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寶見事情鬧的越來越不可收拾,就急忙說道:「大家都是同門,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何必為了一隻大雁,傷了兩峰之間的和氣呢。」

「你少插嘴,一會還得和你清算吃我豆腐,摔我屁股之事。」

月娥並不領情,他和姜旭之間可不是只有一隻大雁之仇那麼簡單。

曹寶遇此蠻不講理之人,一時不知如何辦了,況且姜旭射死月娥的大雁,是受他指點的呢,他理屈的很呢,先自對月娥就有了幾分愧疚。

「你的大雁摔死了,殺了我也是沒用,你說吧,我怎麼賠償你,只要你不是不獅子大開口,我就認了。」

姜旭欲早日脫身,只得退讓了一步,答應賠償她。

月娥其實就是須張聲勢,她先前並不能確定是不是姜旭和曹寶二人射了她的大雁,只是想詐一詐他們的。

此時見姜旭認了,就見好而收,說道:「這大雁可是藍色血脈的,是老娘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捕捉到的,還有我那藍鶴…」

她說這些,就是想多訛詐姜旭一些。

「說吧,你想要什麼?」

姜旭如何不知她打的注意呢,急忙打斷她,讓她報個價來。


「把極品水靈石交出來,我們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

月娥見姜旭不耐,急忙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

那極品水靈石,姜旭早已交給殷小瑜了,哪裡還能拿出第二塊,就說道:「那東西我已送人了,我給你一億靈石,你再去買一塊吧。」

「真的送人了?」月娥問道,她雖然見姜旭不似有假,還是想確定一番。

「確實送人了。」姜旭肯定的答道,以讓她死心。

月娥見事已至此,就說道:「兩億靈石,不然就陪我的大雁和藍鶴。」

「兩億就兩億。」

姜旭想到,賠靈石可比賠大雁和藍鶴好辦多了,就忙不迭的點頭答應了。

姜旭此時就是個窮光蛋,他哪裡有如此多的靈石,見曹寶一身珠光寶氣,就張口相借靈石,說道:「曹師兄,江湖救急啊,借我兩億靈石,將來必定還你。」

曹寶爽快的從儲物袋中拿出兩張靈石票據,每張都值一億,交到姜旭手裡,說道:「還什麼還,此事我也有份,算我頭上就是。」

「怎能算你頭上,我必定還你。」

「不用,不用。」

曹寶說不用還,姜旭一定要還,二人一番爭執,最後曹寶沒奈何,就讓姜旭替他多找些煉器材料,姜旭一口應承下來。

不用還靈石,自然是好,姜旭千謝萬謝曹寶后,就將這兩張靈石票據交給了月娥,說道:「如此我們算兩清了吧。」

月娥輕輕鬆鬆就訛詐了兩億靈石,眼珠一轉,又計上心來,說道「我怎麼覺得我還是吃虧呢,這些靈石可買不到藍鶴和大雁那等坐騎。」

月娥如此貪得無厭,姜旭頓時就怒了,大聲斥責道:「你還想怎樣?」

「幫我弄一坐騎,象小紅鳥那樣的就行。」

月娥早就對殷小瑜的小紅鳥羨慕不已,藉此機會訛起姜旭來。

姜旭憤怒異常,髒話脫口而出,吼道:「騎什麼鳥,騎頭龍豈不更好。」

月娥得寸進尺,更進一步逼迫姜旭道:「這可是你說的,弄不來龍,老娘就給你沒完。」

姜旭悲憤的掩面就走,此等惡女,得罪不得啊,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月娥在身後叫道:「別忘了給我弄頭龍啊。」

姜旭只顧奔走,不敢回頭應聲了,只留下了戰戰兢兢的曹寶在那裡應對月娥。

月娥返身看見曹寶還在等她發落,就扭著腰肢,來到曹寶身前,柔聲問道:「你剛才是怎麼吃老娘豆腐,摔老娘屁股的?」

「我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曹寶如何招架的住,只能小心的陪著不是。

「不管有意還是無意,你是不是該對我負責呢?」

「應該的,應該的。」曹寶滿頭大汗,慌亂的點著頭,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

月娥見曹寶老實,說道:「看你熱的,來,老娘給你擦擦。」

說完,拿出一張香帕來,真為曹寶擦起汗來。

曹寶一動也不敢動,任憑月娥為他擦汗。

月娥給他擦完了汗,說道:「老娘溫柔不?」

曹寶早已無了注意,隨聲應道:「溫柔,溫柔。」

「那就拿一件靈器去我青雨峰提親吧。」月娥趁熱打鐵說道。

「好。」曹寶一口應道,想先脫了身再說,已顧不得許多了。

月娥摔一次,掙了兩億靈石,又得姜旭承諾她一頭龍,曹寶承諾她一件靈器,這才高興的放過了曹寶,然後嬌笑著,扭著腰肢,離開了此地,回青雨峰去了。

月娥走後,曹寶緩過心情來,越想越不是滋味,憑什麼我又賠靈石又欠靈器的?

