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夜空中,隱約有寒風拂過。

葉飛獨自一人,在夜色下矗立了許久,最終暗嘆一聲,隨即轉身走進了屋內。

一#夜無話,轉眼又是天明。

這所廢棄小屋四周,已然被葉飛設下的了簡單的幻陣,使得村裡的村民無法在踏入打擾。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七天之期已然到來。

這天清晨,葉飛從盤膝之中醒來,他的眼中有精光閃過,此刻抬頭望向遠處,其目光彷彿穿透了一切,落入遠方的天邊。

「來了么。」

葉飛低喃一聲,隨之站起來。

他的靈識,此刻已然感應到,遠處有輕微的靈力波動,那股氣息由遠而近,顯然是一位實力尚可的武修無疑。

「金丹境。」

「看來,這個宗門,實力倒也不差。」

葉飛淡笑一聲,隨之移步走出了門外,他剛剛踏出小屋,迎面便是看到一位身穿素衣的長發女子,此刻正一臉茫然地站在院外。

此女葉飛並不陌生,正是之前幾天,一直默默地打掃著這處廢棄屋院之人。

因為三天前,他設下了幻境,使得普通人無法踏入,眼前這位女子,似乎是連續踏入了幾次,無法進入之後,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態。

葉飛身形稍有一頓,隨即抬手向著前方之人一指點去。

「啊……你。」

「我,我叫九兒。」

前方之人,在回過神來之後,身形也是不禁一顫,此刻看到葉飛站在她的面前,便是連忙開口,同時下意識地低下了頭。

「嗯,我叫葉飛,我還有事,告辭。」

葉飛微微點頭,對於眼前之人,他沒有過多理解,禮貌的開口之後,便是與之擦肩而過,向著前方村口的方向走去。

他的靈識已然感應到,那位宗門道人此刻已經到了。

後方,那處廢棄屋院前,九兒此刻獃滯在原地,望向遠處逐漸走遠的背影,她在沉默了許久之後,便是隨之連忙跟了上前。

……

徐家村,村口立碑木樑前,此刻伴隨一道流光劃過,隨之忽然出現了三人。

其中,一男一女兩位青年,在這二人的身後,還有一位身穿青色道袍,身形精瘦,一副仙風鶴骨模樣的老者,三人均是氣度不凡。

「徐家村,村長何在?」

前方,那男子此刻一臉自傲之色,隨之上前一步,聲音中透著靈識之力,瞬間傳遍了整個村落。

後方,道袍老者閉目養神,至於那位女子,此時一臉的冷漠之色,並沒有開口多言。

「老,老朽徐長遠,拜見諸位仙人。」前方村內,此刻已然匯聚了不少的村民,只見人群之中,緩步走出一位佝僂老人。 村口前,那位錦衣長袍男子,隨之目光掃去,此人身為武修,觀其氣息有著築基境的實力,眼前這些普通的村民他自然不會放在眼中。

此刻,緩步上前,眉宇之間不免有傲氣流露。

「鄭豪,這次返回山門,本是順路來此,你莫要廢話。」後方不遠處,那位一直輕閉著雙眼的老者,此刻低聲開口說道。

「是,師叔。」

重生之邂逅良緣 前方男子聞言,隨之連忙抬手稱是。

說罷,他同時走上前去,目光掃向前方的眾人,前方人群中那幾位有著武道天資的孩童,已然落入了他的靈識之中。

「徐村長,那幾個孩子,被我道法門看上,是你徐家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還不將他們帶出來。」那位名叫鄭豪的男子,隨之開口道。

村口前,老村長徐長遠身形一顫,此刻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

後方,村民們,此刻見此情景,均是下意識地將自己的孩子,擁在了懷中,臉上都是露出緊張之色。

「這位仙人,我們村都是些農戶粗人,您看……」徐長遠畢竟是村長,在稍有沉默之後,隨之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他同樣不想村裡的孩子,就這般被眼前之人這些人帶走,這其中還有的小孫兒,前些天他剛剛得到一塊金子,還想著明天帶孫兒進城尋個私塾好生教導一番。

