天就漲到五塊了,第三天八塊,都很順利的拍出去了,而且天天都有家族爭的面紅耳赤。」

「這。。」黃雲張了張嘴。


「沒什麼好奇怪的,現在很多煉丹門派都沒落了,好不容易出個落丹宗,當然受歡迎。」莫言搖頭道。

聞言,黃雲不說話了。

一枚丹藥。

居然低價就是二十塊,他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現在宗主你知道,龍騰鬼燕那兩個小子,為什麼對落丹宗上心了吧?」莫言嘿嘿一笑。

龍鬚丹出場了。

那三個家族族長也開始了抬價,黃雲前面不遠處,站著兩個紅袍老人,這兩個紅袍老人站在那,目光盯著喬詩詩手上的龍鬚丹看了半天,其中一人忽然就開了口。

「龍鬚丹主草是龍鬚草,這八天來,落丹宗一共拍出了十三枚龍鬚丹,就算是煉製,也需要一百多捆龍鬚草,真奇怪。」其中一矮胖的紅袍老頭道,他聲音不大,但是周圍很多人都聽得一清二楚,盡皆轉頭看了他一眼。

這的確是個問題。

大漠域主草稀缺,別說一百多捆龍鬚草了,就算一捆也很難弄到,落丹宗怎麼弄到的?這簡單的一句話,居然讓很多人陷入沉思中,這也是第一次,有人懷疑主草的來源。

「是奇怪,怎麼弄到的?」另外一紅袍老人也附和。


。。

。。。

莫言瞥了瞥那兩個紅袍老頭,又看了一眼旁邊的黃雲,卻見黃雲臉色陰沉,眉頭緊皺。

「宗主。」莫言低低叫了聲,欲言又止,其實這也是他心頭的困惑,這麼久了,一直沒有消除。

黃雲陰沉著臉。

他也明白,明目張胆的拍賣丹藥會引起質疑,但是心裡就是不爽,尤其這兩個紅袍老人,明顯就是故意在找事。

要把落丹宗推上風尖浪口。

只見那兩個紅袍老人隨意交談幾句,對視一眼,迅速出了拍賣行。

「也不拍賣,也不叫價。」黃雲臉色冷淡,猛一揮手。

「莫老,隨我去看看。」

ps今日第一章,繼續寫後面的,求推薦,今天投了的朋友等轉鍾就又有了,到時候投兩張。

12點前有一章,12點后也有一章。(未完待續。。) 「宗主。」莫言一愣。

「算了你就在這,有人再鬧事你出面調停,我一個人出去。」黃雲擺擺手,當即順著人流追了出去,這兩個紅袍老人走的很快,黃雲也怕追丟了。

出了拍賣行。

石板街道上依舊人山人海,兩個紅袍老人走得很急,速度也越來越快。

「走得這麼快。」黃雲皺著眉頭,駕馭著風元素追了上去。

古蒼山脈。

第一座山峰山腳。

古蒼山脈一共十一座山峰,連綿不絕,第八座山峰是落丹宗的山門,這第一座山峰則離得頗遠,一直延伸向了城門口,兩個紅袍老人鬼鬼祟祟,來到了第一座山峰山腳下。

黃雲則潛伏著,緊緊跟隨。

「這兩個是什麼人?鬼鬼祟祟來這第一座山峰又是為了什麼?」黃雲越來越好奇了。


。。

。。。

山腳一角落,有著一個幽深的地洞,這洞口很是隱蔽,位於叢林偏僻之地,一般人很難發現此地,兩個紅袍老人來到這,地洞旁邊的巨石上坐著一陰冷中年人。

正是被黃雲追殺出城的虎風。

虎風一身破舊盔甲,臉上身上全是傷痕,像是被利爪生生抓破的一樣,他坐在巨石上,目光閃爍,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團長。」兩個紅袍老人低頭恭敬道,原來這兩人是虎風傭兵團的傭兵。

「事情辦得怎麼樣?」虎風抬頭掃了兩人一眼,目光冷漠。

「都辦妥了。」紅袍老人點點頭。

「很好。」虎風臉上露出了笑意。

「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散播謠言,讓所有人都懷疑落丹宗,懷疑他們掌握了一處神草之地。」虎風陰冷道。

「是。」兩個紅袍老人連點頭。

「落丹宗。。。嘿嘿嘿。」虎風陰聲笑著。

就在這時—

「原來是你,虎風。」一道聲音徒然響徹而起,三人同時一驚,連轉頭看去。只見密林叢中,一黑袍青年站在那,臉色一片冰冷。

「黃雲。」虎風嗖的站起。

這張面龐他太熟悉了,虎風傭兵團在拍賣城駐紮了這麼多年,一直相安無事,此人一來,就害得他辛辛苦苦建立的虎風傭兵團徹底解散,甚至其他兩個團長,也恨極了他。

如何不記憶深刻?

也是他聰明,知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帶領傭兵團團員在這第一座山峰駐紮下,苟且偷生,可是。。。

虎風眼睛都通紅,怒氣滔天。

「黃雲你一個人也敢找上門?」虎風冷喝道。

「一個人?」黃雲笑了。

自己現在精神區域壓縮到了0.8米,連六級巔峰的龔吟都能殺死,這區區一個虎風,深入煉髓的六級武者,又算得上什麼?

「原來這兩個老傢伙是你虎風傭兵團的,你們三個。今天都得死。」黃雲面無表情,他上次追殺虎風,因為龔吟在後,讓虎風跑了。沒想到今天又遇到了。

「都得死?」虎風哈哈大笑,有些竭嘶底里,他知道黃雲厲害,前兩天更是有傳說。黃雲一劍殺死了龔氏族長龔吟,但是這又怎麼樣?

「黃雲啊黃雲,你為什麼要來?你知不知道你是在自尋死路?簡直愚蠢。」

「你說什麼?」黃雲眉頭一皺。


這虎風哪裡來的底氣?他難道看不清現在的形勢嗎?

「團長你。。。你難道是想?」這時兩個紅袍老人臉色猛然一變。身子也劇烈抖動了一下,臉色都白了。


「不錯,本來你們還能多活幾天,可是黃雲出現了,你們要怪就怪他,是他害死你們,也害死了所有團內兄弟。」虎風一臉瘋狂道。

「不,不,團長我跟了你這麼多年,你不能這麼對我。」其中一紅袍老人連連搖頭,眼神恐懼,另外一個也好不到哪裡去,臉皮不停抖動。

「我也不想這樣。」虎風大聲吼叫。

「是黃雲逼我的,是他逼我的,我一定要殺他,你們只能去死了。」

。。

。。。

「這幾人在說什麼?」黃雲皺著眉頭,這裡面好像涉及了什麼隱情?黃雲靜靜看著,只見虎風一口將手指頭咬破,在那地洞內滴了一滴獻血,很快,地洞內出現了一股煞氣,隨後一巨大黑影猛然衝出了,這是一個十米高的黑影,衝天而起,氣息驚人。

看著這一幕,兩個紅袍老人嚇得魂都飛了。

「不,不。。我不要做養料,我不要死。」其中一紅袍老人驚恐搖頭。

嗖~

他拚命逃竄,另一個紅袍老人則朝相反的方向逃,兩人都豁出去了,他們心中很清楚,分開逃還能活一個,一起逃兩個都得死。

「吼啊。」

那十米長的黑影猶如一長槍般射出,發狂的吞噬向其中一個紅袍老人,這黑影速度太快了,一眨眼就從那紅袍老人身體穿過,那紅袍老人隨即就消失了,憑空消失了。

但是黃雲看得明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