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皇子自立,他們早早就站好了隊伍,卻沒有一人選擇八皇子,反而一直打壓!

如今想來,他們心中自然後悔無比!同時震恐,若是這八皇子來找他們麻煩,他們又該如何是好?

這一拳,幾近神靈。

天上地下,一片無聲。

全場幾乎無人再敢多話!

還是皇帝的聲音,打破了此等令人恐懼的寂靜。

「好,吾兒讓朕心甚慰,傳話下去,賞賜吾兒子鐵將甲百人!」青玄大帝面露喜色,顯然非常高興。

月妃聽到這話,心中更是一驚,趕緊跪在地上,「陛下,皇兒何德何能,可收此等甲衛?」

「收著吧,這麼多年冷落你們母子,吾也應該有些補償!」

青玄大帝認真道。

月妃當即就泣不成聲了,她心中很清楚,都是靠著林雲她才能夠等到今日的這句話。

龍運大典,繼續向前推動!

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林雲那塊光幕!

生怕一不小心,便錯過什麼不得了的細節,誰都能看出,八皇子這次,是要正式崛起了!

傲嬌萌夫惹不起 林雲擊殺了鐵臂蒼鷹之後,竟然再次動手了,可這次,卻不是盲目的行走。

而好像=,是有所目標一樣,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八皇子走的方向,好像是六皇子所在的……」

忽然間,有人發現了什麼,說話的時候一陣膽寒。

「他莫非是想要淘汰六皇子?」

「六皇子在皇子之中實力極強,豈是八皇子想淘汰就能淘汰的!」

「我可聽說,他們積怨已久,甚至最近,八皇子在清月郡城遭遇那所謂妖神宗進攻,據說都是六皇子安排的!」

「我看未必,這八皇子雖然如今已經如此之強!可八皇子的母親,那可是誰?」

誰也想不到,林雲技驚四座,不過短短半日的時間,就已經有了部分支持者。

甚至六皇子的部下們,此時部分人都有些許動搖了!

只不過,無人敢信,這八皇子,就真能淘汰掉六皇子!

林雲在洞穴中走著,四面八方的意念不停地傳遞,指引著他,如今他對這龍脈深處的構造已經瞭然於胸,甚至不可能走錯一步。

忽然,一道意念傳來,林雲腳步驟停。

「哦?六皇子竟然偷偷降服了赤面獠,煉成傀儡獸?而且就在前方等我?」林雲感受到意念傳來的信息,心中泛起冷笑。

沒想到還有主動送上門的?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立刻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一臉懵逼,大步邁出,縮地成寸!

瞬息間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六皇子伏擊的地點。

身體剛剛停頓的時候,突然間便有一道凌冽的殺氣出現在他的耳後。

吼!

這是赤面獠出手了!它跟成年男人一般高大,同樣是下肢直立行走,但是它的上身壯碩異常,兩隻前肢垂下觸碰到地面,是妖獸中難得天神神力的妖獸,幾乎不用修鍊,一出生就是武帝境。

隨著年齡增長,成年就是神話一重境。

但是他們生活在龍脈深處,汲取了龍氣修鍊,功力更上一重,成年竟然是神話二重的境界!

這頭明顯壯年,突然襲殺而來,力大無窮,足以顛倒山河!

嘭的一聲巨大的前肢抽打在林雲的身上,林雲直接飛了是出去,狠狠的撞在了牆壁上,生死不知。

「哈哈哈!」

冷笑聲出現,六皇子從赤面獠的背後山閃了出來,臉部猙獰道:「老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有沒有想到,老九也是我的人,不過如今也無所謂了,他的龍氣本就是為我準備的,加上你的龍氣,沒人能夠爭奪的過我!」

嘶!

光幕之外,出現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六皇子手段高明,竟然控制了赤面獠!」

「這八皇子凶多吉少了!」

「看來六皇子這次是鐵定第一,無人可以超越了!」

眾人一陣唏噓,沒想到八皇子這匹黑馬,最終還是倒在了六皇子的手上。

「你們先別高興地太早,你們看八皇子,竟然站起來了!」

「對,還有那赤面獠竟然不動了!」

震驚的聲音再度傳了出來,之前吹噓六皇子的眾人,臉上一陣生疼。

「呵呵,很久沒有人這麼傷過我了。」

林雲冷笑著站了起來,彈著身上的灰塵,響指一打,赤面獠竟然眼神空洞,身體一轉,走到了壁石旁邊,不停地用自己的腦袋撞著堅硬的壁石!

「不可能的,我的傀獸符,不可能被破!」

六皇子心中一驚,震驚似得後退了兩步,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很奇怪?為什麼我一再破了你的傀儡術?」

林雲眼眸猩紅,戾氣伴隨著無上意念傳遞出去,六皇子從中竟然感受到了洪荒意志,一條太古蟒龍冉冉升起,吞噬天地萬物!

「妖……妖獸,你不是人!」

六皇子肝膽俱顫,一下子就明白了,「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林雲冷笑聲著,憐憫般的看了他一眼,「你死了以後會全部明白的。」

「不要!」

六皇子已經徹底明白了,轉身就跑,同時大叫起來:「救命啊,有妖獸要殺我!」

諸天萬界大陣之外,盯著光幕所有人都一片震驚,甚至有人倒吸涼氣。

「六皇子怎麼跑了?」

「不可能,他沒道理打不過八皇子的!」

「八皇子無敵!」

王妃看到這場面一陣心悸,趕緊跪倒在青玄大帝的面前,開口道:「陛下,皇兒反常,讓皇兒放棄考核吧!」

「這是龍運大典,豈有說退就退的道理?若是老六退出,天下人會怎麼看朕!」青玄大帝袖子一甩,冷哼了起來。

王妃心如針扎,嘴唇顫抖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快看,八皇子出手了!」

「好強的武技!」

光幕中出現了駭人的一幕,林雲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果斷出手,想也不想轟殺出一拳,拳影紛紛,竟然直接便把六皇子的身體打爆!