將來,他徐家還有依盼。

鄭豪聞言,此刻臉上已然露出不耐煩之色,他的周身隨之升起一股無言之勢。

「哼,不識抬舉。」

「與你等俗人浪費口舌,有失鄭某身份。」

說罷,此人隨之不在理會眼前的老村長,只見他移步上前,眼前之人被一股無形之力推開,一個踉蹌之下,險些摔倒在地。

若非是這位築基境的武修,沒想過對普通人出手,此時的徐長遠,顯然絕不僅僅只是後退兩步這般簡單。

超級軍工科學家 「爹,您沒事吧,你,你們怎麼敢打人!」後方人群之中,那位身形精壯,相貌憨厚的大漢,此刻一下衝出了人群。

此人正是老村長的兒子,那位名叫徐柱的男子。

事已至此,此刻四周的村民,臉上均是露出驚恐之色,這些平時老實巴交的農戶,很多人一輩都沒見過這種陣勢,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鄭沒有理會身旁的徐家父子二人,而是隨之徑直向著前方人群中走去。

「俺跟你們拼了!」徐柱此刻那是滿臉漲紅,眼中怒意浮現,在扶穩老爹之後,轉身便是向著前方的鄭豪衝去。

這徐柱看上去高大,精壯,但畢竟只是個普通人,顯然不可能是築基境強者的對手。

他剛剛衝出前方兩步,身形便是被一股無形之力生生定住。

「哼,莫要找死。」

「若非是我道法門有門規,不得傷害世俗之人,鄭某豈會與你等廢話。」鄭豪低喝一聲,隨之隨意地抬手一揮。

這一揮之下,儘管沒有爆發出極強的靈力,但還是掀起了一道無形的罡風。

一旁,徐家父子的身形,隨之再度被震飛了數丈之遠,此刻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之上,儘管不曾受到什麼重傷,但仍舊是被摔得有些發懵。

前方村民們,此刻見此情景,已然無人再敢輕易上前。

只見那鄭豪,隨即不在過多的理會,他緩步走進人群之中,其靈識已然鎖定了那幾位擁有天資孩童。

「隨鄭某走吧。」

「你等,今後前途無量……」

鄭豪此刻臉上露出笑容,只見他走入人群之中,在開口的同時,不知為何忽然蹲了下來,望著地面上的幾顆石子,笑著開口說道。

這忽如其來的情景,頓時讓四周的村民都是愣在原地。

但那位道法門的弟子鄭豪,以及後方那位師叔老者,似乎都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臉上的神情尋常無比,彷彿他們看到的東西,與此刻村民看到的截然不同一般。

「怎麼……是那位小哥?」

「一定是的。」

遠處,此刻徐家父子,已然慢慢從地面之上起身,他們看到眼前的情景,臉上也是忍不住露出驚訝之色。

徐柱稍有沉吟,便是瞬間想到之前,那位深處廢屋內的那位小哥曾對他說過的話。

徐家村,村民人群之中,那鄭豪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從地面之上撿起一個石子,隨之心滿意足地轉身,向著後方返回而去。

四周村名見此情景,此時也是不敢多言。

「師叔,孩童已經帶到,我們可以回宗門復命了。」鄭豪此刻走到前方老者跟前,隨之抬手抱拳開口道。

那老者聞言,隨之微微點頭。

而正當他準備轉身之時,眼中忽然有靈光閃過,隨之猛然轉過頭來,望向前方的人群之中。

「咦……這是。」

「這是先天道體!」

那老者雙目一瞪,此刻目光鎖定了前方,那人群后中心的一位青年身上。

前方,鄭豪與那位女子,此刻在聽到師叔的話語后,臉上的表情也是瞬間劇變,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轉頭向著後方望去。

身為武修,他們儘管只有築基境的實力,但對於傳說中的先天道體,那是不可能不知的,擁有這等天資之人,在修鍊上,幾乎不會出現瓶頸,那無疑天生就是修仙材料。

「小夥子,你過來。」村口前,那位師叔老者,此刻強壓主心中的激動,此刻目光凝聚在那位青年身上,隨之連忙開口道。

前方人群之中,青年聞言微微一笑,同時緩步走出了人群。

這青年不是別人,顯然正是葉飛無疑,他的實力要遠遠超過前方的三人太多,識海內的靈識之力,一旦爆發出來,可以輕易干擾前方三人。

在不知不覺中,控制幾個金丹大道一下的小輩,那無疑是不費吹灰之力。

「見過仙人。」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隨即走出人群,低聲開口說道。

說罷,他已然走山前來。

而到了這時候,四周徐家村的村民,臉上的表情,那可謂是變化不定,而大多數此刻都是一臉的茫然之色,心中不免暗道,前方這些仙人,莫不是瘋了不成。

「好,好,好。」

「果然是道體,我道法門怕是要出一位震驚中原的天驕了。」

「小夥子,你可願拜入我門?」

那位師叔老者,在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后,此刻臉上的笑容,隨之忍不住更盛了幾分,便是直言開口笑道。