賠了靈石也就罷了,就當是破財消災,可這靈器要我上哪去弄?又想到此事都是因姜旭而起,而且姜旭的乾坤劍、乾坤刀和流星弓都有成為靈器的潛質,他的好東西想來不少,這靈器看來也得著落在他的頭上。

曹寶打定主意,就去青陽峰找姜旭商討對策。

姜旭前腳剛到青陽峰麒麟崖,還沒喝口茶水解渴,曹寶後腳就到了,見了姜旭就埋怨道:「你太不講義氣了,怎能丟下我一人,獨自開溜?」

姜旭趕緊倒了茶水,遞到他手裡,說道:「先消消氣,坐下來慢慢說,她沒把你怎麼樣吧?」

曹寶說道:「她訛我一件靈器,讓我帶著它去青雨峰提親。」

「啊!這是好事啊,你應該感謝我才對,我若不開溜,她怎麼好意思獨自向你自白。」

「你以為她是想讓我娶她啊,她是想先訛我一件靈器,然後再讓我給她煉製一輩子的寶貝。」

曹寶在青雲宗已修鍊了近千年了,如何不明白月娥的心思。

聽了曹寶的分析,姜旭恍然大悟,就嘆道:「女人果真是不能惹啊。」

「你別光嘆氣了,先說說怎麼辦吧,想不出辦法,你就替我去找靈器。」曹寶此時已是鐵了心,要將這事推到姜旭身上,連如此的無懶招式都用上了。

姜旭在屋中,來回踱了幾回,就說道:「要不,我們出去躲一陣子?」

「也只能如此了。」

曹寶並無好的辦法,就問姜旭道:「去哪裡躲?」

「你不是要去尋找材料嗎,我也正好替你完成了任務,還了你的靈石。」姜旭建議道。

「好,我回去準備準備,然後我們就出發,在外邊躲個三年五載的,然後再回來。」曹寶說完,就要回去收拾行李。


姜旭見曹寶急著回去,緊忙攔住他,說道:「等等,先說說要去什麼險地,我也好準備準備。」

曹寶說道:「青州北部,大月國與大襄國交界處,有一月魔淵,其中盛產月光石,具有封印之力,是稀世奇珍,指甲大的一塊,就能封印荒天境修士一身真元,很是奇妙。」


「就我們兩個嗎,要不要我再找幾個人同去?」

姜旭聽了如此危險的地方,就有些怯意,但抹不開臉面,就想多找幾個人來。

「人多自然好,但也不能太多。」曹寶肯定了姜旭的建議。

「好,我去找人。」姜旭又問:「在哪裡會合?」

「在青州城文王石像前吧,我還得在青州城購買些需要之物。」

二人商議已定,曹寶就回青畢峰準備去了,姜旭就去約同去的夥伴。

姜旭先找到了殷小瑜,說道:「我要和曹寶去月魔淵遊玩,你去不?」

殷小瑜一聽有如此美事,怎不同意,就迫不及待的說道:「去,怎麼不去,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明日出發,那裡有些危險,我們最好再叫上殷逍遙、蠻烈、蠻嬌、夏侯非。」姜旭將月亮谷的情況又給殷小瑜說了一遍。

殷小瑜說道:「光我們幾個怕還不行,最好將姬無敵也叫上,這樣才能萬無一失。」

「好,我這去找姬無敵,你去找殷逍遙等人。」

姜旭吩咐完殷小瑜,就去找姬無敵了,殷小瑜自去找殷逍遙等人了。

姜旭到了姬無敵住處,見到了姬無敵,就將與曹寶相約之事說了出來,問姬無敵去不去。

姬無敵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說道:「那月魔淵,我亦有所耳聞,早就想去見識一番,只是一直沒有時間,現在和你們同去,那是再好不過了。」

姜旭又將相約的時間地點告訴了姬無敵,然後回去準備去了,姬無敵也開始收拾起行囊來。

姜旭先是去告訴了石破敗一聲,然後去藏經樓查了一番月魔淵的資料,得知那方圓萬里的月魔淵竟不是天然形成,而是無數年前一顆小行星墜落後造成的。

然後又從在青陽峰領取了數十萬支精鋼箭矢,有千捆,每捆百支,儲物袋中都放不下,就將大部分放於月牙古玉中,小部分放於儲物袋中。

這才回屋收拾衣服細軟等物,將一切準備停當,就早早的歇息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姜旭、衛丹、殷小瑜、小紅鳥、殷逍遙、蠻嬌、小黑虎、夏侯非、嘯月天狼、蠻烈、小玄龜、姬無敵、紫金蛟龍,一行人偷偷的溜出了青雲宗,先到了青州城中心廣場文王石像前。