「皇兒!」

王妃親眼目睹了這一幕,失魂落魄的大叫一聲,竟然口吐鮮血,一陣眩暈,渾身無力暈倒了過去。

群臣不禁咂舌,八皇子竟然這麼強了!

「來人,將王妃送下場休息!」

青玄大帝瞟了她一眼,不耐煩地擺了擺手,眼中竟閃過一陣讚賞。

王妃被人拖了下去,而無數人都被林雲那一拳驚駭道了!她們各自心有餘悸,無比緊張的看著那道光幕。

這八皇子,可真是心狠手辣啊!

「青玄大帝的兒子,若真有這般容易死,那太玄皇朝的國運,早就便到頭了。」

「而我,也不必處心積慮,化身這八皇子!」

林雲看著已經消失的血霧,心中泛起了冷笑。

六皇子被他打爆了肉身,身上的東西也盡數掉了下來,包括那塊符牌,稍微感知就能夠感受到,他的精神還在其中,陰險、刻薄種種情緒傳遞了出來。

「火來!」

林雲伸手把牌符攝入手中,四周憑空出現火焰,好像被吸引一般,紛紛跳進了他的掌心之中。

火焰出現,焚燒竟然燃燒著牌符,把它的表面燒的通紅。

「妖獸,我不會放過你的,我會稟告父皇將你誅殺!」

牌符之中,竟然傳出了

「哼,你的父皇能聽到你的叫聲嗎?」林雲冷笑連連。

隨著火焰的侵蝕,六皇子的叫聲愈發的凄慘,不但把林雲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同時還立下詛咒,竟然是滔天血誓,讓林雲不得好死!

「冥頑不靈!」

林雲眉毛一挑,火焰更甚,金黃色的牌符被他燒的漆黑一片,牌符之中的叫罵聲這一刻總算是停止了,六皇子的神魂也早已虛弱的不成樣子。 王妃當場吐血,而這次,全場竟然都沒有一個人再敢去扶她了!

也難怪世態炎涼,六皇子偷襲八皇子的事,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如今六皇子跟八皇子說不清的關係,更是震懾了全場眾人的心靈。

「八皇子仁心仁術,六皇子沒跟錯人!」

「不錯,六皇子表明了退出皇位爭奪,也是好事。」

「王妃不用過於難過,臣等恭喜王妃。」

眾人反常的,竟是一片稱讚之聲,好像六皇子明察秋毫,自願追隨林雲一般。

「你們分開行動,赤面獠去追蹤幾位皇子,老六你去追蹤大皇子,跟著他就好,其他的事交給我辦!」林雲心中一動,開口吩咐了起來。

「是!」

一人一獸立刻應答,離開的時候,眼神中竟然重新煥發神采,與平時無異。

林雲站在原地,看著一人一獸離開的時候,滿意的點了點頭,徒步走在洞穴之中,又遇到幾隻武帝境的精怪,輕易出手便將其抹殺!

忽然,他腳步再度停下,面色驚疑。

「恩?三皇子在跟樹人作戰?正好我想要去找他還找不到,傳遞消息的過來領賞!」林雲意念立刻傳遞了出去。

嗚嗚嗚!

龍脈深處一陣騷動,竟然是山魁們熱切的吼叫聲。

不一會兒,一個山魁興高采烈的跳了過來,竟然在林雲的面前直接跪下。

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 「爾的消息確實有價值,吾以天龍名義,賜你神力!」

林雲眉毛一挑,手掌按在了小山魁的腦袋上,磅礴的意念和魔氣衝擊著對方的腦海。

嗚!

山魁竟然痛苦的大叫起來,它的身體極速膨脹,越長越高,身上的毛髮同一時間越長越長,如鋼針一般垂下,肉角同時生長,銀光閃爍。

這隻小山魁竟然突破了境界,成為了山魁王!

光幕之外,已經是一片駭然的神色。

「竟然能夠幫助山魁提升境界!」

「八皇子果然深藏不漏!」

「我果然沒看錯,八皇子賞罰分明,是個明主!」

支持林雲的眾人臉上一片喜色,這些都是六皇子的人,站隊迅速。

「別高興得太早,這龍脈深處步步陷阱,不一定誰能夠笑道最後!」

「就是,不過是個山魁而已!」

「要我看,三皇子更強一些!」

人群之中又有聲音綻放,其餘人趕緊轉過頭,盯著屬於三皇子的光幕。

光幕之上,三皇子在龍脈深處,也遭遇了苦戰。

對方竟然是神話二重的樹人!

它真身就是一顆參天大樹,盤根錯節的樹根做腳,行動自如,身上的枝枝蔓蔓更是幻化成了無數兵器,千絲萬縷,讓人防不勝防!

「靠!文和你指錯路了,這不是去山魁老窩的車,明明是樹人部落!」三皇子並不緊張,一邊對敵一邊竟然調侃起來。

沙沙!

樹人身體一陣晃動,葉子唰唰落下,落到地上的那一刻,竟然像是有了靈智,成片襲擊,貼在了三皇子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