葉飛聞言,稍有沉吟,隨即微微點頭。

「弟子,願意。」

他此刻,沒有過多的廢話,如今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前往這所謂的道法門走上一遭,若是不出意外,仲黎應該是身處這個宗門之內。

說罷,前方几人,隨之不在廢話,便是準備帶著葉飛離開徐家村。

後方,此刻村口前,徐家村的村民,此時很多人已經反應過來,目光落在葉飛的身上時,臉上均是露出感激之色。

而那道法門一行人,隨之已然走出了村口。

下一刻,只見那位師叔周身,有靈光隨之閃動,一股無形之力,隨之將身旁的幾人包裹,顯然是準備踏空而行。

就在這時,後方村口內,此時從人群之中,忽然衝出一位相貌清秀的女子,此女一臉的焦急之色,徑直向著道法門眾人跑去。

「等,等一下。」她的雙眸顫抖,目光一直凝聚在那道讓她難以忘懷的身影之上。

此女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廢棄小屋前,那位名叫九兒的女子。

「嗯。」

「此女天資還行,就是已經過了最好的築基年齡,我道法門修鍊資源有限。」前方村口前,那位師叔老者,在掃了那女子便是很快收回了目光。

話音落下,眾人的身形隨之踏空而起。

如此同時,一股無形之力,向著四周橫掃開來,九兒的身形剛剛臨近,便是被直接震飛。

一行人,隨之升空,此時葉飛緩緩轉頭,他的目光落在那位女子身上,稍有遲疑之後,他的眼中隨之有靈光閃過,但也是轉瞬即逝。

半空之中,伴隨流光劃過,一行人已然消失無蹤。

下方,此刻村后木樑旁,九兒在摔倒在地之後,她的腦中忽然出現了一道聲音,隨之一些生硬繁瑣的符文,忽然出在了他的記憶中。

「你我,有師徒之緣,若你能踏入築基,可前方東南腹地,拜入葉門之中。」那聲音正是來自與葉飛無疑,地面之上的女子,此刻也是緩緩站起身來。

這一刻,她抬頭望向遠方,雙眸內隱約有微光閃過。

隨著傳承功法,被融入腦海之中,九兒身上的氣質,彷彿在瞬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九兒,恭送師尊。」村口前,女子沉默許久,便是隨之抬手抱拳,向著遠方的半空之中,隨之彎身恭謹一拜。

這一拜之後,在四周村民詫異的目光之下,她徑直向著前之人,身影很快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

而如此同時,葉飛在那位師叔老者的帶領之下,早已然離開邊界地帶,金丹大道強者踏空的速度,著實不會緩慢。

不多時,遠處一處礦闊的山脈之地,隨之落入眾人的視線之中。 此地,名曰十方山脈,這道法門,便是位於此地,本身只是個小型的宗門,相比起中原之地三門五宗,三大古宗,那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之上。

山脈盡頭,位於峽谷之中的護山大陣,同樣是那般的平平無奇。

「這裡,便是我道法門的山門之地。」

「開陣!」

此刻半空之中,只見那老者,隨之低喝一聲,周身靈光爆發,同時掌中有符文之力涌動,抬手向著前方一指點去。

「轟,轟隆。」

有沉悶的低頻傳來,前方視線可見,已然出現了一道靈光屏障。

而下一刻,屏障的中心處,隨之那老者的一指帶點去,可見靈光通道出現,落入眾人視線之中。

半空之中,老者大笑一聲,身形閃動帶著眾人,很快踏入了其內。

護山大陣之內,四周空氣中的靈氣,相比起外界,明顯要濃郁不少,前方不遠處有主峰林立,但這個宗門內的弟子,似乎並不是很多。

葉飛靈識掃過,似乎不到百人,而且實力著實一般。

「難怪這道法門,會四處尋找天資不錯的孩童,門中弟子著實不多,金丹大道以上的強者,也是屈指可數。」

此刻,山門半空之中,葉飛靈識橫掃,輕鬆將這道法門籠罩。

除了主峰後山,那裡應該是宗門祖地,他的靈識被阻隔之外,這個宗門內的一切,此刻都是盡收他的識海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