不久曹寶也來到了這裡,他昨日就進了城,已備好了野外急需的乾糧、帳篷、油鹽醬醋鍋碗瓢盆之類的東西。

然後一行人出了青州城北門,曹寶祭出日光寶梭,變成三丈大小,離地半尺,懸在空中,如同織布梭一般,兩頭尖尖,中間鼓起。

姜旭等人入了日光寶梭,曹寶就催動了日光寶梭。

那日光寶梭,嗖的一聲,就朝青州北部的方向飛去,風馳電掣一般,眨眼就飛過了百里。

姜旭好奇,在日光寶梭中,東看看,西瞅瞅,這摸一下,那敲一下,就如同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土鱉一般。

日光寶梭中,布置很緊蹙。

前部是一陣盤,可往其中輸入真元,藉以操控日光寶梭前行後退,轉彎變向,上浮下沉等等。

旁有一蒲團,曹寶正盤膝坐在上邊,操控著陣盤。

中部鼓起處,如同一個小卧室一般,有床有椅有桌,姜旭等人都自找了個地方,坐那看曹寶操縱日光寶梭。

後部是儲藏室,有數個小格子,內部別有空間,都是如同儲物袋一般,放了曹寶的私人物件。

日光寶梭前部有透明的晶體,如同玻璃一般,可觀看外部情形,兩旁也各有小窗,可看兩側風景,後部也有小窗。

姜旭從側窗往外望去,看到妖禽倒飛,青山遠去,日光寶梭穿雲過日,逢州過縣,只是一瞬間的事,速度非常的快。

和青州四聖老二的如意劍相比,日光寶梭能遮風擋雨,不懼寒暑,坐在裡邊,要舒適的多;和妖獸寶馬相比,又能剩下草料肉食,還不用照料,省下客棧寄存的麻煩。

日光寶梭還可變大變小,大時如船,小時如梭,又可藏於儲物袋中,實是居家旅行的上佳選擇。

姜旭眼熱的很,就向曹寶討要。

曹寶說道:「這可是我花了數百年時間,才做成的,你想要也不是不行,等我再找到了材料,給你煉製一件就是,你還需等的起才行。」

姜旭哪裡能夠等的起百年,就埋怨道:「等百年,那時黃花菜也涼了,你還是將這個送我,你再慢慢煉製個更好的吧。」

這日光寶梭,不說是花費了曹寶百年的心血,光只是材料就價值百億靈石,況且這材料也不是想找到就能找到的。

曹寶當然不願意了,也不會去做賠本的買賣,就說道:「想要這件,也不是不行,拿你的乾坤劍來換。」

「乾坤劍是我師傅送我,你再換個條件。」

「那就乾坤刀吧。」

「乾坤刀和乾坤劍是我的左膀右臂,若和你交換了,我就如同斷了臂膀一般,這個也不能交換,再換個條件吧。」


「最差也得流星弓吧。」

「額…流星弓也不行,給了你,就相當於解除我的武裝,任人欺凌了。」

曹寶見姜旭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皺眉不奈道:「難不成你想空手套白狼,白送你?」

姜旭也知這日光寶梭是稀罕玩意,也只有曹寶有這麼一件,別人都沒有,就說道:「你要白送,那我怎麼能不好意思笑納。」

「白要!白日做夢去吧。」

曹寶雖然很大方,但這日光寶梭可是他的最巔峰的作品,當成寶貝一般,怎麼可能白送給姜旭。

姜旭繼續糾纏道:「你開個價吧,我出靈石來買。」

「我也不多要,兩百億靈石,一口價。」

曹寶被姜旭糾纏的沒奈何,只得開了個價碼出來,兩百億靈石,對他來說也是天價。

對姜旭來說,那就不僅是天價了,那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掙到的。

姜旭每月從宗門領取的月例才一萬靈石,而青陽老祖可沒天刀老祖那般大方,會給他額外的零用錢。

況且姜旭的靈石早已超支,又沒經濟來源,全靠門派所發的那點靈石度日,一聽曹寶要兩百億靈石,一個沒忍住,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說道:「打劫也不帶這樣的吧。」

曹寶見姜旭急眼了,就退讓了一步,說道:「那你想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